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穿越之福临门 第六十五章



    对于赵成义来说,挨顿鞭子根本不叫什么事儿!

    挨上一顿鞭子就能解决的事情,能算是大事吗?虽说赵成义为显诚心,拿鞭子反抽自己的后背时很是用上了力气,因此抽得皮开肉绽的。伤口是真的,流的血也是真的。但他依然不觉得这有什么。那点皮肉伤,他只要略微养上几天就能好个彻底了。不伤筋,不动骨,那就不值得有什么大惊小怪。

    万一一顿鞭子不够,那就两顿!赵爷爷的身体结实着呢!

    更何况,赵成义此举真是把荣亲王感动了。荣亲王再落魄,他也是皇亲国戚,还是未来的皇帝,随身带着不少上好的成药,其中一样是皇家御用的药膏,只要往伤处那么一抹,火辣辣的伤口处立刻会感觉到一阵清凉。荣亲王就送了一瓶给赵成义,赵成义抹了小半瓶,伤口愈合的速度竟快了很多。

    荣亲王如今是非常看重赵成义的。有赵成义之前在外流落两年却为他们带回了关键的消息这一功劳打底,荣亲王虽未见过他,却已听说过他的名字和事迹,对他大为欣赏。因此,荣亲王看着赵成义时,原本就是带着滤镜的。见他冒用自己的名头来救灾,亲王不觉得被冒犯,反而觉得他异常果敢。后又见他主动领罚,荣亲王在一瞬间竟然还觉得颇为内疚,早知道这人如此实诚,他就该先免罪的。

    那为何荣亲王没有先免赵成义的罪呢?

    因为荣亲王还没有反应过来,还沉浸在对赵成义的欣赏上,压根没觉得他的行为有什么不妥。

    而且,荣亲王此时带在身边的这些人,都是他心腹中的心腹,唯一一个心里有鬼的——荣亲王之前失踪了几天就是源自于此人的陷害——也已经伏诛了。这些人不会在关键时期做些挑拨离间之事,反而都觉得赵成义做得不错。没有人煽风点火,荣亲王甚至压根就没有往被冒犯的那一方面想过。

    赵成义背上有鞭伤,自然就不能骑马赶回南坡城了;马车也不行,这个时代的陆地交通一点都不发达,他要是坐了马车,只怕后背刚刚结痂的伤口会因为持续的颠簸而绽开,一点都不利于他养伤。

    于是,荣亲王把赵成义放在了洼子县一个已经收拾出来的镇子上,让他好好休养。

    祁明诚醒来时,见阿顺守在自己床边。等到祁明诚反应过来时,他脸一黑。沈灵太过分了,竟然还让人把他弄晕!不过,他却也知道这些阻止他的人都是为了他好,毕竟他们都不知道他拥有灵水。

    阿顺已经从沈灵那里得知了赵成义的消息,此刻按照沈灵的吩咐,一五一十都说给了祁明诚听。

    祁明诚的脸更黑了。

    阿顺却以为祁明诚是在为赵成义担心,赶紧说:“既、既然是赵校尉自己抽的自己,那他下手肯定有分寸,说不得伤口一点都不严重。没有疫情,也没有刺杀,这种状况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就是因为他自己抽的自己,所以才严重!如果是荣亲王让人抽的,王爷当然不会真想抽他,只是抽给外人看一看,那么他们一定会在鞭子上动手脚,那样才会一点都不严重。”祁明诚黑着脸说。

    阿顺有些迷糊。

    祁明诚喜欢阿顺这种略有些单纯的性子。阿顺在做奴隶时,虽然受了很多的苦,但是包春生几个怜他年龄最小,平时对他多有照顾,于是阿顺的心眼是有的,但却不擅长勾心斗角。祁明诚也不再解释,转而说:“你好好识字,好好钻研医术,大约过上半年,我们要去南方,到时都劳你照顾了。”

