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3小说 > 星际暴力联姻 > 星际暴力联姻最新章节 > 第34章 赤炎狮(捉虫)

星际暴力联姻 第34章 赤炎狮(捉虫)



    肖志成在第一时间转达了雷珏的想法,而左家一听说雷珏能来,马上派人来接,并且左之焕还特意称家里有事,把自家的几个孩子都叫了回来,打算让他们趁此机会跟肖令宇和雷珏认识认识。特别是雷珏,左之焕在国议会上见过,他对雷珏印象不错,感觉这孩子斯斯文文的,看着有点孱弱,但是待人接物方面有礼有度,十分靠谱。

    能让自家的孩子多认识几个有正面影响力的朋友是每个父母的希望,左之焕也不例外,更别说雷珏是木系自然力异能人还是肖志成的儿媳,所以这场见面哪怕不为治疗他也非常期待。

    于是雷珏跟肖令宇初到左家下了飞行器,就见到了之前在利卡伦山见过的左琰,左年。左夫人也亲自出来迎接。至于老大左秋和老二那个缺了大德的左烽,因为还在路上,所以雷珏没有看到。

    雷珏心底小小地闪过失望,但这一点并没有写在脸上。

    他小鸟依人地跟在肖令宇身旁,听肖令宇对他介绍左家的夫人,便乖巧地说了声:“左阿姨好。”

    丁玉文个子不高,外表不同于骆雨铃的那种英姿煞爽的美,这位淮南区第一军事大家的夫人看起来有点雷珏以前见过的江南美人的古典优雅,略显柔弱,有着惹人怜的气质。

    “小雷你好,真是辛苦你跑这一趟了。”丁玉文说罢带着一丝浅笑,朝肖令宇也微一点头,“令宇这几年又英气了不少。”

    “左阿姨过赞了。”肖令宇说,“左叔叔现在怎么样?”

    “前几天明老来过一次,当时治疗之后好了许多,但这两天又不太好了,你们一会儿见了就知道了。”丁玉文暗暗叹了口气。虽然是半路夫妻,但是她跟丈夫的感情还算不错,可惜她生了两个孩子异能力都不如原配生的,两个孩子的处境并不如看起来那么好。如今她的丈夫还活着,姑且不会如何,但万一有一天丈夫真的不在了,她的孩子们势必不会好过。

    “小哥哥,没想到这么快就能再见到你呢。”这时左年插话,高兴地说,“可惜知道你要来的时候你都快到了,不然我可以给你做我最拿手的金丝肉吃。”

    “怎么小年你见过小雷吗?”丁玉文听到了“再见到”三个字,微感诧异地问。

    “啊,见过。他帮三哥……”左年倏地住嘴,因为她三哥碰了她一下。她知道,这是不想让母亲知道他们受过伤。于是她改口说,“小雷哥哥帮过三哥一点忙。”

    “原来是这样。小雷,真是太谢谢你了。”丁玉文没有多问,因为有些事哪怕不问,她也可以猜得出来。毕竟以她家的背景,需要雷珏帮忙的还能有什么呢?

    “举手之劳而已。”雷珏说完跟着进了左家的正屋。这里跟园中区和北凌区的建筑风格又不同,雷珏看完第一想法居然是“怎么有点像加了盖子的筒子楼?”

    事实上真的有点像,这里单指建筑风格。左家就是那种塔型建筑,不算上顶端那部分透明的圆锥形结构,看上去完完全全就是一个下粗上细的大筒。这“筒”的最长直径得有五六十米,整个建筑呈亮灰色,异常霸气。而雷珏也是进去之后才知道这建筑看着这么大是有理由的。这家人把花园圈在了内部,所以外头看着房子奇大,那个透明的圆锥形顶盖应该起的就是透光的作用。

    雷珏边打量边到了左之焕所在的地方。左之焕并没有在客厅或者卧室,也没在书房,他在的地方温度要比其他地方都高,雷珏一进去就感觉有点热。随即他看到了一个脸色灰白,看起来全身无力的人。这人长得没有肖志成那么高大,并且不知是中毒太深还是因为别的什么,看上去比当初的肖志成状态还要差。

    “左叔叔,我们来看您来了。”肖令宇的演技上线了,他带着雷珏坐到左之焕不远处,“您现在感觉怎么样?”

