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星际暴力联姻 第29章 完了。



    事实上雷珏也不是没想过他现在跟肖令宇在一起以后可能会遇到什么样的问题。但人生在世,谁都难免冲动几次,更别说是他这样的年纪。

    再说他比谁都清楚,像肖令宇这样裹着好几层外壳的人,在他们别扭的想要得到一个人的心时,会有多小心翼翼。

    所以他想跟肖令宇在一起,无论外界如何看待他们的感情。

    当然,一直柏柆图这也确实是个问题,所以他打算找找解决方法。

    肖令宇在性兴奋时会控制不住自己体内的金系自然力,这一点雷珏已经知道了,但他不确定这样的自然力到底强到了什么程度才会让肖令宇连伴侣都不敢找。

    本来雷珏想仔细问问肖令宇,但在这件事上肖令宇本身就有巨大的压力,所以雷珏想了想之后没问他,而是决定问问肖令棋。

    事情也赶得比较巧了,雷珏刚在心里决定完这么做之后没多久就有了一次见肖令棋的机会。

    a3计划启动之后,除了头二十四小时过得特别煎熬之外,往后就越来越好,所以肖令宇就提议再去一次肖令棋的实验室。雷珏心想反正检查也不麻烦,就去了一趟。路上他本来还在想怎么避开肖令宇去跟大哥谈这件事情,结果机会就这么来了。

    肖令宇把他送到地方之后没多大功夫陆贤和司卿过来了,说是他们又查到了一些事情,但有个问题解决不了,需要肖令宇。

    雷珏在实验室看到肖令宇上了陆贤的飞行器,而他们来时坐的飞行器则放到了实验楼的正门,便给肖令宇发了一条语音消息:怎么把飞行器留下了?

    肖令宇那儿很快回复:你看着它就知道了。

    雷珏不明白肖令宇是什么意思,结果不到两秒就见肖令宇的飞行器原地升空,然后到了离地面十米左右的高度,它突然变成了一个机器人,这机器人还拿那两个粗-大坚-硬的手对他所在的方位比了个心形。

    肖令宇又发来一条消息:留下来保护你。

    雷珏笑笑,回复:摸摸你衣服兜。

    肖令宇摸了一下,摸出来一只雪顶翠翎:这是什么意思?

    雷珏:跟过去监督你。

    陆贤无语地看了会儿不知为什么突然笑得有点傻的肖令宇:“令宇,你能别这样吗?你用这种花-痴的表情对着一只还没有你手指头长的小鸟,作为你兄弟我真的有点紧张。”

    司卿也有些无语:“这鸟哪来的?”

    肖令宇轻咳一声把手轻轻一抬,小鸟飞到了他的肩上:“雷珏派来的监督员。别看小,人家可是大官。”

    陆贤一副受不了的样子:“就一只鸟,哪那么神。我看是送给你睹物思人还差不多。”

    肖令宇觉得这么说也行,便也没反驳。

    雷珏一看没有新的回复,到检查台上躺好了。

    肖令棋见状说:“看来是真的恢复了不少,你现在看起来很轻松。”

    雷珏没好意思说自己刚才看到现实版的变形金刚所以小小兴奋了一下,躺好之后,他想了想:“大哥,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什么问题?”肖令棋笑了笑,“关于令宇的吗?”

    “你怎么知道?”雷珏有点蒙。

    “令宇跟我说的。”肖令棋启动了检查的机器,“说你有可能有问题想问我,让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雷珏突然发现这一刻他又不是那么太想问了。这个肖令宇,既然知道他想问干嘛不直接跟他说?!

