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3小说 > [综]妖怪汤屋 > [综]妖怪汤屋最新章节 > 第027章 阵法X山洞X鬼女红叶

[综]妖怪汤屋 第027章 阵法X山洞X鬼女红叶



    林笙恢复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眼前一片漆黑,可以说伸手不见五指。

    就在他要考虑自己是不是瞎掉了的时候,就被一阵扑鼻而来伴随着*恶臭的浓烈腥味冲散了思绪。

    人在黑暗中特别容易脑补一些有的没的,加上某些国家的丧尸片和惊悚片总是肠子和血-肉齐飞,特别是当他发现自己撑在地上的手下黏糊糊的,甚至还有温热的时候,几乎都要吐出来了。

    次奥,他这是被人仍哪儿?!把他弄过来的那个人绝逼有仇!

    正当他想摸黑着爬起来想走出这黏糊糊的恶臭的范围时,他身下那粘稠的地板忽然发出了幽幽的红光,刺得他忍不住闭了闭眼,还好他不是瞎掉了。

    地面上的红光虽然是一闪一闪的,但也足够他认清地上那到底是些个什么东西,虽然大概能猜到跟血什么的脱不了干系,但是当林笙真的看到还在涌动的粘稠的液体中似乎还混着某些,想要挣扎着凑向他黑乎乎的鬼面和鬼手似时,还是反射性的爬了起来。

    他的木屐不见了,光着脚站在上面的触感简直感人,他甚至能感觉到那些东西碰到了!!!林笙甚至都没敢想他是怎么浮在这些东西上面的,只是急忙往黑漆漆的外围跑,就算外面是深渊,好过架在这么些东西上面被摸来摸去的熏陶!

    好在外围确实也不是什么深渊,林笙也凭借着那些一闪一闪的红光大概看出了这应该是一个山洞里,这个山洞看起来很宽敞,不过就它左右两边都有出口或者入口来看,他现在所在的位置大概是这山洞的某一段。

    而这一段宽敞的洞中,有一个非常大的阵法,而他醒来的时候就刚好躺在阵法的正中间。

    林笙看不懂这些玄乎的阵法,只是从图案来看,他只隐约觉得大概跟月亮有关?在阵法的正上方像是被人凿了个大洞,这会竟然有月光照下来了,在那血红阵法的映衬下,竟然是浅浅的红色。

    可天知道他醒来的时候为什么只是一片漆黑?

    不过说也奇怪,他刚刚在阵法明明碰到了下面池子下黏糊糊的东西,还被那些黑乎乎的东西抓了一下,但是无论是他的手还是衣服都还是很干净,只是在摸向洞壁的时候蹭了一点的灰。

    那现在问题来了,虽然他还知道自己姓林名笙,但是他还是忍不住想问一句:我就在在哪,我要做什么……或者即将被做什么……

    *****

    当晴明他们回到汤屋的时候,茨木童子已经不见了,只剩下正皱着眉头试图修复水晶球的比丘尼。

    茨木童子追着他留在林笙身上的鬼气离开了,比丘尼原想追踪过去却被什么力量阻隔住了,无法探查。

    看到之前林笙座位上的那些灰烬时,晴明之前隐约的不安得到了印证。为什么那只妖怪有恃无恐,为什么在那个“林笙”明显异常的情况下还死死的缠住那不肯放手,为的就是打算做这个吗?

    可是在只要血、头发、生辰就能从设置了禁锢的汤屋将人换走?这未免太天方夜谭了,世界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买卖?除非……那个东西一开始的目的就是想那片替身纸人,而替身纸人上附着着的血液和生辰也不是交换的代价,而是完成转换的引子?

    可是先不说它或者说是它们是怎么成功的,它又是怎么知道他们使用了替身的呢?

    一同带回来的香山章子看起来非常不好,脸色惨白如白纸,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晴明连忙招来了萤草,还召唤出了惠比寿让他们一同照看这个人类,至少也得先把血给止住。

    萤草已经认出这是今天指定了老板亲自服务的女人,可是她扫了一圈却没有看见自家老板。她的心里有点不安,但她也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所以没有多问什么,与惠比寿离开了那个房间。

    就在这时候,一直昏迷着的,鬼女红叶的侍从,忽然过来醒了。

    当她茫然的看着陌生的环境,捕捉到晴明的身影之后,忽然激动的爬了起来,说出来了昏迷之前的那句话,“求你们,救救红叶大人。”

    *****

    坐标,不知名的山洞里。

    被莫名调换来这里的林笙,正在跟那个散发着腥臭味的阵法“眼对眼”。

    他本以为他醒来之后可能就要面对某些可怕的事情,或者某只可怕的妖怪了,但是这里除了阵法下那些会涌动的东西,似乎只有他一个活物……=_=

    血池里的鬼面不断的往他所在的方向涌过来,然后又会被悬浮于上的阵法弹回去消散在粘稠的猩红之中,然而它们却丝毫没有放弃还是前赴后继的向他涌来……

    心绪渐渐安静下来之后,林笙发生那伸出的手,以及那诡异的鬼面,看起来似乎并不是想抓住他,反而更像是呐喊,像是在渴望着救赎,就连耳边似乎都听到了它们的悲鸣。

    林笙屏息着,像是被它们表现出来的哀恸牵引住了一般,不由自主的走了过去,然而当他伸出手的时候,那种感觉立刻戛然而止,汹涌向他涌来的黑色鬼面宛如潮退一般迅速的退却了,只留下一瞬间的惊惧。

    林笙低头一看,发现自己手上的黑环散发出一抹森然的鬼气,那些东西似乎就是被它吓退的。林笙猛的就清醒过来,被自己刚才鲁莽的行为吓了个半死。

    先不论那些鬼面是不是真的想要救赎,但他林笙既不是和尚也不是道士,更不是上帝,要救赎也不能找他吧?

