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穿越之福临门 第五十七章



    祁明诚原本就计划和赵成义一起出远门,否则这个时间点,他早就远行跑商了。现在他想要搞军需,要去西北做调研,更需要有赵成义的陪同。为了等赵成义,祁明诚会在回程路上迎来今年冬天。

    对于一个非常怕冷的人来说,这个牺牲也是蛮大的。

    考虑到后天就要出远门,祁明诚在第二天去了大姐夫吴顺的家里。上次跑商时,吴顺和祁明诚配合默契,祁明诚就打算这一次依然叫上吴顺一起走。但吴顺似乎有些犹豫。祁明诚也不好多勉强他。

    所以,祁明诚去吴顺那里,主要是为了道别。

    上莱村和下河村相聚不远,见祁明诚要去下河村,赵成义非要跟着他一起去。祁明诚想着带上赵成义也没什么关系,反正赵家和吴家也算是亲戚,走动起来不会让人觉得失礼,就把赵成义带上了。

    “玉珠儿都没有你这么粘人。”祁明诚开玩笑说。

    赵成义十分正直地说:“我也是有问题要请教你大姐夫。他擅长打猎,我向他取取经。”

    两人有说有笑地走到了吴顺家里,结果刚走到院子门口,隔着篱笆朝里面望去,祁明诚就觉得吴顺家的气氛不对。待他仔细一看,吴顺正抱着脑袋一言不发蹲在家门口,祁大娘子似乎在屋子里哭。

    这是吵架了?

    赵成义和祁明诚对视一眼。

    赵成义赶紧压低了声音说:“我就先不进去了,免得他们尴尬。那是你姐姐,你先去看看。”

    祁明诚点了下头,赶紧推开院门走进去。吴顺听到动静,抬头看了祁明诚一眼,连打招呼的力气都没有了。他眼睛通红,眼中布满血丝,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累的。总之,他整个人显得非常疲惫。

    祁明诚对于吴顺的印象一直挺好的,知道他是个疼老婆的人,可现在祁娘子正在屋子里哭啊!

    “你、你……算了,我姐到底怎么了?”祁明诚问。

    吴顺站了起来,估计是蹲久了腿麻,他整个人还晃了一下。吴顺没有把祁明诚领进屋招待,直接握住了祁明诚的手,说:“你来得正是时候,赶紧劝劝你姐吧。她竟然瞒着我偷偷喝符灰、香灰。”

    在这个求神拜佛的氛围很浓重的时代,很多人都相信香灰、符灰能治病。村子里,如果谁家的孩子久病不愈,就需要去请神婆或者其他有神通的人来赶鬼。总之,这时代中有不少人和大夫抢饭吃。吴顺对于这些鬼神之事原本是将信将疑的,但他去年跟着祁明诚去跑商时,亲眼见过一个人被神婆治病治死了。自那以后,他虽然对于鬼神还存着一点敬畏之心,但对于香灰治病什么的就敬而远之了。

    结果,今天吴顺从外面回家时,就看到祁大娘子在把符纸烧了泡水喝,他吓了好大的一跳!

    吴顺让祁大娘子以后都不要弄这些了,结果像祁大娘子那么柔顺的一个人,偏偏在这件事情上却非常坚持。不管吴顺怎么说,祁大娘子就是不听。说到了最后,吴顺也急了,两人就这样吵了一架。

    不用吴顺细说,祁明诚就明白了。祁大娘子弄的那些香灰、符灰估计都是为了求子吧?

    祁明诚在吴顺的肩膀上拍了两下,小声地说:“我去和大姐好好说说。不过,我要先问明白你的意思,如果我姐这辈子都不能生,你是不是真的不嫌弃她?是不是以后也不会在这种事情上怪她?”

    吴顺叹了一口气:“我啊,也不瞒你。孩子,我肯定是想要的。如果我说不想,那就是在骗你。可是,我不能看着你姐这么糟蹋身体啊?要是这样,我宁可就不要孩子了。而且,我这些日子一直都在琢磨这件事情,你看,我爹爹就没有孩子,他只好捡了我,到了我这里,我也没有孩子。是不是我们打猎太多了,弄死的蛇、獐、兔、鸡什么的太多了,以至于它们怨气不散,我们才没有孩子的?”

    吴顺都已经在自己身上找原因了。他给了祁明诚一个饱含歉意的眼神:“要真是这样,你姐还是被我耽误的,她不嫌弃我,我能嫌弃她?而且我早两年就说了,大不了以后也去捡个孩子回来养。”

    “行,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去和我姐姐好好说说。”祁明诚抬脚朝屋子里面走去。

    祁大娘子坐在床边哭。地上倒着一个碗,不知道什么东西烧成的灰散了一地。

    祁明诚小心翼翼地绕着那些东西走,走到了床边。说真的,祁明诚也不知道为何大姐一直都没有怀孕。当初大姐来赵家帮忙做豆腐时,他就一直给她喝灵水。后来吴顺跟着祁明诚一起去跑商时,吴顺也一直喝灵水。夫妻俩的身体按说已经被调养得很好了。怎么就没有孩子呢?莫非是缘分还没到?

    祁大娘子知道是祁明诚来了,胡乱擦了眼泪,挤出一个苍白的笑容,说:“让阿弟看笑话了。”

    祁明诚摇了摇头,说:“大姐,是不是姐夫老对你甩脸色,气你生不出孩子来?”