    肖令棋大概是看出了雷珏的想法,因此即便雷珏没吱声,他也开始解答。

    原来肖令宇跟雷珏一样,是属于半路出现的自然力。那年肖令宇十二岁,家里人早都已经认定了家里这一代不会有金系自然力异能人,却万万没想到肖令宇一场意外之后就推翻了这个结论。

    肖令宇无意中害死了他的表弟,或者说是他的自然力害死了他的表弟。

    这个表弟叫骆飞,跟肖令宇差不多大,是肖令宇舅舅家的孩子,小时候常一起玩儿。那次他们也跟之前的无数次一样在冬季的长假时碰面,并且一起进了山。因为骆飞的家一年四季几乎不见雪,所以这小子一见雪就兴奋。但是肖令宇万万没想到,与以往一样出去玩儿一下而已,却是两个人一起出去之后就只有他一个人回来。

    北凌区的猎王山上终年被白雪覆盖,这里人迹罕至,入目之处一片银白。

    没人会来,四处无遮挡冷得又厉害,而且遍地是雪,不戴墨镜甚至有可能走一圈下来就直接变成雪盲。

    骆飞说要堆一个三米高的雪人,于是他们把来时坐的飞行器都给利用上了。

    然而到最后这雪人也没做成,因为只做了个身子,骆飞的注意力就被一只雪貂给吸引走了。肖令宇一个没注意这小子跑出多远。但当时他眼看就要把雪人的头给弄完,再加上这里很少有大型动物出没,所以他没有急着去追。

    他没有去追。

    所以不久之后他就听到了远处传来骆飞惊恐的叫声。

    肖令宇当时扔下手里的东西狂奔了过去,因为飞行器有一个缓冲时间,他怕慢了帮不上表弟。但尽管如此他还是看到了毕生难忘的一幕。他看到有七八只极地灰狼围住了骆飞,骆飞的胳膊已经被生生扯了下来。

    一个只有十二岁的孩子在遇到极致的危险时会如何反应肖令宇也不知道,但是他不管不顾地冲了上去,他只知道如果不帮忙他这个从小一起玩到大的表弟就要死在这儿了。所以他上去拼命跟狼群搏斗开。可诚如之前他对雷珏说过的那样,b级火系自然力体能c级的人养极地灰狼都费劲,更别说是两个只有体能突出的孩子要对付这么一群狼。

    肖令宇当时只有一个想法,得带骆飞跑。

    但是他刚碰到骆飞的衣角,头狼就朝他扑了过来,而他在对上狼眼的那一瞬间,不知是恐惧被彻底激发还是潜在的能量终于苏醒了,那些以往他盼都盼不到的金系自然力终于第一次被用上。

    异常强大的电流从他身体里涌了出来,烧焦了周围的一切。

    肖令宇当时是眼睁睁地看着狼群和骆飞在他眼前失去呼吸的,骆飞甚至没有来得及换个表情。他脸上就那么带着惊惧和痛苦永远离开人世。

    那一幕就像烙印一样,死死地刻在肖令宇的记忆中。

    从此之后,这人明明有着超s级的强大能量,却始终使不出来。只有在放空一切时才会不自主地散发一些与他的等级相比起来微不足道的能量团。

    然而就是这样,也依然是任何人承受不了的强度。

    雷珏重重地抹了把脸,突然想到他说要养极地灰狼时,肖令宇那一阵沉默。

    还有那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说比极地灰狼更厉害的动物是他父亲时的那种,看似随意,却意图用这种方式掩盖些什么的假轻松。

    实验室里一瞬间压抑得让人窒息,连检查结果显示雷珏脑子里的光点变淡了都没能让气氛变得好起来。

    “所以大姐去学了心理学,而大哥你学了医学生物?”雷珏在沉默过后问。

    “对,只不过努力了这么多年,也依然没能帮助到小五。”肖令棋脸上是满满的挫败,“其实包括你二哥去学设计也是为了给小五弄出启速够快,安全系数和应急能力更强的飞行器,或者说机甲。因为那一年之后小五的变化太大了,他觉得如果当时不是他的能量异常释放,或许骆飞就不会死,就算是重伤,我们也可以请来明老帮忙修复。但这只是如果。”

