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穿越之福临门 第三十六章



    没想到穿越后第一次大半夜爬起来洗衣服竟然不是因为某些不可言喻之事,而是因为孩子尿了!

    祁明诚就着月色从放在院子中的水缸里舀水洗衣服。洗衣服耗水,他其实更愿意去小溪里洗的。但现在玉珠儿在他的屋子里睡着,他不敢走得太远。好在玉珠儿睡眠质量实在好,他这进进出出还给她换了一身衣服,她都没有闹醒。这么能睡也不知道随了谁了,明明赵大郎和祁二娘都是觉轻的人。

    第二日,留着合同工阿顺看家,祁明诚打算去下河村中走一趟。

    祁家的姐姐们正拿着祁三娘带回来的布料往自己身上比划。因着周府厚道,当然祁明诚在这里面也发挥了非常巨大的作用,总之祁三娘如今家底颇丰。祁大娘子和祁二娘原本还担心祁三娘日后的生活,但在祁三娘给她们看了自己这些年的积蓄后,她们立刻就不担心了。有了钱,腰杆就能直了啊!

    面对着祁三娘拿出来的布料,面对着她那种带了点忐忑又带着期待的表情,两位姐姐实在说不出什么拒绝的话来。因此,她们就表现出了一副不客气的模样,拣着自己喜欢的花色打算做了衣服穿。

    倒不是两位姐姐真的想要占这个便宜,只有她们不客气了,祁三娘这些年不在家中所产生的些许隔阂才能够彻底消除。正如赵老太太常说的那样,一家人啊,要互相尊敬,但是不能永远都很客气。

    再说,她们现在拿了妹妹的布料,以后也可以在别的地方还回去啊,有来有往才是好的。

    祁明诚到的时候,祁二娘正拿着一块布料往大姐身上套。大姐连连摆手说:“我如何能穿这样艳的花色?快放回去吧!”她其实不太擅长拒绝别人,于是面对着二妹妹的热情,她整张脸都涨红了。

    祁二娘却觉得自己挑的这块布真是哪里都适合自己的姐姐,见到祁明诚来了,她眼睛一亮,对着祁明诚招手,兴奋地说:“阿弟你来说!你觉得这花色如何?好看不?是不是特别适合咱们大姐?”

    祁二娘的审美是天生的,确实很有一套。祁明诚点着头说:“适合!大姐夫肯定也觉得适合!”

    这又是一句打趣的话了。祁大娘子简直不知道该拿弟弟妹妹们如何是好。祁二娘拿着布料左晃晃又晃晃,说:“对啊,用这个布料做成了衣服,等你穿上身时,大姐夫正好就回家来了!你要不?”

    祁大娘子的衣服一直都很素,她确实不好意思穿这样的花色,但是听见弟弟妹妹都拿吴顺来打趣了,她心里一时之间又有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期待。犹豫了好半天,祁大娘子终究是红着脸抢过了祁二娘手里的布料,用蚊子般的声音说:“那……那我就要这个吧。剩下的都归你们了,你们挑着。”

    在祁明诚不断的肯定声中,祁二娘又分别给自己以及三妮挑好了布料。

    一时间家里布满了欢声笑语,在这种美好的气氛中,有客人上门了。来人是一个四十岁上下的婆子,村子里一般像她这样大的婆子都穿得很素净,只是来人却穿得喜庆极了,她头上还戴着朵花呢!

    要不是自己的教养不允许,在看到这个婆子的第一眼,祁明诚就能笑出声来。不过,他依然背过身调整了一下自己脸上的表情,花三秒钟把那点控制不住的笑意折腾没了,才重新把脑袋转了回来。

    “哟,这不是丁媒婆么?您今个儿怎么上这儿来了,是路过要讨杯水喝?”祁二娘率先招呼道。

    丁媒婆扶了扶自己头上戴的花,把脸都笑成了一朵菊花模样,夸张地说:“哎呦呦,我还能因为什么事情上门?水就不用喝啦,要是这事儿成了,我八成是要讨一杯水酒喝的!我呀,不是为着别的事情来的,自然是为着喜事来的。天大的喜事就落在你家啦!哟,果真是水灵灵的姑娘好人品啊!”

    丁媒婆说着话时就眼神乱瞄打量着屋子里的人,说到最后一句话时就抓住了祁三娘的手。

    原来这人是来给祁三娘做媒的啊!祁三娘立刻低下了头,做出了一副害羞的模样。

    祁大娘子和祁二娘对视一眼,心里都有些高兴。她们原本多少有些担心三妹的亲事,不过知道三妹有不少傍身的银子后,其实已经不特别担心了,但能引得媒婆主动上门,还是能证明妹妹的好啊!

    祁二娘赶紧扶着丁媒婆走到椅子边坐下,祁大娘子转身去厨房泡糖水了,祁明诚也跟着她一起离开。祁大娘子却把祁明诚推回了屋子里,说:“你机灵些,指不定你日后的亲事还落在她手上呢!”

