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3小说 > [综]妖怪汤屋 > [综]妖怪汤屋最新章节 > 第037章 限制X暗示X看上你了

[综]妖怪汤屋 第037章 限制X暗示X看上你了



    不过还好晴明虽然是看出了,但没打算继续这个让林笙别扭的话题,反而是林笙想起了一件事,他觉得有必要跟晴明说一下。

    关于黑晴明以及京都四大结界的事情。

    虽然剧情对他这个五十多级的人来说,早就在无尽掏肝伤肾的活动中灰飞烟灭得只剩下探索那点渣了,不过大致的印象还是有的。

    尤其是最后一章的黑晴明带着他家的顶梁柱不知道被大天狗削了多久才终于反过来削回去,过完了剧情。这个阴影导致的结果是,林笙在画符时有一段时间,都没写大天狗的名字……

    不过这件事要怎么开口是一个问题。就这么直白的说出来?晴明他们会相信吗?会不会觉得他是个蛇精病?

    晴明看林笙瞧瞧他又瞧瞧博雅有些欲言又止,又联想到昨天晚上,以为他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事情,所以他干脆打发了博雅。

    当然他的理由也是非常正当的,“我们就要回去京都了,你这样满身酒味不太好吧,小心又被人抓小辫子。”

    博雅揉了揉有点疼的太阳穴,似乎不太不想动,不过对峙了十几秒之后,还是屈服于了晴明的微笑中。

    虽然博雅算是“散养”长大的,但也知道礼不可废。尤其是一些京中的权贵们,不管背地里多么腐烂,外表也依旧要包裹得无比光鲜的,博雅从来不屑于这些东西,但也知道这就是那些家伙的常态,更何况他们回去之后还要去见一些麻烦的家伙,所以真是一点都不想回去呢,太麻烦了。

    连带着在晴明脚边打滚的小白都被丢出去跟了博雅之后,晴明看向了坐在对面的小青年,“林笙,你不是有什么事想跟我说?”

    林笙看了看晴明,犹豫了一下还是打算把自己知道的全盘托出。

    这里虽然看似是手游世界,但就目前接触到的事情似乎并没有按照手游设定的剧情发展,林笙也拿不准事情会不会像手游里那样,不过信息至少是聊胜于无吧。

    更何况,在这个世界里如果连晴明都无法信任的话,他也不知道还能信任谁了。

    只是当林笙要开口说那件事的时候,却忽然发现自己说不出来,像是忽然失语,又像是声音被屏蔽。然而当他惊恐的叫了声“晴明”的时候,却又一如往常。

    林笙无法形容这种诡异的感觉,仿佛有什么东西限制了他想要说出口的话。是因为他要说的东西,有可能会导致未来出现什么转变吗?

    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那就更有必要说出来了吧,在发生那种混乱之前。只是要如何说,这也是个问题啊。

    晴明就看着对面林笙嘴巴张张合合,表情也一变再变,除了叫了几声他的名字却都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跟他平时淡然从容的样子有很大的不同。

    难道……昨晚他对茨木童子的所做所说,对他而言刺激真的有那么大吗?

    不过常言道酒后吐真言,晴明也没想到林笙会对茨木童子这样一只妖怪有如此大而诡异的……怨言?

    这厢晴明在猜测林笙说不出口的原因,而林笙则在想着怎么才能逃过“违-禁”的地方,暗示一下京都未来有可能会发生的骚乱。

    他看着晴明探究的目光,不知怎么的忽然想起不知道被遗忘到哪个角落里的剧情画面,脱口而出问了一句,“你还记得京都四大结界在什么地方吗?”

    晴明点点头,即便是缺失了一些记忆,但身为阴阳师最基本的常识他还是记得的,只是……“林笙,你问这个做什么?”

    “有点好奇,听说那几个结界守护着整个京都呢。”貌似以这种方式说起有关那件事的东西时,他的话就不会出现被限制的状况,“不知道那些结界有多厉害,能不能一直这样坚守下去?”

    晴明不知道为什么林笙会忽然说起四大结界,但是林笙语调轻松表情却无比认真的模样,根本不像是因为好奇的即兴提问,反而更像是在故意引导他……发现些什么。

    于是晴明收起了折扇,顺着他的问题继续:“啊,很厉害,并且一直都派着专人看守。”

    林笙知道他会意了,继续道:“那,不会因为平和太久而出现懈怠?比如一不小心,被一攻就破什么的?”

    懈怠?一攻就破?林笙是在暗示他,有人想对四大结界出手吗?

