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星际暴力联姻 第24章 丧病



    肖令宇把飞行器里的温度调至最高,紧紧地抱着雷珏,可雷珏还是在他怀里不停地哆嗦。雷珏的体温越来越低了,肖令宇摸着他的过程中能明显感觉到怀里温暖柔软的身体正在逐渐变得冰冷。这样的感觉让他心中产生了一种特别陌生的情绪,那种哪怕是紧紧攥在手里也可能会失去的感觉,让他隐隐觉得有些恐慌。

    雷珏其实还是有些意识的,他只是太冷了,冷得好像全身每一个细胞里的水份都变成了冰碴。他不由自主地窝在肖令宇怀里寻求温暖,但是他觉得还不够,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希望谁能在他身上点上一把烈火,哪怕是烧死他也好过像现在一样冷得连句完整的话都没法说。

    肖令宇已经联系了大哥,所以飞行器是往肖令棋的实验室飞的,并且是以最快的速度。到了之后,肖令宇便把雷珏抱了进去。

    肖令棋连忙示意肖令宇把雷珏放到检查台上。

    肖令宇闻言便要把雷珏放下,然而雷珏却死死抓着他不放。肖令宇没办法,只得用些力将雷珏的手从他腰间掰开。明明掰的是雷珏的手,却感觉像是在剥离他的皮肉。

    “小珏,坚持一下。”肖令宇握了握雷珏的肩。

    “小五,往后退点。”肖令棋按了操作钮,之后问肖令宇,“你们去哪了?碰到什么特别的事了么?”

    “我们去盛世□□玩儿全息对战,没碰到什么特别的,小珏是在对战过程中突然出现这种状况。”肖令宇看着极力忍耐痛苦的雷珏,脑子里一直在快速回忆着之前他们都遇到了什么,然而他想来想去都没有什么特别的。只除了……

    “对了我们见到贺韵书。”肖令宇说着马上联系了司卿,“老三,你帮我查一下贺韵书最近都接触过什么人,还有今天我们在对战的时候有没有人对对战设施做过什么手脚。”

    “陆贤已经安排了。雷珏怎么样?”司卿问,“是你之前说过的那件事吗?”

    “差不多,具体结果还没出来,晚点再联系。”肖令宇切断通讯,继续跟肖令棋说,“除了贺韵书之外,其他的都跟我以前去的时候没什么区别。我跟小珏在对战过程中一直都保持着正常联系,之后他开枪击中了车恒,然后我再找他说话他就已经开始出现异常。离开游戏之后他告诉我他冷。”肖令宇看了始终在不停哆嗦的雷珏一眼,“大哥,能不能先让他变得暖和起来,他一直在抖。”

    “等检查结果出来再说,先要确定是不是a3计划启动了,还有要看他的身体都受了哪些影响。”肖令棋的表情也不太好看,“他的身体温度这么低,而现在的室温正常来讲应该让他感觉到温暖才对,可他还是这么冷,一方面是因为他本身的体温异常,但更重要的,我想很可能是一种潜在记忆在起作用。”

    “潜在记忆?”

    “对。”肖令棋看着一项项显示出来的结果之后说,“是a3计划启动了没错,你看这个位置——”他指着光脑屏上一张脑神经结构图上的光点,“之前你带小珏来检查的时候没有现在这样活跃。如果现在想让他不觉得冷,只能先暂时冻住,小五你问问小珏的看法,我先出去找两个朋友研究一下怎么解决。”

    肖令宇点点头,听到门声便把大哥的问题重复了一遍,但随即他又对雷珏说:“你肯定不会同意对吗?”

    雷珏露出了一个非常难看的笑容。虽然现在他是很难受,但是肖令宇猜得没错,他不想被冻住,他想睁着眼看着雷建英是怎么失望的。雷建英要是以为他会因为这点事情就妥协,那是白日做梦。

    雷建英却不知道雷珏的想法,在又一次收到来自卫离的消息,得知卫离成功启动a3计划之后,脸上终于露出了这段时间以来唯一一次舒心的笑容。

    “这么说他很快就会回来了?”

    “是的将军。就算是意志再坚定的人也不可能承受得住,特别是到了夜里。我想最迟明天您就能见到他。”卫离想起这次完成任务完成的还算不错,也暗暗松了口气。最近雷家的气压实在是太低,如果他再失败了,他不确定雷建英的怒火会不会朝向他。

    “你是两种暗示都下了吗?”雷海歌问。

    “这……抱歉大少爷,因为他突然撤离全息模式,所以暗示被中断了,原来的目标并没有成功。”卫离小心地看了眼雷海歌的神色,“不过我保证,第一项成功了,他一定会回来的。”

    “嗯。”雷海歌也没说什么,就是坐到一边之后那个表情实在是让人胆寒。

    以前卫离当面见雷海歌的时候就觉得这人阴冷,坏心眼儿一个接一个,但是他发现现在的雷海歌给他的这种感觉比以前更甚了,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最近的事情闹的。

    雷海歌已经好几天没怎么出过门,新家也没回。冯固也没来找他,也没联系过他。两人就这么僵着,全然没有新婚爱侣之间的甜蜜。而这些问题雷海歌全都算到了雷珏的头上。

    视频的事家里施了些手段都给删除了,但是已经有那么多人看过了,雷海歌觉得删不删除都已经解除不了他对雷珏的恨意。

    现在他只想看见雷珏痛苦,只有这样他才会舒服!

