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穿越之福临门 第四十四章



    祁明诚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赵成义手里拿着柚子,眼中一下子就充满了期待,问:“那是我的牌位?!所以……这家的主人还是我们赵家?!我娘他们都没事吧?那你是我娘后来认的义子?”他语速飞快地问了好几个问题。

    赵成义已经等不及祁明诚的回答了,他打算直接站起来去研究一下牌位。

    按照本地的习俗,牌位的后面会写上生者的名字。

    祁明诚却拦住了赵成义起身的动作:“这里确实是赵家。你是赵成义?证据?”

    没想到祁明诚会是自己的义弟……赵成义虽说很想知道家人的近况,但对于又是自己半个救命恩人又是自己义弟的祁明诚,他觉得自己态度不能差了。于是,他耐着性子想要对义弟好好解释一番。

    其实,在看到自己的牌位后,赵成义已经松了好大的一口气。他心里早已经估摸到这种情况了。正是因为知道在家人的眼中自己已经死了,所以事情才刚刚有了一些转机,他就立刻往家里赶了。

    祁明诚从赵成义的手里把柚子抢了过来,放在了一边。

    还吃什么柚子!

    他们现在必须要进行一场严肃的对话。

    祁明诚等着赵成义拿出证据。

    赵成义刚刚张开的嘴忽然又闭上了。他在西北时遇到的那些事情都是不能说出口的机密!

    如欧阳千总这样的西北军全部是镇国公的嫡系,因此他们很尊敬沈拙耕这位镇国公府继承人。即使这位镇国公之子的年纪不大,大家依然称呼他为一声“先生”。赵成义就跟着叫了沈灵为沈先生。

    赵成义给沈先生带来了两条非常重要的消息。

    第一条,赵成义握着当今圣上勾结异族的证据,当年正是因为这种内外勾结才直接导致了镇国公和先太子的战死沙场;第二条,他手里还有一个尚未开发的铁矿的线索。第一条消息其实是段吉弄到的,然而段吉死在了赵成义面前,故人已去唯一捧骨灰。第二条消息是赵成义阴差阳错之下得到的。

    这两条消息被赵成义带了回来,意味着什么呢?

    第一条能直接给当今圣上定罪!即使关于皇上陷害手足弄死镇国公又弄死老皇帝的流言从未消失过,但皇上的位置还是坐得越来越稳了,只因为流言中的一切都没有证据啊!但是,现在证据有了。

    既然沈灵和荣亲王想要搞一场大事,那么这个关键性的证据能给他们省去很多的麻烦!

    第二条能直接提高西北军的战斗力!若荣亲王想要成事,那么手里没有自己的兵马是不成的。一个未开发的铁矿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钱,意味着兵器,意味着一支能够迅速发展起来的强大军队!

    当然,政治上的勾心斗角远远没有这么简单,但不管怎么说,赵成义确实是立下大功了!

    除此以外,赵成义还带回来了很多零星小消息,比如说沈先生就打算按照他揭露的那些事实把当今圣上在镇国公死后提拔的韩将军拉下马。这位韩将军的好大喜功是导致赵成义流亡到突丹族的直接原因。韩将军一旦被弄掉了,那么沈先生就可以在圣上的眼皮子底下把自己这一派系的人推上去了。

    再说赵成义,他立了这么大的功,就算给予他再多的赏赐也不为过吧?

    偏偏现在当政的还是皇位上的那个,沈灵和荣亲王不过是在暗中谋划,赵成义已经既被迫(出于形势)又主动(出于本心)地站到了荣亲王这边。然而,荣亲王能给予他的奖赏却只能是暗中的。至于圣上这边,除非赵成义不要命了,也不要自己家人的命了,否则他的大功劳都是不能叫人知道的。

    于是,段吉的好友刘秀明副将只能用赵成义带回来的那些零星的功劳为他在皇上面前谋划赏赐。

    如今,那个韩将军已经被投入了大牢。赵成义身上危机解除,这是他能够回家的原因。

    等到几个月后,皇上任命了新的将军,新将军名义上忠于皇帝,其实忠于荣亲王。等到了那时,给赵成义的封赏也该下来了,估摸着能给他封一个从七品的校尉。自那时起,他也是个吃皇粮的了。

    欧阳千总和赵成义喝酒的时候,曾让他再等一个月,那时恢复了身份拥有了官职,回家时也算是衣锦还家了。但是赵成义一刻都等不了了,当他知道事情已经解决得差不多时,他就迫切要回家了。

    赵成义下意识地摸了下胸口,那里放着一份他的身份证明。既然他能独自从西北赶回来,自然就不是一个黑户了。可现在的问题是,那份身份证明上的名字依然不是“赵成义”,而是“赵明”啊!

    赵成义原本以为这不是什么大事,即使他的身份是“赵明”,等他回家以后,他的亲娘难道认不出他是谁吗?他的兄弟姐妹难道认不住他是谁吗?身份证明什么的都是虚的,他这个人才是实在的!

    然而,事情已经远远超出了赵成义的想象。

    事实上,在很多时候,身份证明还是很管用的。

    比如说,如果赵成义现在真的能拿出自己身为“赵成义”时的身份证明,祁明诚看着他的眼光就不会如此复杂了。对于祁明诚来说,他有心想要相信赵成义,但这种事情巧得已经让他没法信了啊!

    赵成义有些尴尬地放下手,故意把话题转开了:“总之,我真的是赵成义,只是现在没法给你看证据。义弟啊,我娘……我兄弟他们都没事?我妹子还嫁了?嫁去哪里了?你都和我好好说说吧!”