    他说的南方就是南婪那地。阿顺的医术到时不一定能派上用场——非当地人对于当地的各类毒物缺乏了解,他们到了当地大都不能顺利发挥自己的医术——祁明诚之所以这么说,也是在鼓励阿顺。

    阿顺果然红着脸,眼睛发亮地说:“嗯!我一定会努力的!”他要让自己变得更加有用。

    祁明诚揉着太阳穴坐了起来,无奈地说:“好了,既然洼子县那边的情况并不危急,那你们也不用紧紧地盯着我了……我带着你们一起过去吧。等义兄养好了伤,我们直接从那边出发赶往西北。”

    “可是,城中还戒严啊?”阿顺问。

    “很快会解禁的。”祁明诚说。全城戒严是为了限制荣亲王。如今荣亲王在洼子县那边已经有所作为,算算时间,这个消息也该传到南坡城了,某些人得知荣亲王不在此处,继续封城就无甚大用。

    阿顺对于祁明诚非常信任,听他这么说,立刻就下去收拾行李了。

    不多时,沈灵就出现在了祁明诚的房间里。明明是他让人把祁明诚弄晕过去的,此刻见着了祁明诚,他竟然还一脸坦然。祁明诚真是无比佩服沈灵的厚脸皮。成大事者果然都需要有一张厚脸皮啊。

    这“厚脸皮”三字其实也算是一种调侃吧。沈灵和祁明诚正处在一种惺惺相惜的友好状态中。

    在新皇登基前,沈灵如今严格说起来是个白身,所以祁明诚和他插科打诨也不觉得有什么。而新皇登基后,待沈灵成为了镇国公,如果他的性格一直没变,祁明诚倒是能和他做一辈子的知己好友。

    “我知道你肯定要去洼子县了。既然你去了,我就不去了,再帮我传个消息吧。”沈灵说。

    祁明诚还坐在床上,闻言直接就着坐着的姿势把被子拉到了脖子处,说:“这回不拦我了?”

    “是是,不拦你了。知你千里追夫情意重,此情可感天动地,谁拦得住你!”沈灵打趣说。

    祁明诚:“……”话说,如果他此时拿沈灵和荣亲王的关系进行调侃,算不算是顺利反击了?仔细想想看,沈灵和荣亲王之间的奸/情还是很多的,自古表哥表妹多配对,表哥表弟估计也是一样的。

    待到南坡城解禁,祁明诚立刻挥别了沈灵,带着他的一行人迅速赶往了洼子县。

    赵成义根本没料到祁明诚会赶过来。他心中明白义弟一定会担心他,于是得知荣亲王会给沈先生传消息时,他就厚着脸皮求了小小的恩典,只求荣亲王能对着沈先生提一句,说是见他赵成义办事麻利就把他留下来帮忙了,叫沈先生那边莫要担心。在赵成义看来,沈先生一定会把这话转述给义弟。

    然而,赵成义根本没想到,荣亲王在信里对着他大夸特夸,什么该说的不该说的,全都说了。

    天气已经逐渐热了起来。赵成义身上的伤口虽说已经开始结痂了,但这个状态反而更加难耐,因为伤口处总是痒痒的。赵成义不怕疼不怕痛,却被这种痒意折腾得够呛。因为总忍不住要伸手去后背抓痒,为了防止刚刚愈合的伤口被抓破,赵成义只好趴在了床上,然后让人把他的手用布条捆起来。

    越是抓不到,后背的痒意就越是明显。赵成义只好靠着东想西想来转移注意力。

    一时想到了祁明诚在外跑商如此辛苦,上回卸货时竟还把手磨破了;一时又想到祁明诚脸上的皮肤就和水煮的鸡蛋似的,一路上风吹雨淋竟也没见粗糙;一时又想到自己仿佛都被祁明诚影响了,最近洗脸的时候总觉得自己的脸摸上去也滑溜了很多……军老爷的脸不能太白,太白了是会被欧阳千总那种混蛋嘲笑的。于是,赵成义郑重其事地思考了起来,他是不是该把自己的大胡子重新留起来了?

