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3小说 > [主阴阳师]妖怪汤屋 > [主阴阳师]妖怪汤屋最新章节 > 第023章 巧合X呼唤X鬼女现身

[主阴阳师]妖怪汤屋 第023章 巧合X呼唤X鬼女现身



    23.1

    随着小妖的触碰,那股黑气竟然开始从他的手背往山童的手臂上蔓延,那种邪恶的气息,简直就跟那只小花精伤口上的,一模一样……

    林笙让山童和兵佣先放开这几只蝌蚪小妖,顺手拍了一下山童被触碰的手臂,正想询问它们有什么事。背后却忽然传来河童的有些惊喜的声音,“这不是大宝二宝三宝吗,你们怎么有时间过来了?”

    被称作大宝二宝三宝的妖怪看都河童先是一愣,随即是几乎喜极而泣的狂喜,“河、河童大人!”

    眼看着双方正要扑上去来个感人的基友喜相逢,林笙连忙拉住了河童暂时中止了他们要扑成一团的感人画面。那东西虽然林笙不怕,但是被西被沾上,肯定不是什么好事,还是先问清楚究竟发生什么事情比较好。

    被拉住的河童看着向他投来询问目光的林笙,连忙给他介绍,“小林大人,这是大宝二宝三宝,他们就住在枫附近的,也是我的朋友。”

    林笙嘴角抽了一下,话说他家这只河童,朋友还真不是一般的多啊……不过他要问的是这个!

    还好河童也很机灵,立刻询问它们,为什么来这里,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了?

    他知道这些家伙和当初的自己一样,都是不能长期离开水的妖怪,所以如果不是有什么比较要紧的事,一般不会轻易离开家的。

    那几只蝌蚪小妖仿佛就在等他这一句,立刻一股脑把事情全都说出来了。

    昨天是红月祭。红月祭是每当夜晚出现红色满月时,妖怪们就举办的庆典,没有特定的时间,全凭自然和缘分,短则一年一次,长则几年、十几年甚至几十年遇不上一次。

    虽然红月祭是属于妖怪们的庆典,但其实庆祝方式跟人类也差不多,都是举办祭典,只是祭典是一般人类无法看见闯入的,只属于灵和鬼的世界,被称为鬼市。

    一开始,林笙听河童说起来的时候还是非常感兴趣的,但是因为是中秋,加上藤妖不在,以及那月亮红得看起来有些发毛,所以他还是留在家里看店了,顺便祭拜一下月亮。

    这次红月祭距离上次红月已经有十多年,原本是非常欢乐的庆典,即使碰上有过摩擦的妖怪大家也都睁只眼闭只眼的,只想好好享受这次的红月祭。只是没想到祭典是完美落幕了,但是在祭典落寞之后,却发生了意想不到的事情……

    许多妖怪在祭典结束散去之后,被悄无声息的猎杀了。那妖怪不动那些在祭典露面的大妖怪,而是专挑一些力量弱小的小妖下手,吞食完毕之后,只留下一些残骸。谁也不知道是什么妖怪动的手,也不知道是只有一只还是多只一起。

    因为这次祭典就在枫湖附近,所以蝌蚪小妖们自然也去了,不过他们不是游玩,而是摆了个河鲜摊子,所以回来得比较晚。他们住在枫湖延伸向林中的一条支流里,准备到家时,却听到对面传来呼救声,声音格外的熟悉。

    然后他们在对面河岸的草丛里看到了鲤鱼精,她的漂亮的鱼尾被一团黑雾紧紧缠缚,像咬住一般用力里的咬住她的皮肉,在月光下,草丛里满是斑驳的血迹。

    看到他们一群蝌蚪人渡河过来,那只妖怪的动作顿了一下,鲤鱼精趁机用力甩着尾巴,挣扎着窜回河里了。那只妖怪似乎不能进水,在鲤鱼精窜回河里后它没有跟着沉下去,反而放开她飘在河面上,之后看着气势汹汹游过来的蝌蚪小妖一行人,消失在了河面。

