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3小说 > [主阴阳师]妖怪汤屋 > [主阴阳师]妖怪汤屋最新章节 > 第011章 天性X设计X瓮中捉鳖[捉虫]

[主阴阳师]妖怪汤屋 第011章 天性X设计X瓮中捉鳖[捉虫]



    就在林笙觉得脸疼之际,两边对峙着的人(妖)气氛已经发酵着进入白热化,不,应该说是“护子”心切的姑获鸟已经单方面的摆出了要战斗的姿态。

    因为人类吃不了妖怪的食物了,这几天为了养这个人类的幼崽,姑获鸟只能到附近村庄为他觅食,虽然她不曾害人却三番五次被人类军队追杀,所以当她面对阴阳师晴明和博雅时,表露出了非常大的敌意。

    一般的人类士兵她可以全身而退,但是阴阳师就不一样了。

    博雅和晴明之前回到藤原府时,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帮小公子招魂,以确定生死。但是并没有招来,说明小公子的性命应该尚在人间。当然也可能是死后死灵被他人用法术囚禁,不过这个可能不大,因为晴明招来的鬼使说小公子的死亡并没有被记录在案。

    可现在看着小公子的状态,怎么也不像常人,反而更像是失了魂的行尸走肉。

    丢失魂魄,害处可大可小,但是无论怎么样都要先经手检查,以找到小公子变成这样的根源,方可对症下药。只是现在,明显不相信人类并且护犊心切的姑获鸟成为了他们接近小公子的最大障碍。

    这该如何是好?

    晴明是比较善于思考的,做一件事一般会经过深思熟虑。但是他身边的某个人就不怎么想了,博雅个性坦率正直,嫉恶如仇,那个一根筋的脑袋基本上就只会朝着一个方向走。

    所以当博雅看到姑获鸟摆出战斗姿态的时候,就开口表明了他们是藤原公,也就是这孩子的爷爷请来的阴阳师,希望她能把小公子交还给他们,由他们将其送回到亲人身边。

    这一下就犯了姑获鸟的大忌。

    姑获鸟为死去产妇执念所化,平时虽然并不是什么凶狠的妖怪,但是只要涉及到她的孩子,就不一样了。

    果然听到他的话,姑获鸟不但没有放下防备,反而张开了羽毛拔出了伞剑,嘴里发出“飒飒”的威胁声。

    晴明有些无奈的看了他一眼,也从袖口掏出了符咒。

    对上妖怪,原本他们就不指望着能够靠说就能化解一件事,基本上都是要动手的,只是轻重问题。晴明当然也顾及着之前林笙说的姑获鸟是他恩人的事,所以并不打算用可能会出现伤害的咒符,只是打算将她暂时禁锢。

    姑获鸟一双金色的眼紧紧盯着晴明的动作,一副随时可以与之战斗的样子。但你只要仔细观察就能发现她虽然一手拿着伞剑,另一手却紧紧护住伸手的孩子,并且在缓缓后退,她甚至根本不敢释放妖气,恐怕是害怕伤到身后的孩子。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现在情况三对一优势太明显,还是看着姑获鸟这样护着小孩子的身影想到了什么人,一直站在晴明他们背后的林笙忽然走了出来,挡在了姑获鸟面前。

    几个人都没想到林笙会在这一刻忽然动作,姑获鸟在察觉到林笙动作时迅速抬起伞剑,却在看到林笙时候顿了一下,似乎认出了这个挡在他面前的人,就是当日被追杀时托付了妖狐崽的人类。

    晴明也很诧异,但他诧异并不是因为林笙想要袒护姑获鸟,而是林笙敢把后背露给一个无法掌握状况的妖怪,这是一种极度信任的表现。

    所以姑获鸟于他有大恩,是真的?

    其实林笙只是记起空间意识曾说过,他身上的气息对妖怪有一定的安抚作用;而他也曾在书里看到过,在某些情况危急的对峙中,适当的认同和示弱反而能安抚道对方的情绪,至少不会让对峙变得更加过激。

    先不论姑获鸟的传说,光是从手游设定来看,姑获鸟的战斗力非常强悍,可是巡城的部队先后几次遇到她并且进行追捕追杀,却都没有一人被伤及性命,这就说明她对人类其实是怀抱着善意的。

    既然幕后黑手不是鸟姐,一开始劫走孩子的也不是鸟姐,那么即使这件事跟她有所联系那又有什么关系,他只要继续相信她就好了。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后,林笙觉得或许自己应该以另一种方法介入这件事。

    他冲晴明使了一下眼神,回过头去看她,用尽可能柔和一点的声音试着与她交谈,“我知道藤原小公子会在你身边一定是什么特别的原因吧,我们不会伤害你,你可以跟我们说一下吗?”

