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穿越之福临门 第六十二章



    沈灵为何会出现在南坡城?因为负责这次救灾任务的人是荣亲王,也就是沈灵的表哥。

    救灾不好救,国库里已经拿不出多少救灾物资了。后宫的妃子们意思意思地缩减了用度,只筹到些许白银。然后,皇帝把后妃们大肆褒奖一番,回头赏了更多的东西,就一脚把荣亲王踢出了京城。

    皇帝存心要为难荣亲王,恨不得他能把这个事情彻底搞砸了。

    荣亲王要钱没钱、要粮没粮、要人没人、要药没药……总之他就那么苦兮兮地被打发了过来。国库拿不出物资来,那沿途的州府要开仓济粮吧?地方官员对于荣亲王这个亲王在皇帝那里的地位心知肚明,因此遇事各种推诿,话说得还算漂亮,什么行动都没有。而且,荣亲王怀疑官府粮仓是空的。

    “别的地方不清楚,只说这南坡城中的官府粮仓,看着是满满当当的,但只在最上面堆着几袋子陈粮,底下的那些袋子中装得全部是泥沙。真银白银换了泥沙,钱都不知道落到谁的口袋里去了!”

    沈灵义愤填膺地说。

    要想成功做成一件事情,最好能天时地利人和,结果天时没有,地利没有,人和更没有。

    形势太差了,荣亲王的救灾阻力很大。

    现在坐在皇位上的那个皇帝,他当年既然能够干掉先太子成功登基,其实多少也算是个有脑子的人了,绝对不会是一个无可救药的蠢蛋。但是,他当初能够登基就仰赖于各方势力,登基后又有一阵权力受限,以至于他的执政方向一开始就走歪了。如今十官九贪,皇帝难道不知道这其中的危害吗?他知道,可是他已经没有了大力整改的魄力,毕竟整个官场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吏治就越发败坏。

    更何况,这位皇帝原就算不上是什么爱民如子的好皇帝。他竟然能把救灾一事当成是对荣亲王的陷害,就能够看得出来,他其实根本不关心受灾地区老百姓的死活。他要的就只是坐稳自己的皇位。

    如果死一县、一城的百姓就能把荣亲王彻底毁了,那么就让他们死吧。皇帝的心理就是这样的。

    “表哥其实已经去了洼子县,但我们故意放出了消息,说他还在南坡城中停留。”沈灵说。他们这一行人中有一位和荣亲王身形相仿,就伪装成了荣亲王的样子,结果他们已经遭遇到三轮刺杀了。

    沈灵最近一直背负着很大的压力。一方面他很担心荣亲王那边的事情是否进展顺利,另一方面他还要想办法筹集粮食。如果没有粮食,如果不能保证灾民们活下去,那么他们做什么都是没有用的。

    不过,沈灵到底是沈灵,笑着说:“近期会有一批粮食运往洼子县,只我如今手头的消息不好传出去,劳烦你们中的某个人替我去洼子县传个话。”有了这批粮食打头,他们多少能拖过一段时间。

    沈灵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时间,有了时间,他才能想办法筹集到更多的粮食。

    赵成义立刻说:“我去吧。我跑得快一些。”他的体能足以支撑他一天中大部分时间都在赶路。

    “那你准备一下。我们这儿有出城的路子,一个时辰后就送你出城。”沈灵说。他这边本来安排了另一个人去汇报消息,但有人受伤后,他的人手就有些不太够用,好在他运气不错遇到了赵成义。

    沈灵说完事情就又离开了。祁明诚赶紧帮赵成义收拾行李。此去洼子县的一路上,衣服什么的可以不用多带,但一定要把干粮备齐了。当然,银子也是需要的。祁明诚把面饼、熏肉和盐打包装好。

    好在干粮什么的原本就准备得很充足,祁明诚一边收拾,一边还能有时间开开小差。

    见祁明诚似乎有些担忧,赵成义说:“报个口信而已,没什么危险的,就是人辛苦了点。”只要他混在灾民中,应该就不会引人注目,刺杀等事情也轮不到他这样的小人物,只是来回赶路累了点。

    然而,祁明诚担心的根本就不是刺杀不刺杀的问题。

    “就连南坡城中都有疫情了,洼子县是重灾区,万一那里也出现疫情怎了么办?”祁明诚的脑子里忽然冒出了一个想法,赶紧扯了件自己的衣服塞到行李中,“我陪你一起去!”他每日都有灵水!

