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穿越之福临门 第五十九章



    赶路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

    赵成义要赶去军队中报到,这个事情自然不能迟到了,因此哪几天到了哪一座城,在他的行程中都是有规划的;祁明诚这边要散漫很多,考虑到他出门的目的,他在每座城中都需要停留一到三日。如此一来,综合一下双方的需求,他们就需要在赶路时加快速度,这样才能空出时间让祁明诚停留。

    所以,赶路的时候就更辛苦了,每次坐在马车上时,他们都觉得很有必要争分夺秒。

    好在他们队伍中的人多,赶路时能安排成三班倒,就连马匹和骡子们都能两班倒,所以也一日日坚持下来了。更何况,只要进入城中休整,祁明诚都会让大家吃好喝好,于是他们也没有什么怨气。

    船三儿是最苦逼的一个,他一直躲避着赵成义、祁明诚这对义兄弟二人组,也插不进合同工四人组以及大兵八人组之中,于是每天默默地干活,默默地吃饭,默默地睡觉,永远听不到他的说话声。

    赵成义冷眼观察了船三儿几日,发现此人其实真没有什么太坏的心思,甚至没有什么主见。别人给了船三儿什么机会,他把握住了,就会成为什么样的人。为善,或者为恶,都来自于别人的推力。

    如今赵成义把船三儿扒拉到自己的手底下了,他肯定不会给船三儿作恶的机会。

    赵成义身上有地图,而且他们现在走得这条路是祁明诚上一回已经走过的,因此在赶路时,他们总能顺利找到夜间歇脚的地方。不过,即使路程规划得再好,他们有时候也免不了要在野地里过夜。

    天气还算暖和,就是船三儿都有过在野外过夜的经验,大家都觉得这不是什么难事。

    在野外过夜时,赵成义一般都和祁明诚睡一个铺盖。只要两个人坦坦荡荡的,这就没什么。与之相反,卷毛有时候会和阿顺挤到一个被窝去,因为卷毛总是调戏阿顺,动不动就拍一拍他的屁股,还经常对着阿顺喊“小媳妇儿”,阿顺就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仿佛把卷毛当成了一个色中大恶鬼。

    祁明诚只能在私底下偷偷询问赵成义:“鲁乙是不是瞧上阿顺了?”

    赵成义摇摇头,小声地说:“鲁乙估计只是爱开玩笑而已。我记得,在西北时,曾经有个人说是看上鲁乙了,那人还是鲁乙的同乡战友,两人的关系原本挺好的,结果鲁乙就被吓了好大的一跳。”

    “传说中的‘我把你当兄弟,你却想上我’?”祁明诚问。

    赵成义忍不住笑了起来:“对对,就是这么一个意思。你这个说法太逗了。”

    祁明诚回头朝卷毛鲁乙看去。这一日,他们在野外安营扎寨时,竟然很幸运地套到了两只兔子,虽说大家的肚子里现在都不缺油水,依然欢天喜地把兔子烤了。鲁乙抢食的行为极为娴熟,碗里已经堆了不少的肉。然后,他就把一块肉都没有抢到的阿顺拎到了一边,把自己碗里的肉分了一半出去。

    阿顺估计是说了一声谢谢吧,鲁乙又贱兮兮地在阿顺的胸口摸了一把。

    祁明诚觉得这场面越发不忍直视,只得把视线收了回来:“话说,我不是很懂直男的友谊啊。”

    赵成义坚持着不懂就问的原则:“直男?”

    “额……就是一个说法,从过路的客商口中听说的。”祁明诚喜欢把什么事情都往客商啊、书本啊上面推,这个说法不容易被揭穿,“只喜欢女人的男人就叫直男,只喜欢男人的男人就是弯的。”

    老实说,赵成义还是不懂为何有“直男”、“弯男”的说法,他下意识地朝自己的胯间看去。隔着裤子什么都看不到,而且小成义此时也在沉睡,赵成义还是忍不住问:“不都是笔挺笔挺的吗?”

    “什么?”祁明诚一开始没弄懂赵成义的意思。

    赵成义对着自己的胯部点了下头。祁明诚顺着赵成义的目光往下,也看向了赵成义的胯部。

    哦,祁明诚明白了。原来赵成义说的笔挺笔挺的是指那东西有反应时候的状态啊。

    祁明诚清了清嗓子说:“也不是都笔挺的,也有带、带钩子的。咳咳,我们为什么要聊这个?”

    “好奇。”赵成义坦坦荡荡地说。

    总之,有时候真是弄不懂直男和半直男间的话题走向呢。

    两人正说着话时,包春生送了两只烤兔腿过来。兔腿不大,主要是给他们尝尝鲜的。祁明诚不太想吃,就把两只兔腿都给了赵成义。赵成义一边吃着一边问:“没胃口吗?是不是这几天累到了?”