    祁明诚只好又退回了屋子里。祁三娘从屋子里避了出来。姐弟俩打了个照面。

    祁二娘笑着说:“丁姨,你知道我是个心急的,不妨先对我漏个口风,这到底是……”

    “自然是好人家!不然我能厚着脸皮上你们家的门?”丁媒婆得意地说,“方圆百里就找不出比这更好的人家了。俗话说得好啊,嫁汉嫁汉穿衣吃饭,咱们女人活一辈子不就是图个有本事的汉子嫁了么?你放心,找我说亲的这家啊,家里是顶顶好的,有良田还有仆从伺候,嫁过去就是享福咯!”

    这段话中的槽点真是太多,祁明诚觉得自己都已经无力吐槽了。

    祁二娘却高兴地追问,道:“竟是有这般好么?到底是哪一家?丁姨莫要再卖关子啦!”

    丁媒婆意味深长地笑了很久,哄得祁二娘把好话说尽了,她才不慌不忙地开口道:“那家人很是诚心求娶呢!他们也不是别家,正是西边姚水村的姚大财主家,他家的小子今年二十又一了……”

    祁二娘的脸瞬间落了下来,声音也冷了:“我怎么记得他家只有一个傻儿子啊?”

    “哎呦呦,话可不能这么说!这世上的事哪有十全九美的?姚家那样的富贵人家,要不是真有了这一点点的缺,哪里能让儿子拖到现在?要是他们家早早娶了儿媳妇,不是把你妹妹给错过了么?”

    “丁媒婆,你今天要是为着这件事情来的,那我就直接拒了,你现在可以走了。”祁二娘说。

    丁媒婆又赶紧说了好些劝慰的话,快要把姚家说出一朵花儿来了,祁二娘始终冷着脸不为所动。祁明诚其实已经有些烦了,要不是知道媒婆这种生物是不能得罪的,他都想直接把她扫地出门了。

    好话说了一堆,丁媒婆见祁二娘始终不给好脸,她的脸也跟着落了下来,冷声说:“姚财主的儿子嫁不得?你妹妹还想嫁给谁去?那些不缺胳膊不缺腿脑子也清楚的汉子,哪个不想娶个干干净净清清白白的姑娘?咱这片地方可都传遍了,你妹妹卖身为奴伺候过人,谁知道她都是怎么伺候的?”

    丁媒婆刚刚进门的时候可是仔细瞧过祁三娘的样子了,这样的好人品,又正是个好年纪,若不是犯了错被主家撵了出来,她肯定能在宅子里捞个姨娘当当!想她丁田当年也是见过大场面的,谁不知道大宅里的龌龊?丫鬟不就是用来给男主子暖床的么?就这还想装成个大闺女嫁个好男人?美得她!

    祁二娘气得直接拿起了扫帚,赶着丁媒婆往外走:“滚!你给我滚出去!”

    “哟,要不是看在赵家有了两位秀才公,你当姚财主乐意捡你们家的破鞋?”丁媒婆越发嚣张。

    祁明诚听得目瞪口呆。

    有句话说,宁娶大家婢,莫娶小家女。所以,祁明诚一直以为,如果祁三娘想要嫁人的话,她肯定是不愁嫁的。却没想到这个媒婆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听她的意思,竟是外面的人都在这么传,可见当地之人的愚昧。不过,祁明诚不信所有的人都会这么认为,这盆脏水到底是从哪里泼过来的?

    却原来,这流言最开始正是从这姚财主家传起的。姚财主是附近几十个村子里难得能用得起奴婢的人,他极为好色,又嫌弃正妻给他生的儿子是个傻的,因此不管有没有姿色,但凡是在他家里做过一阵的女仆,他都想要占了便宜。有些女人被他骗了,真把身体给了他了,想要从他手里拿到些好处时,他却又立马翻脸不认人了。那些女人还能怎样?若是真的把事情闹大了,姚财主不会有多倒霉,她们自己就先要被唾沫淹死了,因此自然都忍了。由己度人,姚财主估计觉得谁家都和他家一样吧。

    祁明诚强硬地抓着丁媒婆的胳膊把她往外拉,直接把她摔出了门外。

    祁二娘紧跟其后,对着丁媒婆吐了口唾沫,就把院门关上了。

    祁三娘虽然刚刚避出去了,但显然已经听到了丁媒婆那些难听的话,她漂亮的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只冷冷地说:“随她们说去,也不怕烂了舌头!我身正不怕影子歪,能怕什么?大不了我……”

    祁二娘吓了一跳,以为自己妹妹要说什么“大不了剪了头发做姑子去”的话了。

    祁三娘一脸坚定地说:“大不了我立刻去衙门立了女户,不嫁人照样吃得好穿得好,还不用劳心劳力去服侍夫家的一大家子的人!等我死了,自有外甥、侄子会给我上香祭拜,我还怕个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