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3小说 > [主阴阳师]妖怪汤屋 > [主阴阳师]妖怪汤屋最新章节 > 第012章 巫女X阴胎X皮囊之下

[主阴阳师]妖怪汤屋 第012章 巫女X阴胎X皮囊之下



    林笙看了看那个女人,然后不由自主的将目光移向了她略微显怀的肚子上,总觉得她身上的气息,非常的古怪,简直像鬼怪一般,散发着一股森冷的阴气。

    如果他的感觉没错,这个女人应该是一个人类才对,可是为什么会散发出这样的气息?!

    一进门,藤原京四郎就感觉到有个素未谋面的陌生男子目光直直黏在自己的爱妾身上,正想要说话的他忍不住轻咳了一声。

    且不论现在是古代,就算是在现代,一个男子一直盯着人家一女眷看也是种很不礼貌的行为。所以当注意到这个陌生青年男子的目光一直在自己的美妾身上循环时,藤原京四郎很不愉快的转向晴明和博雅,目光明显是在问:这个登徒子是怎么回事?!

    意识到自己的失礼,林笙低下头,“抱歉,是在下唐突了。”

    博雅往前一步,简单的向藤原京四郎介绍了林笙,说他就是救了他们的那个在枫林边开汤屋的老板,姑获鸟的线索也是由他提供的。藤原京四郎看了林笙一眼,目光中果然从不愉多出了一抹不屑。

    也对,在古代尊卑阶级是非常严重的,一般的贵族甚至根本不屑于与贱民多说半句话,仿佛怕降低了身份。讽刺的是他们身上的一切衣食住行却都离不开他们所看不起的这些贱民的手。

    但是藤原夫人可没空管林笙是谁,是不是觊觎他老公小老婆,她进门后先前前后后扫了这里好几眼,确定除了林笙三人再无他人后,直接转向旁边的巫女,语气里带着质问,“你不是自诩你的占卜很准,说我的阿光一定会在这里不是吗?为什么现在这里什么都没有?”

    “回夫人的话,我能确定他们刚才还在这里,现在的话……”那微微抬起头巫女转向晴明他们,那双漆黑的瞳孔闪过一抹诡异的金色,“就要问问这两位阴阳师和这位……汤屋小老板了。”

    藤原夫人冷笑一声,“难不成你的意思是,源公子和安倍大人还会包庇拐走我儿的妖怪?”其实她从一开始就不怎么相信辉夜身边这个巫女。

    巫女顺从的低下头,“玉清不敢。”

    “博雅,晴明这是怎么一回事?”听了玉清的话,藤原京四郎再度转向他们,“姑获鸟真的不在这里吗?”

    “如同大人所见,姑获鸟确实不在此处,至于之前…”晴明直接扯了个谎,“这里或许是姑获鸟的其中一处巢穴。”

    藤原京四郎皱起眉头,“可府上的巫女玉清确实占卜到了姑获鸟与我儿就在此处,我等特意带人来此,就是想要将其拿下救回我儿,只是现在…”

    “大人,难道您不相信我们吗?”晴明敛起笑,直直的看着他,俊美的脸庞在火光的摇曳中忽明忽暗,魅惑,却又莫名的有些骇人。

    “这……”藤原京四郎似乎被噎了一下,一时间气氛有些凝滞。

    身为朝中贵族,他自然是知道阴阳师办事忌讳他人插手。

    博雅是他父亲请来的,自己与他也认识;晴明则是名声响彻整个平安京的阴阳师,堪称为阴阳师之首,他当然没有理由不相信他们的能力,只是……

    藤原京四郎转向一旁微微低头的巫女玉清,忽然觉得有点奇怪,只要一听到玉清的声音,他就忍不住想要听从相信,就像刚才那样,忍不住就想……

    “我们大人自然是相信两位大人的。”这时一直站在一旁的美妇人,也就是那位名为辉夜的宠妾说话了,同时也打断了藤原京四郎即将捕捉到的思绪。

    “只是鬼怪狡猾,也难保两位年轻的大人不会有大意失手的时候,不是吗?”她的声音细而柔,即使是话里有话的刻薄,也不会让人很反感,比如藤原大人,似乎就很喜欢。

    只是身为一个妾室,竟然能像正室一样与丈夫同进同出,还敢对府上的贵客这样说话,光是凭她这种随意的态度,林笙就能想象到她平时有多得宠多招摇。

    博雅皱起眉头,正想说话,却被晴明拉住了手。

    晴明看了一眼那个低着头,看起来低眉顺眼的巫女,悄悄抽出一张符咒,在袖子里捏了个法诀。

    一阵阴风吹过,护卫手里的火炬一下子灭了好几根,跟进来的侍从们连忙护住了晃动的灯笼。

    “这是怎么回事?”

