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星际暴力联姻 第23章 冷



    卫离到了布乐卡市之后,先是以最快的速度在离肖家不算近的宾馆里住了下来。他用的也是真实身份,只不过不是他本人的身份,而是他易了容的那个人的身份。

    他自己倒是想住得近一些,无奈肖家那一片附近都是军事用地,压根儿就没有宾馆。

    他当时给雷珏植入a3计划时用的是双媒介,也就是那种要靠两种不同的媒介刺激才能启动计划的手法。这样虽然操作起来麻烦些,但是相比单媒介比较不容易被发现。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他要怎么样才能不声不响地完成计划。

    事实上雷珏不会成天闷在家里不出来,但让卫离分外头疼的是,雷珏出来的时候必有肖令宇寸步不离地陪着,并且这两人也不知在想什么,去的地方算来算去不是紫云山顶就是紫云山顶。

    雷珏是觉得,一来他可以爬山锻炼身体,二来广阔天地,又没有监控机,目标明确好下手嘛。

    可他都主动给人当靶子了,要来的居然还没来!

    雷珏压根儿不知道,他选的地方其实是最不好下手的。至少对于他脑子里的a3计划来说,紫云山上绝对不是个能施展的好地方。而如此一来的结果是,卫离很蛋疼,雷珏也很不爽。

    “妈的,我这一连好几天上外面曝光目标了,雷建英总不能是怂了吧?”雷珏对肖令宇说,“要不明天开始你别跟着我了,我怀疑这个a3计划实施起来是不是不能有第三个人在场。”

    “不可能,你第一次头晕的时候不就是人多的场合么?”肖令宇还是坚信有什么别的原因。

    “啧,那不管了,明天开始自由活动,它爱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来。”雷珏把嘴巴里的干草吐出去,吹指哨把卷卷叫回来抱进怀里。

    “要回去了么?”

    “嗯。嗯?”雷珏突然停下来,因为原本在他身上趴的好好的黑毛突然快速地从他身上爬了下去。

    “那有个幽冥蛛——”肖令宇指了指不远处的一颗树的树杈,“好像个头比黑毛还大,黑毛是不是要去找它?”

    “……应该是,那是它的伴儿。”雷珏随着肖令宇指的方向过去看过去,看到的是一只颜色比黑毛的淡些,但是个头比黑毛大的幽冥蛛。这只显然是个母的。

    “要抓回去养吗?”肖令宇问。

    “不了,家里太暖,万一它们交-配完弄得家里倒处都是小蜘蛛,你还不得疯了?恐蛛狂魔肖先森。”雷珏眼里不无笑意,“再说如果看不住的话,黑毛到时候有可能会被吃掉。蜘蛛大部分都是受孕之后母的吃掉公的,我可不想看见自己养了这么久的小东西被吃。”

    “小珏——”肖令宇见雷珏望着那一对蜘蛛,眼底带着温暖笑容,略犹豫之后说,“你是不是也很想找个伴儿?”

    “嗯?”雷珏转过身,“被你看出来了?有个嘴炮技能满点但是床上功夫有待考虑的另一半,我是有点儿寂寞。要不这样吧,干脆你跟我说说婚礼前一晚控制艾米丽的到底是谁?如果前提允许的话,看看有没有机会发展。我可能没跟你说过,我一直比较欣赏技术型。”

    “是我一个朋友,结婚了。”肖令宇没什么底气地说。

    “结婚了啊,那就认他当师傅呗,你看怎么样?”

    “……你这么漂亮的徒弟,我怕‘他’不敢收。”肖令宇顿了顿,“要不我教你?”

    “还是别了吧。”雷珏也跟着顿了顿,虽然在笑,但看着肖令宇的目光却变得稍稍有些冷。他说:“像你这样帅的师父,我也不敢拜。”说完便往下山的路走去,走得有些快。

    肖令宇的脚步却变得无比沉重起来。

    明明是和来时一样的路,却不知为何变得特别漫长,好像总也下不到地方。

    雷珏一路上再也没说过别的话。其实他也知道自己有些无理取闹了,可能还是太年轻吧,冲动的时候就总是由不得自己多想。明明肖令宇跟他说过,婚礼前一晚控制艾米丽的是别人,但他就是觉得不是那样。那是一种很奇怪的直觉,他说不清,但是他相信肖令宇那晚就在离他不远的地方。

