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3小说 > [主阴阳师]妖怪汤屋 > [主阴阳师]妖怪汤屋最新章节 > 第022章 恶意X求救X神秘守护[捉虫]

[主阴阳师]妖怪汤屋 第022章 恶意X求救X神秘守护[捉虫]



    光是看到这副场景,林笙就大概明白他要帮忙做什么了,不过在准备期间,晴明还是体贴的跟他解释了一下现在的状况。

    今天中午,也就是比丘尼和博雅来找他时,晴明受到鬼女红叶的邀请,做客她的枫叶林。

    因为那股气息太过诡异,晴明觉得有点不安,就同意了。然而当他们去了之后却没有看到鬼女红叶的影子,而是看到了一地的残骸,以及那些早已经等待他的到来,并准备向他复仇的已经因为怨恨扭曲了的妖怪们的恶灵。

    经过一番打斗,他们从怨灵们口中得知,是“他”也就是晴明,指使了因为救命之恩爱慕他的鬼女红叶,为了所谓的美貌而吞噬枫林中的所有妖怪。

    对于这种事情,虽然缺失了记忆的晴明会因为震惊有所疑虑,但博雅没有相信,而是提出找鬼女红叶对峙。就在这时一只忽然膨胀起来的怨灵忽然向他们袭来,情急之下博雅射出了破魔箭,就在那一瞬间,原本周围若有如无的鬼女红叶的气息忽然随着博雅的破魔箭消失了。

    这时候游走在枫叶林附近的酒吞童子出现了,他误以为鬼女红叶气息的消失是晴明他们对她做了什么,大打出手。双方焦灼之时,鬼女红叶受了重伤的侍从忽然出现,昏过去前留下一句话,“求你们,救救红叶大人。”

    那个侍从的身体像是被什么东西吞吃了一般,留下黑雾一样的瘴气附着在伤口上,并且还在不断的吞噬,无法停止,也无法对其进行治愈,甚至就连触碰都会有被这些邪恶瘴气传染缠上的危险。

    所以晴明只能为她张开了一个结界,在隔离的同时,可以缓解瘴气吞噬她身体的速度,之后就急忙送到林笙这里来了,

    虽然玩了手游,但林笙其实整个游戏过程就是不停的在刷刷刷肝肝肝,对阴阳师阴阳术什么的除了画符咒,召唤死神他还真不太了解,不过看晴明有些疲惫的样子,恐怕那个结界耗费了他不少的力量。

    英雄不易做,思想和天赋缺一不可,林笙觉得自己这辈子是没什么机会了,不过如果能帮上“英雄们”的忙,他还是觉得义不容辞。

    林笙看了看这只小花精,发现身上的气息似乎跟荒川上次伤口上的有点类似,都是有一些不明气息附着其上,让伤口难以开始进行愈合。

    为了不浪费时间,他让河童就近打开一间不用注水自带温泉池的高级包间,这样他可以直接将泉水引入,也方便晴明他们一边休息一边查看小花精的情况。

    来到泉水边,林笙在空间意识里点开包裹,本以为可能会像上次荒川那样,至少要用到五星太鼓,没想到在包裹自动列表可用符咒,标准只是四星太鼓和四星的太阴,意思就是这两个就足以将瘴气拔除。

    选择太阴的话就意味着,将伤口上的瘴气拔除之后,还需要再治疗伤口;而太鼓则可以在拔除瘴气的同时,同步进行愈合伤口。虽然不能保证伤口的完全恢复,但也不会差上太多。

    太鼓是变异结界卡中最为珍贵的,可是看着那只小花精痛苦得连头顶的花苞都萎靡了,林笙没有犹豫的选择了太鼓。

    这样的话,即使那她不能像荒川那样可以配合泉水的强大自愈能力,也可以在泉水的效用时间内争取恢复个大半。而且就算真不行,只要能将那些瘴气洗去,他家草爸爸应该也可以加入治疗团队。

    林笙从左手空间引入的泉水只有他一个人能看见,其他人能感觉到的,只是在他触碰了温泉之后,温泉水里气息发生了变化。

    在得到林笙点头后,晴明小心的驱动结界,将重伤的小花精缓缓放入池水中,在将身体完全浸泡之后才撤掉了结界。

    结界消失之后,延缓的痛感再度袭来,陷入昏迷的小花精有些痛苦的挣扎了起来,原本靠在池边的身体忽然歪了一下,眼看就要沉了下去,林笙连忙伸出手。

    “林笙不要……”

    晴明最后一个字“碰”字还没说完,林笙已经扶住了小花精的肩膀,他回头看向脸色有些苍白的晴明,问道:“怎么了吗?”

