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星际暴力联姻 第27章 你真好



    雷珏心口偶尔还是会犯疼,但诚如他自己所讲,也不是不可控。只是肖令宇仍然不放心让他一个人睡觉,所以入夜了之后,肖令宇就来守着来了。他在雷珏屋里的沙发上坐下来,随意地拨弄着通讯器,也不出声。

    雷珏躺在床上枕着胳膊看了一会儿:“肖令宇。”

    “嗯?”肖令宇转头。

    雷珏拍了拍身侧说:“躺床上看。”

    “不。”肖令宇想都不想地拒绝,“上床我肯定得想入非非。”

    “呵,坐沙发上就不想入非非了?”雷珏笑笑,“一人盖一个被子纯聊天,我就想问问你我原身小时候的事。”

    “他小时候的事?你自己记忆里没有吗?”

    “有,但不多,而且我觉得还有些奇怪的地方,很可能跟a3计划有关。”雷珏的语气很认真,丝毫没有玩笑成分。

    其实最初来的时候,他也因为听到“记忆修复”这类的话而梳理了一下原主的记忆,当时确实是没发现什么异常。但是他忽略了一点,那就是特别早期的记忆。因为正常来讲一般人也很难记住三岁前的事,所以当时他也并没有想那么久远的问题,但这次从梦里的情形看来似乎有些不对劲。

    肖令宇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去柜子里抱了一床被子出来,之后躺到雷珏旁边,大概离着雷珏能有个成年人半臂的距离。

    “我知道的其实也不多。”他说,“当年雷老师指导我的时候我们都不知道他有个儿子,那会儿雷建英也没坐上现在的位置。因为我爸跟……”

    “爸、要么咱爸,你选一个。”雷珏纠正肖令宇。

    “遵命。”肖令宇笑了笑,“因为爸跟雷老师是年轻的时候在一个部队,后来爸继续留在北凌区,而雷老师则外派去了别的星出任务,差不多去了五年左右才回来,所以联系也就远不如原来多了。后来雷老师回来之后爸有意请他继续在北凌区发展,但是他婉拒了,去了园中区。

    因为雷家就在园中区,所以爸当时也没有多劝。但是没想到雷老师在园中区一年多之后就主动来找爸,说希望能来北凌区任职。因为爸当时已经掌管着北凌区的整个陆军队伍,而且爷爷当时还健在,所以这事也不难办,就把雷老师调到了北凌。”

    “那应该就是我原身……算了就说我吧。那应该是我比较大的时候,这我知道,我是大概五岁左右就被雷建英接走的,但是当时没住到他家。那地方具体叫什么我一时想不起来,反正……记得的都不是什么开心的事。我现在主要是想知道更早前的。我今天午睡时做了个特别逼真的梦,那种感觉就好像身临其境,确实有发生过,我梦到有很多穿着奇异的人在我面前一个个被杀死。有个小孩儿求助。对了那个孩子就跟圣里尼尔神像上面站的那个孩子一样,头上有个小绿芽。然后我很想帮他,但是他被人当场射杀了。”

    “你觉得这个梦很可能就是雷绝小时候最恐惧的事?”肖令宇总是能一句抓重点。

    “对,在我来之前雷绝一直过得战战兢兢,这其中不排除雷海歌从小就特别嫉妒心强,对雷绝特别不好,但还有一点原因应该是他心理本身就不太、不太健康,可能他很早就在雷家的强压下形成了不敢反抗的性格。”

    “……你刚才说你梦见穿着奇异的人,你还记得是什么样的衣服吗?能不能画出来?”

    “能啊。”雷珏把光脑够过来,打开画图板之后大致画出个样子来,“就是这种。”特别像他在梵净山时见过的苗族人穿的衣服,只是没有银饰。

    肖令宇看了半天,发现自己并没有在卡斯微尔星见过有这种穿着的人,其他几个他所熟悉的有人类居住的星球上也没见过。于是他把图片保存下来,之后打算找几个朋友再问问。结果保存完之后一转头就见雷珏瞅着他坏笑。

    “干嘛?”肖令宇总觉得雷珏这么一笑就有人要遭殃。

    “本来我想在状态好时给雷建英发个视频,不过我真不想看见他那张狗脸,当然我也不想听到他的声音,所以我们不如去发个贴子玩儿?”

    “什么帖?”肖令宇最近对这事比较敏感,因为他“渣”的形象深入人心,然后又霸占了雷珏这么一朵国宝级高岭仙草,所以他现在被黑得特别厉害。

    雷珏也没说什么,下床之后去找了一只传统的笔过来。现在大都是用什么光能笔啊记忆笔的,除了书画家之外,传统的那些笔用的人都不太多了。但是他喜欢在纸张上写写画画的感觉,所以之前一起买婚需时买过纸和笔。

    于是半个多小时之后,原本就气压特别低的雷宅里突然传来了一阵怒不可遏的吼声:“这就是你跟我说的‘明天肯定能见到他’吗?啊?!”