    “别闹!”赵成义扶着祁明诚的肩膀说,“带上你,原本五六天的路,我能走上十天,就算我等得起,沈先生和荣亲王能等得起?所以,你就耐心地待在这里等着我。总之我一定会快去快回的。”

    赵成义可以日夜兼程地赶路,一天只用休息一二个时辰就行了,带上祁明诚肯定就做不到这样。

    “那你别忘了戴上口罩。我赶紧再让包春生给你做两个,你换着戴。”祁明诚翻出了自己的两件棉布做的衣服,打算让包春生把它们全部改做成口罩,一个口罩弄个十几二十层的,多少管点用吧?

    差不多一个半小时后,沈灵再一次出现了。他身边还跟着另一个祁明诚和赵成义都没有见过的陌生人。祁明诚估摸着这应该就是沈灵的护卫了,看此人突突的太阳穴,就知道他绝对是一个练家子。

    沈灵会和他的护卫一起把赵成义送走,祁明诚就只能留在客栈里。

    沈灵对于赵成义、祁明诚两人均很有好感,他一直都觉得祁明诚是一个非常有趣值得交往的人,但他在情感上还是更亲近、倚重赵成义一点,因为赵成义不仅让他掌握了父亲被人害死的证据,还为他们提供了一个铁矿的消息。如今,他们已经探明了那个铁矿的位置,就等着派人过去秘密开采了。

    所以,有些玩笑话,沈灵不会当着祁明诚的面说,但在赵成义面前就无所谓了。

    “我听祁明诚喊你义兄……怎么就是义兄了,不是相公?”如此八卦的沈灵真是有些哦哦西啊。似乎再正经不过的人只要在军营中带上那么三五个月,都会成功由个温和知礼的人变成一根老油条。

    赵成义正想老老实实地把自己和祁明诚的关系解释一番,脑海中却忽然闪过了一道光。

    对于祁明诚(疑似)心悦沈灵这件事,赵成义是一点都不看好的。倒不是什么配得上配不上的问题,而是祁明诚这辈子可以不要自己的亲生孩子了,而沈灵作为镇国公府的一根独苗,日后在面对子嗣问题的时候,能像祁明诚一样坦然吗?沈灵忍辱负重了这么多年,为的不就是镇国公府的传承吗?

    凭着赵成义对祁明诚的了解,祁明诚一定不允许自己的丈夫纳妾,他在这方面十分有原则。那子嗣这个问题真是非常不好解决。既然如此,与其日后伤心,就不如在源头上把这个事情直接掐灭了。如果沈灵对祁明诚在那方面毫无感觉,那么不管祁明诚心里是怎么想的,他们之间都不会有可能了。

    然而,祁明诚那么好,又一心一意要帮沈先生的忙,如何能让沈先生不会对他产生爱慕之心呢?

    此时的赵成义简直无比机智。

    很简单啊,沈先生是正人君子,如果他知道了祁明诚已有归宿,自然就不会对祁明诚动心了!兄弟之妻不可欺啊!于是,赵成义憨憨地笑了一下,说:“这不是……他不好意思么,义兄一样的。”

    为了义弟以后的幸福,赵成义挺身而出,故意误导沈灵把他和祁明诚当成了一对。

    赵成义再接再厉地说:“这不……他知道我要去洼子县了,担心那里会有疫情,就特意给我做了好几个口罩,让我把口鼻都能护住。临时也找不到地方买棉布,他就把自己的三件中衣全部裁了。”

    赵成义力求自己话中的每一个字眼都在表现他们的夫夫情深!

    沈灵哪里知道赵成义在一瞬间竟然想了这么多呢?他原本就以为赵成义和祁明诚是一对,一对才会住一间屋子,听了这话只笑着说:“怪不得欧阳千总每次要给你做媒时,你都要和他打上一架。”

    “当时的我还不知道明诚的存在,和欧阳千总打架也不能说是为了他,纯粹就是不喜欢他给我做媒。”赵成义半真半假地说,“等我回了家才知道明诚已经进了我家的门,巧的是,他还救过我。”

    “救过你?莫不是当初把你‘买’回来的人就是祁明诚?”沈灵觉得这真是太巧了。

    赵成义艰难地把自己脸憋红了,故意做出一副新媳妇见不得人的模样,说:“就、就是啊……”

    面对着赵成义如此浮夸奔放的演技,沈灵都忍不住要起鸡皮疙瘩了。不过,世人皆说情爱一事最是磨人,见赵成义有了这样的表现,沈灵只能把原因归到“他果然对祁明诚爱得深沉”这一方面了。

    “可见你们之间是姻缘天成啊。”沈灵真心实意地说,“恭喜你们。”

    说着话,沈灵已经把赵成义送出了城。城外的马匹是早早就准备好的。沈灵对着赵成义一拱手,祝他此去一路顺利。赵成义对着沈灵点了下头,回了一礼,甩下马鞭,眨眼间就连人带马地跑远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