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穿越之福临门 第五十八章



    赵成义和祁明诚都是属于那种干起活来比较麻利的人,做好了饭,他们顺便把厨房也收拾了。

    祁大娘子的眼睛仍有些红肿,不过情绪终于稳定了。吃饭时,祁明诚说了自己马上就要出远门这件事。祁大娘子下意识看了吴顺一眼,才有些不舍地对祁明诚说:“那你在外面也要照顾好自己。”

    祁明诚也忍不住看向了吴顺,似乎在询问他要不要一起去。

    上一次跟着祁明诚出门时,吴顺已经尝到了好处。虽说日日赶路,人总是很累,但跑一趟下来真赚到了钱啊!只是如今妻子心结未消,吴顺放心不下,便摇着头说:“这次我还是在家里待着吧。”

    吴顺露出了一个表示歉意的笑容。

    赵成义赶紧给吴顺倒了酒,说:“这次明诚和我一起,你们就放一百个心吧,我能照顾好他。”

    “姐夫你不用担心我,哪怕成义不可靠,那还有包春生他们几个。”祁明诚也笑着说,“他们四个也和我们相处快一整年了,你对于他们的人品都是放心的吧?总之,这次一定会比上次还顺利。”

    “我比他们四个加起来都可靠吧?”赵成义嘟囔了一句。

    吃过饭,祁明诚又拉着吴顺聊了一会儿天才离开。关于孩子这个问题,需要吴顺和祁大娘子夫妻两人好好合计。祁明诚只是对着吴顺再一次强调了一下,东西不能乱吃,觉得有问题就先去看大夫。为了增加自己话中的可信度,祁明诚表示,他知道的这些知识都是从书上看来的,总之绝对没有错。

    离开吴顺家后,祁明诚和赵成义一前一后走在山间的小路上。

    祁明诚走在前面,喝了一点酒的赵成义忍不住盯着祁明诚的屁股看了好几眼。很快,他意识到自己这个动作太猥琐了,于是做贼心虚地转开了视线。又过了一会儿,发现祁明诚并没有注意到这一幕时,赵成义又坦然地把视线转了回来。他刚刚也没有做什么嘛!隔着裤子多看几眼,这不算耍流氓。

    忽然,祁明诚脚下一滑。赵成义吓了一跳。

    不过,不用赵成义上手扶,祁明诚已经自己站稳了。

    祁明诚低头一看,发现自己刚刚踩到了一片正在腐烂的叶子,所以脚底下才打滑了。

    “前面踢到了小石子,刚刚又滑了下。你心不在焉地想什么呢?担心你大姐?”赵成义问。

    祁明诚摸了下鼻子,说:“怎么可能不担心?道理我都懂,也都说给她听了,不过这种事情没有发生在自己身上,我们不管说什么,都有点像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我大姐的心里肯定觉得很痛苦。”

    “这倒也是。那如果这个事情发生在你自己身上,你急不急?”赵成义问。

    “你还别说,这个事情要是搁我自己身上,那我就真是一点都不急了。我是无所谓有没有亲生孩子的。如果没有,其实我连过继都不想。”祁明诚的语气显得特别淡定,“我一点都不看重这些。”

    赵成义的脑海中闪过了一道灵光:“要是你完全不在乎子嗣,那你是不是也有可能和男人……”

    不等祁明诚回答,赵成义拍了下自己的脑袋,做出了一副懊恼的样子,说:“等等,你不用回答了。我刚刚也是想岔了。在西北见多了男的和男的在一起搭伙过日子,我就觉得他们那样也挺好。”

    但在这个世界上,大部分男人还是愿意和女人一起过日子的,无关于子嗣,只是因为他们喜欢。

    祁明诚以前似乎从未正经思考过这个问题,现在由赵成义问出来了,他就顺势往这个方面仔细想了一下,发现自己好像并不是特别直。于是,他若有所思地说:“就我个人而言,男女无所谓吧。我觉得两个人在一起,首先要有共同语言。如果真遇到了那么一个人,那这个人本身才是最重要的。”

    “……”

    “……”

    不知道为何,两人之间出现了一场短暂的沉默。

    直到赵成义眼尖,看到了一片长得不大不小正合适的叶子,他赶紧摘了叶子,笑着说:“我会用这种叶子吹小曲儿。我那时还是一个小兵,每日都被/操练得像条狗一样,隔壁床铺的那位老大哥就爱拿片叶子吹曲安慰我们。”那老大哥最擅长吹思乡的曲子了,然后新兵蛋子们就都哭得稀里哗啦的。

    赵成义把叶子含在了两片嘴唇之间,两只手也搭在了嘴上。

    下一秒,祁明诚从未听过的曲调在山间的微风中响起,如同一只小鸟儿朝远方飞去。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的时候,赵成义带着他那八位亲兵,又带着一个缩头缩脑的船三儿,祁明诚带着阿顺、包春生四个人,背上行囊离开了梨东镇。他们先去省里。赵成义还要去见见三郎、四郎。

    因为时间算得很巧,所以当他们赶到省里时,三郎、四郎正好休沐,不需要另外请假了。

    三郎给了祁明诚一个非常热情的拥抱,又贱兮兮地塞给祁明诚一串糖葫芦作为报复,问:“我不久前刚刚往家里寄了一封信,是给小明诚的。算着时间……小明诚出发离家时,还没有收到信吧?”

