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穿越之福临门 第三十四章



    无视了那个在地上打滚的人,纪良引着祁明诚走进了屋子。因为他还在守孝,所以屋子里什么鲜亮的颜色都没有,显得有几分冷清。不过,看得出来屋子的主人很会过日子,到处都被收拾得不错。

    “新妹儿去我娘那里了……过两天族里有个孩子满月,她向我娘请教下该如何送礼。”纪良说。

    纪良的母亲祁氏并没有和小夫妻住在一起。何木匠的家距离纪良的屋子有百来米,他们平时不在一起吃饭,但如果做了什么好吃的,都会给对方家里上一碗。何木匠的一儿两女往纪良家跑得很勤。

    当初祁氏改嫁时,纪良和他的奶奶,一个小一个病,都离不开人照顾,而且家底薄也雇不起使唤的人,必须都要跟着祁氏走。又因为族里的龌龊,他们就离开了原先的村子,住到了何木匠这边来。

    那个时候,纪良才两三岁,于是直接住进了何木匠家里。但纪良的奶奶死活不同意一起住进去。毕竟,女儿嫁人后都少有会带上自己亲娘的,她一个前头的婆婆,哪里能厚着脸皮跟到第二家去呢?

    那时,村里有一间无人住的老屋,纪良奶奶收拾收拾就住了进去。纪良懂事得早,后来就和自己奶奶住在了一起。再后来,他们推倒了老屋,在原址上建起了新房子,就是纪良现在住着的这栋了。

    屋子建得很小。大约当时纪良和他奶奶手里没有太多的钱吧。

    这时候的屋子造起来也简单,除了木工的活需要特意请人来做以外,其他的活都可以被村里人的男人们包了,报酬是包一日三餐。打个比方,赵家的猪圈就是赵大郎自己垒的。当然,猪圈和住人的屋子不一样,但总之都是村里人帮忙一起建起来的,除了在原材料上花些钱,别的地方开销都不大。

    听闻赵小妹去了祁氏那里,祁明诚了然地笑了起来。

    之前和赵小妹相处了也有一年,祁明诚不敢说对小妹十分了解吧,那总也有七分。赵小妹的情商不低呢!祁明诚不信赵小妹是真的不会送满月礼,她之所以什么事情都去找纪良母亲,无非就是想要处好婆媳关系。祁氏并不是什么难缠的人,赵小妹做了沟通的桥梁,在纪良、祁氏两边都能得着好。

    有时候,祁明诚忍不住会开一点小小的脑洞。

    如果他现在能够创立一个家族企业,那么他可以把赵家、祁家的人全部安插到合适的岗位上去。赵老太太年龄大了,身体也出了一点问题,所以她可以是名誉主席,或者是定海神针一样的吉祥物。

    祁明诚是总负责人。

    赵家大郎培养一下可以入主财政部,他心细且正直,适合管理财务。

    拥有可怕交际能力的赵家三郎可以管理市场部。

    四郎负责研发。

    赵小妹则非常适合管理人力部门!

    吴顺……如果姐夫不介意的话,祁明诚想把他培养成自己的特别助理。

    至于祁家的姐姐们,祁大娘子的性格太柔顺了,别人给她捏成方的她就是方的,给她捏成圆的她就是圆的,这样的性格上了职场肯定是要吃亏的。只要丈夫不渣,她适合做全职的家庭主妇。祁明诚不歧视家庭主妇。当然,说不定祁大娘子培养一下也能去后勤部呢?人的性格总不是一成不变的啊。

    祁二娘在色彩搭配上挺有一套的,她可以去信息部,负责广告设计和产品包装。

    至于祁三娘,这已经是个完美的特别助理了!若没点本事,周府中的大丫鬟其实那么好当的?祁明诚觉得,他只要把吴顺和祁三娘两个人团结在自己身边,这二人可以轻轻松松组成一个总经办了。

    至于纪良……嗯,官商勾结这个可以有。

    当然,以上全部是来自于祁明诚无聊时的脑洞。

    仅仅是脑洞而已,几乎没什么可能性会实现。别的都不说,这时代的商人地位太低了,三郎、四郎肯定是要继续求学的。再说,人人都有自己的梦想,祁明诚不可能在现实生活中替他们规划什么。

    即使还没有见到小妹,祁明诚也相信她把自己的小日子过得不错。他转而提起了屋子外面的那个人,问:“那个……我不信你还没有想到什么解决的办法。你不会打算就让他一直这么恶心人吧?”

