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星际暴力联姻 第22章 是你吗?



    “将军,您找我。”卫离略忐忑地看着雷建英说,“是要启动a3计划吗?”

    “没错,你今天就出发去布乐卡市,我要让雷珏主动回到雷家,越快越好。”雷建英阴沉着一张脸看着卫离,“你记住,现在让雷珏回家才是第一目标,但是如果有机会,原目标也要尽力执行。”

    “是。”

    “去吧。”雷建英把通讯关掉,重重地按了按额角。

    本来他也并没想这么快就启动a3计划,毕竟这还是换选的节骨眼儿上,尽管他的正部长是没戏了,但总归还是敏感时期,所以哪怕是碍于面子他也没想这么早就把雷珏弄回雷家。可是雷珏这一次的巴掌实在是打的太响!

    这个小杂种,瞒着那么强的自然力也就罢了,居然还敢在冯清远面前给他挖坑?!还真当他是吃素的吗!

    雷建英刚一落地就把雷海歌叫回了家:“海歌,你那不是有肖令宇的□□吗?你现在就让人把它挂上。”

    雷海歌心情不太好的样子:“挂那个有什么用?雷珏那个缺心眼儿根本就不把这些当回事。”

    “谁要他当回事!他的想法根本就不重要,重要的是让外人知道肖令宇根本就是个人渣!对他不好!这样到时候我们用a3计划控制他让他回家才能顺理成章!”

    “您凶什么啊,我知道了。”雷海歌说罢,去挑肖令宇跟各□□人的暧昧照片,专挑尺度比较大的比较刺激眼球的交给了苏尔曼,“做得干净点。”

    苏尔曼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于是就在雷珏跟肖令宇还有肖志成到家的当天,雷珏就在网上看到了一大堆关于肖令宇的花边新闻。新闻一开始是从肖令宇抱他这件事上发展的,本来大家都在说他俩似乎感情不错,结果不知怎么的,网友们说着说着画风就变了,说肖令宇根本配不上他。

    谁都知道a级木系自然力异能人稀罕成什么样,但同时,谁也都知道肖令宇风流成什么样。以前没结婚倒还罢了,结了婚再风流,那就叫人十分不齿了。

    雷建英这个利用点可以说抓得相当棒,他想让全卡斯微尔星的人都知道,雷珏和肖令宇并不如外界所想的那样,雷珏配了肖令宇那就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一时间,肖令宇这脸都不知道在二次元上挨了多少个巴掌。虽然也有人觉得浪子回头金不换,肖令宇跟雷珏挺有夫妻相,但还是反对的声论多一些。因为有细心的人发现,有一张照片里显示的可是肖令宇跟雷珏结婚的前一天!

    第二天就要办婚礼了还出去跟人鬼混?!

    这也太过份了!

    网上对肖令宇一片指责声,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雷建英看着这发展势头,终于舒坦了一点:“海歌,你最近多关注一下这件事,就让它保持现在这个风向。”

    雷海歌弄了个未认证的小水军号时不时地扇风点火,闻言说:“知道了爸。”

    说完他又巧妙地组织了一段话发出去,大意是雷珏可能是肖令宇用了某些手段才得到的,不然好好的一个自然力异能人找什么样的没有,偏要找个肖令宇那样的花心男?

    这话一出来,不少人都觉得有点儿道理,而雷珏则在第一时间想到了雷建英。

    他不禁想,这是不是雷建英搞的鬼。

    这么想当然不是没有原因。他觉得如果雷建英真的想把他弄回雷家,那么肯定得提前做些铺垫,至少得在把他弄回去的同时还让外人觉得他回得合情合理。那么用舆论来引导群众,让群众觉得他受不了肖令宇的风流所以才回去……这是不是很正常?

    雷珏觉得依他对雷建英的了解,这种可能性相当大。而不管这是不是真相,他觉得他都得做点什么才行,免得万一真如他所想,再被雷建英牵着鼻子走。

    雷珏略一琢磨,把深渊星火拿了出来。他把深渊星火放在自己的手心,并试着用自己的自然力将它托起。于是两秒钟后,一片由绿色的光网形成的叶状能量体托起了深渊星火。雷珏赶紧将这一幕拍了下来,然后在卡斯微尔最大的论坛上注册了账号,并且通过了身份验证。身份验证完之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拍下来的角度最好的一张深渊星火的照片发到网上,图片备注:遇到他,遇到新生。

    发出去之后雷珏“呕”一声,被自己酸得不行。但网友们十分给力,并且想象力相当丰富,仅这一条就脑补出了他过去可能过得不太好。

    不然为什么说遇到新生呢是吧?