    和那些侥幸逃过一劫的妖怪一样,他们也只是看到一团漆黑的雾气,里面隐约有一个长发女人的身影,其他的,就没什么线索了。

    比起那些直接被吃掉的妖怪,只是受伤明显幸运很多,可是之后他们却发现鲤鱼精被袭击时留下的伤口上附着着一层黑气,她的伤口不但没有开始愈合,反开始随着黑气的蔓延而愈演愈烈。

    “现在那些黑气已经吞掉了她的大半条尾巴,可能再过两天,就要把就要把她整个人都吞掉了。”鲤鱼精是他们的好朋友,蝌蚪小妖祈求的看着林笙,“听说小林大人曾净化了枫湖的泉眼,是它让我们来的,它说您一定有办法救她的。”

    林笙没有说话,而是直勾勾的看着那只名叫大宝的蝌蚪小妖,他手背上的黑气,那明显跟晴明他们送来的小花精身上是一样的,晴明他们称之为瘴气。这只小妖手上的黑气,也就是瘴气,应该是从鲤鱼精身上沾染的吧。

    同一种瘴气,同一种袭击,出现在两个不同的地方,而另一片枫林中袭击妖怪的凶手——鬼女红叶又忽然失踪了,这会是巧合吗?还是说……

    林笙正要往深处想,这时河童拉了拉他的袖子,绿色的大眼直直看着他,“小林大人,帮帮他们吧,我们平时吃的河鲜都是从他们那里来的呢。”虽然有付了钱,临了他又加上一句,“万一水因为那中黑气变脏了,那里的河鲜说不定都会都会被污染的……”

    因为妖怪的食谱都是比较简单粗暴的,所以当看到林笙在整理某些河鲜海鲜或者肉类时,那又洗又泡又腌的程序,他们默默给他们老板冠上了一个“挑食”“洁癖”的标签,即使他们老板做出的东西确实让人垂涎不已,所以河童决定从食物卫生这一块下手。

    林笙在他期待的目光中点了头,当然不是因为食品污染,而是因为他们是河童的朋友,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对于这次的妖怪袭击以及那股瘴气,他有些在意。

    更何况如果鲤鱼精的情况真的像蝌蚪小妖说的那么糟糕,还是把她运到汤屋这边来比较好处理。一是这里已经开了太鼓,并且已经完成泉水的引入,效用时间也很充足,没有浪费的必要;二是他引出高级符咒的水需要精力的同时,还需要时间和作为容器的水。

    如果真让他引到一条河里的话……还是饶了他吧,估计一个晚上都达不到可以拔除疗伤的浓度……而且,林笙他看了看那只蝌蚪小妖,这小子的手可能也要泡一下才好。

    打定主意之后,林笙让河童先把他们带进汤屋里,顺便从那个泡着小花精的温泉池里打上一盆水,帮那只小妖把手上的黑雾洗掉。毕竟好朋友好兄弟免不了要磕磕碰碰,如果在程中不小心沾染上哪个不显眼的地方,就不好办了。

    既然打定主意要帮忙,那么多做一些准备也是应该的。

    藤妖大管家不在,林笙先跟晴明他们简单说了一下当前情况,顺便求个纸片人“担架”组合什么的,毕竟那些瘴气是会传染的,总不好让其他人直接碰她。

    晴明等人自然也多少听说了昨晚红月祭有妖怪受袭事件,只是完全没把这两件联系在一起。可是听林笙这么说,他们都纷纷有些沉默,发生在两个枫叶林中的命案,出现了同样猎杀手法,感觉真的有些过于巧合了。