    他后退了几步,有些颤抖的握住了右手的手环。

    虽然他是个男生,还是一个已经成年的大人,但是面对这种有些超纲的状况,说不害怕是假的。

    那家伙,应该能找到他吧……

    好吧,就算不亲自来找,那也至少千万要给晴明他们定位一下他的位置啊!

    真的千万别让他在接受了这个世界的设定之后死在这种地方啊!要不然……他之前的觉悟不是白做了吗?!qaq

    不过既然要等待救援,那他首要做的就算要保证自身的安全。林笙狠狠拍了拍自己的脸,想让疼痛让自己清醒一下。

    这个地方是不能呆了,先不论他是否习惯了这恶心的气味,光凭刚才差点被蛊惑这点,这就不是个安全的好地方。

    他第一个想到的是从顶头那个洞口爬上去,但是洞壁实在光滑了,还是个拱形,根本没有落脚点,他只能打消这个念头。

    就在这时候,一股带着寒气的风从右手边吹了过来,虽然只是一点点。但那些探险节目里不是常说吗,有风的地方就一定会有出口……那么他要不要赌一把呢?

    答案自然是要的!

    林笙摸了摸了右手的鬼气手环,心说:“你也一定要帮帮忙啊。”然后便掏出了居家旅行必备的手机。还好他今天随身带着,要不然真的这样摸瞎出去,万一摸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好吧,他拒绝想象……

    越往前就越冷了,但是林笙没有停下的意思。

    林笙觉得自己现在大概就像恐怖片中的主角一样吧,感觉黑暗中似乎一直有人在注视着他,带着探究和恶意的。他也无法判断那这是否是他的臆想,但是不能停下脚步,因为只要一停下,也许就会被名为恐惧的怪物所吞噬。

    就当林笙怀疑自己是不是等下走着走着就要走进冬天的时候,前方的拐弯处,忽然出现了一抹幽幽的蓝光,风似乎就是从那个地方吹过来的,林笙连忙走了过去。

    但遗憾的是那里并不是出口,只是其中一个岔路洞口的尽头。

    与其他地方不一样的是,这个洞壁上爬满了绿油油的藤蔓,然而上一次湿死藤的洗礼,使得林笙对这些长条的植物完全是敬谢不敏。

    就在他想着要不要退回去时,身后忽然响起了一声轻笑。

    “谁?!”他顿了一下,紧紧抓茨木给他的鬼气手环,猛的回过身。一个被黑雾包裹住的女人就在他身后不到一米的地方,吓得林笙立正竖起的鸡皮疙瘩立刻全都英雄就义了。

    看到被惊吓到的林笙,那个黑影立刻发出痴痴的笑,并缓缓向他逼近,“就是这个表情,小林大人,你知不道,你惊惧的样子和被我和那个家伙吃掉的那些妖怪好像啊……”说完她又大笑了起来,凄厉而尖锐。

    林笙在心里暗骂了声“变-态!”掀开挂在入口的藤条就冲了进去,这里其实并不深一眼就到头了,最先映入他眼帘的是一块冒着寒气的冰块,幽蓝的光便是从上面发出来的。

    但他还没看清上面有什么东西,就被地上的藤条绊了一下整个人扑到了那幽蓝的玄冰上,林笙抬起头,映入他眼帘的是一张“睡美人”的脸。

    躺在玄冰上的人有着黑色的发,美艳的脸庞,以及衣服上宛如血一般鲜红的枫叶纹,是鬼女红叶!

    怪不得晴明他们没见到,原来是在这里吗?

    黑影看着被惊到终于停住了逼近的脚步,用有些低哑的声音问他:“你觉得她美吗?”

    但它没等林笙回答,就这么自顾自的用一种近乎魔怔的语气继续了下去,“我知道你们所有人都喜欢那样,所以,我也很快就可以变成那样了,因为有你……”

    *****

    夜风吹拂过枫林,万籁俱静的夜晚顿时沙沙一片。

    这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夜晚,林中栖息的鸟儿已数度被惊扰了清梦。

    茨木童子正皱着眉头站在枫林深处一堆残桓废墟之上,他放在林笙身上的鬼气追到这里之后便停住了,不知是什么干扰了他的感知,他能感觉到他就在附近,却无法确定确切的位置。

    这时一团黑雾忽然从他前方不远的残桓中悄无声息的冒了出来,晃了一下往枫林中飞去。

    茨木童子忽然眯起了眼,杀气扬起了他衣袂与银发,他盯着那团像是故意出现在他眼前的黑雾,忽然冷笑了一声,宛如地狱索命的夜叉。

    呵,这些杂碎的胆子不小啊,胆敢当着我的面,劫走我要看住的人。

    既然这样,我就让你们知道,有些怒气,是你们无法承受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