    不知道有多少人在雷珏的贴子下面留言关心他,问他怎么了,以前是不是过得不好。还有问他自然力的,也有关心肖志成的身体状况的,甚至是问雷珏是不是真的喜欢肖令宇,有没有被强迫。

    可要说最奇葩的,并且赞数最多的,那当属问他们什么时候要孩子的!

    能有更多的自然力小朋友诞生是全民梦想,所以每当有自然力异能人结婚都会有无数人关心他们会不会生出自然力的小孩儿,在这件事情上,就连冯固那样的都不能例外,更别说拥有最稀有的木系自然力的雷珏了,盼望他能赶紧有小孩儿的人不要太多。

    一边是说肖令宇不靠谱的,一边是让雷珏抓紧时间要小孩儿的,两边都快掐起来了。

    这还真跟雷珏预计的不太一样。雷珏一脸懵逼地看了一会儿,最后统一发贴回复:我的自然力目前十分稳定,父亲的身体状态也不错,至于自然力小盆友什么时候会有,小盆友还在路上,什么时候到家还要随缘。还有我没有被强迫,但是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了肖家,那一定是被强迫的。感谢各位网友们关心,我现在很好。至于那些想要挑拨我和肖令宇的,你们省省吧,心眼儿那么坏还不知道节省点儿光能源,当心天谴。

    卡瑞拉忙活了一会儿之后检索到雷珏的信息,第一时间传达给肖令宇:“先生,夫人在星卡论坛上注册了账号,并且实名发贴了。”

    肖令宇本来正等着卡瑞拉回击完向他报告信息,这半道听说雷珏发了贴,顿时好奇,打开贴子去看了看,看完嘴边是一抹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笑容。

    片刻后,他登陆了自己的账号,之后在雷珏的贴子下面实名回复道:亲爱的夫人,你是我生命中最美的风景,若我停下脚步,那必定是为了守护你。

    配图是一张他跟雷珏结婚时被人拍下来的照片,被一群蝴蝶围着的一张相当精美的照片。

    雷珏吃着葡萄看着疯狂增涨的粉丝数,本来正乐着,这突然看到肖令宇凑一脚,吓得他“噗!”的一声直接把嘴里的葡萄给吐到了光脑上。

    这也太酸了!

    雷珏没想过刻意隐瞒,但这曝光得也太快了。他直接拿着光脑去找了肖令宇:“嗨嗨嗨嗨嗨,我同意了么你就跟我贴啊?”

    肖令宇双臂环抱靠在门框上:“我同意了么你就秀恩爱啊?”

    雷珏也双臂环抱,不过他是靠在了另一头的门框上:“反击而已,再说就算真秀了你能怎么的?”

    肖令宇微一用力离开门框,单手支在雷珏身旁:“我不能怎么的。不过你可以把自然力小盆友在哪条路上告诉我,我这个做爸爸的有义务引导他如何去找他的另一位爸爸,免得他迷路,你说呢?”

    雷珏:“……”

    肖令宇看雷珏难得词穷的样,笑了笑:“进来说吧。”

    雷珏略一犹豫跟了进去。

    肖令宇坐到床上:“看来雷建英是铁了心要把你弄回去,你有什么打算?”

    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劲,雷珏这么想着也在床上坐了下来:“我能有什么打算?现在我在明他在暗,整体还是我比较被动。”

    “那我有个想法你要不要听?”肖令宇笑得坏坏的,“有点儿损,但是做好了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先说出来听听。”

    “给你看样东西。”肖令宇用通讯器给雷珏播放了两段视频。那是艾米丽攻击雷珏的视频,有一个视频里甚至还有个恶毒的雷海歌。

    “你是想把这个发到网上?”雷珏看了一会儿内容就明白肖令宇的意思了。

    “没错,雷建英不是想让外面的人觉得我们不合么?那我们就让外面的人看看我们到底合不合,而你跟雷家又到底合不合。一会儿我会让人发到网上,然后你要跟贴,可以吗?”

