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穿越之福临门 第十五章



    周府别院。

    沈灵让阿康帮他把手臂上的伤口重新包扎了一下,然后就让阿康把染血的中衣拿下去烧了。

    阿康把衣服团成一团塞进自己怀里,小声地说:“主子,老夫人显然已经开始怀疑了……”

    沈灵作为府上的表小姐,自是要养在深闺,不能轻易外出。他先前去云安城中走了一趟,还是以去庙里清修为借口的。但是,周老夫人多精明啊,她能瞧不出这里面的花样来?只是,她不敢深问。

    沈灵是遗腹子。

    他出生的时机一点都不好。在他出生时,他的父亲镇国公和当朝太子(也是沈灵的姑父)都已经战死沙场了。老皇帝据说是伤心过度,一下子倒了,病了几天就驾崩了,晋王爷拿着诏书登基为帝。

    晋王爷这个皇位来得很蹊跷。新皇对镇国公府恶意满满,沈灵的母亲当机立断,即使生了一个男孩也谎报是生了一个女孩。女孩不能领兵。如此,满门忠烈的镇国公府便是“断”了传承,新皇哪怕如鲠在喉,因着镇国公府的义薄云天,迫于天下舆论,也要将这一对可怜的孤“女”寡母荣养起来。

    所以,沈灵是被当成小姑娘养大的。

    为何沈灵的母亲不直接把沈灵送出去,谎报死胎来护他安全呢?

    因为,她不仅仅要自己的儿子活着,她还要把自己的儿子教导成一个不逊于他父亲的好男儿!

    在沈灵的母亲看来,若儿子不在自己身边长大,她就无法参与他的教育了,固然可以保沈灵一世平安,可在没了父爱以后又没了母爱,孩子不是太可怜了吗?而且,当时情况危急,她最信任的人唯有自己。除此以外,她的家人血亲那里肯定都被皇上派人盯着了,她总不能把孩子托付给陌生人吧?

    沈灵的母亲是个相当睿智的女人,她当然舍不得把唯一的儿子养废了,也暗中教他君子六艺,让他读书习武。镇国公府死了当家人,阖府闭门不出,内有忠仆看顾,外有旧交维护,沈灵在家里能够换回男装,待着倒也自在。他很小就知道了其中的厉害关系,对自己的性别认知并不存在什么障碍。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啊!或者说,新帝根本不给镇国公府低调的机会。

    沈灵若是能悄无声息地长大,待他有了明辨是非的能力,待他不需要母亲继续保护他时,他就可以抛弃现有的身份,去过想要的日子了!谁知,在沈灵六岁时,宫里传了旨意来,硬是选他做了公主侍读。于是,他不得不继续穿着女装进宫去了。从此,他被迫学了一堆名门贵女必须要掌握的技能。

    比如说女红。

    沈灵的真实性别一开始只有他的母亲以及几位忠仆知道,后来他被迫入宫,为了能够更好的掩护自己,他就把这个秘密告知了荣亲王。荣亲王是先太子之子,也是沈灵姑姑的儿子,是沈灵的表哥。

    “罢了,反正我就要死了,索性就把真相告知外祖母吧。”沈灵叹了一口气,说。

    阿康大吃了一惊,道:“主子,您一定会长命百岁的!”

    沈灵笑了笑:“沈灵确实是要死了,但我会借你吉言长命百岁的。”

    也许是因为自小就习惯穿女装,沈灵的女装扮相很成功,只是他虽然现在还能拿捏着嗓子说话,叫人听不出什么不对,等他再大一些,说话时肯定就要露馅了。再有一个,皇帝的心胸有些狭隘,他其实一直都看镇国公府很不顺眼,所以大约是明年,皇上一定会给沈灵赐婚,面上抬举沈灵,其实却把沈灵指到那种表面风光内里龌龊的人家去。沈灵总不能真的嫁人吧?所以他肯定是要选择死遁的。

    沈灵在云安城中做了一些布置,其实就是在给自己的死遁做准备。

    生于富贵,却忙于忧患,沈灵最感激的人是他的母亲沈周氏。他出生时,是她镇定地保全了他的性命;他成长时,是她给他最好的言传身教。别看沈灵被迫穿了那么多年的女装,但只要他换回了男装,他立刻就是一个飒爽的男儿,身上一点女气都没有!只可惜耳洞这种东西是没法彻底消除的了。

    十几天前在云安城门口,沈灵的男装扮相之所以会那么失败,是因为他当时扮作的就是一位“女扮男装的小娘子”的形象。这么说有些拗口了,总之,沈灵可以在男装和女装之间各种无障碍切换。

    现在的沈灵就等着死遁了,死遁之后,他就彻底告别女装了!

