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3小说 > [综]妖怪汤屋 > [综]妖怪汤屋最新章节 > 第034章 靠垫X声音X无法自控

[综]妖怪汤屋 第034章 靠垫X声音X无法自控



    “帮忙?”因为刚醒来,林笙的头发翘得乱七八糟的,看起来还有些茫然。

    能让大江山的鬼族之王露出这种表情的,除了她……大概也没谁了吧?不过鬼女红叶昨晚不是已经暂时被晴明封印了吗?

    “红叶她……”酒吞童子两道剑眉深深皱起,“红叶她从封印里逃出来了……”

    那时候出于保护,晴明用了最便捷迅速的基础封印之术。本以为失去影子之后,力量衰弱的鬼女红叶会暂时在封印中沉睡,没想到无法抑制吞食欲-望的她却趁他们休息的时候,强行突破封印逃了出来想要继续寻找食物。

    虽然很快他就被觉到的博雅控制了起来,但是情况似乎不太好。

    情况不太好,那就是比较糟糕的意思了,但是比起这个……

    “她没伤到什么人吧?”林笙问。

    他汤屋里平时喜欢荡来荡去的都是那些完全不知道、或者纯粹是不喜欢休息的小n,对上鬼女红叶这样的sr完全就是只能当粮食的命啊!

    “这倒是没有。”

    博雅发现得很早,几乎是在她逃出去的时候,就用晴明的给他的符咒把她暂时定住了。但是离开了封印,那些从影子里反噬过来的怨灵再次出现了。

    晴明身为阴阳师虽然能拔除怨灵,但是却无法帮她洗去身上的血腥,一波被除去就会有一波再度来袭,终究只是治标不治本,唯一的希望是林笙的泉水。

    因为昨晚林笙被折腾得不轻,晴明本是想等林笙醒来再说这件事,但是酒吞童子看不得鬼女红叶如此痛苦,在鬼女红叶被治住之后,就亲自过来找林笙了。他无法像安倍晴明一样为她做些什么,只能尽量为她减少痛苦了。

    得到否定答案,林笙稍稍放下心,像往常一样顺手解开腰带准备换衣服。不过他衣服才刚要拉开,就感觉到两道明晃晃的视线刷的一下集中到到了他身上……

    好吧,差点忘了床前还有两只妖怪_(:3」∠)_

    林笙默默将已经解开的腰带扎了回去,抬起头,扯出一个温柔和煦的微笑:“麻烦你们出去一下好吗,我需要穿一下衣服。”他真不想在换衣服的时候被两只不太熟的人(妖)盯着。

    然后被他笑脸晃了一下的两只妖怪就这么被请了出去。

    看着眼前那道“咔嚓”一声关上的门,酒吞童子只觉得眉心突突直跳和茨木童子相顾无言,真是个麻烦的人类。

    狐崽不在房里,不知道是不是跑去找萤草玩儿了。林笙也不打算挑战鬼王的耐性,花了半分钟顺便穿了套衣服扒拉了一下乱糟糟的头发就出去了,

    饶是这样鬼王的耐性也差不多得到极限了,所以在林笙打开门之后,一把抓过他的手,说了声“我们走吧”就把他拖了出去。

    “喂……”老子还没穿鞋啊!

    不过看着一向高傲的鬼王如此焦急的模样,林笙还是把话咽了下去,反正都是木地板,穿不穿也差不了多少。

    酒吞电脑脚步很快,还好林笙是个成年人,虽然身高差几公分没拼上一米八,但好歹腿也够长,跟上他的脚步之后也就只是算是被牵着走了。

    不过偏偏酒吞童子身边有个少有的非常热心的好友。

    茨木童子看着酒吞急得恨不得扛起林笙就走样子,干脆也上前一步扣住林笙的另一边手臂,说道:“挚友我也来帮你吧。”

    之后,,林笙后半段路脚都没着地,直接被两只妖怪架着两边手臂就送到了那个房间。只是在那两只妖怪放开他的时候,两边手腕上都附赠了两枚红色的手环……

    *****

    鬼女红叶被用符咒束缚之后,送到了侍从休息的那间客房,在走廊的另一边。

    地上的咒符暂时束缚住了她的行动,她脸上的表情还是维持着被定格的样子,但是那双红若宝石的双眸中,却透漏出了强烈的痛苦,那些他们触碰不到的亡灵在噬咬着她向她复仇。

    酒吞童子看了看鬼女红叶,然后转向林笙时抿着嘴似乎想说些什么,可惜最后只闷出一句,“该你了上了。”就把将林笙推了上去。

    “……”

    这家伙……连请人帮忙都这么不委婉吗=_=,鉴于鬼女红叶对他的态度,林笙非常怀疑酒吞童子在追人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子?

    虽然现代小说里是很流行霸道总裁是没错,但是在这种时代,大多数少女喜欢的都是那种长相俊雅,才情卓越,总是面带温柔微笑的翩翩佳公子,比如说晴明。

    像酒吞童子这样不太会说话又不大体贴(至少表面看起来),而且总是板着脸一副高高在上样子,虽然长得还好不至于注孤生,但是偏偏红叶却有个各方面都堪称典范一样的心上人,这样一对比起来,差距不要太大。

    林笙默默在心里为骄傲的鬼王点了跟蜡烛,然后在晴明将符咒中的鬼女红叶移位到池水里时,连接了一下空间,意识点开了包袱。

    这次不像以往列出最低等级之后往上全都是亮的,这次可用符咒只有四星的太阴。林笙虽然按照提示点了进去,但还是照常提出了疑问。

    【那个女鬼太虚弱,如果泉水力量太强,她会被连同那些污垢一起被消灭的】空间意识的声音传进了他的脑海。

    所以说,果然因为失去了影子的关系吗?