    “办法自然是有的……”纪良露出了一个无辜的笑容。

    这混子的一系列行为背后分明有着纪氏宗亲的支使。如果纪良把第一个混子按下去了,肯定还会有第二个、第三个混子冒出来。于是,纪良索性就留着这个混子一直没有解决。纪氏宗亲们都已经打算破罐子破摔了。说句不客气的,纪良犯不着为了打只老鼠伤了玉瓶。嗯,他自己就是这只玉瓶子。

    出族终究是一个把柄,其实纪良什么错都没有,但这个世界上总是不缺迂腐的书生和卫道士。

    纪良打算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件事情。因此,他现在需要静候时机。

    祁明诚对此有些沉默。别说是在这个宗族天然高于一切的时代,就是在现代,他们生活中也永远不缺慷他人之慨的伪圣母以及喷着唾沫指点江山的键盘侠啊!某些人的脑回路是正常人没法理解的。

    纪良下意识地朝门口看了一眼,见祁明诚带来的那个人(王根)正老老实实地坐在门边的小板凳上,大门口并没有什么人经过,于是对着祁明诚笑了一下,说:“其实,我还挺感激这混子的。虽说我两三岁时就随着母亲住到了何家村,但是,我姓纪。何氏的宗亲对我很客气。我是个小拖累时,他们对我很客气;我成为秀才了,他们依然对我很客气,只不过这种客气中带上了一些尊敬而已。”

    如今,纪氏宗亲指着这个混子闹了一场,何氏的人忽然联合起来站在了纪良的身后。于是,纪良和何氏宗亲之间的隔阂马上就消失了。何氏宗亲为纪良出了气,心里忽然就对他生出了不少亲近心。

    老实说,纪良有些享受这样的护短。

    “你懂?”纪良给了祁明诚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祁明诚立马懂了。会哭的孩子有糖吃,怪不得这小子平时喜欢装成小白兔,不仅仅是为了迷惑别人,他显然也很享受自己这一方人对他的关心。好在赵小妹同样是个聪明人,否则肯定要被迷惑了。

    如果纪良的科举之路顺利。那么等他当官以后,他在前头坑人,赵小妹在后头递刀,这夫妻俩配合起来也是绝了。或者他们不坑人,而是出于站队的目的想要做些什么事情,在那个时候,纪良就负责在前头迷惑人,赵小妹就在后头搞夫人外交……总之,夫妻俩有商有量,绝对能搞出什么大事来!

    因着祁明诚一进屋就拉着纪良说话,他们说了一会儿,纪良还没有给客人泡茶呢。于是,纪良赶紧去了厨房泡了两杯茶叶水。纪良家和赵家隔了两座山头,这里的一些规矩就和上莱村不太一样了,这里待客时还是更喜欢泡茶叶一点。当然,祁明诚也更喜欢喝茶水。对他而言,糖水鸡蛋有点腻了。

    纪良招呼着祁明诚和王根喝水,说:“你们先坐着,我去把新妹儿接回来。”

    同一个村子,一百米不到的距离,当赵小妹去找祁氏时,纪良每一次都会亲自送她过去,然后估摸着时间,觉得赵小妹和祁氏聊得差不多了,他又亲自去把她接回来。村里人都知道纪秀才疼媳妇!

    祁明诚觉得自己被塞了一嘴的狗粮。

    面对着祁明诚打趣的眼神,纪良理直气壮地说:“我门口躺着个混子。我当然要护着她。”

    “啧……以前那个说到我家小妹时立刻脸红了耳朵也红了的纪良去哪里了?”祁明诚说。

    纪良不再理会祁明诚,用自己匆匆离去的背影充分表明了已婚人士对单身狗的蔑视。

    赵小妹得知祁明诚来了,非常高兴,立刻跟着纪良回家了。她看着祁明诚,觉得祁明诚黑了点,不过气色却比以前更好了,心中替祁明诚高兴,忍不住说:“明诚哥,你在我这儿多住几天吧?”

    祁明诚摇了摇头,说:“你们开口留我,其实我也很想住下来(并不是,拒绝吃狗粮,关爱单身狗,从我做起)。不过,我马上要去京城中走一趟,实在没有这个时间了。”既然赵小妹的日子过得很好,那他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而祁三娘马上要赎身回家,他作为家里的兄弟,需要去接一接她。

    赵小妹有些失望。作为一个刚刚嫁人的小姑娘,婆家人再好,她难免还是会想家。不过,她知道了祁明诚有正事要做,接姐姐回家自然是件重要的事,于是不敢耽误他,就没有再说什么挽留的话。

    纪良明白媳妇想家了,小声地说:“等孝期结束了,我陪你回家住几天。”

    赵小妹立刻羞得低下了头。

    祁明诚和王根对视了一眼。哎,是时候成立一个动物保护组织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