    只是不敢,或者不想承认罢了。

    诚然,得到了肖令宇给的答案还反复想确认的自己也是特么的有点儿贱。

    雷珏不确定自己是不是有类雏鸟情节,因为肖令宇是他来到这个世上之后第一个对他帮助最多,又与他的年纪最相近的,他们性格也相似,所以会不会不自觉间有些吸引。

    开始只是觉得这就是个风流自大的*,可一天一天相处下来,却有点儿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肖令宇抽疯时可能满嘴淫言秽语,但除了做戏,没有在他面前认真耍过一次流氓,看似吊儿郎当,但是心比谁都细。

    雷珏都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身上穿的全是肖令宇帮他挑的衣服,还有鞋、护肤品、全是肖令宇推荐。肖令宇和他一起买通讯器、飞行器……

    因为他换了环境,有太多需要重新适应,所以与他相处最多的肖令宇在无形间给了他最深的影响。

    原来最可怕的不是流氓,而是那些在不经意中温柔以待的时光。

    肖令书下班回家就看到雷珏蹲在小动物屋里发呆,过去轻轻拍了一下:“小珏,蹲在这想什么呢?”

    雷珏随手指了指前方,本来想说看卷卷,结果发现卷卷根本就没在那里。

    肖令书感觉到异常,关切地问:“怎么了?今天没和你令宇哥哥出去玩儿吗?”

    雷珏起身捶了捶有些发麻的腿,笑说:“去了啊,回来没多长时间,二哥又捡了只狗?”雷珏伸手:“用治疗么?”

    肖令书点点头:“辛苦了。”

    雷珏摆摆手,屁大会儿功夫就把狗背上的伤治好:“好了,我先回屋了,二哥你估计要给它洗澡?”

    “嗯,毛都打卷了,可能还要梳一下。”肖令书说完见雷珏点点头出去,想了想之后联系肖令宇,然而肖令宇那边却一直没有回应。

    肖令书通过家人定位的方式看到弟弟在父亲的书房里,便想两人可能有事情,于是没再联系。

    而肖令宇,也确实是在跟肖志成谈事情,并且是他主动找的肖志成。

    肖志成看了看自打进了他的书房之后就一直没开过口的儿子:“很难决定吗?”

    肖令宇叹了叹气,半晌后艰涩地说:“爸,我想提前归队。”

    肖志成握茶杯的手几不可察地紧了紧:“不保护小珏了?”

    “保护,不过我想换个身份。”肖令宇狠狠抹了把脸,“再这样下去我很难保证不对他……您明白的。雷珏他太跳脱太聪明,也太扎眼了。最重要的是,他似乎总能看穿我,我很难抗拒这样的他。”如果雷珏只是他一开始以为的那样,那他可以笃定他不会动心,但是现在的雷珏,真是几乎时时刻刻都在吸引他。

    “可是小五,小珏的鬼心眼儿可不比你少,你跟他相处了这么长时间,你就不担心换个身份被他看出什么来?”

    “这个……他其实也早就察觉异样了。说出来您可能不信,但他已经猜到办婚礼的前一天我就在二哥的飞行器上,还帮过他。”

    “这怎么可能?那晚不是都……”肖志成觉得十分诧异。

    “是,我也觉得雷海歌给他看过那样的画面他应该不会往那儿想,可他偏偏就往那儿想了。”肖令宇想到自己只不过是帮大哥修了个通讯器都被怀疑,简直无语。雷珏有时候真的是一点儿细节都不放过。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再过两天吧,我先带他认识几个朋友。一开始我们一直以为他喜静,但他骨子里应该还是喜欢热闹,所以我想把司卿和齐煜他们介绍给他认识,要不他在这里也没几个认识人。”

    “行,那就听你的。”肖志成说罢,长长地叹了一声,突然笑得有些无奈。

    “怎么了爸?”

    “没什么,只是突然想起你们小时候。咱们家就你二哥喜静,小时候不太出去,剩下的包括你大姐、你大哥,都跟野马猴似的,一个看不住止不定偷偷跑哪野去了,一个个还体力超群,得十个以上警卫看着。那时候我和你妈就想,你们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呢?现在好不容易你们都长大了,家里又来个小狐狸。”

    “呵,我倒觉得他像钢牙小白兔。”肖令宇笑了笑,“那我先出去了,爸您忙。”

    肖志成点点头,听到门声后,脸上便渐渐浮现些许愁容。

    不多时骆雨铃进来帮他按了按肩:“是谈小珏的事了吗?小五怎么说?”