    或许是因为林笙信任的表现,也许是林笙身上的气息起了那么一点作用,也许是她偷偷回去看到过林笙抱着狐崽的样子,姑获鸟稍稍收敛了敌意,但仍是不放心的看着晴明和博雅,说道:“那你让他们退开!”

    “可是……”

    晴明拦住博雅,冲他摇了摇头,然后收回了符咒,同时拉下了博雅拿着弓的手,退到了门口处。

    姑获鸟这才收回伞剑,将他身后的表情空洞的小孩揽进自己的羽翼之下。同时开口说出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

    她说,“是有人给了我一封信。”

    博雅微微皱起眉头,“信?是什么信?”

    姑获鸟继续道:“前段时间,我收到了一封沾着那孩子血液的求救信,上面只有用鲜红血液写的‘救救我’,我一开始以为可能又是那些喜欢恶作剧的人类误打误撞的找到我藏匿的居所,故意做出的恶作剧,本不想理会……。”

    但是有一天,她外出,竟然真的在深夜无人的乱巷之中嗅到了与信中血液气息相同的小孩子,“就是这个孩子,然后我就把他带回来了。”她爱怜的抚摸着他的脑袋,宛如一个慈母。

    博雅有些无奈,“可这个孩子不是走丢的。”

    “你胡说,他是一定是被遗弃了!”那封信是怎么样她无所谓,但她还记得自己是怎么看到那个在深夜中独自游荡的孩子的。

    如果真如同这个阴阳师所说,这孩子是个大户人家的金贵的嫡子,那敢问这么小的孩子,怎么会失了魂,三更半夜穿着件单薄的里衣游荡在一些无人的肮脏野巷?

    姑获鸟本就是因为死去孕妇的执念而化形出妖怪,爱孩子是她的天性,所以她一直都在有人类居住的地方生活。

    但正因为她孩子,知道失去孩子的痛苦,所以不会去偷走别人的孩子,除非是没有亲人或者被遗弃的她才会将其带走。

    晴明沉吟了一下,面色从容的打开了扇子,“既然这样的话,那么应该就是有人故意想让你把这个孩子带走,以坐实‘姑获鸟’偷孩子的这个传言。”

    之前藤原府邸里的小鬼说,看到有个黑影在半夜的时候将孩在生病中的小公子从屋里带走了,至于带去了哪里,他们当然不知道。但是一个还在生病中的孩子,有可能从一个可以闯进贵族大臣府中,并且神不知鬼不觉偷走孩子的歹徒手里侥幸逃走吗?

    答案是根本不可能。可小公子却这么恰巧的出现在姑获鸟的活动范围里,再加上那张沾着小公子血液的求救信……只能说这一切都是有在故意引导,姑获鸟只是被利用了。

    经过晴明这么一分析,林笙觉得自己的脸终于保住。这件事果然跟他鸟姐没啥大关系,她顶多是按捺不住自己的天性捡回了一个孩子,然后被无情拉下水。不可原谅的,是那个利用了她的天性来伤人的幕后黑手。

    就在这时,晴明袖口忽然飘出一张纸片人,他低声道,“他们来了。”

    三个人对视了一眼,准备照计划进行。

    可能是怕晴明和博雅来了之后会露馅,那个幕后黑手按捺不住的想要收网了,悄悄跟的派人跟了晴明和博雅。他们自然知道小公子和姑获鸟在一起,大概是想要趁晴明和博雅找到姑获鸟后,来个瓮中捉鳖,来个眼见为实。

    晴明和博雅当然早就有所察觉,所以将计就计的让他们跟着,只是在路上设给他们置了些障碍,拖延一下时间。现在算算时间应该已经差不多了,他们也是时候往这边赶来了。

    不过现在带着小公子的姑获鸟,还不能被他们抓到,不然说什么都白搭。

    晴明捏了个法诀,弄了个传送阵,准备将姑获鸟和失了魂的小公子以及暂时属于无关的人士的林笙,先传送回来了汤屋,他和博雅则留这里应对。

    只是不知道这个传送阵是哪里出了问题,一阵白光闪,姑获鸟和小公子跟着地上阵法消失了,林笙却还在留原地……

    被传送阵拒绝托运的林笙:“………”这是在搞什么飞机?!

    博雅看着留在原地的林笙也楞了一下,然后难以置信的转向晴明,晴明的法术……竟然也会有失灵的时候?!

    不过这时候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杂乱的脚步声已经在庭院外响起,很快有人伸手扯下那半挂在门上的御帘。

    拿着火炬的护卫军先一步走了进来,排成了两排,随后是一个穿着巫女装的年轻女人,藤原京四郎和他略显憔悴的正室夫人,以及一个穿着暗红色牡丹花纹美丽女人。

    林笙看了看那个女人,然后不由自主的将目光移向了她略微显怀的肚子上,总觉得她身上的气息,非常的古怪,简直像鬼怪一般,散发着一股森冷的阴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