    林笙看着脚边的影子,除了对一切都好奇的小时候,他似乎从未在仔细观察过如影随形的小伙伴呢。

    正在心里感慨着,脚边的影子不知怎么的就忽然多出了好几重,林笙以为自己眼花了,忍不住揉了揉眼睛,像继续看清楚,可是揉着揉着他就忽然觉得眼前一黑……

    “林笙!”

    他听到有人叫他,然后有人扶住了他,不过他的眼皮实在太重了,而且背后换成了个暖烘烘的东西,林笙没怎么挣扎,干脆就这么靠着睡了过去。

    昨晚在空间里练习的时候就把精神力用的差不多了,现在估计是有点损耗过度吧……

    等林笙再度恢复意识的时候,听到了有人在说话,以及隐约的啜泣声。

    他缓缓睁开眼,看摆设还是之前的包间,泉水早已经注入完毕了,只是效用还在,所以还能感觉到那股纯粹又舒服的气息。

    “你醒了?”这时候他的耳边忽然传来一个随性慵懒声音,因为实在太近,那人说话时的温热气息,这让耳朵敏感的林笙瑟缩了一下,忍不住往旁边躲了躲。

    这一躲不要紧,他发现他旁边是个矮桌,桌上搭着一只手,衣服是眼熟的颜色,但不是战斗时灰色的鬼爪,而是一只修长白皙的正常人类男人的手,而他此时正靠在手主人的肩膀上……

    卧槽,原来他刚才睡的不是靠垫吗?!

    “怎么了吗?”背后那个人又问了一句,林笙甚至能感觉到对方说话时微微震动的胸腔,因为靠得太近,那慵懒中带着磁性的低音让林笙耳朵像是要烧起来了一样。

    林笙放开手心一直抓着的东西,他捂着遭受“重创”的耳朵爬起来,见鬼的盯着那被他当成靠垫妖怪,心里暗暗的道:声优什么的,果然都是神物啊!

    茨木童子还维持着原来的姿势坐在他面前,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他完好的左手搭在桌上,右脚随意的曲起,衣服是依旧是红与黑组合,只是少了那身灰铜色的盔甲,还留着一些不太自然的褶皱,应该是被林笙“睡”出来的。

    “好了,既然你醒了,挚友交给我的任务也算结束了。”茨木童子伸了个懒腰站起身,然后啧了一声,“没想到我茨木童子也会有给个男人当靠垫的时候。”只是这个男人的分量未免也太轻了,还有点软,真是个虚弱的人类。

    “……”

    林笙很想说我可没让你当垫子,大爷你大可把我丢一边!但是他说不出来,因为他清楚的记得他刚刚醒来的时候确实拽着一个东西,就是茨木童子另一边那破破烂烂的袖子……

    林笙觉得自己睡了很久,但其实只有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

    他努力回想了一下,自己失去意识之前的情形……他只记得前边是水池,左边是晴明和博雅,右边是酒吞和茨木……茨木说这是酒吞给他的任务?可自己是怎么靠上茨木的他真是完全想不起来啊orz……

    而此时池子那边,事情也到了收尾阶段。

    即使林笙用太阴洗去了鬼女红叶身上招引怨灵的血腥,却无法帮她洗去那无法自控的吞食欲-望。原本为了爱而杀戮的鬼女最终跟随了剧情的发展,堕落成了恶鬼,只是不同的是,这一次是她主动请求晴明封印自己。

    封印,虽然算不得是一个好办法,但却却是一个能让她能保有意识,避免继续堕落下去的唯一办法。

    她没有再热切的向晴明述说着自己对他的迷恋,只是悲伤的望着他,林笙想,黑晴明说的话,那时候她大概听到了吧。

    所以,她压抑住自己的恋慕之情,是因为知道自己被骗了?还是因为自己在这个高洁的阴阳师面前,已经是个沾满血腥的鬼女?

    晴明答应了她的请求。

    到了最后,她甚至向林笙道了谢,却都没有看酒吞童子一眼。林笙看着强着张脸,只有仔细看才能看出他眼神中有点受伤的,沉默的鬼王,真是暗暗为他捉急。

    刚刚大概看错他了,这样追女孩子,真的是注孤生啊……

    *****

    就这样,鬼女红叶暂时跟晴明签订了式神的契约,封印在符咒里。

    因为式神能得到主人的力量,所以过一段时间,她大概能从封印中出来透透气吧。虽然暂且失去了自由,但是能呆在晴明身边,想必她也甘之如殆。

    这个结局虽然算不上欢喜,但有人愁是真的……

    他家的酒,就要被某只失意的鬼王,以及执意要跟他鬼王挚友不醉不归的妖怪喝光了!

    当然,这只是其中一个问题!

    林笙看着那因为这两只大妖怪而变得空无一人的食肆,只觉得头筋突突直跳。到底有什么办法,能让这两只尊贵的ssr移驾出他这渺小的他汤屋啊?!

    就在这时,原本专心在跟酒吞喝着酒的茨木不知怎么的,忽然偏头对上了他的眼。林笙楞了一下,正要别开视线,对方却忽然眯着眼冲他抿唇一笑,然后站起身缓缓向他走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