    “你们已经尽力了。”雷珏心里像被什么压着似的,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小珏,你跟小五现在……”肖令棋似乎不知道该怎么问。但是他基本不太回家,就泡在实验室里,所以他确实不太清楚雷珏跟自己的弟弟发展到了什么程度。看自家弟弟能把这么大的事情告诉雷珏,应该就不止是做戏这么简单。

    “我跟他……”雷珏轻咳一声,“我跟他目前都对对方有很大的好感。”这属于文明点儿的说法,正确的说法应该是他俩稍微不克制点儿就想草对方。

    “哎,谢谢你了小珏。真的。”肖令棋脸上总算有了点笑意,“你来了之后家里的变化真的很大,小五也比以前开心多了,以前他在家的时候也很少说话,可你来了之后他就……总之小五的压力一直很大,你……我这样说可能有点自私,但如果可以的话,麻烦你有时间就多陪陪他吧。”

    “大哥严重了,我和令宇是恋人,陪他有什么麻烦的。”雷珏指指检查结果,“说说我的检查结果吧。”

    “好的。”

    检查结果显示雷珏脑子里的光点变淡了,用肖令棋的话说,这样发展下去最后无非就是多了一片被强化的记忆,只要时间一长,慢慢淡掉就好了,总有一天它也会变成一段和其他记忆没什么不同的一串虚拟数据。

    雷珏对这个答案很满意,随口又问了一下肖令棋,他的身体素质照原来比怎么样。

    自打办完婚礼之后他就一直有坚持锻炼身体,他感觉比最开始的时候结实了一点。虽然真的只是一点,但以现在的科技这一点也是能看出来的。

    肖令棋看了看数据,点点头:“确实比原来强了。”

    雷珏心想这就好,随后跟肖令棋道了谢,然后给肖令宇发信息:我检查完了,结果很理想,你忙完没?

    肖令宇还没忙完,这会儿正跟陆贤他们谈。

    “你们确定跟贺韵书见过面的那个人已经死了?”

    “对。但非常奇怪的是,这个人见贺韵书之前就已经死了,而且这个人曾经是贺韵书的同学。也就是说,有人杀了贺韵书的同学,并利用这个身份接近贺韵书。”陆贤说,“不过当时他们说过什么这个还不好说,因为目前无法肯定是贺韵书的个人行为还是跟整个贺家有关,所以未免打草惊蛇,我们暂时还没直接从贺家人身上了解情况。但可以肯定,a3计划的事跟贺韵书有关。”

    “但那天你带雷珏离开之后贺韵书看上去挺慌。”司卿说,“不知道是吓的还是她知道什么。”

    “那卫离的事呢?有什么收获吗?”肖令宇问。

    “有一点吧。我们查到伪装贺韵书同学的人辗转回了林都市,所以在考虑这个人是不是卫离。”司卿说,“但他到了林都市之后就失去了踪迹。”

    “我怀疑是不是雷建英把他给藏起来了,所以我们才始终找不到他。”陆贤说,“另外那个艾米丽攻击雷珏的视频发出去之后,也不知道雷建英是心虚还是什么,把艾米丽换了,他们家现在的机器人管家比艾米丽高端很多,我们就没办法通过原来的手段了解到雷建英有没有在家里见过什么特别的人。”陆贤摊手,“这个就只有靠你了。”

    肖令宇点了点头,这时飞行器落到了一家机械保养中心的贵宾服务厅。肖令宇跟齐煜还有司卿出来之后,这个看起来除了保养设备先进点之外没什么其他特别的大厅开始出现了奇怪的变化。看起来严丝合缝的地面随着肖令宇的一道指令出来之后,缓缓一分为二,露出了藏在地底的另一片面貌。

    这里看起来像个违-法改装飞行器的地方,里头有一女三男全穿着工作服,手里还拿着工具。然而他们见到来人却继续埋头工作。

    肖令宇几人也没说话,走到厅北之后扫了虹膜又下了一层,之后正对他们是一幅被投射到墙面的山水画,肖令宇上去在几座小山上点了几下,那几座山便缓缓挪动开来,明明都变了位置,却又不会影响整幅画的效果。然后整幅画便缓缓挪开,终于到了要来的地方。

    里头瞬间传来招呼声:“老大,新婚快乐!/老大,蜜月期还加班?/哎?头你什么时候来的……”

    肖令宇摆摆手:“临时有事来的,等正式消假了再请你们吃饭。”

    有人连忙壮了胆子问:“是能见到您家夫人的那种请我们吃饭吗?”