    “还能怎么说?”肖志成拍了拍妻子的手,靠到椅背上:“饿了二十多年的壮小伙突然碰到了特别对自己口味的美食啊,他想控制自己没反应,可这事哪那么容易。”肖志成指指自己的头,“好夫人,你还是给我按按头吧,一想到咱俩的宝贝儿子要打一辈子光棍儿我就头疼。”

    骆雨铃哭笑不得,却也只能跟着叹气。想到小儿子那个特殊情况,她也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

    晚上餐桌上的气氛有些微妙,话声比以前少了,时不时地就会陷入静默,就餐的声音变得明显,感觉空气中飘散着一种名为“沉重”的物质。

    最后没办法,肖志成只能提前公布出原打算拿到新任职书之后才公布的消息:“我能再续任五年了。”

    全家人抬起头来向一家之主看过去,肖令画好像被瞬间启动的机器人,站起来说:“那必须得喝酒庆祝一下啊!我去拿酒去!”

    雷珏也笑了笑:“恭喜肖伯伯。”

    肖志成说:“谢谢小珏,这事你是大功臣。”

    肖令画把酒拿过来,在家里完全没有大明星的架子,他就跟小服务生似的把酒给每个人倒好,到了雷珏那儿才停下来说:“小珏要么?要的话我去给你换个不太烈的。”

    “不用了三哥,我醒酒快,这个就行。”雷珏把杯子往肖令画前面挪了挪。

    肖令画把酒全倒上了,然后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来吧,大家干一杯,庆祝咱们家的老大能续任!”

    “干杯!”雷珏仰头一口喝掉,之后猛地在伸舌头扇风,“嘶,好辣好辣!三哥,这不是上回的酒啊?”

    “不是,这个比那个更烈一点点。”

    “嗯,不过味道挺好闻的。”雷珏说完又倒了一些,然后慢慢品。

    “你喜欢浮悠果的味道?”肖令宇问。

    “是,喜欢。”雷珏在前世就非常喜欢蓝莓味,这边的所谓浮悠果,他觉得就是放大两三倍的蓝莓。

    “明天我带你出去玩儿吧。”肖令宇说,“正好有几个朋友想见见你,咱们可以一起去浮悠果养植地。”

    “好啊。”雷珏说完见肖令宇的酒杯了空了,问他,“还要么?”

    “嗯。”

    雷珏帮肖令宇倒了酒,之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肖家的人很少会喝到醉,但是这一晚似乎都有点多。不过相比之下,还是不胜酒力的雷珏倒得快。

    肖令宇虽然也有些晕晕的,但是毕竟不是之前喝的蓝幽灵,还算能保持清明。他见雷珏趴在桌上,便旁若无人地去把他抱了起来:“我送他上去睡。”

    “去吧。”骆雨铃声音干干的。

    雷珏的房门关着,肖令宇轻轻一推便开了。他把雷珏小心放到床上,盖了被子,就那么站在床边看了一会儿。

    雷珏睁着眼的时候眼里总会若有似无地带着一丝狡黠,显得异常灵动,但是此刻闭着眼,倒让那张精雕细琢的脸显得特别恬静乖巧。

    长相和性格真的是有点儿说不出的两个极端。

    肖令宇不由自主地笑了笑,手就跟着了魔似地去摸雷珏的眼睫毛。只不过眼看就要碰到的时候,他又突然把手放了下来。他给雷珏掖了掖被角,转身便回到自己的房间。

    雷珏再睁眼的时候有些意外,他居然一夜没醒,就这么一觉到天亮。

    他去洗了个澡换身衣服出去,肖令宇也正好从房间里出来。

    两人都稍稍怔了一下,因为他们在无意中穿了同色同品牌的衣服,看起来很情侣装。

    明明视线都落到了对方的穿着上,却又像说好了似的谁也没对此多言。

    厨师弄了提神醒脑的汤,肖令宇跟雷珏都喝了一些,又吃了些面点,之后雷珏给肖志成例行治疗一下,便跟肖令宇准备出门了。

    “真的没事吗?”骆雨骆担忧地看了肖志成一眼,“要不再多叫两个人跟着他们吧?”