    “可以啊。”不就是装白莲花么?只要回报理想,雷珏觉得这个可以有!

    肖令宇就操作了一会儿,以某某管家之名把视频发了出去,雷珏看到之后等了一会儿,待到有人询问这到底是不是真的时,去跟了一条回复。他觉得他回得能酸掉人的大牙:如果过去所遭受过的所有磨难只是为了让我遇到如此美好的肖令宇,那这一切我受得甘之如饴。

    发完之后赶紧搓了搓身上的鸡皮疙瘩,而这条视频则如同在烧开的油锅里倒了冷水一样炸了个噼里啪啦!网上的小伙伴们出离愤怒了!

    居然真的有人敢用这样残忍的手段对待木系自然力异能人?!带有攻击性的机器人不是供特殊人员保护自身安全的嘛!怎么可以用来攻击一个那样文弱的人!

    真想杀他全家!

    很快有人把雷海歌的身份扒出来了,甚至有人提到了雷海歌抢了雷珏的男朋友,说冯固一开始是喜欢雷珏的,但是后来被雷海歌插足,所以冯固才移情别恋!那还是个大号,说话可信度很高的那种大号。

    雷海歌做梦都没想到,保养了一下皮肤再出来就成了众矢之的!本来还想等着看大伙骂肖令宇过过瘾,哪成想!

    在家的冯固也收到了来自朋友的消息,上网一看,登时气得大脑缺氧,直接联系了雷海歌一通吼:“雷海歌你到底有没有脑子啊!这种视频还敢让外人看见?!”

    雷海歌本来就因为自己隐藏的形像被曝光而怒火中烧,这一下被吼得也绷不住了,直接在通讯器里跟冯固掐!

    所有人都像被按了“启动”键一样无法消停下来,只有肖令宇,从刚才见到“甘之如饴”四个字开始一直直勾勾地瞅着雷珏,一动不动。

    雷珏似有所感地抬起头来,与肖令宇对视了一眼。“怎么了?”

    肖令宇说:“没什么,我去下洗手间。”

    雷珏点点头,结果肖令宇刚迈出一步,他就不知想起什么似的突然一把将肖令宇和手腕抓住,“肖令宇——”他第一次叫肖令宇的全名,“我有个问题想问你。”他说。

    “什么问题?”肖令宇转过身来。

    “办婚礼的前一天晚上,是不是你?”雷珏直视着肖令宇的眼睛,仿佛不会放过他眼底一丝一毫的情绪,“是不是你控制了艾米丽?”

    “……这很重要么?”

    “对,很重要。”

    肖令宇回视了雷珏一会儿,缓缓笑起来:“不是。”

    雷珏眼里的疑惑一闪而逝,随即放开肖令宇的手腕:“不是就不是吧。”

    他说完这句话之后,摆了摆手,回了自己的卧室。

    肖令宇站在原地沉默了很久,直到肖令画端着酒杯进来在他旁边撇嘴小声说了一句:“这可能是你最好的坦白机会,就这样白白放过了,真的不后悔?”

    “坦白了又能怎么样?各站桥一头,上去桥就断了,还不如隔岸相望。”肖令宇点了支烟又坐回床上,“你偷听我俩说话?!”

    “呸!稀罕!明明是你俩不关门!”肖令画说,“那万一哪天你望到他跟别人走了呢?”

    “你是不是皮痒?!”肖令宇不太友好地抢过兄长手中的杯子一饮而尽,把空杯子递还,“帮我把门带上,谢谢!”

    “……这杯是蓝幽灵。”肖令画说完见兄弟情绪确实很差,只好耸耸肩,拿着空杯子出去。

    门一关,肖令宇这边的酒劲就上来了,感觉胃里烧得慌,一阵天旋地转。这种能让体能等级低的人喝一口直接上医院的酒,喝完确实酸爽。

    卡瑞拉察觉到主人的体征异常,关切地问:“先生,需要为您叫醒酒汤么?”