    祁大娘子赶紧摇头,哭着说:“不是不是……不关他的事,他、他已经做得很好了,是我对不住他。你说,我一个女人,却生不了孩子,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他不怪我,是我自己怨我自己啊!”

    “大姐!”祁明诚的声音都拔高了,“你是一个人,你不是一个生孩子的工具。你问问姐夫,是谁给他缝补了衣服,是谁帮他收拾家里,是谁为他准备每日的吃食?就这样,你还觉得自己没用?”

    “哪个女人不做这些事?她们也做,她们还能生孩子。”

    “那你和姐夫在一起,难道就是为了生个孩子吗?没有孩子,你们之间的关系、情感就都可以被否认掉了?”祁明诚觉得祁大娘子真的是魔怔了,“如果,不能生孩子的原因,不在你,而在姐夫身上,你会因此离开他吗?你不会!对你而言,姐夫比孩子重要。对姐夫来说,你也比孩子重要啊!”

    祁大娘子拼命地摇着头:“可是……可是,我就是想要给他生一个孩子啊!”

    “姐,你觉得人活一辈子最重要的是什么?”祁明诚一字一句地说,“像咱娘那样,一口气生了六个孩子,结果什么福气都没享,连自己的孩子也护不住,早早就去了。你觉得她那样有意思吗?”

    祁大娘子愣住了。

    “你想要一个孩子,主要原因是什么?第一,养儿防老,是希望老有所依吧?那么,只要年轻时多存一笔银子,老了照样有依靠。第二,是为了死后有人祭拜。老实说,我觉得亲戚关系不是靠一个姓氏来维系的,而是靠情感来维系的,玉珠儿姓赵,不姓祁,也不姓吴,但如果我们对她好,等我们都老死了,她能不给我们立个牌位烧些纸钱吗?第三,你和姐夫感情好,特别想要为他生一个孩子。那么,你问过姐夫的意思了吗?你和孩子,到底是谁更重要?你不要本末倒置了啊。”祁明诚又说。

    祁明诚这些话都是为了劝大姐来说的。其实,他觉得有没有孩子还是顺其自然比较好。

    生了孩子的自然能享受孩子带来的欢乐,那确实能让生命变得更加完整,而且孩子是未来,是希望,是一个家庭、一份爱意、一种责任的传承。但如果夫妻间真的没有这个缘分,那也不能强求了。

    祁明诚想了想,又说:“大姐,这些香灰、符灰是真的不能吃的,乱七八糟的偏方也不能吃,别把好好的身体吃坏了。我的意思是啊,你最好和姐夫两个人去城里看个有口碑的好大夫,记得让姐夫也看啊。有时候,一对夫妻常年没有孩子,原因不一定会出自女方身上,更有可能是男方的问题。”

    ……

    劝了好一会儿,祁明诚觉得自己把什么话都说完了,就走出房间把吴顺推了进去,说:“我一个做弟弟的,说话肯定不如你这个做丈夫的管用。总之,你们夫妻之间有什么问题就都自己商量吧。”

    在祁明诚进屋劝祁大娘子的时候,赵成义也进了院子在和吴顺聊天。

    赵成义说:“我刚还和你姐夫说,在西北,带着孩子改嫁的寡妇特别抢手。虽是别人家的孩子,但好好养大了,不和自己家的一样吗?还有那种男子间互相结契的,这辈子肯定没有亲生孩子了。”

    “你也想得很开啊。”祁明诚说。

    赵成义有些得意,四下看了看,然而附在祁明诚的耳边,说:“我要是吴顺,不管是谁的身体有问题,我都先买通一个大夫,叫他只管把不能生孩子的原因都推到我身上,这样一来我媳妇就不会自责了。而且,我娘、我家里人肯定还很心疼我媳妇,绝对不会因为我媳妇不生孩子就对她摆脸色。”

    “老太太能摆什么脸色?她开明着呢,你就是娶个男人,她那边也没意见啊。”祁明诚说。

    “总之就是这么一个意思!”赵成义也觉得自己的娘不会对儿媳妇不好。

    “瞧着我大姐和我姐夫的样子,我们得自己弄点什么吃。你饿了吧?我们去厨房里看看。”如今祁大娘子那里还没有劝回来,而且祁明诚还没有向他们告别,自然不能一走了之,估计还得再等等。

    祁明诚和吴顺关系好,随意进出他家的厨房,也不会让主人生气。

    “我只会弄点简单的……我大姐估计吃不下去什么,我给她煮点粥吧。”祁明诚说。

    赵成义跟着钻进了厨房。他如今特别擅长找食物,眼睛扫了那么几下,就对各处放着的食材心里有数了。赵成义撸起了袖子,说:“今天哥哥给你露一手。你管着灶头就行了,我给你整几个菜。”

    下得厨房,上得厅堂,极品好男人啊!祁明诚对着赵成义比了个大拇指。

    吴顺千辛万苦把自己媳妇哄笑了,虽说祁大娘子心里还难受,总之不再钻牛角尖了。吴顺想着还有两个客人没有招待,就赶紧跑了出来,闻着香味摸到厨房。他就看见赵成义正勾着祁明诚的脖子。

    “啧,让你烧个火,你还能把灰弄到脸上去。”赵成义一脸嫌弃地说。

    “哪里?我这样擦干净了吗?”祁明诚在自己脸上划拉了两下。

    “你别动,还是我帮你擦吧。”赵成义直接拿着自己的袖子轻轻地在祁明诚的脸上蹭了两下。

    吴顺立刻扭身回他屋子去了。这两人也不知道在做什么,他还是带着媳妇先避一避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