    “不用,就这样吧。”肖志成拍了拍雷珏的肩,“不过还是要多注意安全。”

    “放心吧肖伯伯。”雷珏笑笑,“该来的总会来。”

    “可不许去人太多的地方知道没?”骆雨铃一副信不过儿子的样子,“还有,天黑之前你得给我把小珏带回来!”

    “知道了妈,这都成年了您还想给我们弄个门禁呢?”肖令宇拉着雷珏就走了。

    雷珏也没说什么,他确实挺好奇肖令宇的朋友都是什么样的。

    肖令宇身上的秘密太多,他现在敢百分之百肯定这人跟表现出来的不同。但他在肖令身上能弄清的已经很有限了,所以他想看看肖令宇的朋友圈。

    还记得婚礼那天,冯固的弟弟冯涛就带了不少朋友过来,一个个看似收敛实际暗藏的野心一个比一个大,就不知道肖令宇的朋友又是个什么风格。

    这个时代的娱乐项目跟雷珏所想的也差不多,虽说超前发展了数百年,但是有些东西就是万变不离其宗,只不过花样比以前多了,技术也更先进了。

    肖令宇带雷珏去的是布乐卡市的一家最大的综合型□□,里头有各种球类游戏,也有全息对战设施。还有酒吧、美食城、唱k的地方、同好俱乐部等等。

    雷珏一接近□□就看见有不少带着各类稀奇古怪的植物和动物的客人在往里面走,还有些人拿着石头啊、各种模型什么的。

    “这些一般都是去同好俱乐部的,里头有家叫‘石全石美’的藏石楼,会员不少。”肖令宇对雷珏说,“我小时候不是特别喜欢攒各种宝石么,有一阵也来这边玩儿过。”

    “那有深渊星火吗?”雷珏把自己的深渊星火拿出来在手里边把玩边说。

    “你可以问问。”肖令宇带雷珏从飞行器上直接下到通往全息对战贵宾区的通道,说,“不过我觉得你会挨揍。”

    “挨揍?你确定?”雷珏一副受不了的表情,“要点儿脸行么肖令宇?”

    “啧!我又怎么不要脸了?!”

    “我要是真在这里挨揍,你这脸面在北凌区那得深埋地底吧?”

    “可不就深埋地底了么?正好拉你出来给我挽回点儿形象。”肖令宇说着便搂住了雷珏的肩,“今天带你见的都是跟我关系最好的,所以不用太拘束。”

    “知道了,不用给你脸。”

    雷珏刚说完,正前方便有两人快步迎了过来,两人一高一矮,高的跟肖令宇差不多,矮的能差半个头,但看上去身材都不错。其中略矮的那人说:“肖令宇,不是说不带你家国宝出来跟我们儿玩儿么?怎么着?是不是终于憋不住熊熊的炫耀之心了?”

    “是啊,再憋下去就得内伤了。”肖令宇指指矮的,对雷珏说:“齐煜,咱们婚礼时你见过的齐叔叔的儿子。”又指指高的,“司卿,司叔叔家的老二。那天给两个叔叔敬过酒的,还记得吧?”

    “嗯,你们叫我雷珏就行,谢谢你们那天来观礼。”雷珏笑笑,对这两个人还有点印象。一个是北凌军区海军总指挥齐敏的儿子,一个是北凌区陆军总指挥司万年的儿子。那天他因为突然头晕所以后来回得比较早,再加上两地时差他们这边的亲属都累得不行,所以也没怎么凑了年轻人一起聚,但比较重要的几个来宾他还是记得住的。

    “我有句话一直憋到现在,今天终于能说了。”齐煜说,“雷珏,你那天真是干得太漂亮了,我一想到当时那个情形就想给你颁一个‘打脸小达人奖’。我爸回来把你夸得,真是只应天上有。”

    “确实爽。”司卿点点头,“我们跟令宇都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雷珏你不用跟我们见外。”

    “好,谢谢。”看上去齐煜比较活泼,司卿相对内敛。

    到了贵宾室一看,来的人有五六个,有男的也有女的。这一点雷珏倒是都觉得挺正常的,但让他比较意外的是,贺韵书居然也在场——那个暗恋肖令宇的、同样有着金系自然力的贺家千金。

    大概是看出了肖令宇和雷珏眼里的一丝疑问,齐煜低声,带着歉意解释说:“她跟陆莎来的。”

    陆莎是贺韵书之外来人中唯一的姑娘,性格挺爽快的,所以见贺韵书被朋友放了鸽子,问她能不能过来一起玩的时候,她就同意了。她就是那种大大咧咧马马虎虎的性格,也是把人弄来了被陆贤怼了才发现不太妥,可是也不好再把人赶走了。

    她暗暗对肖令宇双手合十做了个求饶的动作,之后无声说:“下次一定一定注意!”

