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穿越之福临门 第四十二章



    沈顺怂得恰到好处。

    如果他一开始就急不可耐地冲上去对祁三娘表明心意,祁三娘十有八/九是会拒绝的。因为,她对沈顺不熟,虽然感动于他的真心,但只有感动这一种感情,并不足以让她放弃立女户不嫁人的想法。

    然而,沈顺怂了。怂分别两种,一种怂得恶心,一种怂得可爱。沈顺当然就属于后者了。

    在沈顺想要把第一次见面弄得很郑重的过程中,其实也给了祁三娘认真思考接受这件事的时间。

    沈顺就这样在祁家住了近十天。他一直以为祁三娘什么都不知道。祁明诚一开始也以为祁三娘什么都不知道,但他后来慢慢察觉了什么,然而他只是一心看戏,没有揭穿祁三娘,也没有点醒吴顺。

    姚财主那边恶有恶报之后,祁三娘就按照祁明诚的指导给他做了一双露手指的手套。

    祁三娘特意多做了一双。

    祁明诚把多出来的那双手套交给了沈顺,十分淡定地说:“谢礼。”

    沈顺一开始有些茫然,谢什么礼?不过,他很快就想明白了,爱不释手地摸着手套,心里是高兴的,对着祁明诚既感激又有些责备:“你怎么把那些事告诉给三姑娘知道了?那她岂不是很伤心?”

    “你放心,我三姐原本就知道。她比你想象中要坚强。”祁明诚说。

    沈顺彻底放心了,全副心神都放在了手套上,把一双普普通通的手套翻来覆去看了几遍,仿佛要从中看出一朵花儿来。等他把手套塞进怀中,看着祁明诚的眼神就变得无比慈祥,像个和蔼的长者。

    “等等!”祁明诚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小舅子啊……”沈顺已经开口了。

    虽说沈顺一直没有取得合法地位,但他厚着脸皮非要叫祁明诚为舅兄,祁明诚也阻止不了。“舅兄”也就算了,怎么忽然又成小舅子了?若说舅兄中还带着一些调侃,这声小舅子就严肃认真多了。

    男人有些时候叫别人“大哥”、“某兄”,并不是因为他们年纪小些,而是一种礼节性的谦虚。

    祁明诚的年纪比沈顺小,他又是祁三娘的弟弟,沈顺叫祁明诚为“舅兄”的时候,其实带着一点那种双方都心知肚明的巴结似的讨好。总之,正在追媳妇的男人的脸皮厚度是其他人所不能想象的。

    “或者跟着三姑娘叫你阿弟也行。阿弟啊,我……我去准备回礼了!”沈顺说完就跑了。

    很好,沈顺变得更加无耻了,原本想要巴结祁明诚的他竟然开始在口头上占祁明诚便宜了!

    看着沈顺那明显透着欢快的背影,祁明诚觉得很无语。不就是一双手套么?这沈顺竟然嘚瑟得又开始崩人设了!而且,这手套原本就是祁三娘给沈顺准备的谢礼,结果他为着手套又要送一份谢礼?

    那接下来是不是你一份谢礼我再一份谢礼无止尽了?恋爱中的人果然都很无聊啊。

    嗯,这把狗粮不好吃,糖放多了有点腻。

    在这个年代,沈顺和祁三娘的年龄都不算小了,因此在祁三娘点了头以后,两家人迅速地操持了起来,临近春节就过了小定。婚期则定在来年春天。沈顺依依不舍地回了京城,临走前对着祁明诚千叮咛万嘱咐,总之一定要小舅子举双手双脚发誓会照顾好他未来媳妇。祁三娘安心待在家里绣嫁妆。

    祁明诚现在还没有脱离赵家,因此过年时,他是需要去赵家过的。

    只是,留着祁三娘一人在家,他又不是很放心。

    祁三娘笑着说:“我这么大的一个人了,再说家里有包春生他们几个,还有小翠和张婆子,并非是我独住,难道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吗?”小翠是个刚刚才留头的小丫鬟,张婆子则三十来岁上下。

    小翠和张婆子都是刚刚买回来的下人,她们是一对母女。

    沈顺一家人都算是镇国公府的家仆,但他祖父是在战场上陪着主子厮杀过的忠义之人,主仆俩那时同甘共苦过,其中的情分自然与别个不同,沈顺家自然也就不是一般的仆从了。到了沈顺这一辈,他虽然名义上还是镇国公府的一个小管事,其实身份早已经改了良。因此,他家里是有仆从服侍的。

    考虑到祁三娘要嫁到这样的家庭里去,祁明诚就给她勉强组建起了一个陪嫁的班底。

    小翠和张婆子就是要跟着祁三娘一起嫁去沈家的。

    祁三娘性格豁达,如今又有了小翠和张婆子在内院陪着她,而且外院还有包春生他们几个,祁明诚确实能够放心去赵家过年了。不过,他还是坚持留在家里陪着祁三娘过了小年,也算热闹了一下。

    小年后,祁明诚给原身的母亲烧了些纸。这是她的忌日。

    祁明诚和祁三娘之间虽然还隔着四妮、五妮,但按照梨东镇这边的年龄算法,其实他们姐弟俩只差了一岁。祁三娘是在某年正月里出生的。他们的娘六年生了五胎,每次都是出了月子又急着怀孕。因此在那年年末,她生了四妮、五妮。见生出来的又是女儿,于是她只好再生,来年的十二月底生了祁明诚。祁明诚刚出生时算一岁,出生后没几天过年了,于是又算了一岁。这样就只比三娘小一岁。

    也就是说,别看祁明诚过了年就算是十八岁了,其实论周岁的话他才刚刚十六。

    当然,考虑到祁明诚身上那种成年人的气场,其实大家都已经习惯把他当成大人来对待了。

    小年后的第二天,祁明诚踩着积雪去了赵家。因为说好了日子,赵大郎特意出来接了他,担心他一个人走山路时滑到了。三郎、四郎也已经从省学回来了(他们归家那日还在祁明诚那吃了顿饭)。

    三郎笑嘻嘻地说:“明诚哥,大嫂说你正在写游记哎!那小生可有幸拜读你的大作?”