    晴明用折扇敲击了一下掌心,对上了他的眼睛:“你说的对,看来我们回去之后,有必要去查看一下并加强守护了,毕竟这里是我们大家的家啊。”

    林笙知道,这个心思细腻而缜密的男人大概已经明白了他话语中晦涩的暗示,不过这些还不够。

    之后林笙又以这种乱糟糟的方式分别暗示了一下关于阴界裂缝和八岐大蛇以及非常关键的阴阳逆转以及晴明和黑晴明的分离。

    阴界裂缝和八岐大蛇倒是可能以传说故事的形式切入进去,然后用跟刚才一样的方式,暗示了一下可能会出现什么新的危险什么的,但是阴阳逆转……就完全不行了。

    林笙玩游戏只顾着肝肝肝和抽抽抽,根本不了解这些所谓的阴阳术,剧情记得也不太清楚,之所以能能记得这个名字,完全是因为之前悬赏封印会碰上。这也就导致他现在根本不知道该从哪里扯淡。

    他找来张纸想试试着能不能写上,但是果然和说话一样被限制了。最后他想了想,干脆画了一个简单的阴阳图,在晴明面前撕开,指着白色的那一边说了“你”,又指了指黑色的那边说了“那天晚上的另一个你”,最后又将纸上一阴一阳的位置调换了一下。

    他相信即使晴明现在不明白,回去之后也一定会去查证。

    为了省去麻烦,林笙主动交代了他知道这些的原因,当然说他是个“穿”过来的外来人士肯定是不行的,所以林笙干脆把锅扔给了生命之泉的空间,反正那玩意里面有什么,目前只有他能知道。

    不过为了以防被这脱纲一样的游戏世界被打脸,林笙在后面加了一句,“这些是我那里面看到的关于未来的信息,真假难辨,但防患于未然,希望晴明你能多多留意。”

    晴明沉吟了一下,正想开口,这时泡了个舒服的热水澡的博雅已经神清气爽的回来了,连带着洗得皮毛油量蓬松的小白。

    博雅走过来大大咧咧的在他身边坐下,看着他手里被撕成两半的纸,问道:“你们两个在玩什么?”

    “一个小秘密游戏。”晴明将纸张收了起来,露出一个狡黠的微笑,“现在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也该启程回京都了。”

    “唔……晴、晴明大人,”一边抗拒又一边在林氏专业撸毛手法中沉-沦的小白,“我们唔……我们现在就要回去了吗?”

    晴明看着已经沉迷在毛茸中无法自拔的林笙,“是啊,有点事,需要提前回去处理一下。”

    *****

    源氏的马车早早的等在汤屋外面等着了。

    虽然林笙的汤屋离镇中心有点小距离,但是周边还是有人认出了源氏的家徽,再加上昨天八百比丘尼以晴明博雅的名义,将前夜失踪的香山小姐送了回去,因此有不少人围了过来,似乎想要“瞻仰”一下京都传说中的那位大名鼎鼎的阴阳师安倍晴明。

    万万没想到晴明当个阴阳师竟然还有粉丝,林笙看着门外的盛况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不过现在不是看热闹的时候,因为他刚才忘记了提醒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前天晚上的时候,晴明问那个影子是如何知道他们的计划时,它说是它看到的,可惜在弥留之际只来得及说出了一个“水”字。

    当时林笙就想到了某样东西,只是忽然被打断了,忘记了。现在回想起就只有桌面的水晶球最为可疑,而水晶球的所有者是八百比丘尼。

    一开始他确实已经不太记得剧情了,但是在遇到黑晴明之后,又回忽然想起了一点,如果他的记忆没有错,八百比丘尼最后的站队,并不是晴明他们这边……

    看着渐渐走远的马车,林笙转身走回了汤屋。

    希望晴明能明白他刚才的暗示吧。

    虽然小心同伴什么的可能会让他为难,但林笙并不需要晴明马上相信他,只要他知道有人提醒过这件事就足够了。

    即使左手多了个空间,身上多了个辅助,但是中二时期早已经消亡的林笙并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干大事的料子,所以拯救世界什么的,还是交给有能力的主角们吧。

    而他,在没有离开这个世界之前,只要安心的守在这方寸之地安心过自己的小日子就可以了。

    决定好方向的林笙准备趁汤屋开业前回去厨房露一手,打算犒劳一下大家的同时,顺便犒劳一下自己。然而当他兴致勃勃走进偏殿的时候,看到了某只在跟狐崽大眼瞪小眼的白毛妖怪……

    林笙:“………”

    他眼花了吗?!这家伙为什么还在这里?!不是之前就跟酒吞童子走了吗?!

    “嗷呜!”看到走进来林笙,桌上的狐崽委屈的扑了过来,水汪汪的大眼里满是零食被抢的控诉。

    茨木童子则是叼着串战利品,抬头跟他打了个招呼,“哟,那两个阴阳师走了吗?”

    林笙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再三确认了只有他一个人之后……声音听起来有点艰难的道,“……你,没跟酒吞童子离开?”

    “所以你兴奋了吗,人类?”

    茨木童子他放下手里与他的形象气质极度不符的串串,冲林笙扬起一个嚣张又邪气笑容,“吾友酒吞童子看上你了!身为挚友的左膀右臂,我已决定代替他留下来征服你了!怎么样,已经兴奋得说不出话来了吧!”

    林笙:“…………”

    你基友今天是吃错药了吗?酒吞童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