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穿越之福临门 第六十九章



    “别闹了,小心伤口又裂开了。”祁明诚放弃了挣扎,说。

    赵成义扛着祁明诚在院子里转了好几圈,把祁明诚转得晕头转向的,这才扶着祁明诚的腰,把他稳稳地放在了地上,笑道:“没事,我身体好着呢!”他觉得自己的伤口真的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

    祁明诚揉揉自己的胃,觉得刚刚被赵成义扛得有点不舒服。他告诉自己一定要大度,绝不能和一个伤患多计较。祁明诚示意赵成义转个身,他亲自查看了他的后背,见没有哪里出血,才松了口气。

    “既然好得差不多了,那我们又该收拾行李上路了。我们没多少时间能耽搁的了。”祁明诚说。

    赵成义这回放的算是探亲假,考虑到他在过去两三年中的悲催经历,又考虑到他就职的地方距离他的老家很远,官方给的探亲假很长。但是,再长的探亲假,他在来回路上就已经耗去很多时间了。如今赵成义又在洼子县中被迫停留二十几天,如果他接下来不动作快一点,肯定赶不上报到之期了。

    迟到了会怎么样?会挨军棍。

    祁明诚不希望赵成义刚刚背上挨了鞭子,马上又屁股上挨了棒棍。

    而且,如果仅仅是挨顿打,那这个事情就不算什么。最重要的是,西北看似在荣亲王的全盘掌握中,但那么多大大小小的官员里,总有三五个会是皇上的耳目。赵成义明面上是皇上提拔起来的人,他一个校尉原本也不引人注意,但如果他迟到了,万一有人把他和途径南坡城的荣亲王联想到了一块儿去,这不就坏事了吗?小人告状时,往往不需要什么实质性的证据,只需要三分巧合和七分联想。

    所以,赵成义最好能准时地赶到西北。只有这样,没有犯错的他才能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好在他这回是和祁明诚一起的,按照祁明诚原本的行程规划,需要做生意的他会在各座城中停留一到三天的样子,如今既然已经耽误了二十多天,只要遇城不留,那么他们还是能把时间挤出来的。

    唯一的问题就是,遇城不留,那祁明诚就没法做生意了。他这次大概赚不到太多的钱。

    祁明诚的心情却很好,说:“这没什么,反正我已经做成了一笔最大的生意。”此时的人讲究学成文武艺卖与帝王家,祁明诚既然顺利在军粮这块搭上了沈灵和荣亲王,可不就是做了最大的生意。

    赵成义心里一动。他带回来的铁矿消息,让荣亲王有了充足的军械;祁明诚的方法如果可行,就让荣亲王有了充足的军粮。如此,军需中最重要的军械、军粮、被服三块里面的两块就都没问题了。

    如果荣亲王真能登基,他们这份功劳或许拼不过那些亲自陪着荣亲王打天下的人,但也已经不小了,至少能让家族以此兴盛,说不得还能保家族三世安泰。至于三代之后,得看后人自己争气与否。

    忽然,赵成义想到了什么。他环顾一下四周,知道院子里没什么人,且他们正站在院子的中央,如果有人靠近了,他们能在第一时间发现。于是,赵成义低下头,咬着祁明诚的耳朵轻轻说了句话。

    “你可知,我到洼子县后,接手的第一批粮食是从哪里运来的?”赵成义问。

    这话其实是不能轻易说出口的,因为这关系到了荣亲王的暗中势力部署,是隐秘。但赵成义知道祁明诚可以信任,而且这件事情竟然还和祁明诚有一点关系,所以他肯定要让祁明诚做到心里有数。

    祁明诚摇了摇头。他对于沈灵本人的了解已有不少,但对他那人脉势力的了解却很有限。

    赵成义继续贴紧了祁明诚的耳朵,声音已经轻得微不可闻了,说:“即使那支商队做了伪装,但当时洼子县这边没有主事的人,我冒用了荣亲王之名,自然就是这里的老大。因此他们在我面前还是泄了几分真相。粮食是从林家运来的。云安林家在别的城中都有生意往来,这粮食是就近运来的。”

    林家的祖宅位于云安城,但他们在别的城中有商铺等等,往灾区运些粮食还是很方便的。

    只是,问题来了。

    按照祁明诚的设想,沈灵能从商家手里拿到粮食,用的无非就是威逼和利诱这两种方法。云安林家中如今有位姑娘是因救驾之功而受封的主位娘娘,如果他们本身没有任何问题,沈灵如何还能利诱他们?林家已经天然地站到了皇上那一边,只要林家的姑娘生下或者抱养一个孩子,他们就稳赢了。