    “好好说话!拿腔拿调听着欠揍。”祁明诚不客气地抢过三郎手里的烧饼咬了一口。

    这种烧饼外皮是酥脆的,里面中空,填的馅是梅干菜和肉丁,闻着非常香,吃着也香。赵老太太身体好的时候,据说她最擅长做这种烧饼了,可惜了祁明诚没有这个口福。如今赵老太太不方便下厨房了,唯一继承到她这份厨艺的竟然是四郎。四郎在家,大家才有机会吃上烧饼。祁明诚很喜欢吃。

    “抢了我的烧饼,那游记呢?”

    “回头给你看,顺便帮我润色一下。”祁明诚很坦然地把三郎拉过来当了劳力。

    人多过年才热闹。祁明诚在赵家被投喂得心满意足。

    初二,赵家小妹带着纪良回娘家。他们住了一天就走了。

    到初十,大家亲戚就走得差不多了。纪良却带着两位姓何的壮实小伙子又来了。他们抬着竹椅,是来请赵老太太去他们那边过元宵的。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此时的母亲们都很少会去姑爷家里过夜,但纪良真的是太用心了。赵老太太心里也思念女儿,虽觉得不规矩,依然点头应了下来。

    元宵过后,三郎、四郎又该去省学了。赵大郎自然要好好送一送弟弟们,祁二娘抱着玉珠儿也去送了。不过,赵大郎会一直把弟弟们送到省学,祁二娘就只是送到梨东镇,然后她就去陪祁三娘了。

    赵家只留了祁明诚看家,大家都知道他怕冷,因此都没舍得让他去各处走动。

    除了祁明诚,合同工中的阿顺、王根也留在了赵家,另外两位合同工则待在梨东镇上。

    穿越已经有两年了,祁明诚的身体对于天气其实已经在逐渐适应了。总之他觉得今年的冬天没有前两年冷。因此,如果赶上了中午太阳好的日子,他还能主动离开火炉,坐在院子里晒一会儿太阳。

    再或者,祁明诚会去小溪边走走,看看纯天然无污染的风景,思考一下人生。

    有阿顺和王根两人在,下厨洗衣服这种事情是轮不到祁明诚亲自动手的。只是,如果是外套也就算了,最里面的内裤,祁明诚是不好意思让阿顺帮他洗的。他不是矫情,只是觉得这个东西很私密。

    说到内裤,祁明诚现在身上穿的这种四角贴身内裤真是一个跨时代的伟大发明!(他自封的。)

    祁明诚其实很不习惯穿此时的中衣,他一直都想要在中衣里面再加一条内裤。只是,他不好意思指导着家里的姐姐们帮他缝那种贴身的内裤,自己又实在没有这个手艺,所以他是硬着头皮花了高价去镇上的店里定做的。内裤是棉的,穿着还算舒服,没有松紧带,只能像现代的运动裤那样系带子。

    祁明诚在小溪里洗完裤子,回家时就见着一个陌生的男人在自家门口探头探脑的。

    眼看着那人立刻要推院门而入了,祁明诚皱着眉头问:“喂,你谁啊?在我家门口做什么?”

    那人闻言转过身来。见着了祁明诚,他就像是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

    “怎么是你?”那人有些失态地问。

    “你认识我?”祁明诚打量着这个人。他有一张还算英俊的脸,二十多岁的样子,估计是风吹日晒的辛苦日子过多了,因此皮肤算不上好。当然,作为一个男人,皮肤不好并不是什么致命的缺点。

    阿顺搂了猪草正从山上下来,见祁明诚和一个男人面对面站着,仿佛在对峙,他立刻急匆匆地跑来帮衬。忽然,他的脸上露出了笑容:“阿灯?你是阿灯吧!你的胡子终于舍得刮了?对了,你要做的那些事情办妥了吗?是不是也想来追随主……咳咳,来跟着老板了?真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你!”

    祁明诚也终于认出阿灯了。

    剃个胡子的变化也太大了吧,感觉这不是阿灯,而是阿灯调高了外貌值的弟弟。

    “你是来找我拜年的?”祁明诚问。

    “这里是你家?”赵成义反问。

    祁明诚点了点头:“当然……不过,你是怎么找过来的?我好像没告诉过你我的家在哪吧?”

    祁在这一片地方算是大姓,所以是祁明诚把他家的房子买了?赵成义只觉得晴天霹雳,如果这里现在是祁明诚的家,那么他的家人又都去哪里了?家里人又为何要卖房子?莫非是出现了什么意外?

    无数次直面了死亡依然面不改色的赵成义在这一刻却觉得无比恐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