    贺韵书小声叫了一声:“令宇哥哥。”

    肖令宇面无表情地“嗯”一声:“分队吧,我跟我家小珏一队,再来个人。”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都是将门之后,所以可能是耳濡目染的情况下都比较好战,这个小圈子里有个规则,那就是见面先打一架,输的请客。

    打当然不是真打,而是分成两个小组打全息对战。

    司卿笑笑:“真假的?你要三对五?”

    肖令宇搂住雷珏:“二对六也行,反正今天也没想让你们请。”

    一直坐在沙发上没起身的一个叫陆贤的光头开口:“这结了婚的就是狂啊,不过你第一次带雷珏出来,我们怎么也得让他玩儿得痛快,所以还是三对五吧。陆莎跟你们一伙,剩下的都归我。”

    雷珏问:“为什么不是四对四?”

    陆莎说:“因为你男人太变态呗。”

    肖令宇并没有因为被说变态而不快,反倒笑着把雷珏搂得更紧了:“今天我家宝贝儿在,我肯定更变态。”

    “切~~~~~肉麻!”

    肖令宇跟雷珏说:“来,我先给你讲讲规则。”

    几人分了全息头盔,雷珏也分到了一个,并且挨着肖令宇躺着。他还真没玩过这玩意儿,于是肖令宇边给他戴头盔边说:“只要成功抢占对方的军火库就算赢。每个战士的身体数据基本上是还原的,包括各种感觉也可以还原,不过最好还是把敏感度调低一点,不然真被打了可疼。”

    雷珏却说:“还原度高才刺激么,不然没有真实感了。我调最高还原吧。”

    肖令宇笑着说:“我一直就是这么干的。”

    不知怎么的,那种能想到一块儿去的感觉真的特别美好。

    雷珏也笑了笑,之后便选择进入战场。然后他很快就发现,自己好像进入了另一个世界。每个队都有自己的军火库,他们可以在战前选择自己趁手的武-器。

    武-器拿来手里很有些重量,感觉逼真。

    肖令宇这厢看了一会儿雷珏的状态,见他无异样,正准备也给自己把头盔戴上,就发现一圈人嘴边带着暧昧的笑看着他。

    齐煜啧啧两声:“原来你还有这么细心的时候?”

    肖令宇轻咳一声:“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贺韵书眼里闪过一丝失落。

    然而肖令宇并没有注意她,说完话之后想了想,让卡瑞拉保持警戒,之后也跟着进入战场。他和雷珏、陆莎在蓝队,陆贤带着司卿、齐煜、贺韵书、车恒在红队。车恒是陆贤的表弟。

    穿着蓝队作战服的肖令宇向雷珏这边走过来:“会用枪吗?”

    雷珏自然会用枪,虽然这个时代的“子-弹”跟他原来所认知的大水一样,但是用法大同小异。他点点头:“暂时不保证准头。”毕竟哪怕是在上一世,他也有一年多没正经练过了。不过他现在感觉不错。

    “跟着我就行,输赢无所谓,反正都是玩儿。”陆莎常玩儿,肖令宇就没管她。他带着雷珏向对方的阵营里徒步奔袭了一会儿,最后在一个小山包后面停了下来,“累不累?”他问雷珏。

    “不累。”雷珏刚说完,右前方猛地闪过一道影,他跟肖令宇就像说好的一样几乎同时举枪,“砰!”的一声射向对方!

    “嗷呜!”一声,右前方明显有什么东西倒下了,肖令宇想到雷珏晕血,便让他等在原地,之后去看了一下,结果发现倒下的是一头大黑熊,居然中了两枪!

    很明显,那一枪雷珏也打中了!这么远的距离居然打中了!

