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穿越之福临门 第二十章



    二三月里,冰雪消融,万物复苏,田地里的事情也多了起来。

    见赵大郎在自家后院里埋下了南瓜种子,祁明诚都要惊呆了!不是说清明前后种瓜点豆吗?就算他在这方面缺乏常识,但这句谚语总不会出错吧?清明是四月初的事儿,这还差着一个月呢,怎么赵大哥现在就开始种南瓜了?难道说,这里存着南北差异?南方平均气温高一点,所以才会提前种瓜?

    等等!

    祁明诚的脑海中忽然划过了一道闪电。他默认了清明节在四月,清明节也确实是在四月,然而这里的“四月”指的是阳历啊,可现在大家用的都是阴历。如果以阴历来说,清明节其实是在三月份。

    为了方便干活,赵大郎把袖子挽到了小臂之上,等他忙了一阵,袖子就掉下来了些。赵大郎瞧着手上的泥,想让祁明诚帮他挽一下,就见祁明诚顶着一副不好形容的表情站在菜地旁边,双眼放空。

    “阿弟,你咋了?”赵大郎问。

    祁明诚摇了摇头,自我嫌弃地说:“没事……只是刚刚有个瞬间,忽然觉得自己好蠢。”

    赵大郎摇了摇头。若阿弟是个蠢的,这个世上还有没有聪明人了?只不过术业有专攻,若说到田地里的事情,只怕阿弟还真的比不上他。但其实,赵大郎也不是什么种田的好把式,只能算作一般。真正会种地的老汉,他们会看天,能够估摸全年的温度,知道什么庄稼要提早种,什么又该晚几天。

    比如说,今年村里就有几个老汉说了,今年是暖年,所以南瓜要早些种到地里去。

    赵大郎不会看天,但他会看人,见大家都开始种南瓜了,于是他也跟着种了。

    祁明诚就这样正式开始和这些南瓜对上了。

    春天刚刚来临时,在春寒料峭中,赵家小妹出嫁了。纪家的聘礼和赵家的嫁妆都尽显诚意。

    祁明诚送了嫁,回来继续对着南瓜。

    春天过半时,赵家三郎、四郎以及赵家新鲜出炉的姑爷纪良要去各自县里赶考了,三郎、四郎在梨东镇所属的阳泉县参试,而纪良则去了惠常县的县衙,因此并不同路。他们这次要参加的是童试。

    祁明诚则在家里对着南瓜。

    童试是一年一回的,若考上了,他们就是秀才,就有资格参加三年一回的乡试。乡试考上了就成了举人,有资格参加会试了。会试考上了就能参加殿试,殿试过后就是国家干部后备役等着授官了。

    其实举人登科即可授官了,只不过举人和进士比起来少了“出身”,多少有些气短。

    与前朝相比,景朝读书人的待遇还算不错。但这个不错是从考生中了秀才开始的,中了秀才就能给家里免掉一部分田税;举人的待遇更好,可免徭役。如果一直没有通过童试,那就永远没有优待。

    因此,即使这个时候的人们信奉“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大家把秀才公的地位抬得很高,但与此同时他们心里又隐隐有些看不起大多数读书人,觉得“百无一用是书生”。比如说,赵家有两位读书人,按说是要让人尊敬的吧?但因为他们身上一直未有功名,村里人其实从未高看过他们一眼。

    说白了,村里这些人都不觉得自己身边真能出一个秀才公,因此在他们看来,给孩子念书的钱,就只是丢进水里听了个响而已。像赵家这样一直供着读书人的,在他们看来,不就是在痴心妄想吗?

    这种矛盾中其实也透露出了一种悲哀。

    教育的成本太高,舍不得在教育上投入,“愚民”就永远都是愚民。

    童试算是参加科考的资格考试,难度不低。一场完整的童试由县试、府试和院试三个阶段的考试组成。县试在县里考,由知县主持;府试在府里考,由知府主持;院试在省里考,由提督学政主持。

    赵家三郎去年曾去考了童试,过了县试、府试,结果在院试阶段被刷了下来。

    这也在大家的意料之中。梨东镇所处的阳泉县是教育弱县,这些年考中的秀才一只手数得过来。

    至于赵家四郎和纪良,这一次是他们第一次参加考试。

    童试如此重要,赵家人却显得非常淡定。三位考生要出一次远门,家里竟然也没有人陪着他们一起去。这其中,赵老太太和祁明诚是真的淡定。老太太经历过的事情多了,还真没把一个小小的县试看在眼里。其他人则是因为被祁明诚嘱咐过了,为了减轻考生们的压力,大家努力在保持平常心啊!