    晴明被博雅扶着,有些讶异的看着林笙,然后缓缓摇了摇头。

    他能清楚的看到,那些蔓延着想要沾染林笙的瘴气在碰到林笙的手之后,竟然像被火烧一般的退回去了,然后在泉水中开始慢慢减淡,就连被他触碰的小花精痛苦的表情都开始有所缓解……

    那些瘴气在害怕林笙的靠近,这,就是拥有生命之泉的林笙的力量吗?不光是茨木童子,就连酒吞童子的淡漠的眼神都起了一丝波澜。

    林笙帮小花精正了一下身体,还顺手的帮忙拨开了她脸上凌乱的头发。茨木童子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下,忽然走到了他身边。

    感觉到他伸向林笙的左手忽然凝聚起鬼气,一边发现他异样的狐崽龇着牙正要冲了过来,谁知道林笙像是有所感觉似的忽然回头,穿过鬼气抓住了他的手。

    两人四目相对,林笙淡然的撇了一眼茨木童子的看起来有些伤痕累累的……手,好吧按照人类的审美来说,也可以说是爪子,在茨木没怎么反应过来时用力的拉了他一把,把他的手浸到了池水里。

    一股白色的烟从被浸泡的手冒出来,随着林笙放开他,茨木童子能感觉到,手心破魔箭留下的灵气消失了,他的鬼气不但没有被驱逐,反而开始让伤口愈合。

    徒手接下源博雅的破魔箭对他来说不是什么难事,更何况是为了挚友。只是受点伤无可避免,加上被他箭上爆开的灵气所伤所以看起来会有点狰狞,不过那都是小伤,只是因为伤口附着着破魔的灵气所以愈合起来会比较慢一些。

    看到他能退去瘴气,本以为泉水和他的力量一样,只会针对那些侵蚀的邪气,没想到竟然连灵气也能消灭吗?可是他却只是穿过了自己的鬼气……

    茨木童子正要细想,忽然一团毛茸茸的东西扑到了他脸上,狐崽咬着牙,“你这个家伙……”

    “哎哎哎,你干嘛!”林笙连忙抱住那只正奋力在用自己爪子招呼茨木的狐崽,可惜茨木哪里有林笙那么细皮嫩肉的,一爪子下去只是留下了点抓痕。然而更蛋疼是,不知道抓到了这只妖怪的哪里,硬得他的指甲钻心的疼,可是为了林笙还有他身为妖狐的气势,他也要……

    “天哪你抓到人家哪里了?!”

    林笙看着他沾着血迹的小爪子,连忙去瞅茨木的脸,却发现对方只是有点茫然的瞪着他手里还在张牙舞爪的狐狸,脸上虽然多了几道伤痕,但是并没有出血,反而已经开始自愈了。

    反观他怀里的狐崽,死死咬着牙,一双似乎在强忍泪水(?)似的水汪汪的眼,林笙掰开他爪子一看,发现原来出血的是他自己的爪子……

    “……”所以你是太激动挠到他的角了吗?-_-|||

    林笙看着茨木从脸侧像破面一样延伸成角的甲状物,看起来确实还蛮坚硬的……林笙有些无语的抱起死活不肯把爪子伸进水里的狐崽,冲旁边的茨木童子抱歉的笑了笑,准备带他出去找他家草爸爸治疗一下。

    有以前冬天洗衣服时指甲翻出血的惨痛经历,林笙大概知道,这只要面子的崽子现在其实疼得要死吧……

    *****

    林笙出去之后,包间里的气氛忽然直直下降了几个度。

    “茨木童子,请收起你那些无聊的试验好吗?”晴明的表情是少有的严厉,接着他转向酒吞童子,“也麻烦鬼王大人管好你的手下。”

    酒吞童子冷哼一声,“本大爷可管不了那个家伙。”

    博雅不满他对晴明的态度,“哦,这么说的话大江山的鬼王也不过如此。”

    酒吞反唇相讥,“那也好过那个道貌岸然的阴阳师。”

    “是恶意吧。”就在两人要开始你来我往的时候,茨木童子却前言不搭后语的说了这么一句。

    他收回浸泡在水里的手,泉水的力量加上他自身的自愈能力,除了掌心正中的伤口,他的手看起来已经恢复如初。

    那个人类身上有一股神秘的力量,会守护他,帮他击退一切抱有恶意或者杀意的气息。很完美也很致命,但也……很有趣。

    看着茨木童子忽然亮起的眼,晴明微微皱起眉头。

    茨木童子是大江山数一数二的大妖怪,虽然林笙上头有荒川之主,但晴明还是不希望林笙被他们盯上,这对他一个人类来说,还是太危险了……

    帮晴明他们忙活完给小花精疗伤的泉水,再让草爸爸治好狐崽的伤,又差不多到了晚上汤屋开业的时间。

    一般这种时候,汤屋大部队就要忙起来了。

    林笙虽然是老板,但是没有藤妖那种可以附着于一切木质东西,并且可以随时移动、命令、监督的逆天的力量,所以有些分身乏术,好好他的大部队训练有素,他基本只用呆在后厨房搭把手。

    只是当真正到了汤屋开业的时间,以往排满了队伍的门外现在却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地飘落的红叶……这是汤屋开业以来第一次发生这样的状况!

    这是怎么回事?

    林笙有些茫然的站在门口,难道是过了新鲜劲到了饱和期了吗?既然这样,一个月前就差不多了吧,现在都两个多月……

    好不容易来了几只形似蝌蚪的小妖,林笙正想打听一下情况,那几只小妖却看到林笙的瞬间激动的扑了上来,身旁的兵佣和山童立刻尽职的挡住了他们。

    被挡住的小妖们并不放弃,反而用一双双楚楚可怜(?)的大眼不断望向后面的林笙:“小林大人,请帮帮我们……”

    林笙正想问他们是什么事,却忽然看到一只蝌蚪小妖抓着山童的手背上,有一块黑乎乎的东西,像是一块疤痕又像是一股黑气。

    随着小妖的触碰,那股黑气竟然开始从他的手背往山童的手臂上蔓延,那种邪恶的气息,简直就跟那只小花精伤口上的,一模一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