    “哎,还不就是你们看到的这个样,一时好一时坏的。”左之焕叹着气,费了力稍稍坐起来一些,“辛苦你们两口子了,还特意跑这么一趟。”

    “不辛苦,您这么说可就太见外了。”肖令宇拍拍雷珏的手,“小珏,快帮左叔叔恢复一下吧。”

    “哦,好的。”雷珏将手背搭在左之焕的手上,“左叔叔您尽量放松身体。”说罢,他凝神,去治疗左之焕。

    丁玉文跟左之焕一开始也没怎么样,想着都是a级的木系自然力异能人嘛,治疗能力应该也是差不多的。但看到一层厚厚的绿色光网以雷珏的手背为原点,瞬间爬满左之焕的身体时,他们眼里都带了些许惊诧。他们发现,这孩子的自然力居然比明老还要强,那绿色的治疗光网看起来特别厚,仿佛冲满了能量,而且左之焕明显感觉到,这孩子的治疗速度也比明老快多了,不过片刻的功夫,他就觉得没有了之前的无力感。之前明老要治疗他半个多小时才有的这种效果。

    雷珏其实只用了三分能量,因为他来的时候就计划好了要分两次治疗。

    于是过了一会儿之后,他便停了下来,然后说:“左叔叔,左阿姨,我要先休息一下再继续。”

    丁玉文这才缓过神来:“好好好,是累了吧?要不要吃些东西?”

    明知道雷珏在肖家也不可能缺什么,丁玉文却还是忍不住往雷珏面前送吃送喝。

    而左之焕则在惊讶之余,发现雷珏似乎不是很高兴。

    他尽量让自己笑得和蔼一些:“小雷,这次真是谢谢你亲自跑一趟。”

    雷珏摇摇头,之后又坐到了肖令宇旁边,离肖令宇特别近,看起来就像离远了就没什么安全感一样。

    肖令宇抚了抚他的头:“怎么了?是不是不太舒服?”

    雷珏又是摇摇头,然后握住了肖令宇的手。

    这下长眼睛的都看出来了,雷珏似乎有些害怕。

    左之焕和丁玉文对视一眼,仿佛在问对方:这孩子怎么了?

    室内的气氛一时有些尴尬,丁玉文这时突然想到女儿认识雷珏,忙说:“对了小年,你不是说要请你小雷哥哥吃金丝肉吗?反正还有时间,不如你去给他做一些好不好?”

    左年马上说:“好啊好啊,那小雷哥哥你可一定要等我呀!”

    雷珏轻轻点头:“嗯。”

    左之焕这才算来了新话题:“小雷和小年认识?”

    雷珏说:“在利卡伦山见过的。对了——”他看向一直没说过话,自打见面就点个头然后充当背景板的左琰:“你的腿伤好了么?”

    左琰没想到雷珏会突然跟他说话,愣了愣:“谢谢,当天就已经恢复成原样了。”

    雷珏点点头,没再说什么,可左之焕的好奇心却被成功挑起来:“小琰你的腿受过伤?”

    左琰本来不想让父母知道,但话都说出来了,只得说:“在山里不小心弄的,当时正好碰见雷珏,他帮我治疗了之后才走的。”

    左之焕又不傻,哪里会相信儿子是不小心弄的伤。他这三儿子,虽然异能力和体能都不如俩兄长,但是还不至于在山里不小心就能受伤。正好被雷珏治疗之后来了精神,左之焕皱着眉:“到底是怎么弄的?”

    左琰是真心不希望母亲难过,再说父亲又是比较重面子的人,如果让外人知道他们手足相残,不如外面人以为的那样和睦,总归不妥,便说:“保护小年的时候擦了一下,也没什么。”

    雷珏心里“啧”一声,想着这特么榆木疙瘩啊!难道这次真的就来治完左之焕就走?那必须不行啊!

