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主阴阳师]妖怪汤屋 第001章 非酋X妖怪X绿眼睛



    坐标,日本平安京,现又称京都,为京都府最大最繁华一座城市。

    而在这座城市的某个偏远的小镇上,有一片几乎看不到边界的枫树林,传闻那里有一座非常灵验的神社,还有一座古朴雅致的汤屋。

    汤屋的老板是个年轻俊俏的小青年,大家都叫他小林老板。

    不过其实小林老板并不姓“小林”,而是姓林,名笙,国籍华国,民族汉,来自中-国新东方的精英厨师班。至于他为什么会来到这里,这要从几个月前一个火遍全国的和式手游说起……

    那是一款以日本平安时代为背景的手游,故事正发生那诡谲而妖冶的人鬼共生的平安时代。

    在现代各色的电影小说漫画的描绘中的平安时代,是一个鬼与神的共鸣,人与妖的邂逅,优雅而矜持的浪漫时代;而那个时代时代最负盛名的传说,莫过于一代阴阳师安倍晴明。

    不过这些并不重要,你只要知道,那款手游名字叫做《阴阳师》!!!

    一个不但看脸分血统,还爆你肝掏你肾,让你分分钟跪下喊爸爸的神奇手游。

    身为新东方的精英厨师班、及隔壁院美妆美发班的班草,林笙对自己还是有些自信的。他脸长得不错,皮肤白皙,身材也不错,在人群中就算不是万众瞩目,但在参差不齐新东方里也算是蛮扎眼的。

    所以他在室友们的安利下,下载了这个传说中的《阴阳师》。这就是从这刻开始,平时还算是挺自信的一白脸帅哥,一下子变成了一个手脸都黑得一比的非洲酋长==

    每当室友用一种同情的目光看着他时,他都有点生无可恋。甚至为了证明自己运气不是太差还冒着吃土的危险偷偷的用自己的生活费氪了好几发648,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皿=),他这个白面帅哥依旧非得冒烟——

    别说ssr,玩到五十级特么连sr都没集齐!

    更别提打御魂掉金币,打觉醒掉低级,探索剧情没有发现宝物,进副本被怪独宠,妖狐从来都只突个一两下等等等等的,而r卡十连什么的更是家常便饭,真是满面的血泪〒▽〒

    在经历过这些伴随着吃土的惨绝人寰怀疑人生的游戏时间后,林笙终于醒悟了,他为什么要被一个小小游戏影响自己呢?还特么为了它耗费各种午休晚睡,还特么为了一堆只能当狗粮r卡吃土?!!

    所以当林笙在地铁上将最新出炉的“非酋·高级”成就的奖励的那三千勾玉领出来之后,他打算抽完这些,不管有没有ssr都要卸载这个毁我青春占我内存的辣鸡游戏!

    可能是因为已经心灰意冷,林笙抱着抽完就卸的态度,无心玄学今天竟然在他身上起作用了,竟然连续抽到了好几个新的sr……

    易-网爸爸,你特么是在逗我吗?

    林笙有些不爽,你特么有本事给我来个ssr啊!

    随即便在屏幕的黑色符咒上用力的画出了只比中指的手,也就在这时候,他到站了。当他站起身走向地铁门口时,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这是出sr或者sr以上才会有的动静。

    虽然林笙很灰心,但是还是条件发射的在第一时间低头看手机,一个毛领华服蓝皮肤——竟然是荒川之主!

    虽然是咸鱼王,但是……他他他他竟然真的抽到了ssr?!

    这真的不是在逗他?

    这难道是在……挽留他?

    一个手游而已哪有什么人情味,林笙被自己矫情了噎了一下,嘴角抽了抽,点了确定,踏出车门。走了两步之后忽然发现大不对劲……话说他们妖都的地铁站什么时候是露天的了?!

    更何况他上车的时候天光明媚的,这会天边就已经夕阳西斜了,而且,前面真的是地铁出站口吗?!为什么只有一片荒芜的残桓,爬还满了从未见过的诡异的暗紫色藤条,还能听到不远处树林里不断惊起的怪异的鸟叫……

    ——这一定是我下车的方式不对!

    林笙立刻回头,想要重新来过一次,可这会哪里还有什么电车啊,他的背后不远处竟然是一个即将干涸的湖,里面只剩下一些黑漆漆的水,看上去死气沉沉,而且淤泥下还有什么东西在不停的涌动……

    ?!

    看着那些扭曲着渐渐隆起着仿佛要站起身的淤泥,林笙打了个寒颤,来不及想那是什么鬼东西,第一个念头就是——跑!!!

    他身后背着个吉他,手里拎着化妆袋和电吹风,跑路途中摇摇晃晃的被一个软绵绵的东西绊了一下,差点摔一跤,然后就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死死的抓住了他的脚……

    “水,是水,我嗅到了水的气息……”

    那抓着他东西发出仿若少年般低哑而虚弱的声音,林笙有些僵硬的回头,看到那东西头上顶着片干枯的荷叶?全身都糊着层淤泥,只露出一双浑圆的冒着绿光的眼睛。

    ……没错,这个“绿光”不是形容词!

    这东西怎么看都不能是个人啊!(°ー°〃)

    可是它刚刚说人话了!∑(っ°Д°;)っ

    但是活了十九年他可从来么见过有什么人的眼睛能有乒乓球的大小啊!!!