    肖令宇笑了笑:“这我得先问问他。”

    说完肖令宇进了办公室,留下四个“嗷嗷”出怪动静的人。

    这变化也太大了吧?!雷珏难不成除了是木系自然力之外,还是驯兽师来的?!居然把三不五时情绪暴躁的跟狼似的人给撸得这么和蔼可亲!

    却说肖令宇的办公室里,一名长得跟肖令宇几乎一模一样的人闻声抬头:“哟,回来了。”

    陆贤蹬了一脚那人坐的椅子:“又没任务你弄成这样干嘛?”

    那人叹气:“看到有人把情侣脚都贴出来了,我这不是预感公款吃喝玩乐泡美人的福利要结束了么,还有这张帅脸也不能再用,所以我赶紧抓紧时间再回味两天。”

    肖令宇直接拿了一瓶没有任何标志的喷雾往那人脸上喷,不一会儿,这人的脸上便开始出现奇妙的变化,直接从另一个肖令宇变成了一个只有身型一样,长相却完全不同的人,却不是在娱-乐-城里玩儿全息对战时被雷珏用枪放倒过的车恒又是谁?!

    车恒抹干了自己的脸:“老大,你婚假休完是打算换地方还是……”

    肖令宇一边操作着一台特殊的大型光脑,一边说:“还不确定。”

    “有个问题。”车恒略作犹豫:“看雷珏的身手可不太像个普通的学生,再说他还有木系自然力,等a3计划的事情有了结果,他会不会去军队发展?”

    “有可能,但是也不确定。”

    “那会不会来我们这里发展?”陆贤笑问。

    “这个……不好说。”肖令宇手上的动作微停,又按了几个键之后才把光脑关掉。想到雷珏之前说过有可能去军队发展,所以他也不确定雷珏最后到底会选择做什么。但是可以肯定,雷珏不是个会游手好闲的人。

    正想着,雷珏的信息再度发了过来:“我是自己先回去还是等你?”

    齐煜蹿过来,眼尖地看到了,登时说:“择日不如撞日啊!”

    明明前面都没有铺垫,这帮人就像全知道齐煜在说什么,都跟着点头:“这话对!”

    肖令宇只得跟雷珏笑说:“我的几位‘旧情人’想约你吃饭,出来会会吗?”

    雷珏一愣,说:“行啊,让他们看看什么叫帅压全场。”

    肖令宇这一听就知道雷珏大概是明白了,便说:“等我,一会儿去接你。”

    择日不如撞日这个远大目标就要实现了,北凌区特别行动处第五组的成员们全体欢呼,赶紧放下手头的事情然后准备离开。

    本来这个月就轮到他们组休息,他们会来单位也是想扎堆玩儿。主要是做特殊工作,平时接触的不是敌对方就是临时接触的,现实中朋友就比较少了,倒是一起工作的组员们成了最信得过且最好的朋友。

    有人问肖令宇:“老大,用换张脸吗?”

    肖令宇说了声:“随意。”

    然后大家就都没换,跟着肖令宇一起去接雷珏。

    肖令宇还记得雷珏喜欢吃浮悠果,就在路上提议大家一起去浮悠果养殖基地。但是有个叫小凡的姑娘说养殖基地人太多,而且那边没有什么吃饭的地方,就说还不如去摘野生的。正好可以用糖果枪玩儿实地作战,还能摘到野生的浮悠果,以及他们可以自己带着吃的野餐。

    在第五组,肖令宇是一言堂,但并不代表他不听下属意见,所以在问了大伙的想法之后,目标就从浮悠果养殖基地变成了利卡伦山。

    这座山在淮南区,四季温暖,植被面积广阔,是个野游的好地方。

    于是半路上肖令宇就叫了齐煜跟小凡去买些吃的,然后再跟他们路上会合。

    雷珏正坐窗口想着什么,楼下的机器人就咔咔变回了飞行器。他问肖令宇:“到了?”

