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穿越之福临门 第四十九章



    说是大船,江河中的船再大也大不到哪里去。

    玉珠儿其实什么都没有看见,只是凑热闹似的叫着“二叔”。老太太的眼泪却又忍不住了,欣慰地说:“一定是二郎回来了!小孩子的眼睛都灵呢,要不是真看到她二叔了,玉珠儿没这么高兴!”

    环境是可以影响一个人的。即使祁明诚非常淡定,但在这种紧张而激动的气氛中,他还是忍不住踮起了脚尖,仿佛那样就能看得远一点,看得清楚一点了。远远河面上,果然有艘船正朝他们驶来。

    待到模模糊糊能看到船头的人影时,赵大郎激动地说:“娘!真是二弟!真是二弟啊!”

    老太太抓着祁明诚胳膊的那只手下意识用上了力,把祁明诚攥得有些疼。

    不过大家都已经顾不上这些小细节了,祁明诚瞪大了眼睛,想要看得更清楚一点。

    船头上站着七/八个人,因为距离太远了,面目都很模糊。不知道赵大郎是如何认出赵成义的,反正祁明诚没有认出来,只能努力地尝试着辨认。他看得眼睛都有些疼,就下意识抬起手揉了揉眼角。

    祁二娘正好用眼睛的余光捕捉到了祁明诚的这个动作。她以为祁明诚在擦眼泪。

    很快站在船头的赵成义也远远看到了家人,一时拼命地挥着手,一时又把双手聚在嘴巴上对着岸上大喊。赵大郎回头教育三郎、四郎说:“都有出息点,不许哭!二郎当官了,咱不能给他丢人。”

    这话说完,赵大郎自己先偷着抹了抹眼泪。好吧,其实他也不是真心想要训斥三郎、四郎,只是已经控制不住眼泪的他还想拯救一下自己身为哥哥的威严。赵家的男儿其实都很硬气,但心又很软。

    因着上次偷偷回来时答应过祁明诚要帮他忙的,赵成义这次把自己的官服穿上了,而且他还带了八个兄弟一起回来。下船时,八位亲兵分作两排先下了船,摆足了气场后,赵成义才从船上走下来。

    就如三郎、四郎当初考上秀才时归家时的表现一样,赵成义下船后的第一个动作,就是掀了官服的衣摆,噗通一声跪在了脏兮兮的泥地上,对着老太太磕了实实在在的三个响头。老太太立刻心疼地把他扶起来了,然后她就抱着他哭。她在这些天里一直飘在半空中的心在这一刻终于落回了肚子里。

    赵大郎捏着赵成义的肩膀,使劲地揉着他的肩膀,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祁明诚原本一直站在老太太身边,此刻离着赵成义也近,不过他知道赵家人都很迫切地想要和赵成义说说话,于是他非常自觉地让出了自己的位置,往旁边退了好几步,让三郎、四郎都填了上来。

    见赵大郎一手扶着赵成义,一手还要护着玉珠儿,祁明诚赶紧把小外甥女接了过来。

    玉珠儿乖巧地待在祁明诚的怀里,眼珠子滴溜溜地转,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

    “奶奶哭了,爹爹哭了,珠珠不哭。”幼儿不识愁滋味,玉珠儿吮着手指,觉得很好玩。

    祁明诚赶紧把玉珠儿的手指从她自己嘴里拿了出来:“不许吃!吃手指就没有故事听啦!”他说话时故意模仿了奶娃娃说话时的那种调调,笑点低的玉珠儿就被逗笑了,于是她忘了吸手指这件事。

    小孩子的笑声就像是铃铛一样清脆。

    赵成义忍不住朝他们舅甥俩看了过来。祁明诚忙着逗孩子,没注意到他的眼神。

    只一眼,赵成义又把脑袋转了回去。他扶着老太太,说:“娘,渡口上风大,咱先回家去!”上一次回来时,赵成义就知道老太太的身体不太好。要不是祁明诚和他大嫂尽心尽力地服侍着,说不定老太太至今还在床上躺着。累得母亲如此受苦,只这一件事情就叫硬汉私底下偷偷红了好几回眼眶。

    “对对,回家去!家里火盆、柚子叶都备好了!”赵老太太说。

    祁明诚这才终于说上了话,对着赵成义解释说:“今天先在我那里住一晚,方便!”