    雷建英猛地摔了光脑,想告诉自己贴子里那两双脚没有一双是雷珏的,可偏偏画满小乌龟的两双脚后面还跟着两张人脸的照片!烧成灰他都认得,就是肖令宇和雷珏!这怎么能叫他不恼火、不生气!

    明明以为万无一失的事情,他甚至连后面要遇到的问题和应对方式都想好了,结果最关键的一环没有成功!

    雷海歌看着雷珏发的帖子,脸色也阴沉,而这样一来卫离就更是不敢出声。

    “建英——”这时沉默了半天的于凤来说,“你说会不会根本就是我们当年搞错了?其实雷珏就是那个孩……”

    “闭嘴!他不是!”雷建英连忙制止于凤来。

    于凤来看了卫离一眼,也知是自己说错话,只好安静下来。

    雷海歌不明白父母在说什么,有心想问,却又看见父亲这会儿正在气头上,便也继续闭着嘴巴。

    屋子里一时静得跟真空区一样。半晌后,雷建英压住怒气,坐到沙发上,似乎是在自问,又似乎是在问人:“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卫离谨慎地看了雷建英一眼:“将军,我怀疑是不是他的自然力起了一些自体还原作用,从中破坏了a3计划,毕竟还从没有谁在木系自然力人身上植入过这种计划。”

    雷建英想了半天也只有这个理由能说得通了,于是他一摆手示意卫离先回去,之后又瞪了雷海歌一眼:“你怎么还不走?!”

    雷海歌问:“爸,我妈刚才说你们当年搞错的事情是什么?雷珏是哪个孩子?”

    雷建英不知怎么的,一听这话面色更加冰冷:“这不是你该关心的事,现在你最该做的是赶紧去找冯固。才刚结婚就总是分开住,让人看着像什么样子!”

    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这个雷海歌就气不打一处来:“到底是我的心情重要还是别人怎么看更重要!您每天都说让我回去让我回去,怎么不干脆让冯固来接我呢?!我看您根本就不是关心我,说来说去还不是想要个水系自然力异能的孙子!”

    “你!你听听他说的这叫什么话!”雷建英看了于凤来一眼,“你生的好儿子!真是要气死我了。冯固是家里的老大而且还是冯家自然力等级最强的小辈,冯老现在最想要的是什么雷海歌你难道不知道吗?你在家里这么住下去对你能有什么好处!”

    “那也不能什么都让我退一步吧?凭什么啊!”

    “你!”

    “好了好了都别吵了,一大早吵什么吵。”于凤来给雷建英拿了外套,看着儿子说:“快给你爸道个歉,哪有跟爸爸这么说话的?你爸还得去工作呢,你可别让他带着一肚子火去。”

    “爱带不带!”雷海歌说完三步并作两步上楼,砰一声把门关上就没再下来。

    “海歌,你今天又不去上班?”于凤来在楼下喊了一声。

    雷海歌连回都没回。他现在一看着单位的同事就烦,明明心里一副或畏惧或避之不急的样子表面上却还偏偏要装得跟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他看着那样的嘴脸就恶心。

    当然他现在觉得最恶心的是冯固,想挽回雷珏的心思都快摆到脸上了,也不想想当初那样对雷珏,雷珏怎么可能再回头?

    雷海歌拿出通讯器,越想越觉得憋屈。

    冯固也没比他好到哪去。雷海歌命令艾米丽攻击人的视频发出来以后,别管是本来就有仇的还是纯属凑热闹的,都过来黑一脚。反正说什么难听话的都有,可谁又不能真把那些人怎么样,而如此一来连带着他们冯家也跟着不光彩。但要说最让他难受的还不是这一点,而是他从父亲那里听来了雷珏的话,说雷珏被雷家人抹去了记忆。他再一想到当时在布乐卡市的宠物服务中心里雷珏对他的那个态度,可不就是不认识他了吗?!

    但雷珏还记得别的东西,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雷家只删除了雷珏对他的记忆!

    冯固仿佛自虐般地看着贴子上的那两双脚,最后只取了雷珏的那半张放大,之后他回忆了一下在宠物服务中心里发生的事,越想越觉得有些奇怪。

    他后来回家之后一直觉得肖令宇当时很可能认出了他,但那是建立在雷珏记得他的情况下。可如今人家说雷珏不记得他,那……

    那肖令宇到底是认出他来了还是真的就只是碰巧?