    肖令宇直接把飞行器停靠在三楼窗口。

    雷珏跟大哥打了招呼便一搭手进到飞行器里,飞往利卡伦山。

    飞行器里又多了三个不认识的人,雷珏朝这几人点点头:“雷珏。”

    这三个人从左到右依次说出自己的名字,分别是关童、周彬、于乐。关童是女的,周彬和于乐是男的。关童剪着利落的短发,看起来姓格明朗又热心。而周彬和于乐,一个国字脸,一个娃娃脸,前者似乎比较严肃,后者比较腼腆。

    关童似乎期待见到雷珏很久了,有些兴奋。她说:“雷珏,能问你个问题吗?”

    雷珏点点头:“行啊。”

    关童问:“肖令宇在家是不是特怕你?”

    雷珏扭头看向肖令宇:“怕吗?”

    肖令宇点点头:“怕。我连我们家监督员都怕,就别说监督员的老大了。”

    监督员小鸟君就像听懂了是在说它一样,嘚瑟地扑腾了两下翅膀,落到肖令宇头上,傲视群雄!

    雷珏笑了笑,发现周彬倒是没什么问题的样子,可于乐却有些欲言又止。于是他直接说:“你们是令宇的朋友,以后有什么需要治疗的问题可以找我,或者让令宇告诉我也行。”

    于乐有些不好意思,总觉得第一次见面就让人帮忙实在是有些失礼,而且他不确定会不会吓到雷珏。但想到雷珏都这么痛快了,他再磨叽太矫情,就说:“我也有个问题。”他看了一眼肖令宇,“我有一条宠物蛇,它眼睛坏了一只,用了药,但是对它作用不大,这样的情况能恢复吗?”

    雷珏说:“带了吗?”

    于乐从自己袖子里掏出一长得像黑白王蛇的小蛇来。他不太确定雷珏是不是怕这个,所以一直小心地防着自己的小蛇乱动。

    结果就听雷珏问:“给我看看行吗?”

    于乐说:“还是我拿着吧,它的毒性很强。”

    肖令宇这时一努下巴:“他连幽冥蛛都敢抓来养。”

    于乐张了张嘴,赶紧把蛇递了出去。

    雷珏似乎一点也不膈应这东西,接过来之后瞅了瞅,给它修复好之后还给于乐:“还挺好玩儿,哪抓的?”

    于乐说了个雷珏也不知道的地名。

    雷珏说有机会他也要去看看,而就在这时,卡瑞拉突然说话了。她说:“夫人,我也有个问题。”

    雷珏没有强行纠正她对自己的称呼:“什么问题?”

    卡瑞拉说:“这个问题我好奇很久了,先生都没告诉我。”然后就在肖令宇神经一紧,感觉有什么不太好的事情要发生时,卡瑞拉天真地问:“为什么您在通讯器里备注先生是绣花针,先生就要备注您是磨杵小能手呢?”

    肖令宇:“……”

    雷珏:“……”

    雷珏缓慢地转头看向肖令宇,一脸让人毛骨悚然的笑。肖令宇赶紧绷着一张脸看着自己的下属。

    关童和于乐还有周彬瞬间把头低下去,完全不敢看,而且还要告诉自己:不许笑,笑就死定了死定了!

    陆贤却是没客气,“噗”一声,然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绣花针和磨杵小能手是什么鬼?!”

    他这一笑,其他人也憋不住了,雷珏恍惚间觉得这伙人笑得飞行器都tm在抖!

    肖令宇这时默默地想了想利卡伦山上有没有什么可怕的毒物没有,想完之后他满脑子就剩下了两个字:完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