    肖令宇这会儿显然与雷珏心有灵犀了,看向左琰:“你那不是冰刺弹炸开的伤么?怎么成了擦的?你可别骗我家小珏啊,他单纯得很,人家说什么他都会信的。”

    左琰暗暗瞪了肖令宇一眼,好像在说: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左之焕则面显不愉。肖令宇说完之后他的儿子没有反驳,显然就是确有其事了。而利卡伦山隶属于淮南区,他这还没死呢,有谁敢用枪射他儿子?!多半就是他那个心胸狭窄的二儿子!

    肖令宇却像没看见左之焕的表情一样,又说:“那天你还好遇到了我家小珏,不然你那伤我估计十天半个月也不见得能恢复吧。”

    这倒是实话,所以左琰再次对雷珏道了谢。

    雷珏一看左之焕的样子就知道,这事没完,左之焕肯定得查。这样一来左之焕必然会知道左琰那伤是左烽弄的,而依左之焕这种人的脾气,被外人知道了这种事,左烽肯定没个好。

    虽然与预想中有些出入,但最基本的目的达到了,雷珏便又说:“左叔叔,我休息好了,继续治疗吧。”

    左之焕不想当着外人面揭自家短,自然不会反对雷珏此时的提议,便又开始配合治疗。然而就在那张绿色的有光网再次爬满他全身的时候,门被推开了。门口进来两个人,一个左秋,一个左烽。

    雷珏一看来人,心里“哦叶!”一声,然后立时如受了惊的兔子一般收回手,猛地躲到了肖令宇身后,并且十分不安地叫了一声:“老公……”

    他本来就生了一张可以给“祸国殃民”四个字配图的脸,再弄出这一副脆弱的模样楚楚可怜地一叫,肖令宇心想这tm就是在外面,在家里就这俩字雷珏就能把他酥硬了!他赶紧拍拍雷珏的手:“怎么了?”

    左之焕心里带些狐疑:“小雷,你别紧张,这是我的大儿子左秋和二儿子左烽。知道你要过来,所以他们都说想要过来看看,希望能认识一下。你们都是差不多的年纪,以后做个朋友也好嘛。”

    左秋倒是觉得父亲想得周道,点点头,对雷珏说了声:“雷珏你好,谢谢你们特意赶来治疗我父亲。”

    然而左烽则在愣了一下之后在心里忍不住吐槽了一句:说家里有事就这事?肖令宇和雷珏有什么好见的!

    雷珏看了两人一眼,猛地又把头低下了,用不大,但屋子里的人却都能听见的声音说:“老公,我们回家吧。”

    肖令宇为难地说:“可是你还要再为左叔叔治疗一次啊。”

    雷珏把头摇得跟波浪鼓似的:“我不想治了,我想回家。”

    那一脸害怕和紧张的模样实在把左之焕和丁玉文弄得特别尴尬。丁玉文笑了笑说:“怎么了小雷?是不是我们哪里招呼的不周呢?”

    雷珏这下把头摇得更狠了,揪着肖令宇的衣服:“早知道他在我就不来了。”

    左之焕皱了皱眉:“小雷你说的是……”

    雷珏指指左烽:“左叔叔,这个人他在利卡伦山上抓了我的朋友,还威胁我们来的。”

    左烽脑子里嗡一下,笑得有些僵硬:“我什么时候威胁你们了?”

    肖令宇说:“是啊宝贝儿,那就是个误会。再说了,不是有我么?别怕。”

    雷珏又往肖令宇怀里缩了缩:“可是他明明认识你,还不放人,而且明明不是你的错,他还要你道歉。他还说像我这样漂亮的人,你得看好,不然落了单可就不安全了。这就是威胁,害我都做恶梦了。”

    左烽看着雷珏端着一副小白兔的模样说这些,气得头顶升烟:“那不是玩笑么。”他说着看向肖令宇,“肖令宇你这媳妇儿胆子可真小。”

    肖令宇皮笑肉不笑:“你当时手里端着枪,他胆子自然小。”

    左之焕沉着脸:“小烽,道歉。”

    “可是是他们的人先打中我朋友的。”左烽说,“本来就是他们不对。”

    “我们那都是彩弹枪而已,打了顶多弄脏点衣服呀,再说我朋友都道过歉了,你不也没放人么?还特别要我老公给你道歉。”雷珏颇不平,嘴里嘀嘀咕咕。

    “左烽,我让你道歉!”左之焕喊了一声,“道完歉之后你立即给我滚到冰室里思过!”