    冯固揉了揉额角,越想越觉得懊恼。特别是一想到雷珏现在很可能跟肖令宇在一起缠绵,他就说不出的暴躁,对雷海歌的不喜就更是止都止不住了。

    理性上来讲,他知道他这时候应该不想这些无意义的事,应该去跟雷海歌好好相处,起码先努力生出个自然力等级高的孩子来,在西月区也近一步提高一下自己的威信,但是从感情上讲,他真是一点儿也不愿意!

    那么好的雷珏,凭什么归了肖令宇?

    那个情人遍地的肖令宇!他能让雷珏真正开心起来吗?

    答案是,还真能。

    雷珏入睡之后又做了一次白天时做的恶梦。这次他并没有流泪,但受到某些记忆的影响,还是会有些难受,心口也疼。不过他并没有放弃一早出去运动。

    肖令宇这次也没睡懒觉,起来陪着雷珏一起围着房子跑了几圈,之后肖令宇面不更色,雷珏出了一点汗,但雷珏有自体修复能力,也很快恢复过来了。两人进屋之后各自回卧室简单冲了个澡换身衣服,下来吃了一顿机器人厨师做的早饭。

    期间陆贤和齐煜一起联系过肖令宇一次,大致说了一下贺韵书在娱-乐-城里遇到他们前后又遇到过哪些人,联系过谁,还有当时管理娱-乐-城全息对战设施的人有谁可疑等等。说完之后,陆贤敏锐地察觉到肖令宇跟雷珏这饭桌上的气氛特别不同,便打趣了一句:“啧,这浓烈的春天的味道!”

    肖令宇闻言搂住雷珏:“羡慕吗?你也赶紧找一个。”

    陆贤换了张略正经的脸:“还别说,是得找一个了,再不找我爸得抽我。”

    雷珏知道为了防止他随时出现一些特殊状况,肖令宇才会坚持陪着他,也因此查一些事情的问题就落到了陆贤他们身上。他笑着道了谢,顺便提了一下有空请他们吃饭。

    陆贤跟齐煜比起司卿来脸皮可厚多了,连句客气都没有就同意下来,说还没来看过他们的新房。

    肖令宇切断通讯之后,问雷珏:“有没有什么想去的地方?”

    雷珏说:“回爸妈那儿一趟吧,我想把枇杷跟卷卷带过来。”

    肖令宇知道雷珏喜欢动物,自然不会反对。

    两口子一起回到家,雷珏陪奶奶聊了一会儿天,之后拿食去喂了喂仍住在他飞行器里不肯走的雪顶翠翎,然后略无奈地看了一会儿它们密密麻麻挂在上头的样子,回屋去,想了想,他又给奶奶恢复了一下视力,继续聊天。

    肖令宇见雷珏跟奶奶聊得不错,状态也还算稳定,就说先出去一趟。

    雷珏有心想问,但又怕是不方便让奶奶知道的问题,就没说什么。结果把奶奶聊睡着了再用情侣定位功能一看,肖令宇居然去了后山。

    “去后山怎么不等我?”雷珏说,“我还想去看看能不能见着黑毛来着。”

    “我是想带你一起来,不过一起来了就不好玩儿了。等我,马上到家。”

    雷珏撇了下嘴,嘀咕了一句“卖什么关子?”,然后到外头去看他飞行器里的那些小白头。他总觉得这么住下去是个问题,因为到了春季时他们就会产卵养育下一代,这些都是需要正常的鸟窝的。

    然而就在他犹豫要不要在网上看看能不能给这群鸟订做特制鸟窝时,空中传来一阵轰呜。

    有一架超大型的运输器下面吊了一整棵大树!树根上还带着雪和土,却又不是他飞行器里那些雪顶翠翎原来落户的大树又是哪棵?!

    “你就不怕这么挪把树挪死了么?”雷珏看着那棵大树也是服了肖令宇了,这也行?!

    “免得你总愁它们住得不好。”肖令宇朝雪顶翠翎努了努下巴,眼里带着暖意,“再说不是还有你吗?我觉得肯定能活,而且雪顶翠翎也会回去的。反正它们知道你会回这来。”

    “也对。”雷珏看着肖令宇带着半数的机器人在院子里找个地方把树重新埋好,突然笑了笑。

    “笑什么?”肖令宇问。

    “我笑……你真好。”雷珏说完缓步过去将手搭在树上,尽可能地提供了更多的生气。而肖令宇则被卡瑞拉一句话弄得懵逼。

    卡瑞拉说:“先生,您好像发烧了,体温异常,高热区集中在脸上。”

    肖令宇恼羞成怒:“闭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