    想到了云安城中的事,自然就想到了祁明诚,沈灵觉得那真是个有趣的人,便对阿康说:“对了,祁家,不,应该说是赵家,总之就是福儿姑娘的兄弟家,他们家里似乎有个专门做豆制品的小作坊……你让你哥哥去他们家跑一趟。若是他们做的豆制品真的不错,就让咱家的酒楼全部收了。”

    这是沈灵想到的感谢祁明诚的方法。他没有直接给祁明诚钱,而是给了祁明诚一条路子。

    另一个小厮名唤阿平的,呆呆地说:“豆制品是什么?我以前没吃过……”阿平和阿康一样是沈灵身边的小厮,阿平年纪要小一点,就是当初在周府后门口故作凶狠呵斥祁明诚一行人的那个小厮。

    “应该就是豆子做的吃食吧,和豆腐一样?我也只是听他们提了一两句。”沈灵说。

    阿平想了想,说:“那不就是豆腐乳么?我知道那东西!其实这东西不稀奇,梨东镇上人人都会做的,他们家的肯定也没什么特别,真要如此抬举他们吗?咱们酒楼中肯定不缺豆腐乳的供应了。”

    “我叫阿康的哥哥去看,又不是叫你去看!”沈灵曲指在阿平的脑袋上弹了一下。

    阿平捂住自己的脑袋,无辜地眨着眼睛。

    待阿平和阿康一起离开沈灵的屋子,阿平小声地说:“你说,主子为何要如此抬举福儿姐姐的娘家兄弟?莫不是主子瞧上福儿姐姐了,想要收她做个通房?呀,这可不好!夫人一定会不高兴的。”

    阿平口中的夫人是沈灵的母亲沈周氏。她最厌恶男子三心二意,自然也不愿看到沈灵纳妾。

    “闭嘴!你莫要坏了福儿姐姐的名声!”阿康就像是一只猫被踩着了尾巴一样,“当然,你也不要坏了咱们主子的名声。要不是你平时扮作女儿家的样子最最好看,主子肯定不爱带你出门了!”

    镇国公府的忠仆们大都是跟着几任镇国公上过战场的,全部是孔武有力之人。他们娶了媳妇生了孩子以后,孩子大都也随了他们,长得特别敦实,想从中挑出几个扮作丫鬟没问题的小厮,实在是太有难度了呢。阿平的女装扮相最好,所以虽然他在主子面前总是管不住嘴,沈灵也常常带着他出门。

    好在,阿平在外人面前还是很能管住嘴的。

    “若是主子真想帮他们,直接叫老夫人还了福儿姐姐的卖身契,这不就行了?”阿平又问。

    阿康的脸涨得通红,说:“福儿姐姐是老夫人身边的得意人,一个帮老夫人管着私库钥匙的大丫鬟哪里是轻易能走的?即便主子给了她恩典,愿意成全她一家子骨肉亲情,她也要先把自己的继任者培养出来了才行。再说,福儿姐姐如今才不过十六。她多攒点银子再赎身,不比立刻回去种地强?”

    “行行行,道理都是你们说的。”阿平的眼珠子一转,“你不会是瞧上福儿姐姐了吧?”

    阿康真是恨不得去扯阿平的耳朵了,道:“你、你不许乱说!我拿她当自己亲姐姐呢!”

    “哼,还拿她当亲姐姐呢……我见你压根就没和她说上几句话。”阿平觉得阿康肯定是在撒谎。

    当沈灵和阿康、阿平说起祁明诚时,祁明诚正站在周府别院的后门口和三妮说着话。

    这是祁明诚回到梨东镇的第二天,他在云安城里给三妮买了礼物,是一对珍珠耳坠子。珍珠只有米粒大,这耳坠自然算不上是什么贵重之物,但胜在造型别致,瞧着还挺好看的。三妮觉得很高兴。

    三妮将手中的包袱递给祁明诚,说:“喏,我给你做了件衣服,都不用试了,肯定刚刚好。”

    祁明诚高兴地说:“哎,三姐这衣服真是送得及时!二姐如今动不得针线,赵家小妹的针线活虽不错,可我不是她的亲兄弟,总要避嫌的……一时间竟是没人给我做衣服了,果然还是三姐疼我。”

    送礼之人若是见到了收礼者发自内心的喜悦,大都会觉得自己心思没白费,因此变得很开心。

    三妮抿着嘴笑了一会儿,道:“胡说!大姐不疼你?二姐不疼你?小心她们揪你耳朵。”

    “她们哪里舍得!明明我如今身体越发好了,她们还总觉得我肩不能挑手不能提,都疼我呢。对了,我这次出门卖炭赚了不少,三姐你的赎身银子肯定是够了的。等明年再出去跑一趟,就能再攒点家业起来了。”祁明诚郑重地说,“总之,若是贵人那里松了口,姐你随时都能跟着我们回家了。”

    三妮想了想,说:“不急于一时。”周府还算厚道,她虽然也想回家,但赎身之事要缓缓计较。

    祁明诚自然明白这里面的勾勾绕绕,便说:“我心里有个主意,不过也要等上半年,才知道成不成的。若是能成,三姐你就不必如此为难了。”三妮对于周老夫人有一丝感激之情,她想要报恩呢。

    这话若是叫一些人听见,只怕他们要笑掉大牙了,一个丫鬟竟然想要对周府报恩?

    但是祁明诚却很理解三妮的心情。

    不是因为我贫穷、位卑,我就可以坦然接受别人的善意而毫无感激的,我的感恩源于我的内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