    祁明诚想了想,说:“你……那时有人捎了赵成义的死讯来,家里人都觉得他已经死了。总之,现在大家的生活挺好的。至于你,我还是那句话,虽然这有点煞风景,但我需要证据。否则我很难不多想,你一走那么多年,‘死’了,结果赶上家里能够认识赵成义的人都不在时,你忽然出现了。”

    四妮、五妮的事情一直都没有解决,祁明诚觉得自己应该谨慎一点。

    正想听着祁明诚详细说的赵成义噎住了。

    他是最想要见到亲人的!他也希望回家的那一刻就是全家团圆啊!

    “那……我说说三郎、四郎他们小时候的事情?这些事情只有我家人知道。”赵成义提议说。

    祁明诚呵呵一笑:“我虽然对现在的三郎、四郎很了解,小时候就算了。”

    赵成义离家多年,对于家中最近五六年发生的事情都不是很了解。

    祁明诚在这个家里满打满算都没待上三年,因此他恰恰只对最近这两年发生的事情很了解。

    赵成义想了想,说:“我那时化名阿灯……是因为赵照同音,照一字,我略一想就想到灯了,因此我才叫自己为阿灯。所以我真的是姓赵的!对了,我妹子嫁去哪里了?我们现在就去找我娘吧。”

    祁明诚面无表情地说:“你这个化名取得真是清丽脱俗。”

    赵成义取化名的时候,因为赵因同照,于是取了个化名叫阿灯。

    后来,阿灯让祁明诚给他取名字时,祁明诚反推了一下,给阿灯取了个新名字叫赵明。

    以上就是属于两个取名废之间的默契。

    要是换一个时间地点,只怕祁明诚就一笑而过了。但赵成义在这种时候把自己取化名的思路说了出来,祁明诚觉得那是对自己智商的侮辱。总不可能这么巧,他们想要起名字时都想到一块去了吧?

    赵成义真诚地看着祁明诚。

    祁明诚摇了摇头。哪怕他在情感上愿意相信赵成义,但这种事情是需要证据的!

    “你在这里坐一会儿。”祁明诚起身离开了房间。

    祁明诚冲到了厨房里:“阿顺,你快去下河村,把我姐夫找来!”

    阿顺正把炒好的菜盛到碗里,闻言愣住了:“现在去?”

    祁明诚一想,阿顺要是去了,家里不就剩他一个人了吗?他赶紧问:“王根呢?”

    “村里有户人家的猪要下小崽,他去守着了。”阿顺回答说,“王根打算挑只好养活的,今天就看好了,付了定金,过两个月等小猪仔站住了,正好买了接回家继续养着。他挑猪的眼光可好了。”

    祁明诚看着阿顺盛了满满一大碗的糙米饭,想了想,说:“那个……你去陪着赵、赵……算了,你去陪着阿灯先把饭吃了。他要是问你什么,你估摸着回答,总之别透露咱家太多的隐秘消息。我现在去镇上找我二姐……不对,我二姐嫁过来的时候,某人似乎还在外头当兵,压根就没回来过吧?”

    祁明诚觉得自己还是坐在灶头前烤火算了。

    阿灯说他自己是赵成义,到底是不是真的呢?

    阿灯长得不太像赵家人。

    不过,据大家聊天时说的内容来看,赵成义确实长得和其他人不太像。

    在赵家,大郎、小妹的长相都有点随了老太太,但也有一两分像父亲,三郎、四郎和他们相反,两人都是像父亲多一些。只有赵成义长得既不像父亲也不像母亲,据说他长得特别像他的曾祖父。

    祁明诚冷静下来再仔细想想,想来想去都觉得阿灯没有必要骗他。

    然而,整件事情中的巧合实在是太多了!多得让祁明诚都不敢相信了!

    就是拍电视剧都没这么多巧合的吧?

    阿顺已经把饭弄好了,问:“老板……我把热食给阿灯端过去了啊?”

    “去吧去吧,我一个人在这里静一静。”祁明诚有气无力地说。

    赵成义坐在火炉边没有动,但他的眼睛一直在打量着屋子里的一切。床的位置没有变,但瞧着床上的被子,赵成义估摸着自己家里的条件应该比以前好很多了。他又想着当初在西北和祁明诚同行的经历,那时就看出来他是个擅长做生意的,难怪家里的条件好了。这些年真是多亏义弟照顾家里了!

    赵成义又看向了自己的牌位。他打算去把牌位拿起来好好看一看。

    等等!

    赵成义忽然想起了一点!在他被祁明诚买回去那一天,祁明诚是怎么说的来着?说他结了一门冥亲,身为未亡人要为亡者祈福……赵成义忍不住在自己的脸上抹了一把,所以这人是他……媳妇?!

    这都是些什么事儿啊!

    这时,阿顺端着碗筷从外面走了进来,他把热腾腾的食物放在了一张小茶几上,然后摆在了赵成义面前,招呼道:“阿灯大哥,你快点吃!大哥,你能来找我们,是不是事情已经办完了?以后就和我们待在一起了吗?对了,今天晚上你和我睡吧?王根的脚可臭了,他的被窝绝对没有我的干净!”

    赵成义很想开玩笑地说一句,老子都是有媳妇的人了,跟你睡?

    不过,他很快就意识到了这句话中的不妥。玩笑也不是这么开的。这个媳妇是乌龙来的啊!

    于是,赵成义埋头吃着饭,只“嗯”了一两声。

    阿顺又忍不住说:“大哥,你来的正是时候。等到开春天气暖了,老板又要带着我们去跑商了。老板可好了,他允我们跟着他一起做生意。大哥,你跟着老板干两年,回头就能娶上漂亮媳妇了!”

    赵成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