    冰室是左之焕家罚孩子用的。他们是火系异能,最不怕的就是火和热,最怕的就是冷。

    左烽面颊抽了抽:“对不起。”

    雷珏对肖令宇说:“老公,他好凶哦。”

    肖令宇说:“别跟他计较,被罚了心情不好嘛。”肖令宇揉了揉雷珏的头,“乖,还是抓紧时间给左叔叔治疗吧。”

    雷珏“哦”一声,很听话地去给左之焕做二次治疗,左烽则在左之焕的瞪视下憋着滔天的怒火去受罚去了。他走之前很不客气地指了指雷珏,雷珏“吓”得一缩脖,再治疗的时候那张绿网怎么都“弄不起来了”!他急得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对左之焕说:“对不起啊左叔叔,我一紧张就不能凝神。”

    左之焕心说这叫什么事!他点点头:“那就先再休息一会儿吧。另外小雷你别怕,左烽这小子犯了错,左叔叔会收拾他的,左叔叔保证以后他再也不敢惹你。”

    雷珏闻言一脸的惶恐:“您说得太严重了,他只要别吓到我就好。”

    左之焕点点头:“小秋,你去看着小烽,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都不许把他放出来。”

    左秋有心想为弟弟说点什么,但最终还是点点头去了。

    雷珏咬了咬唇:“对不起左叔叔,我是不是惹您不开心了?”

    左之焕摆摆手:“不是你的错,你能来帮左叔叔治疗,左叔叔都感激不尽了。”

    全星际那么多人,想找雷珏治疗身体的一抓就能抓一大把。那些平民就不用说了,名门贵胄中也有不少人希望能找雷珏帮忙,只不过碍于雷珏是肖家的人,又在为肖志成治疗中,所以基本没人敢张这个口罢了。他要不是有现在的地位,还真就见不着这么个孩子。

    雷珏淡淡笑了笑:“左叔叔您太客气了。”

    肖令宇明知道雷珏是装出来的乖巧,但看着他这模样,还是特别想把他按怀里好好揉一揉。不过毕竟是在外头,而且还有长辈在,所以肖令宇只是帮雷珏把滑下来的头发掖到耳后:“头发有点长了,要修修吗?”

    雷珏摇摇头:“不修,我喜欢现在这样。”

    肖令宇说:“好,那就现在这样,不修了。”

    丁玉文看他们这恩爱的模样,心中感慨了一下不知道自己的儿子什么时候找到合意的伴侣,然后想到儿子,她适时地说:“对了他爸,要不就让小琰带令宇和小雷去花园转转吧?”

    难得她的孩子能跟雷珏和肖令宇先相识。

    左之焕也觉得这么干等着是不太好,便同意了太太的提议:“小雷啊,左叔叔家有个室内生态园,我听说木系自然力异能人都比较喜欢这些,你要去看看吗?”

    雷珏还真对那个室内的园子挺感兴趣,只是刚才走得急,没看个详细。闻言点头:“那就谢谢左叔叔和左阿姨了。”

    左之焕朝小儿子一努下巴:“小琰,你就替爸好好招待一下令宇和小雷吧。”

    左琰恭敬地说了声:“好的爸。”

    他做了个请的手势,把肖令宇跟雷珏请到了室内的生态园。园子很大,就被包围在筒子楼(?)里,有许多雷珏都没有见过的植物,而且还有假山和流水,有蝴蝶和小飞鸟。雷珏感觉这样弄也挺不错的,而且他也是到了之后发现,原来那个冰室就建在园子里,是个透明的空心的水晶管。此刻左烽就站在管子里,哆哆嗦嗦还出不来。