    *******

    林风吹起林笙的外袍,过了中秋,枫林中的晚风已经带了些许的凉意。

    这次的跟蝌蚪小妖们一起过去的“救护部队”由副管家河童,安保大队山童、兵佣,照明灯鬼灯笼,以及医疗兼主力的草爸爸组成,外带纸片式神若干。

    林笙看着他们在自己面前站成一排,忽然有种阴阳师出战队伍的即视感,而且,这r+n的阵容……跟他刚开始抽的非洲队伍简直不要太像了好吗!_(:3」∠)_

    林笙看了看同昨晚一样明朗只是退去了一层红袍的明月,忽然想起跟宿舍那些家伙一起玩游戏的日子。明明他在这里才不到三个月,而他在现世的生活却好像过了一个世纪般那么遥远了。

    有些不甘,可是他的生活却不能停下脚步。时间是禁不起消磨的,所以只能时不时的怀念过去的曾经。

    林笙拍拍他们的肩膀,正想说些什么,一个慵懒的声音忽然出现在他身后,“你们要出发了吗?”

    林笙回过头,看到那只茨木童子懒洋洋的走了过来,一头显眼的银发随风飘微微动着,那双金黑色的眼在夜色中忽明忽暗。

    茨木童子走到他身边,“既然这样,我陪你去怎么样,就当报答你治好的我手上的伤。”

    虽然蝌蚪小妖们有些害怕茨木身上的气息,在他走过来时候都情不自禁的后退了一步,但是他的话却这些小妖们激动起来,“小林大人要一起来吗?太好了!枫湖的大家都很想见见小林大人呢。”刚好因为在那里黑气蔓延得慢一些,所以他们把鲤鱼精送到了枫湖里。

    “这个……”这家伙是误会什么了吗?林笙汗了一下,连忙扯出一个安抚的笑容,“我白天有时间再过去看他们吧,现在鲤鱼姑娘的情况比较紧急,我还是不耽误大家了。”

    如果是像晴明或者博雅这样的也许还好,但他只是个学厨的人类,如果真的碰上什么,凭他的战斗力,估计要不是被抓,要不就是被抓来威胁,那还不如一开始就不去碍事了,让他们快去快回。

    茨木童子用一种……的眼神看着他,“这种时候……你们这些所谓的真正好心人不是应该是极尽所能亲力亲为吗?”再不然,也做出一些收买人心的假象啊。

    林笙:“……”

    亲,你说的是哪个年代的哪部中二漫的主角呢?

    把人送走之后,林笙回头看向他,那双含笑的桃花眼莫名的有些撩人,“哦,原来我这个汤屋老板的形象,在茨木大人的眼中这么美好吗?”在你之前的言行中,我怎么看没看出来?!“在下真是有点受宠若惊呢。”说完,林笙冲他礼貌的点点头,头也不回的走进了大门。

    茨木童子:“……”

    总觉得自己好像被讽刺了……

    虽然看他白天的样子好像也没有传说中那么深沉,不过看他刚刚笑得那么……荡漾(?),姑且还是先不去掉“笑面虎”这一条了。

    23.2

    之后虽然陆续来了几个客人,但是感觉今晚生意算是做不成了,林笙干脆让金币鼠提前挂上了汤屋打烊的招牌,只留下食肆还开着。

    反正食物已经准备了,留着也是留着,如果有人(妖)来的话,就当是汤屋的回馈吧。

    林笙喝了口茶,手又不安分的揉起了狐崽毛茸茸的尾巴。老实说事情发展到现在,如果他到现在还没反应过来,这其实才是真正的悬赏任务的话,才是真的脑子有坑吧。

    然而他却依旧只有两个无比简短,模棱两可很有可能被“套路”的线索,以及从目击者口中得知,凶手可能是只昨晚才开始吃人(妖),并且可能是一团黑雾(?)的妖怪……

    感觉又是一个需要烧脑的任务啊,如果是烧菜那该多好?林笙暗暗叹气,果然奖励不是你想拿,想拿就能拿的_(:3」∠)_

    因为昨晚林笙发火的事狐崽一宿没睡,现在正抱着尾巴在后殿昏昏欲睡,这时候忽然又被揉醒,下意识张嘴就想咬,可惜发现啃到的是林笙的手时,却半分都不敢用力了。

    他才不是怕那个人类生气,只是不想跟这种只喜欢皮毛的肤浅人类计较而已!