    这屋里的人似乎都被这忽然的阴风吓得不轻,毕竟这里是荒郊野岭的,有些什么脏东西还真不奇怪。

    那个巫女顿了一下,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猛的抬起头来看向晴明,眼中带着一丝惊异和怨毒。

    就在这时,她身旁的辉夜姬忽然惨叫一声,痛苦的捂住了小腹。倒下之前伸出手紧紧的抓住了她的袖子,“玉清,我肚子疼……”

    “辉夜!辉夜你怎么样了!”藤原京四郎连忙过去扶住她,眼睛里是毫不掩饰的焦急。

    看到自己的结发丈夫这样疼爱一个别的女人藤原夫人有些心酸,只是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她叹了口气,让人把候在外面医生叫了进来,安抚着对藤原京四郎道:“辉夜可能是方才受惊动了胎气,佐藤医生也在这,让他看看吧。”

    听到藤原夫人的话,辉夜的声音停顿了一下,旋即惊叫起来,“我不要让他看,我只要要玉清帮我看!”她的声音不复刚才的柔美,尖锐中带着一丝恐惧的颤抖。

    她求救般的看着身边的巫女,仿佛她才是能拯救自己的人,可那个能救她的人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仿若雕像。

    这时候谁也没工夫管刚才那阵邪风了。

    所有的火炬和灯笼全都朝辉夜姬所在的地方聚拢起来,佐藤医生越是接近,辉夜的表情越是抗拒甚至还有一丝恐惧,配上她疼痛得有些扭曲的脸,看起来宛如一只即将被上刑的美艳厉鬼。

    林笙和博雅看了看那个一定不动的巫女,一同转向晴明,用眼神询问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晴明冲他们勾勾唇角:等一下你们就知道了。

    佐藤医生最终还是来到了辉夜的身边,而那位一直一动不动,或者可以说是无法动弹的巫女,那张宛如面具般温顺的脸也开始扭曲起来,甚至在一瞬间闪过妖兽般的狰狞面孔。

    林笙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妖气从她身体里涌了出来,完全覆盖住了她身上的人类气息,没错,是覆盖。

    佐藤医生看了看辉夜腿-间,发现衬裤上并未见红,便低着头搭上了辉夜的脉搏处。片刻之后,他深深皱的起了眉头,表情从茫然到诧异再到惶恐,最后像是难以置信一般的收回了手。

    藤原京四郎还在死死压住辉夜挣扎的手,急切的问他,“辉夜她怎么样,是不是因为受惊动了胎气?”

    佐藤稍稍后退,跪在他跟前,斟酌着道:“京四郎大人,小人虽然医术浅薄,但是像喜脉这样明显的脉象臣下是断然不会切不出的。”他这样说就太谦虚了,谁都知道他是名满平安京的医学世家佐藤家出来的,即使不是最好,但绝对不会差。

    “别瞎扯些有的没的,你有话就直说好了!”藤原京四郎刚没抓稳被辉夜的指甲抓到了脸上,脸上有几条鲜红的指甲痕,看起来有些狼狈。

    佐藤低下头,硬着头皮说道:“恕臣下直言,依辉夜夫人的脉象来看,她根本就没有怀孕。”

    “没有怀孕?”藤原重复着他的话,似乎有点蒙圈。

    前天他还感觉到辉夜肚子里的孩子踢他呢,现在佐藤医生却告诉他,辉夜没有怀孕?!

    “是的京四郎大人,”佐藤依旧低着头,“如果您不信,您可以让在场懂得切脉的人,或者回去找其他医生试试,我相信他们的结果,也一定会跟臣下一样。”

    辉夜还在痛苦的嚎叫,藤原京四郎却有些怔愣的放开了她的手。得到自由之后,她像是要撕开一般的用力抓住了自己的肚子。不一会儿,她的肚皮开始膨胀了起来,上面一突一突的,像是有什么东西在里面踢动着。

    藤原京四郎震惊的看着辉夜的肚皮,猛的往后退了一步,惊恐着叫道。“这是个什么东西?”

    “是阴胎。”

    晴明的声音平静传了进来,说出的话语却让在场的某些人毛骨悚然。

    阴胎,顾名思义,就是死胎,里面孕育着不是正常转世的胎儿,而是被人刻意注入的死灵。这种死灵一旦被人类孕育出来,危害到的可就不只是母体而已了。

    无法通灵的人是诊断不出阴胎的,所以辉夜姬从有孕开始就一直由一个懂医术的巫女在照料,并且不让任何医生碰她;晴明和博雅来到时也是避而不见,现在想来应该是怕人拆穿。至于现在她为什么冒着被他们看穿的危险来到这里,是因为快要成功了所以迫不及待,还是……

    晴明将目光转向了那个被他禁锢住的巫女。

    果然晴明的话音刚落,林笙忽然听到“嗤啦”一声,像是有什么东西裂开了,旋即一阵的诡异的笑声忽然在屋内响起。

    “不愧是安倍晴明……”

    笑声停止之后,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出从巫女的体内响起,林笙回头一看,只觉得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那个叫玉清的巫女竟然整个人从头顶上裂开了,皮囊之下露出了另一张鬼魅般的脸。缝隙中,一双金色的兽瞳正直勾勾的注视着他们,看起来邪恶而危险。

    晴明面无表情的看着它,“玉藻前,你玩够了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