    肖令宇说了声不用,之后直接钻进了被子里。

    雷珏这边又用光脑查了一些信息,之后便去找骆雨铃:“伯母,我想出去一趟,可能会晚点回来。”

    骆雨铃不放心,便说:“你令宇哥呢?叫他跟你一起去,这个时候你别单独外出,太危险了。”

    雷珏知道她是担心雷家:“您放心吧,我就去山里转转,不走远。”

    骆雨铃还是不放心:“那也不行,你等下,我去帮你叫你令宇哥下来,你们一起去。”

    雷珏想去拉住骆雨铃,但是他刚碰上个衣角骆雨铃就往楼上去了。

    骆雨铃敲了两下门:“小五,小珏说要出去一趟,你跟他一起去吧?”

    肖令宇头疼得要爆炸,但还是爬了起来:“来了!”

    雷珏见不久前还好端端的人一身酒气地扶额下楼,略诧异了一下:“用帮忙么?”

    肖令宇没客气地把手伸出去。雷珏用手背往上轻轻一搭,过一会儿肖令宇身上的酒气就直接散了,快得就跟变魔术一样。

    “想去哪?”肖令宇松了口气问。

    “也不去哪,就去后山瞎转转。”雷珏本来是想自己出去找点小东西,不过肖令宇跟着,那也就只能随便转转了,他要找的小东西自然也是随缘。

    “幽冥蛛就是后山抓的吧?”肖令宇想起在雷珏身上爬过的黑毛蜘蛛,突然问。

    “嗯。”一般的蜘蛛在这个时候肯定会冬眠,但是幽冥蛛却是北凌区唯一一种不会冬眠,并且在这种冰天雪地里还会有可能出来短时间游猎的怪胎,平时常在树洞之类的地方存放些食物,然后天暖和了就出来转转。他是扒了好多树洞才找到的这玩意儿。他还想再养几只,用来防身。

    雷珏现在养的这只他给取了个名,叫黑毛,原本有些瘦,现在跟他在一起吃得好睡得香,胖成球,而且毛色锃亮。

    大概是难得地感受到了凉爽的空气,黑毛从雷珏的衣兜里钻了出来,爬到了他的肩膀上。

    肖令宇看得寒毛倒竖,但是雷珏似乎一点也不膈应这玩意儿,还摸了摸人家的毛,一副稀罕得不行的模样。然后雷珏突然一顿,换了个方向走。

    “去哪儿?”肖令宇问。

    “我去把卷卷接出来,让它也去山上跑跑。”雷珏去了小动物屋,把卷卷接出来,结果还没走几步就听到枇杷在门口叫。他又去把枇杷给抱上。

    “把它给我吧,你抱俩不好抱。”肖令宇伸手。

    雷珏把枇杷递给了肖令宇。枇杷一开始还有点不乐意,但发现肖令宇身上要比雷珏身上更暖和之后它就老实了。它是园中区土生土长的猫,所以相比卷卷和黑毛更喜欢温暖的地方。

    后山也叫紫云山,就在雷家背后所以家里都说后山后山的,但其实叫紫云,因为每到夏季时山顶的云彩就会浮现淡淡的紫色,而据说这是因为山顶有个紫晶湖,有时光一反就会出现那种绝美的效果。

    雷珏之前来是临时起意,而且他又刻意避开了雷家人,所以只有一队机器人护位跟着,并且他只在山脚下转了转,没上山顶。但今天有带路的,他自然是可以走得更远。而这个走得更远的代价是越tm上山顶雷珏发现越冷!特别是把卷卷放出去之后怀里一空!

    他忘了山上山下是有明显温差的了,更别说这山上没什么遮挡,真是寒风呼啸得能让人忘了自己姓甚名谁。

    肖令宇穿得比雷珏少得多,但是压根儿没哆嗦,似乎根本不畏冷。他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包住雷珏:“先穿着吧,我让卡瑞拉送衣服过来。”

    雷珏一看他身上就一件单衬衫,但似乎也不冷,便没客气。道了谢,把拉链拉好,瞅了瞅套麻袋的效果:“是所有s级的体能都像你这样不怕冷吗?”

    “差不多吧。但我身体素质确实偏好。”

    “看出来了。能像鸡一样飞跃,那身体素质肯定差不了。”

    “鸡?!”

