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3小说 > [主阴阳师]妖怪汤屋 > [主阴阳师]妖怪汤屋最新章节 > 第019章 捣蛋X发火X教育问题

[主阴阳师]妖怪汤屋 第019章 捣蛋X发火X教育问题



    厨房的后殿虽然是用来休息的地方,但毕竟不是睡人的地方,林笙建议把先酒吞童子安置到客房去,其他人当然没有异议,忙忙碌碌的厨房偏厅确实不是休息的好地方。

    不过林笙还是阻止了想要把酒吞抗上肩上的茨木童子。开玩笑,一个喝醉的人被这样倒挂着还顶着胃,这不是成心要他吐出来吗?就算酒吞遭殃无所谓,但是他觉得他家的走廊有所谓!

    最后是晴明召唤出了三只纸片人抬担架似的把那位大爷抬了过去,至于他那个怪葫芦,竟然也一跳一跳的跟在了他们的后面。

    走过了隔音结界,枫林里红月祭的喧嚣顿时变得有些悠远。

    庭院里的帚神一看到走过来的林笙,立刻就撒丫子就跑了过来,扯着他的袖子一副急着救命的样子。

    林笙安抚着摸了摸它的脑袋,对他道:“慢慢说。”

    然后晴明和茨木一脸黑线的看着林笙在帚神的叽里咕噜声中眉头越皱越紧,表示那只扫把在说什么他们根本听不懂……

    其实林笙一开始也听不懂,只是凭着近乎两个月的相处,以及捕捉关键词的方法,能大概知道他要表达的意思。

    所以在听到“酒”“狐狸”“光光”之类的词语时,林笙的脸就慢慢黑下来了,“那只小崽子把他祭拜月亮的酒全都喝光了是吗?”

    帚神萎靡的点头,小林大人让他看着狐崽,但是他却没做好。

    林笙安抚着拍了拍帚神,这其实不能怪帚神,除了他、藤妖和草爸爸,这里的小妖基本降不住那只小崽子,偶尔还会被耍得团团转。

    客房也在中庭,林笙他们拐过走廊一眼就看到庭院中摆着贡品的石桌。此时一只尾巴蓬松的的小狐崽正趴在水果中间,手里抓着跟蜡烛在晃动着,风一吹,还能闻到跟后厨房里一样的桂花酒的味道。

    林笙指了指走廊对面的屋子,说:“这一排都是客房,住哪间你们开心就好。”然后揽起袖子就走向了石桌。

    可能因为酒香的麻痹,狐崽没能像往常做错事时那样,及时感觉到林笙的靠近“销毁证据”,或者在林笙发飙前做出最好的认错姿态(卖萌),而是毫无察觉的靠在贡品堆回味着刚才的酒香,想着什么时候力量恢复了,一定要喝着那家伙酿的酒大醉一场……

    然后想着想着,他就真的看到了那个人类的脸。嗯,看起来好像不太高兴的样子……狐崽也皱起眉头,觉得那人类还是笑着好看,然后伸小爪子想要剥开他皱起的眉头。

    可惜伸出的手还没碰到那个人,他随手□□玩的蜡烛却先被拿走了,随即他只觉得视线一晃,他人提着衣领丢到旁边的石凳上。

    狐崽好不容易撑住自己短小的身体没从凳子上滚下去,正想回头,忽然意识到这里敢对自己这么做的人是谁时,酒立刻就醒了大半,卧槽……刚刚那不是幻觉啊!

    林笙把被狐崽弄下来的蜡烛重新插-好,包括被踢散的香,以及那些被弄得乱七八糟的水果。幸好狐崽知道旁边碟子的月饼是林笙一大早起来跟大伙一起做的,有刻意避开,但也弥补不了他捣蛋了的事实!

    将帚神重新从厨房拿出的桂花酒满上,林笙转向旁边正在努力降低存在感的狐崽。

    他将手放在狐崽的低垂的脑袋上,揉了揉他的头发,“我刚刚说过了什么,嗯?”

    林笙的语气十分的温柔了,应该说是太过温柔了,所逼比起直白的生气,这种反差才更显得可怕!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狐崽很清楚,这其实是这个人类正在发火的危险信号。

    然而感觉到了也没用,就他那小胳膊小腿根本跑不了,林笙随手一抄就揪住了他毛茸茸的尾巴,压在桌边对着他的屁股反手就是一顿“啪啪啪”。

    身为一只风流俊雅的高级妖怪,竟然毫无反击之力的被一个人类这样揍屁股,这种感觉简直不要太羞-耻!

    但是可能是意识到自己有错在先,有些心虚,再加上对方是林笙,所以狐崽虽然在挣扎,但也没有像之前那样张嘴就咬。可好死不死的是……狐崽抬头时正好看到了一旁微笑着看热闹的晴明,以及某只正用好奇目光的打量着他们的陌生人(鬼)……

    这对于热爱美人,并致力于维护自己美好妖生形象的妖狐来说,真可谓是晴天大霹雳!他被一个人类压着揍屁股的蠢样子竟然被人看到了,其中一个还是那个阴险的阴阳师?!