    可是小生吃饱了想睡觉啊!狐崽用不满的小眼神使劲瞪他,林笙看他不满不但没有停手,反而变本加厉。

    哎嘿,这崽子生气起来真是太萌了,尾巴揉一揉,连郁闷心情都特么舒坦了起来了……

    对于时常沉浸在绒毛之中的老板,汤屋大部队们早已见怪不怪。他们只是有些同情的看了看那只啃他的手又不敢用力的狐崽,暗暗感叹道:看来有时候,没有毛也是有好处的……

    这片枫林很大,比从外面看到的大很多,而且到枫了林中心,那里就不再只是枫树了,除了有湖,还有绵延的丘陵,以及各种被周围枫树掩盖的奇景。就比如林笙从车上下来的时候,看到的爬满蔓藤的残桓。

    他不知道这里到枫湖中心究竟有多远,不过按照妖怪的脚程来说应该不算远。

    在去之前,晴明跟河童他们签订了一个暂时的式神契约,这样可以在危险的时候把他们召回。而交给他们的纸片人中,有一张纸片人画了传送阵,有一张用灵力连接着了比丘尼的水晶球。

    林笙过去的时候,重伤的小花妖还没醒来,但是瘴气已经退净,在若隐若现的白雾中,隐约能看到狰狞的伤口。

    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都不知道去哪了,而晴明博雅比丘尼三人正在关注着水晶球里的汤屋救援部队。他们已经到林中的枫湖里顺利接到了受伤的鲤鱼精,现在开始往回走,可惜鲤鱼精没有晴明的契约,要不然就可以以召唤式神的方式直接召回。

    林笙抱着狐崽坐下,看着水球中的山童剥开草丛,忽然一团黑雾忽然出现了,一行人将受伤的鲤鱼精围在中间,开始准备战斗。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透过水球的原因,林笙觉得那团黑雾包裹着人渐渐清晰了,那确实是个长发的女人,身材纤细凹凸有致,最重要的是……她飞舞着的袖口上,那抹火红的枫叶在月下的黑雾中格外的显眼……

    长发女人,衣服上的火红的枫叶,一个人在他脑海中呼之欲出……

    “是红叶!”

    这时酒吞童子忽然出现在他身后,他的呼吸有些急促,林笙能嗅到空气中散发的酒香,但更让他蛋疼的是那货似乎有点激动,他觉得自己的肩膀要被捏碎了!

    还好酒吞童子只是确认一下那是鬼女红叶的影子就立刻消失了,不用想就是追出去了。

    晴明拿出符咒开始连接纸片人上的传送阵,林笙虽然担心他们,但是他还是按捺住了。他不觉得自己一个没什么自保能力的人类贸然过去能帮上什么大忙,汤屋设有晴明的传送阵,有晴明在的话,就可以将人一起带回来。

    “带上我怎么样?”

    茨木童子忽然出现在林笙的身边,光看他现在的气势就很吊炸天了。林笙估计他是终于要见到基友的迷恋的人,内心有点小激动了。

    可是……“这时候还啰嗦什么,快上啊!”

    林笙看着水晶球中已经分裂出五只的黑雾,不耐烦干脆推了他一把,直接把人推到传送阵里了。

    晴明冲他一眨眼,长指一动,几个人随着阵法消失在原地。

    林笙继续将视线转回已经黑成一团水晶球,心里有些七上八下的,难道是因为比丘尼姐姐离开了的原因……所以没信号了吗?

    看着这仿佛暗屏了的水晶球,随着担心,一堆莫名其妙的想法也从他的脑海里跑了出来:不知道他们这r+n的队伍等级够不够自卫?有御魂的附加攻击吗?能不能坚持到那阴阳师组合两只ssr的救场?