    “不然呢?”雷珏转头笑笑,“跳蚤吗?”

    “那你是什么?跳蚤的老婆吗?!”肖令宇说完这句之后冷不丁一顿,突然觉得有些不自在,因为雷珏没像往常一样怼回来,而是眸底带笑,带了些许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于是他只能硬着头皮换个话题,“下次出来的时候记得带着深渊星火,这样就不会冷了。”

    “嗯。”雷珏说。

    然后气氛就变得有些尴尬。明明不是第一次两个人相处,但是彼此都发现,有什么东西产生了微妙的变化。一时间周围只能听到风声跟脚踩进雪里的“嚓嚓”响。

    “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最后还是肖令宇先开的口。

    雷珏说:“暂时还不确定。”

    这次他在议事厅帮人治疗时发现了一些事情。他之前一直不明白他能控制动物的能力是打哪来的,现在他知道了,是从每一次治疗中获得。

    也就是说,他治疗每个个体都会从中获得一些能量,就是智慧线的能量。他左掌心的金色智慧线会随着他治疗的个体数增多而有所变化。之前他没发现这一点是因为他治疗的对象太少,以及那时他为了防止被肖家人知道他的秘密,帮助枇杷修复术后伤口也是一点一点来的,所以他完全没想到那居然也能给他提升“智慧”。

    智慧,姑且这样说吧,就像玩游戏时角色智慧越高法力越强一样,他的则是智慧线颜色越深,控制动物的能力就越强大。

    他想要的攻击力,大概可以从这上头发展了。

    “那有没有什么想做的?”肖令宇又问。

    “可能会开一家宠物服务中心吧,或者进军队。”雷珏说,“自然力异能人一般不都是两个发展方向吗?一种是在军队治疗伤兵和做保健,另一种是进医院。进医院我不太喜欢,进军队还可以。正好有肖伯伯这把大伞,所以如果不开宠物服务中心,那就进军队发展,总归是要认识些新朋友的。”最好是野战部队,驻地把山那种,动物越多的越好!

    “……你原来没有朋友吗?”肖令宇心里蓦地一疼。

    “你不是已经调查过了吗?”雷珏说完弓起尾指吹了声响亮的指哨。卷卷听到哨声飞快地穿过林子跑回来,一把蹿到了他的身上。雷珏揉着它那洋娃娃似的头顶毛,笑得毫无防备。

    猴子一般都是群居,而且喜欢自在,本来肖令宇还担心卷卷松开之后就不会再回来,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就回了雷珏怀里。肖令宇看着觉得惊奇,但更多的却是一种……难以言说的无力感。

    雷珏没什么朋友这事他确实知道,因为有雷海歌的恶意破坏无法顺利交到朋友,所以他查到的资料里显示的雷珏其实是有些胆小怯懦的,直到遇上了冯固才好一些。他当时会同意以联姻的方式把雷珏弄回家里也是因为这个,他笃定他对那样的雷珏不会有什么感觉。

    可万万没想到接回家的雷珏却是与他理解中的如此不同。

    “干嘛用这种眼神看我?”雷珏把卷卷抱好,“回去吧,也没什么可看的。”

    “谁说没有?”肖令宇说,“等一会儿吧,卡瑞拉来了之后我们直接坐飞行器上去。”

    “看紫晶湖?”

    “紫晶湖都冻冰了,看湖得明年夏天。我先带你去看一种鸟。”

    “鸟?”雷珏一下下顺着卷卷的头,舔了舔唇角,“够大够粗么?”

    “你……”肖令宇感觉这冰天雪地的穿件衬衫他都要出汗了!他恶狠狠瞪了一眼雷珏,“看够大够粗的还上什么山顶?!我身上就有!”肖令宇把臂肘搭在雷珏肩上,眼睛不客气地往雷珏裤裆上瞟:“我说的这种鸟又小又细,但是很漂亮。”

    “肖令宇!”雷珏直接把肖令宇抖落下来,“我还没治过瞎子,要不你来给我练练手?”

    “不要!”肖令宇话刚落,卡瑞拉便控制飞行器飞到了肖令宇和雷珏近前。但由于飞行器过大,而且他们所处的位置呈坡度状并且植被茂密,所以只能停在半空中。

    肖令宇是“鸡”,一跃就能上去。雷珏?雷珏感受到了来自全世界的恶意!