    想着想着,赵成义又想到了荣亲王送他的那一瓶好药。

    赵成义喜滋滋地想,没想到这药的效果竟有这么好!他只用掉了小半瓶,瓶子里还剩了大半的药膏。待见到义弟后,他就把药送给义弟,只说是王爷赏的。以后义弟若是再在卸货时磨破了手,或者赶路太急,脚上磨出了水泡,这药就能派上用场了。他照顾不到义弟时,还望祁明诚能照顾好自己。

    祁明诚走进屋子时,赵成义正百无聊赖地趴在床上,两眼发直,不知道又想到哪里去了。

    祁明诚直接走过去,在赵成义的屁股上拍了一下!他拍得不轻,还发出了“啪”的一声。

    老虎的屁股摸不得,赵爷爷的屁股就能摸了?赵成义眯着眼睛,正想要看一看是哪个胆大妄为的人如此没规矩,就见祁明诚笑眯眯地站在他的床边。赵成义一时间有些愣住了,义弟怎么会在这里?

    “很有本事嘛!自己把自己抽成了这样?”祁明诚的语气中听不出喜怒。

    赵成义的背上,鞭痕纵横交错。即使都已经在结痂了,但一道道深色的痂痕使得他的后背看上去更加可怖。这不是祁明诚第一次在赵成义的背上看到这么严重的伤了。当赵成义还是阿灯时,阿灯被买回来的第一天,祁明诚就见过他后背上有鞭伤了,那时的他很同情阿灯。而现在,他觉得很心疼。

    两人之间的关系不一样了,感情不一样了,祁明诚心中的难受劲儿也就更多了。

    赵成义忍不住朝门口看去。

    “你放心,外头都是我们的人,我让阿顺在门口守着了。”祁明诚说。赵成义这边本来就没什么人,荣亲王虽说看重他,可是荣亲王和他的侍卫幕僚们都忙得飞起来,就只雇了两个当地人照顾他。

    赵成义把脑袋转到了另一边,保持着趴在床上的姿势,说:“你要是心里不痛快,就打我吧。”

    祁明诚简直要被赵成义这无赖的样子气笑了!他心里确实不痛快,便一屁股坐了床边,弯下腰,凑近了赵成义的耳朵,小声地说:“你这个呆子!你单知道要自领鞭刑来赎犯上之罪,你怎么就不想想,你明明立了功,却还要受罚,这不是陷荣亲王于不义之中吗?显得他心思狭隘容不得人一样!”

    赵成义猛得把脑袋转了回来。祁明诚说的这种情况是很有可能发生的啊!他怎么就没想到呢!

    祁明诚从自己的腰间解下水囊,递给赵成义,说:“起来!先喝水!”这是融入了灵水的水。

    赵成义还是直直地盯着祁明诚,仿佛一副被吓住了的模样。

    “快点,先喝水。我再给你详细地说一说其中的勾勾绕绕。”祁明诚说。

    赵成义仍是一言不发地看着祁明诚,仿佛祁明诚说的那种情况太危急了,他根本就无心喝水。

    祁明诚心软了,说:“放心,你这次做得很好,并没有留下什么后患。你喝过水,我再细说。”

    祁明诚其实也不是故意要吓赵成义的,他只是气赵成义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赵成义晃了晃脑袋,说:“我、我确实有点渴了,不过我的手被绑着,起不来。那个,你先帮我解了绑,再扶我起来喝水。我、我后背太痒了,这手要是不绑着,我就老控制不住自己要去抓痒。”

    其实,赵成义哪里是真的被吓住了啊,他根本就是起不来啊!

    祁明诚这才注意到赵成义此刻的样子。赤/裸的上身,被束缚的手脚,很羞耻的捆绑play。

    祁明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