    以前打游戏的时候,团灭对他来说,只是个名次,大抵就是输一场,少了点奖励,只要有足够的体力和券就再来几次,耐心好的死个十几次都不成问题。

    但是在这里不一样,这不是游戏,在这里的团灭,代表的是死亡。

    也许是他先入为主的问题,下意识的将之前对手游的认知和式神(妖怪)的认知套了进来,明明每天生活在一起,也将他们当成朋友,却下意识的认为他们是手游里的妖怪,而将自己摘除了出来,这样的态度是不对的。

    因为现在的摆在他眼前现实是,他也生活在这个世界里,并且可能一直继续。

    林笙,是时候认清了,你与他们一样,已经成为这个世界的一员了!

    即使它曾经只是你眼中的游戏世界!

    你与这个世界中的他们产生了难以斩断的牵绊,他们的一切和生死与你相关。

    就在林笙开始反省自己准备端着一下态度时,水晶球忽然又亮了起来,他看到了已经赶到的酒吞童子和晴明他们。他们似乎试图与黑雾交谈,但是黑雾似乎并没有这个意思,反而随着他们人数的增加开始不断分裂出旗鼓相当的数量。

    然而有的时候,数量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是没有胜算的,所以在晴明张开守护结界时,茨木童子抢了先机,一个地狱之手把那些黑雾全都解决了。被打散的黑雾在鬼气中挣扎,最后终于凝聚成一个穿着身着红叶花纹的曼妙身影。

    林笙也觉得不可思议,难道真的是鬼女红叶吗?

    可是为什么红叶的侍从却向晴明他们求助,求他救救她的主人?

    水晶球中的红叶踉跄了一下,似乎想要倒下,酒吞童子想上去,却似乎被她阻止了,水晶球听不到声音,林笙也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只是不由自主的凑近了一些。

    这时水晶球中忽然出现的鬼女却忽然对上了他的视线,林笙看到她眯起泛着红光的眼对自己笑了笑,然后有些贪婪的舔了舔鲜红的嘴唇。

    林笙猛的往后一退,头皮瞬间有些发麻。

    包间里灯火忽然晃动起来,在摇曳的灯火中,水晶球里的笑早就消失了,又只剩下一片漆黑,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是他的错觉。

    林笙终于知道为什么有些人不能看恐怖片了,那一瞬间被吓到的画,简直像是烙印在脑海中一样,一闭上眼就出现,完全挥之不去好吗!

    可这是在搞什么飞机,如果真的是鬼女红叶不应该是对晴明笑的吗?你忽然对着我一个路人笑什么!

    不对!他明明是透过水晶球在看着他们的……她怎么会知道他就在这里,还能对上“镜头”?!

    一股日韩式恐怖片的即视感忽然袭来,主角貌似还是自己。林笙觉得心里有些毛毛的,忍不住就想揉揉狐崽的尾巴,可惜他吧小崽子放回房间了。

    包间里悄无声息,只有他和一个黑掉的水晶球以及池子里还在昏迷的小花精。虽然林笙平时对恐怖片不是很感冒,但配上这种日式古宅,还真多了一丝让人有些不自在的诡异。

    这时候天邪鬼忽然来了,跟他指了指食肆的方向,声音含糊的说有人要找老板,样子看起来有些懊恼。

    藤妖不在,河童也不在的时候,一般解决不了的事情就要找他是没错。

    可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看到刚才鬼女那个笑脸,林笙心里忽然升起一丝不安。

    因为没开汤屋,路过包间和大小澡堂时走廊上只有跳动的鬼火,与之前喧嚣热闹的样子一对比安静得有些可怕。

    因为客人少,林笙把一部分人都打发回去休息了,留下六七个在后殿待命。

    食肆里只有两只在吃东西的小妖怪,看到他只是礼貌点头,并没有要找他的意思。前台的金币鼠看到林笙走过来,激动的朝他亮出了一枚铜钱,而且是一枚比掌心还大,一看就不太符合规格的大铜钱……