    雷建英端着杯茶,也不忙公务,就坐在那儿等。反正现在雷家跟肖家虽然还没有闹到明面上,但其实私下里已经算撕破脸了。他想知道雷珏能撑到几时,会不会也像他那个不识实务的老子一样倔到最后。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就是死也活该!

    肖令宇这会儿还在抱着雷珏,更正确的说法应该是自打检查完之后就没有放下过。

    而雷珏比之前已经缓和了不少,至少能断断续续地说些话了。他告诉肖令宇,雷建英就是想让他回去,他在全息对战时听到的那首歌,让人绝望的音调,但是歌词却带着很明显的暗示。

    “我脑子里、好像多、了很多、记忆。”雷珏喝了一点肖令宇帮他拿在手里的热牛奶,侧过脸来看了看肖令宇的眼睛。因为他的声音太低,所以肖令宇要离着很近才能听清,就几乎与他保持着脸贴脸的姿势。而他就坐在肖令宇的怀里一直到现在,“等我再好、好一点,我、我要给、给雷建英、发、个视频。”

    “好,就听你的,让他们知道你能撑住,所以别妄想用这种手段让你回去。”肖令宇帮雷珏擦了擦汗。

    “呵,我还以、以为,你会说、是、是舍不得你、才、才不回去、呢。”雷珏哆哆嗦嗦地把深渊星火倒了一下手之后又说,“操!我现在像、像结巴。”

    “如果难受就先别说了,还是很冷吗?”肖令宇明知道可能没什么作用,但还是把牛奶放到一边之后收紧了双臂,帮雷珏搓了搓胳膊和手。

    “已经好、多了。”雷珏顿了顿,“你真、丧病!”

    “丧病?”

    “丧心、病狂!我都这、这样了、你还能、对、对着我、硬。操!”

    “我什么时候对着你……”肖令宇发现实验室里突然进来人,压低声音,“什么时候对着你硬操了?讲点理行吗?明明是尿憋的!”

    “你是不是、欠、欠怼!”

    “对,我欠怼,你欠操。”肖令宇说,“哎你可轻点哆嗦,尿都快让你哆嗦出来了!”

    雷珏想说你那扳机怎么那么松,哆嗦哆嗦都能射-出来。但是他觉得这话实话是太长了,便干脆省了这把力气直接用到了脱离肖令宇的怀抱。

    肖令宇感觉到雷珏在挣,手臂下意识地更加收紧了些:“怎么了?”

    “你去、尿尿。我、活动下。”雷珏感觉身上已经开始回暖了,想下去走走。

    “再等会儿。”肖令宇有些无奈地说。

    “干嘛?又、又让老子帮、帮你挡‘枪’?”

    “算了,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肖令宇想到婚礼时自己也因为抱着雷珏而硬,小声说完之后直接把人猴抱在怀里往洗手间方向走去。

    肖令棋带过来的研究人员瞅了一眼:“还真是如胶似漆啊。”

    肖令棋笑了笑,心里其实有点尴尬。

    肖令宇到了洗手间门口之后就把雷珏放了下来,雷珏在原地走,肖令宇去解手。

    这个解手到底是哪种解□□珏暂时还没打算研究,但是过了好一会儿肖令宇都没出来,再加上雷珏走了一会儿身体状况恢复得不错,也有了尿意,就也跟着进了洗手间。

    这里的洗手间是两间,就是一进门之后分左右两格的那种。因为隔音做得不错,其实也不会听到太让人尴尬的声音,但雷珏进去之后还是猛地愣了愣。

    倒不是因为他发现了肖令宇很可能在做什么,而是门后那股强大的能量让他瞬间一怔。

    尽管那股能量很快又消失了,但是雷珏确定自己没弄错!那明明应该是肖令宇那间格间里发出来的,而且这里头只有他们俩,不是他,那还能是谁?!

    肖令宇是料定了这里没人能感觉到自然力能量体才会放纵自己做一些平日里很少会做的事情,因为只有s级的自然力异能人才能感觉到外放的能量,但是进来之后猛然一顿的人还是让他心里乱了一下。

    他怎么就忘了,雷珏从一开始就跟所有人都不一样?

    难道……他发现什么了?

    从通讯器定位上发现外头站的人就是雷珏之后,肖令宇发现这下不用折腾了,小弟都给吓得半瘫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