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3小说 > [综]妖怪汤屋 > [综]妖怪汤屋最新章节 > 第030章 净化X绝望X最终献祭

[综]妖怪汤屋 第030章 净化X绝望X最终献祭



    空间包裹会自动判定并排列出对此前情况可用的符咒,所以,这是提示他用结界卡的意思吗?

    【请选用适合符咒】

    脑海中的空间意识的再次提示,林笙看着那几张亮着的六星符咒,伸手点了进去。

    空间水池边,代表着太阴符咒的龙头抬了起来,清澈泉水从龙珠中潺潺流出,带着浅淡的微光,注入了沸腾的血池中。

    六星和五星的差距不只是一个级别那么简单,它代表这类型泉水最极致的纯粹,而太阴最本身的效用就是洗涤,清除一切能见或不能见之污垢。

    带着怨恨的亡灵鬼面在咆哮着,汹涌的血池在抗争,可是没有用,带着蓝色微光的泉水还是在不断的注入,冲散了浑浊的血液的同时,开始洗涤着那些被当成祭品的亡灵鬼面。

    沸腾着的血池中部开始渐渐的平和下来,林笙看到了被一群亡灵鬼面包围着并且往池底下拖的鬼女红叶,连忙赶了过去。

    空间的结界带着涌进来的泉水冲开了怨恨的亡灵,林笙从结界中对她伸出了手。

    将她被纳入结界之后,那些追逐着她的血和亡灵鬼面虽然同时被洗去了,只是她的表情依旧空洞,林笙能感觉到她在抗争,可是那种被摄了魂魄的情况没有改变。

    林笙想到了在那只妖怪的祈祷中变红的月光,似乎就是在那一刻,之前刚被他唤醒意识的没多久的鬼女红叶,似乎又再度被压制了下去。

    它口中的剥离应该是在他们进入阵法之后就开始了,毕竟想要剥离鬼女红叶,并且独占这具身体,那就势必是要彻底封印,不,或者说是彻底毁掉鬼女红叶原本的意识,这样应该才能完成真正独占。

    而随着血水被融合的泉水冲淡,透过方形的空间结界,林笙发现血池底下也有个阵法,透着不详而诡异的黑雾。只是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刚刚乍一看下似乎多出了一个模糊的阵法?

    只是现在不是研究这种东西的时候,林笙只是看了一眼,就开始上浮了,毕竟他们现在最紧要的情况是先离开这个乱七八糟的血池和阵法。

    *****

    在林笙他们下沉之后,它再度开始进行祈祷,然而它等待了许久,该发生的事情一点动静都没有。

    当它真正感觉到不对时,已经晚了。

    从顶端空洞照下来月光由刚开始转深之后开始渐渐变淡,直到从深红变了皎洁。

    原本应该开始仪式的自己不但没有在祈祷中沉下去,就连阵法上的红光都在开始慢慢变得暗淡。那充满着亡灵怨恨的血池竟然发出了淡淡的蓝色光芒,像是被什么神秘的力量净化了一般,就连那些叫嚣着的亡灵都悄无声息沉寂了……

    它不知道那是什么,但它却清楚,如果任凭这股力量的注入,那位大人苦心为它安排的和它之前所做的努力将全部都白费!

    想起那些被吞噬的妖怪,划过喉咙的恶心血肉,以及跟在它身后充满怨恨的丑陋亡魂……

    “不!不要!停下来!”

    它发出了凄厉的叫声,然而那种纯粹得令人害怕的力量依旧在血池中不断的涌现增强,而带着仇怨和邪气的血池却开始渐渐的虚弱,连带着这依赖着血池的阵法。

    那种力量开始上浮了,渐渐的,跟一个人的气息重叠在一起,它怔了一下,的回过头,发现原本将要在血池底部,被它吞食的人已经浮了上来……

    *****

    那一边林笙刚从血池中挣扎起来,另一边的晴明他们也终于碰到了先一步进入骸骨山的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

    有人巧妙的在阵法之中设置了奇门遁甲,用尸骸中的怨灵扰乱这两个不懂玄法的大妖怪。

    晴明也是进来之后才发现了,这里面,包括这一整座骸骨堆成山,都是一个阵法。

    第一重就是最外层的骸骨山,是为献祭;第二重是骸骨山中阻隔的亡灵,也是为献祭,最后第三重应该就是骸骨山的中心处,也就是阵眼,同样是为献祭。

    虽然祭品不太一样,但如果他猜得没错,这应该是一种名为血月之阵的献祭阵法,最终的目的就是利用献祭,向红月祈愿。

    这阵法因为太过古老已经无法追溯创造者,传说曾有个城池的城主,因为重病,而请了一位不知名的阴阳师启用了这个阵法祈愿,想要获得一具健康的躯体,导致了一夜空城的结局。

    这些传说是真是假细节究竟如何自然是无法追溯了,这些信息也只不过是从他残缺的记忆中半拼半猜中整理出的。但他敢确定的是,这繁复而消耗巨大阵法,绝对不是一只想要脱离主人的小妖能够弄出来。

    更何况还有一点,如果起因真的是鬼女红叶的影子,为了某个目的而利用这种阵法献祭以获得祈愿的资格,难道它不知道祈愿之人的下场吗?

    这时他肩上的妖狐忽然扯了扯他颊边的发,“就在前面。”

    虚假的洞壁瞬间被两只早已耐性透支的妖怪打破了,糜烂的血腥味扑鼻而来,混杂着一股清而纯粹的气息。

    这是泉水的气息,林笙就在这里!