    金币鼠解释有个常客执意要给的,林笙有些无奈,金币鼠其实在算账方面真的很厉害,就是对铜钱有种莫名的热爱。

    林笙刚想问问刚才是不是有客人找他的时候,刚刚找他的那只天邪鬼在走出门外不远后,忽然倒下了。

    两人连忙出去查看情况。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昨晚发生的那件事,整片树林似乎都蒙上了一层诡谲的阴影。林笙望向鬼火照不到的林子中深处,幽深的黑暗中,像是有无数双眼睛在注视着他们一般,无端的让林笙觉得有些发毛。

    天邪鬼的眼睛紧闭,看起来像是昏迷了。就当两人要合力扶起它的时候,林笙忽然停下了动作,“你有什么听到什么声音?”

    金币鼠有些茫然的摇摇头,风吹树叶的声音算吗?

    “小林大人……”

    “小林大人……”

    林笙闭了闭眼睛,那个声音却还在继续,似乎很近,又似乎很远。

    金币鼠看着林笙的表情逐渐放空,忽然觉得奇怪,正想叫他,忽然一团毛茸茸的白色从门口冲了出来。

    狐崽猛的跳到金币鼠的头上,小手抱住了林笙,用额头抵上他的额头。他额心的兽纹发出一道亮眼的红光,林笙似乎被刺激了一下,忽然闭上眼了,等再睁开时,已经是以往的清明。

    林笙有些茫然的看着蹲在铁鼠头上跟他四目相对的狐崽,旋即迎面就是一顿肉垫掌。反应过来的林笙连忙抱住那只发狂的狐崽,边躲边说道:“跟你说过很多次啦,打人不能随便打脸的啊。”

    狐崽看着他有些凌乱的黑发,从鼻子里哼出一声,跳上了他的肩膀,蓬松的尾巴蹭着林笙的脸一甩一甩的。林笙无奈,只能跟金币鼠继续扶起昏迷的天邪鬼。

    这时背对着他们站在林笙肩上的狐崽忽然眯起眼,盯着幽暗的枫林某处,发出了威胁的低吼。

    23.3

    刚才发生的事情让林笙有些茫然,但其实并不是全然没感觉。

    他能察觉到自己的意识有一瞬间的朦胧,不由自主的想要寻找那个声音。如果不是狐崽叫他,他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回到汤屋之后天邪鬼也清醒过来了,看起来很茫然,似乎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林笙微微皱起眉头,总觉得有点不对劲。

    晴明他们从传送阵回到了汤屋,连带着他们汤屋的r+n救援部队。

    酒吞童子没有同行,似乎是打算一个人去寻找红叶。茨木童子倒是随着晴明回来了,只是看起来心情似乎不太愉悦。

    晴明让纸片人小心的把受伤的鲤鱼精放进太鼓的池子里,之后被沾染瘴气的纸片人立刻自动烧成了灰烬。

    附着在小花精伤口上的瘴气已经消失得差不多了,透过朦胧的白雾,隐约能窥见衣裙下狰狞的伤口。林笙只是看了一眼,就忍不住想骂,那妖怪下嘴也太狠了!

    这两只小妖的面容看起来都是只有十三四岁,虽然林笙知道妖怪的年龄不能以表象做出判断,但还是觉得有些难受,毕竟她们看起来,只有他小堂妹那么大而已。

    此时,事情的发展已经有些出乎了他们的意料。

    去见鬼女红叶的晴明一行人救回了向他们求救的,鬼女红叶的侍从;但是他们在这边对上红月祭猎杀妖怪的凶手时,却从隐藏的黑雾中看到鬼女红叶。

    林笙也是百思不得其解,难道鬼女红叶会这么丧心病狂的为了所谓的美丽吃完那边还不够,还跑来这边吃吗?

