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穿越之福临门 第八章



    祁明诚之所以会了解各类豆制品的做法,是因为他曾有一位商业伙伴就是经营这些的。

    那位商业伙伴姓郝,郝老板搞的是绿色有机农业,说白了就是种地。

    种地也要种出花样来。

    市场上正常的大豆卖三四块一斤,贵一些的也不过才五六块,郝老板家的大豆贵了整整十倍!这不是最贵的,郝老板家里最贵的大豆卖一百六十九一斤。广告语是纯绿色,无公害,营养价值极高。

    就那一百六十九一斤的大豆是怎么种出来的?光养地就需要养上整整三年,这三年中土地上什么农作物都不种,只按照科学的方法用各种纯天然的肥料把土地养肥了,而这还只是前期准备。等到大豆种下去以后,各类注意事项就更多了,因此大豆成本很高。祁明诚听了一耳朵,觉得这事很新奇。

    祁明诚曾经开玩笑似的问过郝老板:“就你那金子似的大豆,真有人买?”

    “有!市场可好了!哎呀,今年份的大豆还在地里未长成呢,前两天就有一个高级幼儿园的院长给我打了电话,说是让我给他们供货。那幼儿园里都是有钱人家的孩子,家长不差钱,只希望给孩子们吃最好的东西。祁老弟,不是我吹,我家大豆做出来的豆腐,味道都和别家不一样。”郝老板说。

    郝老板就这么对着祁明诚显摆上了。生意人嘛,口才都不错。郝老板起了兴致,就细细地给祁明诚讲了一遍,别家的大豆是怎么种出来的,他家的又是怎么种出来的;别家的豆腐是怎么做的,他家却多了好几样注意事项;别家的千张啊,现在都用机器来压制了,他家的还在用最传统的工艺等等。

    祁明诚那时只当是听个新奇的事儿,却没想到这些知识现在竟然能够拿出来用了。

    人生啊,总是充满了奇妙的巧合。

    赵家开始做豆腐后,家里就不缺豆浆喝了。

    祁明诚每天都会舀些豆浆出来放在罐子里。他偷偷把灵水加在了里面,然后让全家人分着喝。赵大郎和赵家小妹其实都不爱喝豆浆,但祁明诚很努力地强调说这东西对身体好,他们也就跟着喝了。

    待到赵三郎和赵四郎去学堂后,家里的劳动力一下子少了。

    赵老太太不能干活,而祁明诚和赵小妹加在一起只能算是一点五个劳动力。嗯,赵小妹独占一点三,祁明诚只能算是零点二个劳动力。而且,碍于老太太不能自理,他们还要费些心神照顾老太太。

    而且,赵小妹已经十五了,订了亲,转过年来就该嫁人了。她还要给自己绣嫁妆呢!

    于是,等赵大郎挑着担子出去走贩后,家里做豆腐的活儿就几乎都落在了祁二娘身上。

    祁明诚见祁二娘实在太辛苦了,他自己又是个暂时什么忙都帮不上的“废物”,就和祁二娘商量说:“大哥满担子挑着出去,次次都能卖光了回来,可见咱们这生意还是不错的。而且只要咱们的东西好,日后说不定还能卖到镇上的酒楼中去。你如今已经忙不过来,那不如把大姐请过来帮忙吧?”

    祁二娘有些意动。自从家里开始卖豆腐后,她已经养成了每天晚上临睡前数钱的习惯。

    老实说,钱并没有多少,每天也就十几二十个铜板吧。但是,要知道大部分人是舍不得用铜板来买豆腐的,他们会直接用大豆来换。打个比方,假设一块豆腐的成本是一单位大豆,那么买豆腐的人就会用一点二个单位的大豆来换。梨东镇的村民家里都有一种固定大小的容器,可以用来称量大豆。

    以物易物还是村民们常用的买卖方式。

    其实,真的计较起来,买家用大豆换豆腐的方式对卖家赵家来说更合算,一单位换了一点二个单位,如果不算人工成本的话,这里面的利润有百分之二十呢!但因为家家户户都不缺大豆,这玩意儿是他们自己种植的,不显得有多金贵,于是那些用大豆换豆腐的人也不觉得自己这种行为是买贵了。

    赵家人其实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在一开始,他们更愿意看到有一枚是一枚的铜板啊!

    等到祁明诚把这些概念掰开了揉碎了说给他们听以后,他们才终于恍然大悟。

    赵大郎的心算能力不差,在心里把各种数据整合了一遍后,他颇为奇怪地说:“是啊,确实是用大豆换豆腐,我们赚得更多一些。可阿弟不说,我们以前怎么没想到这一点呢?就和魔怔了似的!”

