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完美男神成长记 第44章 清圣宗



    但蒙古人很快醒过神。他娘的,笑的再好看,那也是个男人,还是龙孙!比较起来,还是把东西要到手回去挣银子最实在。

    有个心急的台吉就道:“弘昊阿哥,您说罢,要多少银子,咱们蒙古虽穷,还能凑得起来,只要您乐意把这青储饲料还有治虫害等的药方子都卖给咱们就成。”

    蒙古人也不傻,要是个寻常旗人,他们还能抱成一团三天两头的上书,逼着人给让出来,但这是皇上的亲孙子,想白要,那肯定不成的。但要想分一半收益走,那不是割他们肉么,也绝对不成!所以,您开价,哪怕给个高价,就是一锤子买卖,今后每年多养些牛羊,还不都是自己的了。

    这台吉喊出话,其余蒙古人都不开口盯着苏景。

    苏景见此一笑,道:“您何出此言呢,满蒙本是一家,况您来自科尔沁部,爱新觉罗与科尔沁世代联姻,何必如此见外。”

    “那你的意思是不用银子……”那台吉大喜,身子往前一倾,眼睛里都放光了。

    “银子,我是不能收的。各位叔伯想要青储饲料的制法,我也能给出来。”苏景看一群蒙古人都在那儿得意洋洋,心下哂笑,话锋一转道:“不过若各位叔伯不愿与我名下四通商行联手,那我只能去云南与四川寻地方放牧,到时候只怕手下人手不足,没办法帮忙各位叔伯将青储窖挖出来,兽医那儿自然也拨不出人手,叔伯们若愿意,可从部族里选青壮出来,跟在我手下的那些兽医身边学习如何看病配药。至于牧草种子,我拨出一半,再遣两个人过去教导种法,叔伯们觉得如何?”

    蒙古人:“……”

    听起来好像很高深的样子……

    那甚么种子,不是说好种的很,不就是草,春天一来把种子撒下去不就成了,再不济,弄些奴隶出来,学着汉人那样翻翻土挖挖坑。那甚么青储窖,不是找块地使劲挖坑就行,他们看着四通商行那些人就是这样干的啊!还有兽医,要甚么兽医,牲畜有病,四通商行的人不是拿出一包包配好的药材熬成水就给牲畜灌下去,那牲畜不就没病了?蒙古人要是能学会给牲畜看病,说不定早都没大清的事儿了。

    说的这般复杂,不是心里不乐意所以想法子糊弄咱们罢?

    果然爱新觉罗家的人没这么简单,一面说送,一面又不爽快!有人就在背后戳了罗卜衮藏布几下。

    你们这些人,咱们进宫前明明说好了的,要给人银子,看人家好说话,又端起长辈架子想白要了。这回知道人不好打发,又把我推出来!

    罗卜衮藏布腹诽两句,还是没办法,谁让他是部族亲王,就要为手下的王公们谋利。再有他名下草场可是最大的,要能弄出来,一年多养不少牛羊甚至好马,那可是多少银子!

    罗卜衮藏布打了个哈哈,虚心求教道:“弘昊啊,那青储窖,莫非还有甚么名堂,还有那个兽医,咱们蒙古从祖辈起可就缺这玩意儿,他们也学不会。我听说你手底下有药材行和医药铺子,要不你叫手底下那些人配好了药,咱们都在你那儿买就成了嘛。你放心,咱们保准不会拆了药包拿到别家药行!”

    “对!”一个郡王赶紧表态,“谁要是敢拿了你的药方再上别家配药,咱们全都饶不了他!”

    “没错没错,别说科尔沁,就是喀尔喀,巴林部,苏林特部,咱们都去告诉他们,除了咱们弘昊阿哥名下的药材行,绝不能让别人挣走一两银子!”

    附和声众,好像这些人突然都全成了苏景的财神,拼命要给他送银子不说,还不准别人从他口里掏走一个铜板儿。

    话说的掷地有声,只是怎么就让人想笑。

    对边上殷切的视线视而不见,苏景气定神闲道:“听起来倒是不坏,只是我手里的药材,恐怕得先供应上云贵那边的草原,那毕竟是我自己的牧场。恐怕表叔不知道,冬日和夏日,其实牲畜都容易生病,要想减少损失,需要的药材可不少。药方子给您,您上别的药材行,我绝无二话。”

    后面有人低声道:“不成啊,这汉人狡诈的很,那药材别看生的一样,吃起来有些他娘的就是治不好病,咱们谁都认不出来啊。还有,我看那商行的人给牛羊看病,先要看是什么病,还得看畜生有多大,病了多久,像是有好几种药包,就是一样的药,那个头大的吃的份量都不一样,咱们哪拿捏的清楚。其余那些药材商怕是也弄不清楚。”

    这人看起来像是个聪明的,说的头头是道,但罗卜衮藏布脸色却很难看!