    肖令宇先是有些意外,但意外过后更多的是惊喜。那种和特别投契的人一起玩儿、一起对敌的感觉真的非常好。他跑回去接雷珏,眼里带着笑:“宝贝儿,原来你枪法这么准,我俩打中了一头黑熊。”

    雷珏说:“啊,凑和吧。”

    以前好歹是队里枪法数一数二的呢,打着就是靠感觉了。

    雷珏把枪扛到肩上,因为选的时候选的是比较轻型的,所以他还扛的动。而现在这个动作则让他又多了一份自信,看着阳光而帅气。

    肖令宇觉得有些恍眼睛。

    雷珏说:“走啊。”

    肖令宇才回过神似的跟上。

    因为都是虚拟的,所以雷珏也不用治疗,黑熊的事就先撇到了一边。而大家看到数据显示肖令宇这边打中了一头黑熊之后,又开始感叹,某人动作真快。再一看,雷珏居然也打中一枪,又觉得奇了,心想不会是肖令宇打完让雷珏玩儿着补了一枪吧?

    这也太宠了。

    然而这次红队就是吃亏吃在了这上面,大家都以为肖令宇跟雷珏两个人在一起只有一个有战斗力,所以家里留了一个司卿之后全都出动来找,想来个以多歼少,这样的话就算他们真的都被肖令宇毙了,起码也能让雷珏打个爽吧?结果倒好了,车恒最先挨了一枪,但是不是肖令宇打的!

    “卧槽,令宇你换枪了?!”车恒倒在地上,血泊泊冒着基本不能动了,但是话还是可以说的。中枪了可是有明显痛感的,虽然没有现实中那么剧烈,但他调了百分之五十,也很疼!而更叫他意外的是肖令宇这次居然用了轻型枪-支!原来都是用非常重的那种,威力也很大的。

    “怎么可能?我的习惯你还不知道?你这一枪是我家小珏打的。”肖令宇笑说,“好好体会这滋味吧,一般人可没这待遇。”

    “我呸!瞅给你得意的!”

    “我就得意,你能怎么着?”肖令宇说完去找雷珏,“宝贝儿你就是个神枪手啊,太帅了。”

    要搁平时,雷珏听到这话肯定得低调地嘚瑟两下,结果这次却很奇怪地没吭声。

    他低着头坐在原地有些发抖,肖令宇抬起他的下巴一看,双眼变得无神。

    “小珏?怎么回事?”肖令宇察觉出异样,在雷珏脸上拍了两下:“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雷珏听到肖令宇在叫他,他想应声,可是他发现他无论怎么努力就是发不出任何声音!他不光能听见肖令宇的声音,他还听到了另一个人的声音,这声音他好像在哪里听到过,那人在给他唱歌,很绝望的声音,好像被关在地域里,煎熬、痛苦、绝望……

    这世间最能让人消沉的东西全都在围着他。

    肖令宇……

    对,还有肖令宇!

    雷珏的身体猛地消失在肖令宇的视线里。

    肖令宇连忙中断连接将头盔摘了下来!而入目的情形看得他心里狠狠一抽,仿佛拧劲儿了一般,只见雷珏半弯着腰身一手扶在墙上,一手死死地握着深渊星火,不知因为承受着什么,整个人都在颤抖,脸上挂着的汗珠被光照得异常明显。

    雷珏恍惚间看到肖令宇,一把揪住他的衣襟,在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之后,只说出来一个细微到不仔细听就很难分辨的字。

    “冷……”

    他说完这个字之后,仿佛恨不得蜷缩成一团。

    肖令宇赶紧把人抱进自己怀里,抚着雷珏的后背:“别怕,我这就带你回去。”说完转头便大叫出声:“卡瑞拉!最近距离接应!”

    司卿跟陆贤他们也都退出了对战出来看看怎么回事,就见肖令宇抱着雷珏一脚踹碎了抗击能力六个加号的玻璃,直接带着雷珏进了飞行器。

    “这、刚不是还好好的吗?!”陆莎有些懵逼。

    陆贤跟齐煜几人却没有言语。

    他们长这么大,几乎有差不多一半的时间跟肖令宇在一起,但是从来没见过他急成这个样。

    疯了。

    贺韵书也看到雷珏的样子了,不知是吓的还是怎么,面色有些苍白。

    陆贤和司卿看了她一眼,隐隐皱了皱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