    雷珏多看了两眼,差点喷出来,突然觉得这左家挺有意思。在那么个寒气四溢的管子里看着外面盛放的花朵和飞来飞去的蝴蝶,心里知道只要出了这“冰室”就能暖和起来,可偏偏就出不去,这心理上的折磨肯定不轻。

    左烽看到三弟带着雷珏和肖令宇过来,恨得牙痒痒,对肖令宇和雷珏比了根中指。

    左琰这时说:“这根冰管一开始是用来在夏季降低室内温度同时向外散发雾气的,既环保又美观,是我太爷爷还健在的时候就有的东西。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又加了一项功能,用来罚小辈。”

    雷珏点点头:“论如何在冰天雪地里看鸟语花香,有创意。”

    左琰噎了一下,总觉得说这话的雷珏跟之前怯生生告状的雷珏不像一个人。

    雷珏却没想那么多,跟肖令宇牵着手在园子里闲逛,逛了一会儿之后看到有挺大一块用围栏围起来的地方,心想难道这里还养点小动物什么的?那也不用把围栏弄这么高吧?而且钢板这么宽厚,可没等他走近,左琰在旁边说:“二位别离得太近,那里是我二哥养赤炎狮的地方,狮子凶猛,而且也比较认生。”

    肖令宇知道赤炎狮跟极地灰狼一样,都是当地最凶猛的动物,便拉了雷珏一下:“小心点儿。”

    雷珏却是胆大如斗:“我就看看而已,再说了,不是还有你嘛。”

    肖令宇给这一句话堵得没电了,只得跟在旁边护着。

    雷珏走近围栏,而这时一直在冰室里暴躁的左烽突然乐了。心想你们近点儿,再近点儿,一会儿被咬了可特么别说是老子的错!

    雷珏似有所感地转头看了左烽那边一眼,问左琰:“你二哥是不是特宝贝这狮子?”

    左琰不明白他问这做什么,但还是点点头:“是,毕竟抓一只不容易,更别说是这种品相好的雄狮了。”

    这狮子是左烽抓的,抓了有快半年了。虽然一直都没能成功驯服,但左烽仍然很得意。

    雷珏多瞅了一会儿,突然弓起尾指对狮子吹了声指哨。

    这狮子在室里憋了这么久,已经勉强接受现状,知道自己出不去了,所以有人叫它它一般都不会有反应。可这次不知为什么,听了哨声之后它猛地站了起来!

    好家伙,雷珏心想这得有近两米高!

    狮子走了过来,左烽这头跟着兴奋,恨不得奔出去帮雷珏把门打开!让狮子扑上去咬死雷珏!

    然而这是不可能的。雷珏也知道目前还不能让左琰帮他开门。一来他是客,二来这毕竟是人家的东西。

    至少目前,这是人家的东西。

    雷珏笑笑:“走吧,我恢复差不多了,去给左叔叔再治疗一次。”

    肖令宇一看他这表情就知道,这是又有了什么坏道道。

    果然,雷珏一进屋就换了一张伤心难过的脸。

    左之焕问他:“怎么了小雷?左叔叔家的生态园看着不好玩儿吗?”

    雷珏摇摇头:“好玩儿是好玩儿,就是赤炎狮看起来太可怜了,它并不喜欢这里。我们木系自然力异能人尊重每一个生命,看着它那样,我心里有点儿难受。”

    左之焕其实也不主张把这些弄到家里来养,但是二儿子喜欢,所以他也没说过什么,这时听到雷珏的话,他也不好说要放了,便便笑说:“还不习惯吧,毕竟是野生的,可能需要很长时间适应。”

    雷珏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半晌后,他下定什么决心一般:“左叔叔,您看这样好不好?以后我多抽空来帮您治疗几次,您能不能把那只狮子送给我?”