    林笙简直要吓尿,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就在他脑子里冒出些有的没的时候,湖里那坨成精的“泥”也追了过来,刷的一甩想要套住他的脖子,林笙连忙低头,结果那晃过去的泥巴钩住了他身后背着的吉他,并且用力往后拉。

    林笙下意识丢掉手里的东西想把吉他弄下来,可是那东西扯得太用力,他根本钻不出来,那东西貌似也发现它抓错了,一个放松,正在拉锯战的林笙触不及防的摔了个狗吃屎,那东西则迅速的拐个弯扣住了他的手。

    要完!

    就在林笙以为自己就要这么被这个莫名其妙的泥巴触手拖走的时候,那条触碰他的泥巴发出“滋滋”的声音,冒出了一股仿佛在燃烧的青烟。随即那东西惨叫一声,收回了触手,并狂乱的扭曲挥舞着,发出嘶嘶的威胁声。

    林笙:“……”这是什么状况……

    林笙莫名其妙的看了看自己的手,那个绿色眼睛的东西还在死死扒着他的腿。而此刻那双直直盯着他的乒乓球大眼里更是闪着一种莫名希冀的光,顿时惊起林笙的一身鸡皮疙瘩。

    “救救我们……”绿眼睛看着他这么说着,“在那位大人来到之前,只有你能救我们……”

    “……救你们?”林笙嘴角抽搐,我现在都是自身难保好吗!

    而且仔细一看,这东西长着……黄色的鸭嘴?

    鸭嘴兽会讲话吗?还是……

    河童?!

    林笙的脑海里忽然冒出阴阳师里那只被人笑侃着是低配版茨木的河童,貌似真的还挺像的……( ̄_ ̄|||)

    就在这时候不断的有东西扭曲着从不远处的湖里冒出来,仔细一看其实并不是泥巴,而是黑乎乎的藤条触手,原本安静盘旋在荒芜残桓上的暗紫色藤条也开始舞动起来。

    这些该不是都是一伙的吧!林笙此刻已经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所以他真的是从地铁上下来的吗……

    “不要害怕,它们不敢碰你,你身上有水,有生命之泉的味道…”绿眼睛扒着他的腿往上,就连沾着泥巴的手貌似也是绿油油的,“所以求求你救救我们,只有你能解开它们设在泉眼上的封印……”

    可能是刚才太害怕,林笙现在反而冷静下来了。眼下比起那些黑乎乎又扭曲的藤条,明显是脚边这东西看起来比较无害。

    “可是我要怎么做?”莫名其妙的来到这里,莫名其妙的被攻击,莫名其妙的被求救,林笙他现在自己也是懵圈的。

    “你只要触碰泉眼就可以了,只要解封,泉眼就会有力量退治它们。”绿眼睛终于站起了身,“走吧,泉眼就在湖的中心。”

    退治,多么熟悉的词语啊!

    林笙看着那半干涸的湖,还有不停涌动的不知道是藤根还是淤泥的东西,内心是非常拒绝的,这可是他吃土三个月后才刚买的行头啊!

    “那个我有个问题……”林笙看着脚边的绿眼睛,“如果我们没有成功,会怎么样?”

    “如果太阳下山前我们没有成功,而那位大人也没有来到的话,我们可能会死。”绿眼睛的声音听起来更加虚弱了,“夜间的死气是湿死藤的食物,它们会强大百倍,即使有生命之泉,可能也赢不了它们。”

    太阳下山之前……林笙看着已经大半埋进山里的夕阳,这真是要狗带的节奏啊!

    这种时候也管不了什么行头不行头了,林笙表情抽搐的踩进泥泞的淤泥,那些藤条像是怕碰到他一般纷纷退开,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会发生在他身上,但是……如果没命就更没有机会知道了。

    为了节省时间林笙干脆把站起来只有他小腹高的绿眼睛夹起来就往湖里跑,可是即使已经要干涸了,湖里的淤泥还是比较深的况且还有扭曲的藤条故意阻挠,真有些寸步难行。他干脆把吉他也扔了,随着绿眼睛指的方向艰难的走过去。

    “就是那里…”

    绿眼睛指着那团微微隆起,在泥土里被黑色藤条秘密包裹位置,越是接近那里,那些藤条就越发的激动扭曲,不断的聚拢起来将它们围成了个黑色的圈,耳边满是“嘶嘶嘶嘶”的威胁声,林笙有种置身蛇窝的感觉,让人毛骨悚然。

    眼看着天边最后一丝夕阳的光亮就要消失了,林笙干脆丢下手里的绿眼睛直直扑了过去,那些包裹着的藤条火烧般的迅速退开,他的碰到了一个冰凉漆黑球体,像是水做的?

    这时候周围忽然刮起一股阴冷的旋风,周围的舞动的咆哮着,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疯涨。

    水球在的触碰下包裹在上的黑色逐渐消退,然而还是赶不上藤条疯狂的速度,眼看就要不行了,林笙忽然听到绿眼睛的惊喜的声音,“荒川大人!”

    荒……川?

    ……是他想的那个荒川吗?

    “逐流!”

    青年的声音低沉而冷淡,疯狂的藤条被席卷而来的大水吞噬,与此同时林笙手中的水球也发出耀眼的白光,他只觉得手心一痛,然后失去了意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