    蠢蛋,难道我不明白这个道理。可你没听人说的,药材不用在我这儿买,我挣不了这个银子,你们要什么药方还都给你们。总不能还不让人养自己的牛羊罢!

    别说,真有个蒙古人开口了,那蒙古人生的壮实,身上挂满了金玉,一摆手粗声粗气道:“弘昊啊,你上那云南四川养甚么牛羊,那点草场有多大,而且那地势高的很,还不够折腾的。干脆就把你手里积攒的药材都卖给咱们,顺道派几个人过来帮咱们看病分药,咱们不白冲你要人,你说个价,肯定给银子,要不你把人卖给咱们也成。”

    在这个时代,栽培一个兽医,需要耗费的可不仅仅是银子,光是要那些老兽医肯把自己的绝活教给别人,他就要耗费多少心思?

    苏景目光一闪,和气的看着说话的人,道:“我手下有不少产业都用得上,不仅是奶酪,就是肉和皮,甚至羊毛我都用得上。”

    羊毛?

    羊毛那玩意儿除了拿来做毡子还能干甚么?就是缝在衣服上人都还嫌腥臭,而且也不好缝啊,连皮套在身上?

    罗卜衮藏布心里转了个圈都弄不明白,但他知道苏景向来有很多法子挣钱,不说别的,就看这几年四通商行在草原上捞了多少银子就知道了。他才想开口探听探听呢,先前说话的那人又开口了。

    “嗐,你要甚么,咱们养出来卖给你不就成了!”

    这话一出,苏景笑而不语,罗卜衮藏布瞅了一眼康熙有点发黑的脸,一巴掌就拍在那人后脑勺,呵斥道:“一边去。”

    人家脑子有坑啊,低价把自己收的药材卖给你,出人出力的帮你把牛羊养大了,然后再高价从你手里收东西!合着人家废那么半天力气,全是帮蒙古人干活?到时候你们一个不乐意,随时还能不卖给人家了,人还得掉过头给你们说好话?这弘昊阿哥要是这么好糊弄,他能挣这么多银子,这些年蒙古草原上那些好东西能都弄到他口袋里?再说了,他要是傻,一个养在民间回来的皇孙,皇上能这么疼爱么?太后兴许是看在那张脸,皇上也是看脸的人?

    你把人家当傻子,人家才把你当傻子呢!

    罗卜衮藏布这会儿心里已经有点明白了。眼前这位弘昊阿哥先前那么好说话,那都是做给人看,尤其是太后看的。其实人话里话外说的很明白,我就是甚么都给你,你也弄不出来!

    你有药方,你没兽医,你就弄不明白那些牲畜得了什么病,病了多久,用哪个方子,抓几良药都搞不明白,你还治甚么?你有草种子,可你不知道怎么种才能种好,那也是白费劲。还有那甚么青储窖,根本就不是找块地挖一大坑就算完的事儿,没有那些栽培出来的匠人,挖出来的就是个洞!

    这些都还不要紧,大不了戳出去脸不要收买商行底下栽培出来的人罢。要命的是人已经把话说明白了,你们不把草场给我,可以,我还能在云南四川找到地方养,也许要费点劲,但终归自己能养,养出来的东西,我自己统统都能用上。

    人家既然自己都养了,那蒙古草原上还养那么多做甚么呢?全养出来自己吃么,别说笑话,自己这些人吃不完难道给牧民奴隶吃?送到中原来卖给人,卖给谁?别说是汉人百姓,就是寻常旗人,家里都吃不起草原送来的牛羊肉,吃得起的,谁家里没有几个庄子,人家根本不会上外头买!至于那些酒楼茶肆,他们卖得过四通商行?说来说去,草原上的人想多养活一些牛羊,一个是能让冬天部落的牧民和奴隶多活一些下来,再一个,就是想把养出来的都卖给四通商行,给部落多挣银子,把部落壮大!

    罢了,算来算去,全捏在别人手里,还争甚么呢。要一半收益就一半罢,总比到时候甚么都得不着强!

    罗卜衮藏布决心已下,就一把将说话的那人扯到身后去,那人没觉着自己有错,但见罗卜衮藏布是真动怒了,悄没声儿站到一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