    “是你!你做了什么!”

    当他们穿过黑暗,来到红光闪烁的阵眼之处时,正好看到那妖怪像是发狂了一般冲向了血池中的林笙。

    晴明迅速抽出了符咒,不过有人比他更快。茨木童子先一步冲向了血池,手中的黑焰马上与阵眼的结界重重的撞击在一起,两股互不相扰的力量在交接中迸发出了红与黑的电光。

    眼看着阵眼的结界已经在他的强劲冲击下出现了裂痕,茨木童子却因为一瞬间的愣神被结界给弹了出去。

    不只是他,除了晴明之外,连带着林笙都有些懵逼了,他什么时候有这种能力了,是技能变异了吗?!

    那只妖怪触碰到他的地方,竟然以肉眼能见的速度消散了,那么短短的一瞬间,它失去了一双手……

    “怎么会这样……”它低头看着看着自己空荡荡的手腕,再看了看林笙,难以置信的后退了几步。

    是因为生命之泉对林笙的保护增强了吗?不,其实不是,而是它变弱了,或者说是它已经太虚弱了……

    “住手吧,你的身体已经无法承受更多的伤害了,”看它震惊过后似乎还有想要攻击的意向,晴明走近了阵法,“相信比起我们,你应该更清楚你此时的状况。”

    听到他的话,它的动作一顿,继而冷笑了起来,“这点小伤算什么,只要再吃掉几只妖怪或者随便几个人不就能恢复如初了,起初这方法可以您亲自教她的,难道你忘了吗?”

    “你恐怕已经没有机会了,”无视它故意挑衅的话语,晴明平静的陈述出了它在试图躲避的事实,“你既是祈愿之人,难道不知道吗?这名为血月的献祭之阵,一旦完成祈愿之人的愿望,就会收走祈愿之人的性命。”

    这才是这个阵法被称作献祭之阵的原因,因为最终献祭的,将是祈愿之人的生命。

    那只妖怪似乎消化了一下才听明白晴明说的话,但它随即恶狠狠的转向了晴明,“你胡说!那位大人是不会骗我的!”

    如果不是他发现了自己,自己也许还在她的脚下,被迫品尝着她吞噬的血腥,承受着妖怪怨灵的噬咬。那个女人只顾着自己愚蠢之极的情爱,却从不会注意脚下影子被她加诸的痛苦。

    是那位大人暂时带它脱离了身体的桎梏,让它终于有机会可以逃离那些亡灵,也是他为自己准备了这个神秘的阵法,让它有可以获得新生的机会!明明只差一点点就可以了!但是这一切,全都被眼前这些人毁掉了!

    而它一切痛苦的根源,就是他——安倍晴明!眼前这个,蒙骗了鬼女红叶的男人!

    血池已经被林笙的泉水净化了,它的愤怒再也无法掀起波澜。

    不过林笙有点想不明白,先不说会不会死,如果真的是一个可以祈愿的阵法,那这只妖怪为什么不直接祈祷成为自己想要成为人,反而要拐弯抹角的浪费精力换了他,这不是多此一举?

    可惜他的疑问还没出口,血池忽然震动了一下,一股强大的水压忽然自下往上冲了上来,林笙触不及防的就被这股冲击抛上了天,连跟他呆在一起的鬼女红叶都没顾上,然后七荤八素的随着回落的水被甩到了岸边。

    阵眼上的光消失了,像是被忽然熄灭一般,连带着之前强大的血色结界。

    林笙只觉得模糊中被人拦腰扶住了,可惜没等他睁开眼睛,不小心接错人的鬼王就把他往旁边一扔,扶起了一同被冲上来,被浸透得几乎看不清样貌的鬼女红叶。

    林笙晃了晃脑袋,刚想跟旁边扶住他的人道谢,忽然听到血池中传来了巨大的水流声。被净化的血池水位开始不断的下降,最终露出了底下已经完全干涸的地面。原本与上方阵眼相呼唤的阵法消失了,只剩下林笙乍一眼看到的,有些模糊的阵法。

    有人,卷走了融入了六星太阴的血池水!

    “你,做得很好。”忽然,一个声音忽然从空中传来,博雅楞了一下,转向了自己身边的晴明,发现他真的没有在说话。

    “差一点就忘记了跟你约定好的名字,祈愿辛苦了。”这个声音听起来比晴明要冷一些,却莫名的带了点缱绻的意味,有点撩人。

    “大人!”与林笙他们一同被甩到岸边的黑影,在听到他声音的那一刻,像是整个人都复活了一般,颤巍巍的爬了起来,似乎想往声音的方向走。

    “不过……”

    那个声音顿了一下,继续道:“反正你也无法活下去了,名字什么的就不必介怀了吧,反正,也只是一个自卑化形的影子。”他的声音很轻柔,却残酷如腊月寒风,在瞬间抽走了它的全部力量。

    它像是一片飘渺的雾停在原地,似乎还无法从他残酷的话语中醒来。

    “啊,对了,我说的那个方法好用吗?”那个声音忽然无厘头的说了一句,然后像是真的看到了什么一般,赞叹着道,“看起来不错,似乎真的比之前,漂亮多了……”

    因为已经猜到了是谁,林笙并没有什么震惊,倒是那只虚弱不堪的影子,即使没有脸,林笙也能想象出它此刻的绝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