    肖令宇一副“我不是故意的”表情望了望天,忍住笑对雷珏勾勾手指,就像之前他被蝎子蛰了求治疗时雷珏对他做的那样。然后他说:“我抱你上去。”

    “抱?呵——”雷珏看了看天,心说当谁没有飞行器是怎么着?!然后他听到另一架飞行器接近的声音,想都不想地说:“枇杷,挠他!”

    “喵呜!”枇杷蹿上去就是毛嘟嘟的一爪!然而肖令宇反应太快了,抓住了它,它没挠到脸,于是又就近挠了肖令宇的手!

    肖令宇“嘶!”一声:“雷小珏!”

    雷珏揉了揉枇杷的头:“好孩子,干得漂亮。”

    肖令宇甩了甩手,对着通讯器一通摆弄:“你确定你的飞行器你就能上去?”

    雷珏反射性地说:“为什么不能?”

    他完全可以让他的飞行器把梯子放……雷珏顿了顿:“肖令宇你个大混蛋!”

    居然控制他的飞行器无法接近!

    肖令宇一把把枇杷放进雷珏怀里:“宝贝儿,来,哥哥抱!”

    说完他一把横抱起雷珏跃到自己的飞行器上。结果他刚一站稳,雷珏就把卷卷跟枇杷同时撒开了,这俩家伙上去就把他挠了个满脸花!

    肖令宇刚要说话,雷珏直接用四个字堵死他:“闭嘴!不治!”

    肖令宇:“……”

    到山顶的时候,肖令宇的脸上仿佛铺了一张蜘蛛网,看得黑毛直想往上爬,老是直勾勾盯着肖令宇,把肖令宇难受够呛。后来还是雷珏想到愈合之后可能就恢复不成原来的样子了,所以才给肖令宇治疗回原来的模样。

    治好之后,他们就看到了肖令宇说的那种鸟。

    雷珏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的鸟,一大群集中在一棵大树上建的窝,密密麻麻的,但是似乎谁也不会找错。它们长得小小的,几乎全一个模样,都是白脑袋绿身子,红色的尖喙,不足成年人拇指长。它们叫声清脆,似乎也不惧人,见到有人来也没有飞走,反倒是在雷珏走近时扑拉拉全向他飞了过来。

    那么一大群,合一起起码得有一麻袋!给雷珏都吓得向后退了一步,但还是被落了个满身。

    有些落不到他身上的也盘旋在他周围。

    肖令宇见状说:“小心它们拉你身上。”

    结果话刚落,他头顶就落了一坨屎。

    肖令宇:“……”

    雷珏“噗”一声:“你、你别看我,这个我、我真治不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肖令宇强忍住了恶心的感觉:“不许笑!”

    雷珏笑得眼泪都快下来了,但就是停不下来。

    肖令宇气得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直接把雷珏塞进飞行器,回家之后直奔浴室跑了过去。雷珏则因为要送卷卷回小动物屋,所以没跟着。

    肖令书看到雷珏带卷卷回来,笑说:“小珏,跟小五去后山了?”

    “嗯,刚回来。”雷珏把卷卷松下来,有些犹豫要把不小心捎带回来的小鸟放在哪里。

    “怎么了?”

    “二哥,你看这只鸟我要是松开它它自己能飞回后山吗?”雷珏把鸟拿出来。

    “嗯?这不是雪顶翠翎吗?你们上山顶了?”肖令书过来看了看。

    “嗯,那边有好多这种鸟。”雷珏说,“原来叫雪顶翠翎,名字还挺好听。”

    “寓意还好呢。”肖令书笑说,“这鸟头部雪白,其它地方都是翠绿的颜色,可是它们小时候头顶那一撮白毛其实是嫩黄的,要等成年之后才会越来越白,而且一生只找一个伴侣,所以也叫‘白头到老’。”

    “……还怪有原则的。”雷珏下意识瞅了瞅主楼方向,随即说:“那我一会儿再把它送回去吧。”

    “也好。”