    景朝的县试设在三月底,府试设在六月底,院试设在九月底。也就是说,如果三郎、四郎考试不顺,那他们在四月或者七月就该归家了,而如果他们能一直往上考,那么在十月份左右也该归家了。

    祁明诚一心一意地伺弄着那几个南瓜。为了让南瓜长得更好一点,他还舍了几滴灵水。

    用阳历算,南瓜的成熟期应该是在七月到九月之间,换算成阴历,那要提早一两个月。六月份还不见三郎、四郎归家,赵家人知道他们定是取得参加府试的资格了,祁明诚便打算去府里看看他们。

    祁明诚此去的主要目的不是看望赵家的两位考生,而是要去京城。他特意在地里挑了一个品相最好的南瓜。这南瓜是差不多要成熟时才摘的,没有被虫蛀,也没有破损,应该可以保存三个月以上。

    赵大郎看着南瓜上的“寿”字纹路,忍不住啧啧了两声。

    其实弄出这个纹路的方法很简单,只要想出了点子,操作上根本没有什么难度,几乎是人人都可以做到的。祁明诚穿越前很少看什么穿越小说,他不知道,这个方法在各种小说中都已经被用烂啦!

    原来,在南瓜成熟前,祁明诚用不透光的纸剪出了他想要的“寿”字,贴在了南瓜的向阳面。这样一来,等到南瓜成熟时,由于贴了字的地方阳光采集量少一些,颜色就会比较淡。其他地方的颜色是深的,只有这个地方的颜色不一样,就显示出字来,看上去就像是南瓜自己长出来的“寿”一样!

    在这个过程中,只要注意用纸剪的字不要被雨水冲走就好了。祁明诚每天都会去看个两三回。

    不过,祁明诚挑的这个南瓜上长出来的图案,与其说它是一个字,不如说它是一个纹路。只是这个纹路吧,大家如果仔细去看它,就会觉得有那么一点像“寿”这个字。祁明诚是故意弄成这样的。

    “如果南瓜上长出了一个端端正正的‘寿’字,你们会怎么想?”祁明诚对着赵家人解释时,如此说,“一开始肯定会觉得很神奇吧?但等这股神奇的劲儿过了,你们会不会觉得很奇怪,普普通通的南瓜怎么就长出了字呢?会不会开始琢磨这件事情?一旦你们开始思考了,说不定就想明白了。”

    其实,这时的人们都称呼南瓜为金瓜,不过赵家人听祁明诚说南瓜听多了,慢慢也觉得习惯了。

    在穿越之前,当祁明诚第一次见到方形的西瓜时,他一开始觉得有点逗,然后就想到,这西瓜绝对是人造出来的,比如说在西瓜的生长期给它套上一个方形的模子,绝对不可能是自然长成这样的。

    同理,“南瓜上有字”给人的感觉也是一样,有字的原因或许比西瓜是方形的原因更难让人想明白,但一些人猜不到,并不意味着所有人猜不到。阿基米德洗个澡都能发现浮力,某些人灵机一动,想到皮肤白皙的人晒个太阳后,额头上能留下个抹额的白印子,他们会不会洞悉了有字南瓜的做法?

    还是那句话,千万不要小看了古人!古人的创造力是惊人的!

    就拿南北朝的祖冲之来举例,他创造过一部名为“大明历”的新历法,这种历法测定的每一回归年(也就是两年冬至点之间的时间)的天数,跟现代科学测定的相差只有五十秒。而且历法中测定月亮环行一周的天数,跟现代科学测定的相差不到一秒,由此可见它的精确程度了。祖冲之还计算出了圆周率在3.1415926和3.1415927之间!大家摸着良心说,这样的成就能有几个现代人可以做到呢?

    古代有科学家、数学家,自然也有在人情往来上极其富有天赋的人精!