    左之焕正愁着怎么跟雷珏说这事呢,毕竟雷珏的治疗能力比明老强得多,他以后还想找雷珏帮忙。于是雷珏一提这么个要求,他几乎连三秒都没有考虑上:“这有什么不能?一只赤炎狮而已,再抓就有了。你喜欢,送你就是。”

    左秋这时正好进来,听到父亲的话:“爸,那不如一会儿就让小烽出来把狮子弄出来吧。再怎么说也在他手里养了近半年,这狮子跟小烽还算听点话,有他在,应该不至于伤到雷珏。”

    不然那冰室里冻着也太难受了,左秋还是心疼弟弟的,而且他也知道弟弟多喜欢那头狮子,所以想给弟弟一个补救的机会。

    左之焕看出了长子的心思,不过就这么把二儿子放出来他这口气可顺不过来,便说:“等一会儿令宇和小雷你们在这儿吃过饭再走,狮子嘛,等走的时候再弄出来也来得及。”

    雷珏点点头,笑笑:“那先谢谢左叔叔了。”

    他帮左之焕治疗完了,然后就尝到了左年做给他的金丝肉。这东西是羊肉做的,但不知怎么弄的,看着成品真的像金丝,一条条特别细的金色肉丝,吃起来麻麻辣辣带着一股甜滋滋的味道,特别香!

    雷珏是吃货,但在外面还是比较注意形象的,所以吃的时候都小口小口。

    左年看出他喜欢:“小雷哥哥,我做了很多呢,你要是喜欢,走的时候带回去慢慢吃呀。”

    雷珏道了谢:“那我就不跟小年客气了。以后有机会你跟你三哥到布乐卡市来玩儿吧,我们那边也有许多特色菜,我也请你吃好吃的。”

    左年重重地点头:“一定一定。”

    左琰木着一张脸说了声:“谢谢。”

    左秋看了左琰一眼,心下暗暗叹气。这性子怎么就引起雷珏的注意了呢?明明是存在感极低的人。还有这个雷珏,还真是默不作声地刨了他二弟的心头肉。

    左烽果真对雷珏要带走赤炎狮这事反应激烈,他刚被从冰室里放出来,听到左之焕的话差点蹦起来:“凭什么!他想要赤炎狮再给他派人抓不就有了么?干嘛非得要我的?!这不是故意跟我对着干么?!”

    左之焕今天接二连三在外人面前被次子挑衅了权威,能没动手算是定力好了:“凭什么?就凭你长这么大了居然连做人的道理都不懂!在利卡伦山发生过什么你自己清楚!我告诉你,今天我不光要你把狮子送给雷珏,你还得亲自给我送到门口!”

    左烽说:“可它都开始认我这个主人了,我就算给送到家门口他们也养不了!”

    雷珏十分肯定地:“能养的,而且我也可以让它重新识主。”

    左烽翻了个白眼:“你可别自以为是了。真当自己有木系自然力就无所不能了?”他是因为有a级火系自然力所以才能让狮子畏惧他,毕竟服从强者是动物的天性。可雷珏有什么?被咬了就治疗的能力么?还是靠肖令宇的体能?

    雷珏看了看左之焕。

    左之焕都懒得怼他儿子了:“这样吧,小烽你先把狮子弄出来,如果它真的反抗得厉害,令宇和小雷走的时候我还得再多安排几个人护送他们。”

    左烽差点一口气没导上来!

    雷珏说:“应该不用这么麻烦的左叔叔,狮子肯定乐意跟我走。”

    左烽气得点点头:“行,这话是你说的。如果狮子真的乐意跟你走,那我就当白抓了,送你!但是我丑话说在前头,它要是把你们咬了,可别怪我事先没提醒。”好歹喂养了这么长时间,他就不信狮子会跟着雷珏走!

    左烽头都不回地去把赤炎狮弄了出来,然后让他吐血的一幕就发生了,赤炎狮出来之后走向雷珏,特别温顺地在雷珏面前趴了下来,还用头轻轻蹭着雷珏的腿。

    雷珏拍拍赤炎狮的头:“真乖,走吧,带你去新家。”

    赤炎狮舔了舔雷珏的手,头都不回地跟在雷珏旁边,就这么跟他走出了左家的塔楼。

    周围一下子静得落针可闻,这顺利得,连左之焕都愣了愣。

    左秋心疼地看了自家二弟一眼。

    他二弟脸色发绿,而且现在这出,怎么看怎么像是气得话都不会说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