    雷珏轻轻抬了一下指尖,雪顶翠翎便飞到了他的头顶。他怕也被拉一坨,赶紧回了停放飞行器的地方,之后直接飞向后山山顶。

    本来他是想把这只小鸟放回去就走,结果门开了这小家伙死活不肯离开,给它放到外面它又会在第一时间飞回来。

    雷珏有些无奈,但更无奈的是,要放走的这只还没能成功放走,更多的雪顶翠翎便向他飞了过来,一股脑飞进他的飞行器,弄得内部为灰色系的飞行器一下子变成了绿色。

    “你又去后山了?”正当雷珏想着要不要把这些小东西都带回去之际,肖令宇发来信息。

    “嗯,遇到点儿问题。”雷珏说。

    “什么问题?”

    “雪顶翠翎全都飞进我的飞行器里了,我把它们带回去它们没窝能行么?”总不能把树拔了带走吧?!

    “……先带回来再说吧,它们要是不肯走,以后八成要把你的飞行器当窝。”

    雷珏:“……”

    肖令宇猜得没错,这些鸟真的赖着不走了。雷珏到家之后下了飞行器它们也跟着,等雷珏迅速回屋把门关上它们就又回到飞行器上头落着。雷珏没办法,只得把飞行器门打开。要不夜里太冷,即便雪顶翠翎抵御寒冷的能力比较强也难免会冻着。

    “新飞行器,坐了还没两次就成了人家的新房,宝贝儿你有何感想?”肖令宇说。

    “还好鸟类一般都懂得不往自己的窝里拉。”雷珏这样安慰自己。

    “但是它们很可能会一直霸着不走。”

    “那就住着吧,在里头白头到老是不是也挺好?”雷珏说完把飞行器门开了三分之一左右,免得再把这些鸟憋坏了。结果做完这些一扭头就见肖令宇表情有些奇怪。

    “干嘛?你不会不好意思了吧?”雷珏失笑,戳了戳肖令宇的手,“不就是带我去看了有寓意白头到老的……”的小鸟么?

    雷珏本来是想揶揄两句的,可话还没说完就突然住了口,因为他做梦都没想到会从那微不足道的肢体接触上感受到肖令宇的内心。

    之前他握住肖令宇的手腕问肖令宇问题时也感觉到了肖令宇的内心。否认了在婚礼前一晚控制艾米丽的肖令宇是挣扎的,挣扎过后是难过。所以他疑惑。可现在的肖令宇心里却是强烈的压抑和绝望。

    压抑什么呢?看上去明明是个活得恣意且不畏流言的人。

    又绝望什么呢?家世、财富、相貌、能力,要什么有什么。

    雷珏是真的有点看不明白了,如果拥有这些得天独厚的条件和无拘无束的性格还无法过得快乐,那肖令宇到底……背负了什么?

    还是说,这些世人所看到的潇洒和放纵其实都是假的?

    &&&&&&

    换选还没结束呢,所以肖志成还是要去园中区议事厅,而要给别人投票的雷建英自然也要去。只不过雷建英这个不用倒时差的跟肖志成这个要倒时差的一比,气色反倒被比了下去。

    雷建英的脸色难看得跟鬼似的,特别是看到对立派的人看着他笑得意有所指的时候,他胃里简直堵得慌,明明早上什么都没吃却好像无法消化食物一样,难受得不轻。他就想不明白了,明明a3计划没有泄露出去,雷珏怎么会有那么快的反应?这次的事情,按理说在网友看来就应该只是一次再普通不过的豪门八卦吧?

    难道雷珏知道什么了?

    肖志成也从肖令宇嘴里听说了网上的一些信息,但是他没太在意,反正现在抓心挠肝的不是他。

    司万年却没他那么好的脾气,见雷建英就在不远处若有所思地瞅着他们这里,故意笑着说:“令宇跟小珏这婚事真是办得好,怪不得古言都说娶妻娶贤,想要家里安宁,还真得小珏这样温顺的性子才行,可不能太恶毒了。”

    肖志成点点头:“你说的是。”

    雷建英额上的青筋差点绷起来,他儿子现在已经是“恶毒”的代名词了,这些人是什么意思!

    而且雷珏温顺?

    温顺个屁!

    雷建英看着通讯器上卫离新发来的消息,转身藏住了凝满恨意的笑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