    如果一位穿越者盲目自信并且一直瞧不起古人的话,他一定会死得非常难看。

    祁明诚指着南瓜上的纹路,继续说:“但我弄出这样的纹路就不一样了。在小南瓜刚刚长出来的时候,我观察了它原本的纹路,让它们和我后来弄的纹路统一起来了。虽然,最终的效果看上去不如直接写‘寿’这个字明显,但你们看到它的第一个反应是什么?是不是觉得这就是它天生的纹路?”

    赵大郎围着大南瓜转了一圈,说:“要不是我天天看着阿弟往菜地里跑,八成会以为这个金瓜原本就长这样,只不过它天生纹路奇特,细细看去,竟然有点像寿这个字。这就是阿弟要的效果吧?”

    “就是这样!”祁明诚笑着说,“大哥说得对,我就是要这种效果。哪怕贵人看出了这个寿字,他们也会理所当然地认为这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是一种巧合,绝对不会想到这个是我弄出来的。”

    一旦默认了南瓜是自然长成这样的,哪怕这同样很神奇,但大家就不会去寻根究底了。

    祁二娘觉得祁明诚简直就是……神了,忍不住问:“明诚啊,你这个脑袋到底是咋长出来的?”

    也许是因为生意人都比较会忽悠人?祁明诚在心里自我调侃了一句。

    祁明诚马上就要带着千年难得一见的“纯天然”南瓜去京城见贵人了,但是家里人都不放心让他独自出门。此时祁二娘产期将近,赵大郎肯定是要留在家里陪着她的。于是,他们再次麻烦了吴顺。

    去年烧炭赚得钱抵得上吴顺几年的收入,他此时出趟远门,虽说耽误了打猎,但也没什么关系。

    “虽说南瓜放得住,轻易坏不了,但这个南瓜是要拿去讨好贵人的,倒不如我们先去了京城,待事情了了,等我们回来时再去府里或省里看望你夫家的两位兄弟以及妹婿。”吴顺重新安排了行程。

    祁明诚对此没有任何意见,他其实也觉得尽快把南瓜脱手比较好。从梨东镇出发到京城,走水路的话,若是一路顺利不生波折,应该是一个月左右的路程。在这个时代,这点距离其实是不算远的。

    到达京城后,祁明诚当然不可能贸然找上周府去。他甚至不能直接给三妮送信,因为内院的丫鬟是不能和府外的人私相授受的。祁明诚就按照三妮年初时和他说的那样,先搭上了周府的一个外院管事。如此,他在客栈中等了四天以后,三妮才终于能借着给主子办事的机会,出来和他们见了一面。

    三妮是识字的,周府的大丫鬟都是识字的。当她看到祁明诚的南瓜时,她都要惊呆了。这南瓜上的纹路,竟然恰到好处地构成了“寿”这个字!怎么会有长得这么好的南瓜呢?这莫非是天降吉兆?

    三妮还是一个非常细心的人。她忽然想起一件事,自家的弟弟在去年就曾对她说过心里有了个什么主意,年初时也说会在夏天进京……总不会祁明诚在那时就知道自家地里能长出这样的南瓜了吧?

    面对三妮的惊疑,祁明诚再一次肯定了自己的“造假”能力。他和吴顺对视一眼,忍不住笑了。不过,祁明诚觉得没必要故弄玄虚,因此笑过了之后,他就告诉三妮这个南瓜是怎么种出来的了。

    能第一个想出这个点子来的人绝对是个天才!

    三妮不知道祁明诚身后有一整个现代文明作为依托,因此觉得祁明诚太厉害了。

    南瓜有些重,好在三妮出门时坐了府里的马车,车夫可以帮忙把这个南瓜抱回去。祁明诚又从怀中拿出了一封信,说:“把南瓜交给贵人时,你附上这封信,他们看过以后,自然就会明白了。”

    南瓜被运到周府时,按说这样的南瓜肯定是要被当成吉兆供起来的,不过,当周老夫人看过由三妮转交的信后,她吩咐下去,把大南瓜切成了小块,做成了南瓜粥,很快就由阖府的人分着吃掉了。

    那封信最后又借着周老夫人的手被转交到了镇国公府的大小姐沈灵的手上。

    沈灵的男儿身份在这个世间只有几人知道,因此他自然是镇国公府的“大小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