    这样未免也太撑了吧=_=

    况且根据之前看过的剧情,红叶十分仰慕曾救过她一命的阴阳师安倍晴明,所以她怎么可能在邀请晴明过去之后消失不见,反而丢下重伤的侍从离开,跑到另一边来吃人?

    这完全好像完全不符合常理,好吧,也许妖怪的存在本就与常理相悖,但是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她对晴明是哪门子爱慕,根本就只剩下而爱“美”了。

    对了,爱慕!

    林笙知道他为什么会觉得在水晶球里看到的红叶有些奇怪了,除了她对自己那诡异的一笑,还有就是她在看向晴明时,眼中独独缺少了爱慕。

    再加上她明明可以一直在黑雾之中,但是却为何在他们到来之后,将真面目显露了出来,难道只是在挑衅吗?又或者这个“鬼女红叶”是他人假扮的?可是为什么气息与鬼女红叶一模一样?

    疑点迷雾重重,林笙自认虽然学习能力不错,但是在没什么侦探细胞。一切还得等红叶的侍从醒来在说,她应该知道更多的情况。

    更何况,林笙看着晴明有些疲惫的脸,觉得他们可能需要休息一下了。

    差人把热过的饭菜给他们送过来,林笙出去转了一圈,却找不到一同回来的茨木童子。

    博雅很喜欢林笙做才饭,如果林笙不是汤屋老板,估计都被他聘回去当厨子了。他给晴明乘好了汤,说道:“别管那个家伙了,妖怪不吃饭也不会有事。”

    林笙想想也对,干脆也坐了下来,顺便拿出刚才晴明给他的符咒贴在了那只天邪鬼的身上。

    ******

    “小林大人……”

    “小林大人……”

    那个人又在呼唤他,但是他回过头,身后却只有一片枫树林,血一般鲜红的落叶在随风飘落。

    一个踩着树叶的脚步声缓缓从林中深处靠近,他动不了,只能僵直的看着那蒙着一层黑雾的人越走越近,越走越近……

    风一吹,黑雾散去了,一个美艳的女人站在他面前,苍白的脸,鲜红的嘴。她眯起泛着红光的眼对自己微笑,笑着笑着她的脸就开始扭曲了。

    “我要,吃了你…”她说着,忽然冲他张开了满是獠牙的嘴……

    这时一道红光一闪而过,在那个女人的令人头皮发麻的尖叫声中,林笙猛的醒来。他下意识的摸向自己差点被咬到的脖子,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出了一身的冷汗。

    此时,一个幽深的山洞中,同时闪过一道红光,有什么东西在黑暗深处蠕动起来,发出了痛苦的呻-吟。

    “可恶……”一个女人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夹杂着痛苦。

    她急促的呼吸着,爬向了旁边幽蓝的玄冰,抓在冰面上的指甲发出刺耳的咯吱声,上面躺着的人,赫然是昨晚才露过脸的鬼女红叶。

    ******

    一大早林笙就起来了,不是因为生物钟,而是因为他昨晚做的噩梦。

    虽然只是梦,但是那个梦太真实了,他甚至还记得那已经触碰到他皮肤上冰冷的獠牙。想到这里,林笙忍不住起了鸡皮疙瘩,就着通进来的温泉水迅速的冲了个澡。

    今天的天气很好,阳光暖烘烘的照在身上,仿佛能驱散所有的阴霾。

    红叶的侍从依旧昏迷着,鲤鱼精却已经醒来了。

    她对于自己忽然跑到一个陌生的环境有点紧张,之后蝌蚪小妖们的解释中慢慢镇定了下来,看到林笙的时候还非常腼腆的道了谢,只是她尾巴被吞掉的部分,可能要等一大段时间才能恢复了。

    晴明昨晚派出去的几个式神回来了,没有像昨晚那样发生猎杀妖怪的事件,但是林笙却听到了一个消息……那位在神社失踪了的富户家的小姐——香山章子,竟然找到了,就在神社后院干涸的井里。