    至于赵家多出来的大豆怎么办?这时候已经有炼制豆油的技术了,因此会有人下乡收购大豆。而且那些镇里、县里、城里的豆腐作坊也需要收购大豆啊。赵家不用担心那么多大豆就此烂在了家里。

    “若是我们的豆制品能推销到酒楼中去,他们结算时肯定是给我们银子的。”祁明诚又说。

    因为亲眼见到了这里面的利润,所以祁二娘每天都干劲十足。祁明诚会考虑人工等隐性成本,但是祁二娘他们完全不在意这一点。在他们看来,只要有钱赚,人再累都是值得的。而这就是代沟啊。

    “让大姐来?真的可以吗?”祁二娘有些心虚,担心赵家人会有意见。

    祁明诚说:“家里已经忙不过来了,肯定需要请个人来帮忙,否则你的身体也吃不消。不过,腐竹、千叶这些豆制品并不难做,如果咱们找了别人来帮忙,回头他们把方子泄露出去了怎么办?大姐就不一样了,先不说她肯定和我们一条心,就是她向着姐夫多一点,姐夫这人也没有什么私心啊。”

    想了想,祁明诚又说:“再说了,咱家的豆浆不是很养人么?你看看我的脸色,是不是比以前好多了?大姐伤过身子,如果她来咱们家里帮忙,别的不敢说,至少豆浆管够,也能叫她好好养养。”

    其实真正起作用的是祁明诚手里的灵水,但这是个秘密,于是他就把一切好处都推到豆浆上了。

    如果祁明诚每天都跑去下河村给祁家大娘子送豆浆,说不定大家会觉得他小题大做。但如果祁家大娘子来赵家帮忙就不一样了。她既然来做帮工,赵家肯定不会在吃食上亏待她,灵水也有她的份。

    “哎,那等大郎回来,咱们一起坐下来商量下。”祁二娘越想越觉得祁明诚说的有道理。

    祁家大娘子的性格有些弱。在一个亲父不慈、继母不睦的糟糕家庭中长大的姑娘,要么像祁二娘这样拥有了反抗的精神,要么就像是祁家大娘子这样,性格被压制得太厉害了,为人显得特别柔顺。

    好在吴顺对祁娘子不错,否则就她那性格,若是碰上个刻薄的婆婆,估计没两年就被磋磨没了。

    征得全家的同意后,祁二娘拎着一篮子豆制品,又包了二十几个鸡蛋,去了吴顺家里。

    待她说明了来意,祁家大娘子很愿意来赵家帮忙,却死活不愿意收钱。用她的话来说,都是一家子亲戚,互相帮忙才是应该的,哪里能收自己妹妹家的钱啊?她太着急地想要拒绝,连脸都涨红了。

    祁二娘故意板着脸说:“姐,你要是不收,我就只当你是看不上这点小钱了。”

    大娘子口拙,被二娘这么一挤兑,立刻就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

    祁二娘又说:“都是一家子亲姐妹,我还不知道你?平日但凡有点空闲时间,你都用来纳鞋底了吧?还不是为着多弄几个铜板?要是让你来我这里白干活,这不是耽误你么?你放心,我婆婆都放话了,反正总是要请人来帮忙的,别的人不放心,那还不如请自家的亲戚。姐,你就当是帮帮我吧。”

    祁家大娘子没什么主见,见妹妹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她只好略带忐忑地点了头。

    祁明诚的穿越生活就这样步入了正轨。若说还有什么不顺的,那就是周府别院的主人竟然一直没有来,也不知道贵人们在中途是因为什么事情耽搁了。祁明诚他们也就一直没有探知到三妮的消息。

    等到祁家大娘子在赵家帮了大半个月的忙,她的脸色红润了不少,周府别院里终于迎来了主人。

    消息还是吴顺送来的。

    如今祁大娘子在赵家帮忙,吴顺自然不会像以前一样来去匆匆了。他是个特别有礼数的,估计心里也有点因为妻子身体转好了而产生的感激,上门时就特意带了几斤在镇上买的糖酥。赵家虽没有正儿八经地守孝,家里人却很有默契地在这段时间里不吃荤腥,要不然吴顺更想要带几斤野猪肉上门。

    吴顺这段时间的运气太好了。不久前,当他上山打猎时,他竟然在自己挖的陷阱里瞧见了一头已经奄奄一息马上就要死去的野猪。一般情况下,这种普通的陷阱可关不住野猪。那头野猪还是因为先和其他动物打了一架受了重伤,才会栽进陷阱里爬不上来的。吴顺就相当于是捡了一个天大的便宜。

    不过,吴顺一人可没法把野猪运下山,他就找了同村的人帮忙。这种事情自然是见者有份的,一头野猪分去了小半只。但吴顺手里还有大半只呢,即使他卖了不少肉给镇上的酒楼,家里也有剩的。

    吴顺带来了一个好消息,道:“哎,我原还琢磨着,既然我们不能轻易打探贵人之事,就不知道何时才能知道姨妹的消息了。却不想,姨妹心里也念着家人呢。她给前院的管事塞了银子。这不,我一找上去,管事就立刻和我说了,姨妹后天不当值,虽不能轻易离府,却能在后门口见一见家人。”

    再没有比这个更好的消息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