    “只是不想吃而已。”祁明诚摇摇头说。

    “我们风里来雨里去是没办法,你完全可以留在家里过舒坦日子。”赵成义这一路上和祁明诚聊天多了,知道祁明诚还有好多能赚钱的点子,那祁明诚不管在哪里都是能赚到钱的,为何还要跑商?

    祁明诚笑着说:“我一方面是想要出来走走,就是单纯地走一走看一看。而且,这也不是没有收获的,《祁迹》不就能出书了?我要争取每隔一两年都能写出一卷来。我觉得这个事情很有意义。”

    赵成义“嗯”了一声,听着祁明诚继续往下说。

    “再有一个……其实我早就有野心了,我想要建立一个全国性的商业网络。”祁明诚的眼中仿佛有星光闪耀,“我不光要去西北,还要去西南,去东北……”这个时代的讯息太不发达了,因此祁明诚只能亲自下场做调研工作。他一开始就瞄上了残疾或退伍的大兵,一方面他确实想要给这些人一个能继续赚钱养活自己的机会,另一方面是因为他想要和官方合作。他要走的路一开始就非常明确了。

    “如果各地的市场能被我连通起来,也有利于我为大管事这一派提供军需。”祁明诚又说,“军需中最重要的三块分别是军械、粮草和被服。我肯定是不能动军械的,剩下的就是粮草和被服了。”

    赵成义默默地听着,偶尔会说上两句话。他对于各类商业行为不是很在行,但他能从军队的物资调配这一方面给祁明诚一些建议和启发。今日的前半夜正好轮到他们两个值夜,他们能尽情地聊天。

    后半夜,两个人一起睡了。估计是因为值夜值得有些累了,祁明诚这一觉睡得非常熟。

    第二天,赵成义率先醒了过来。两人的铺盖和马车连通。赵成义出于安全考虑,一直睡在外侧,让祁明诚睡在紧靠着马车的里侧。而且,赵成义一般都是让自己的脸冲着外面,背对着祁明诚睡的。

    赵成义觉得有什么东西戳着自己。

    大家都是男人,赵成义很快就明白那是什么东西了。

    不就是祁明诚的笔挺笔挺么?

    赵成义淡定地把义弟的笔挺笔挺拨到了一边,然后揪着祁明诚的脸,说:“喂,该起床了!”

    祁明诚被叫醒后发现了自己的状况,他起先还有一点点尴尬,可是因为赵成义太坦荡了,于是他很快就坦然了。这都是正常的生理反应。男人嘛,即使什么坏心思都没有,只憋了泡尿也能立起来。

    总之,直男就是这么坦荡的啊,互相比个大小,互相摸上那么几把,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啊!

    他们的队伍继续往西北行进,走了大约有三分之一的路程时,祁明诚一行人得知了一个消息。初春冰雪消融时,景朝的国土中间那块儿闹了大洪水,死伤了很多人。洪灾发生已有一段时间了,但源兴省那边不受影响。因为,灾民们的行动能力有限,即使向往东南地带的富庶,也跑不了那么远的。

    最重要的是,这一路上都对灾民设了障碍,很多城禁止他们入内。灾民们只能在城外等死。

    这个国家的救灾反应太慢了。哪怕考虑到古代等原因,这样的救灾反应依然是慢的。现任的皇帝坐了不到二十年的皇位,底下的贪官污吏就多出了几十倍,老百姓的日子也比当年难过了不知多少。

    随着他们越来越靠近受灾地,祁明诚所能看到的衣衫褴褛的灾民也就多了起来。

    不过,按照祁明诚的路途规划,他们不直接经过受灾地,等到达距离灾区最近的南坡城后,他们就又开始远离受灾区了。所以,他们看不到受灾区的惨象,但见过灾民们麻木的眼神,祁明诚却能想象地出他们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这些灾民们还是从洪水中逃出来的,那么还有更多逃不出来的呢?

    然而,祁明诚能做的似乎唯有一声叹息。

    他们是在傍晚赶到南坡城的。城门口已经高度戒严,城外聚集着很多的灾民。女人和孩子的哭声断断续续。有些孩子甚至饿得连一丝声音都发不出来了。草皮、树皮等能吃的东西都已经被啃光了。

    即使祁明诚等人衣着整齐,也不得不多塞了一些银子,才被守城的大兵放到城里去。

    城外、城里有着地狱和天堂一般的区别,城外的人眼神麻木,城内的人依然歌舞升平。洪水之灾完全没有影响到这座距离灾区最近的城。街上的叫卖声此起彼伏,有着一座大城应有的繁荣和热闹。

    祁明诚一行人先找了一家客栈住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