    赵成义抢过祁明诚手里的糖葫芦,直接塞进了四郎的手里:“喏,你最爱吃甜食,自己拿着。”

    赵家四郎:……

    二哥太无情无义无理取闹了,这一刻的四郎真觉得自己是捡来的。

    祁明诚感激赵成义的仗义相助,又被“小明诚”这个称呼雷了一下,故意板着脸说:“三郎你叫我什么?胆儿肥了吧?”他以前总开三郎、四郎的玩笑,现在果然就被三郎、四郎“报复”回来了。

    “小明诚啊!小、明、诚!”其实三郎本来不是这么无聊的人,说白了还是被祁明诚带坏的。

    “说好要叫我一辈子明诚哥的呢?”祁明诚故意做出一副“被不孝儿孙气坏了的老祖父”样子。

    “你如果还是我二嫂,看在二哥的面子上,肯定要叫你明诚哥。不过,现在嘛,我们要依着年龄来论大小了。你比我、四郎都要小,叫你一声小明诚并没有错。”三郎等这一日都已经等了很久了。

    祁明诚“呵呵”了一声,看向了赵成义。

    赵成义立刻给了三郎一个脑瓜奔儿:“还叫明诚哥!什么小明诚、明小诚的,没规矩。”

    “可是,明诚的年纪真的比我小啊!”赵三郎捂住自己的额头表示不服气。

    祁明诚看足了热闹,才笑着说:“叫我明诚吧。对了,你不是说写信给我了吗?什么事情?”

    “啊,就是你的那份手稿,之前被我夫子拿去看了。他看完后,很想要给你的手稿写序……”

    祁明诚有些诧异:“等等!写序?意思是这个可以刊印成书了?”

    “是啊。夫子很努力在促成这件事。我想着这不是什么坏消息,就赶紧给你去信了。”三郎说。

    祁明诚那本暂定名为《祁迹》的手稿书其实是本杂书,没想到省学内的夫子却对一本杂书如此看重;而且,祁明诚作为《祁迹》的作者,身上毫无功名,没想到这位夫子还愿意纡尊降贵为他写序?

    一瞬间,祁明诚差一点以为自己开启了汤姆苏的穿越模式。

    三郎想了想,认真地说:“我觉得明诚那手稿确实非常不错,虽然说你写的都是一些小人物的故事,但是仔细想想,每个小人物身上都体现出了一种精神。我觉得,这种精神是很具有感染力的。”

    什么样的书才是一本好书呢?好书的评判标准有很多。三郎觉得,一本能让人感动的书,就一定会是一本不错的书了。祁明诚的文字算不上华美,故事算不上奇诡,但是他的文字却可以感动别人。

    “没想到三郎念念不忘的阿灯竟然就是二哥。二哥,你脸上真的有那么多胡子吗?”四郎问。

    赵成义:……

    祁明诚赶紧说:“这个……阿灯那一章可以删掉。”他那时以为自己写的是生命中一位再也见不到面的过客,哪里想到阿灯会是赵成义!如今赵成义恢复了身份,属于阿灯的过去成了他的黑历史。

    赵成义倒是不觉得有什么,说:“不用删。除了你们,谁知道阿灯就是我啊。”

    “话说,你那时装得真够好的!对我说的那些话中,十句里面有六句是假的吧?”祁明诚问。

    回想起过去的那些事情,祁明诚一点都没有生气,恰恰相反,他觉得赵成义这人太精了。所以,祁明诚在书中描绘的阿灯形象其实和赵成义相去甚远。等他剃了胡子以后,就连样貌都相去甚远了。

    但是,赵成义的这种精明又和世俗的那种精明不一样。总之,祁明诚很欣赏赵成义这个人。

    因为祁明诚只在省会停留一天,他就把《祁迹》的出书后续等工作全部托付给了三郎。

    “嗯,明诚你放心,我会把事情办妥的。”三郎保证说。

    “我怎么觉得……还是听你们叫我明诚哥更顺耳啊?”祁明诚贱兮兮地说。

    赵成义默默地盯着三郎和四郎。

    祁明诚眼中的初高中生四郎同学咬了一口糖葫芦,放弃似的说:“糖葫芦挺好吃的。”

    三郎趁人不注意踩了四郎一脚。这个叛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