    利诱不成,自然只剩威逼。

    那么,沈灵手里又握着什么样的把柄,使得林家会冒着让皇上震怒的危险给荣亲王送粮呢?这个把柄一定很大,说不得能直接让林家覆灭,于是林家不甘不愿地上了荣亲王的船,只求一时的平安。

    祁明诚和赵成义对视一眼。

    “你现在想到的,就是我已经想到的。”赵成义说。

    祁明诚越发肯定林家的那位娘娘的身份是有问题的了。当初被送进宫的双胞胎太有可能是祁家的四妮、五妮了。原本祁明诚还担心两位姐姐日后的安全,怕其中一人成为皇帝的妃嫔后,等荣亲王登基时,她们会被清算。但如果此时的荣亲王已经知道了她们身份有异,并且还能拿着她们的身份问题来要挟林家,那么双胞胎说不定一直是在帮荣亲王做事……难道是荣亲王把双胞胎培养成了间谍吗?

    祁明诚缓缓地出了口气,苦笑道:“我原只担心她们日后会如何,却不想,她们现在就如履薄冰了。”间谍岂是好当的?即使她们跟的主子日后能顺利登基,但间谍们真的能平安活到那个时候吗?

    “多想无益。若真如我们猜的这样,她们暴露了,就会把荣亲王也暴露了,因此王爷会想方设法护着她们的。”赵成义干巴巴地说。如果皇上知道自己身边有了细作,他第一个怀疑的就是荣亲王。

    两人说话时,身体贴着身体,彼此靠得很近。

    因着心里惊疑不定,祁明诚还虚虚地扶着赵成义的胳膊。

    阿顺在外头等了好久,琢磨着老板和校尉应该闹得差不多了,他总可以顺利喝口水了吧?结果当他第二次靠近院子大门时,从他的角度看去,却只见赵校尉低着头,把脑袋埋在了祁明诚的脖子里。

    祁明诚的脑袋把赵成义的脑袋挡住了,所以阿顺只能循着常理来揣摩他们此刻正在做什么。

    阿顺真是吓了好大的一跳!

    光天化日之下,赵校尉竟然站在院子里啃老板的脖子!

    世间竟然有如此……之事!阿顺赶紧往外面退去。然而,赵成义却已经发现了阿顺的到来。

    祁明诚和赵成义聊的内容是绝对不能被其他人听见的,他们的神经一直绷紧着,知道有人来了以后,两人行动一致地往两边退去,他们就从身体贴着身体的状态一下子变成两人间隔着三米的状态。

    两人很有默契地盯着阿顺,仿佛在等着阿顺说点什么。

    在阿顺看来,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他们做“贼”心虚了啊!

    因着鲁乙平时总爱对着阿顺说些不着调的荤/话,阿顺在这短短的半年中,被迫从一个懵懵懂懂的乖孩子迅速进化成了一个理论上的老司机,什么该懂的不该懂的,他都已经懂了。然而,他在生理上又还是一个真正的小处男。小处男更容易产生联想。阿顺忍不住在心里脑补出了各种十八禁的画面。

    于是,阿顺的脸又情不自禁地红了,低着头磕磕绊绊地说:“我、我什么都没有看见。”

    祁明诚不知道阿顺在脸红什么,只无端觉得有些尴尬,就拍了拍自己衣服上并不存在的灰尘,若无其事地说:“是阿顺啊,我听说你们几个人正忙着帮灾民们修房子?你是累了,回来歇一歇吗?”

    阿顺仍是低着头,犹豫了两三秒钟以后,说:“我、我不渴了。”然后他扭身飞快地跑远了。

    祁明诚:……

    赵成义:……

    两个人毫无带坏了小朋友的自觉,所以还反过来觉得阿顺这样子太不正常了。

    “所以,他原本是打算回来喝水的?怎么就不喝了?难道我们的说话内容被他听见了?”祁明诚觉得这个事情有些奇怪,“那他也不至于跑走啊,我们说得如此隐晦,他肯定什么都没有听明白。”

    “我说得这么小声,他听不见的。”赵成义对此非常肯定,“他肯定是尿急了。”

    祁明诚勉强接受了这个解释,没看见阿顺憋尿憋得脸都涨红了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