    回家的一路上,赵成义扶着老太太走在最前头。八位亲兵紧随其后。

    镇上的人都来围观了,但是他们不敢靠得太近,只隔着几十米远远地瞧着。而且,一时间围观的人中竟然无人敢说话。毕竟,那八位在西北待过的士兵身上都带着煞气,此时他们按照之前说定的,根本就没有收敛过煞气,还故意做出了一副凶狠的模样。这一身的煞气就能叫普通人的腿肚子软了。

    回到家里,老太太还紧紧抓着赵成义的手不放。

    祁明诚见赵家人只顾着赵成义,已经顾不上其他了,他只好站出来张罗事情。比如说,门口的鞭炮要有人去放;送赵成义归家的那些船工要有打赏;厨房里的活要催着;八位亲兵需要好好招待……

    祁明诚把玉珠儿还给了祁二娘,整个人忙得团团转。

    祁家的屋子不大,已经住下了赵家人,八位亲兵肯定是住不下了。虽然他们自己都说,只要给他们一个打地铺的地方就可以了,但祁明诚还是亲自带着他们去了镇上最好的酒楼,给他们开了房间。

    梨东镇是一个小地方,镇上最好酒楼中的环境其实也就是那样,好在八位亲兵都不是什么难以伺候的人。或者说,能被赵成义挑中了并带回家来的人,原本就不会是那种品性不好的人。他们在战场上什么苦没吃过?见祁明诚如此重视他们,什么事情都给他们安排妥当了,他们心里是只有感恩的。

    直到吃完了饭,赵成义还好好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并没有因为他们一错眼就消失了,赵家人仿佛才终于找到了一种安全感。赵成义朝大门处看去,忙得一直没有吃上饭的祁明诚正从外面走进来。

    两人的眼神对上了。

    想着这两人似乎一直都没有好好交流过,赵老太太用能够活动的那只手紧紧抓着赵成义,眼睛却瞧着祁明诚,说:“小六,快坐娘身边来。还有什么事要忙的?你吩咐三郎、四郎他们去就行了。”

    “阿弟还没吃饭吧?我去看看厨房里还有什么剩的没?”赵大郎也赶紧从座位里站了起来。

    祁明诚立刻说:“大哥你坐着。我前面就叫他们给我留了饭……现在去端过来就行了。你们等我一会儿。”说着,他就往厨房中跑去。他已经料到了今天会忙得很,所以早早让人给他准备了面饼。

    用饼卷着菜吃,比吃饭要方便多了。

    厨房里没有什么人,帮工都在院子里洗碗。祁明诚想着柜子里还有罐蜂蜜,那还是沈顺上回捎来的。他就把蜂蜜找出来,泡了一杯蜂蜜水,然后把今天还没有用掉的灵水整一滴都放进了蜂蜜水中。

    祁明诚拿着饼和蜂蜜水走到了堂前。他把蜂蜜水递给赵成义,说:“给你泡的,快喝了。”

    见赵老太太笑眯眯地看着自己,祁明诚赶紧解释说:“是蜂蜜水。别说我偏心啊,其实大家都有份,我已经泡了好几杯放在灶头上,就是一个人端不过来。三郎、四郎你们去端一下。对了,用青花小瓷碗装的那两碗是玉珠儿和四郎的。知道家里就你们两个最爱吃甜的,所以那两碗多放了蜂蜜。”

    见自己竟然和小侄女一个待遇,四郎只觉得……明诚哥真是太坏了!

    不过,四郎确实特别爱吃甜的。全家人都知道。这一点真是无从反驳啊!

    赵成义端着蜂蜜水,笑着看着大家。祁明诚赶紧催着他说:“快点喝啊!”他想着赵成义既然受了那么多的苦,只怕身体看着强健,也许会有暗伤。而他过些日子还要再去西北,要上战场的人没有一个好身体怎么行呢?祁明诚自觉在别的事情上帮不了什么忙,就打算把这些日子的灵水全部给他。

    赵家其他人和祁明诚本人的身体都被调养得很好了,就是总习惯性流产的祁大娘子,她的身体如今都健康了很多,虽然她还是一直没有怀孕。总之,家里人不缺一滴两滴的灵水,赵成义却很需要。

    赵老太太虽然不知道灵水这一茬,但见祁明诚主动示好了,就觉得自家的呆儿子也应该有点什么表示。于是,她笑着说:“对,快把蜜水喝了。这是个好兆头,以后都要甜甜美美和和顺顺的啊!”

    赵成义立刻咕咚咕咚把一杯水全部喝了。

    祁明诚放心了,从赵成义身上收回了眼神,大口大口地咬着饼。他已经饿坏了。

    赵成义局促了一会儿,不怎么自在地扯了扯身上的官服,主动起了话题,问:“咳咳……明、明诚,你觉得我今天,咳咳咳咳……”作为一个性格内敛的人,回趟家还要摆这么大的架子,赵成义其实一点都不习惯。不过,既然他之前答应过祁明诚了,那只要祁明诚满意了,他的功夫就没有白费。

    “好!表现得非常好!”祁明诚赶紧说,“反正饵已经放下了,接下来就看有没有人咬钩了。”

    赵成义松了口气。如果祁明诚不满意,那他只能等回到西北后和瞎出主意的欧阳千总干一架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