    身为妖怪的自尊心过不去了,妖狐下意识的想挡开林笙的手,却因为醉意没有维持住手的形态,爪子一挥,尖利的指甲划过林笙的手腕,顿时留下了几条鲜红的伤口。

    这爪子下去大家都楞住,包括两名看热闹的吃瓜群众。

    林笙面无表情的看了看自己渗血的手腕,放开了他,一句话没说,转身走了。帚神楞了一下,口齿不清的喊着“小林老板”也一甩一甩的跟了上去,留下一只呆住的狐崽和两个群众。

    看着某只似乎因为伤到自己的饲主而开始慌乱的狐狸,晴明故作无奈,“妖狐,野性难驯,我早该劝他把你送走的。”

    “你敢!”正想跳下桌子的狐崽顿住了,顿时面漏凶光。他并没有想伤害那个人类的意思,他只是……

    “既然不想离开,那就学习一下收敛自己怎么样?”晴明虽然是笑着,笑意却不及眼底,“你该知道,再怎么样,他也是个人类而已。”

    妖狐沉默了一下,不知道有没有听下去,然后冲他龇了龇牙跳下石桌噌噌噌的往林笙离开的方向去了。

    帚神跟着一言不发的林笙很慌张,要知道小林大人从来都很温和,几乎没生气过,最重要的是他担心小林大人手上的伤。

    还好进了房间之后小林大人只是叹了口气后,让他去把医药箱拿来了。

    伤口有三道,最长一道有十多公分,因为渗着血起来有点狰狞,不过除了那一瞬间,其实也并没有那么疼。但这让林笙意识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他似乎太纵容那小崽子了。

    狐崽虽然还小,但确实是只妖怪。孩童还没有辨识是非观念的能力,而妖怪更是天生就肆意自由的种族,这种时候养育他的人给予他的教育就显得尤为的重要了。

    既然收养了,那就要尽到最大的监护责任,除了能吃饱穿暖,更重要教育问题自然不能落下了!他可不想他的可爱软萌的狐崽变成式神传记里那样,是个喜欢诱-杀(?)美少女的*t啊!光是想想都觉得难以忍受!

    所以刚刚其实他有一部分是故意发脾气的,他要让那小子知道,有些调皮捣蛋可以马虎,但有些事是不能乱开玩笑的。比如随意伤人,比如某些对他人而言有不同意义的仪式。

    想通了之后,林笙正想把伤口洗一下,结果帚神已经牵着草爸爸风风火火的赶来了。林笙的伤无法像他们一样用符咒的水恢复,也就是说符咒里的水即使是像太鼓这样的特殊符咒,对他也是没用。

    也就是说,他如果严重的生病受伤,除了能靠自己挺之外,就剩下老老实实吃药上药这一土办法了。在从空间意识嘴里知道这件事的时候,他郁闷了好半天,这技能敢不敢再无私一点?!

    至于那个能喝的灵泉,听说能解百毒,并且会往使用者所的希望方向生效,但越是困难作用就会越小。就比如说这泉水能让他瞬间驱除疲惫,但却不能让一个濒死的人死而复生,顶多能来个回光返照让你好好想办法该怎么治疗……

    当然这是针对人类的,对妖怪来说则另一种标准了。

    所以他也大概能明白为什么这么多妖怪,会对于体内拥有生命之泉的他感兴趣,因为这东西真的是个很好的辅助啊摔!

    好在他草爸爸的治疗对他管用,林笙看着自己已经愈合起来,只剩下暗红色疤痕的伤口,摸了摸她的头,当时能抽到她真的太幸运了!

    草爸爸,真正的输出奶妈两不误!

    至于林笙为什么不让她完全治好,莹草也没有多问,只是默默将自愈的力量附着在他的伤口上,加速恢复并且防止感染。

    在他们在里面忙活期间,某只做错事情的狐崽一直在门口边偷偷看着,虽然帚神多次暗示他,他还是没敢进来,这是林笙第一次对他生这么大的气。

    虽然狐崽表面很想装作不在意的样子,但是不小心伤到林笙,他觉得比伤到自己还要难受,这是以往从未有过的感觉。

    他见过很多很多的鲜血,但第一次有人的血让他在觉得甜美的同时,又会有些害怕。他曾经只会诱惑着那些同样垂涎他美貌的陌生女子,却不知道该怎么让那个被他伤到天真人类原谅他。

    林笙自也能看到门口那团一直在晃动的尾巴,但是他觉还不能心软,必须晾着他让他真正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为止!

    这么想着,林笙换了件衣服走出去,门口的狐崽果然迅速的躲开了,然后又在角落里直勾勾的看着他,大概是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吧。这么想着林笙心情好了一些,打算趁香没烧完拜一下月亮。

    当他来到院子里时,那只剩下在一身浅蓝狩衣的晴在明月下摇着扇子,一副翩翩浊世佳公子的模样。

    看到换了身衣服的林笙,他全然没提刚才的事,只是问道:“你们那里都是这么过十五夜的吗?”

    林笙点点头,虽然中-国过中秋跟日本一样也赏月,但祭拜月亮确是最非常关键的一环,至少在他老家是这样的。

    然而当林走到祭品台前双手合十拜了三拜,正要敬酒时,他发现他祭拜月神的酒……又特么的没了!

    他立刻怀疑的转向旁边的晴明,并凑近他闻了闻。

    晴明立刻投降着举手,“这个不是我喝的……”

    林笙直起身子,晴明的身上确实没有酒的味道,“可是这里明明只有你一个人…”

    “你忘了吗?”晴明毫不犹豫的卖队友,“刚刚你教训那只狐崽的时候,有个人站在我身边来着……”

    “在你身边?”林笙回想了一下,在记忆中捕捉到了某只可疑的,断了腕还长着犄角的大妖怪……

    cao!看来欠教育的不只是那小崽子而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