    可惜的是与她同行的另一位小姐终究还是不知所踪,只留下那件沾血的衣服。

    只是那位小姐对于那天晚上的事情没有丝毫印象,甚至连去过神社的事情都忘了,只是在得知自己竟然在一个肮脏的地下室一天两夜之后,迫切的要要求净身,然后,就就近来到了林笙的汤屋里。

    大小姐“搜救队”大部分都被打发回去了,只留下一部分留在汤屋门口待命。

    那位小姐在侍女的搀扶下看了看挂在墙上的服务项目,然后转向了微笑的林笙。

    她长得非常美丽,上挑的眉眼看起来有些盛气凌人,就连打量人的眼神,都有种说不出的寒意。林笙蓦地想到了梦中那个女人的眼神,竟然莫名的觉得点相像……

    可是当林笙对上她的视线时,却又什么都没有了,反而在她垂下的眼帘中多了一抹少女的羞怯。

    “抱歉,香山小姐。”

    林笙低下头,他又忘记了,在这个时代不能盯着一个女孩子超过三秒,不两秒!不然不是被视为登徒子就是色狼!

    那位小姐意料之中的挑个单间温泉,林笙连忙吩咐人将茶点一齐送了过去,想起那位小姐似乎昏迷了一天都没吃东西,让人多送了一份温补的甜品。

    并非没有疑心,只是她的气息并没有异常,就连他那些身为妖怪的员工们也觉得她只是个普通人类,说不定人家真的是命大呢?

    林笙这么想着,正想偷懒回房间,河童却急忙过来找他,说那位小姐指名要老板亲自为她服务。

    林笙:“………”

    这当然这也不是不可以,相对于这些半路出家的妖怪员工,他可是专业的。况且服务单上却是写着可指定服务。

    可是虽然只是洗头,但这种封建时代真的有女孩子敢不顾自己的名声与一位男子在澡堂共处一室?令人意外。

    让人将洗头用的躺椅从包间的柜子里拿出来,将东西准备齐全之后,林笙在门口请示了一声,在得到应允之后揽起袖子就进去了。

    那位名叫香山小姐已经躺在躺椅上了,林笙垂着头走到她身边,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总觉得这位小姐身上的里衣……有点薄过头了啊!

    娴熟的帮她湿了头发,浸上加了香料的洗头用的植物汁。那位香山小姐没有说话,林笙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整个包间只剩下淅沥的水声。

    林笙回头,发现那个侍女不知道什么时候退出去了,充满水汽和白雾的包间里只剩下林笙和那位小姐。

    “……”

    话说就这么让你们小姐跟一个陌生男人呆一起真的好吗?!

    虽然觉得槽点满满的,但林笙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顿,只是在洗到她发根的时候,那位小姐忽然抬手抓了一下头发,却不小心抓到了林笙的手。但她随即像被烫到似的,低叫了一声迅速收了回去了。

    在林笙看不到的地方,紧紧交握在一起的白皙双手甚至爆起了青筋,好像真的被火烧到一般。

    林笙以为她是在不好意思,连忙道了歉,开始用干毛巾给她擦拭头发。然后不知什么的,他的余光忽然扫到了左上方的房梁,发现上面竟然……吊下来一只脚?!

    没错,一只脚!

    林笙僵硬的抬起头,沿着那只皮肤偏灰白的脚缓缓往上,然后对上了茨木童子那双玩味的金色双眼。

    “嘭”的一声,手里的毛巾掉到盆里了,溅起了一地的水花。

    次奥,这家伙怎么跑来这里了?闲的吗?!

    林笙有点懵逼,下意识看了一眼躺在椅子上的香山小姐,用眼神示意那家伙:快!点!走!

    可头顶那那只妖怪似乎完全没有自觉,反而竖起食指对他做了个“嘘”的手势……

    林笙:“…………”

    他发誓,如果不是情况不允许,他一定甩这只妖怪一脸的毛巾!!!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