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穿越之福临门 第七章



    吴顺长在下河村,严格说起来,却不是下河村的人。他是老猎户从外头捡回来的孤儿。老猎户单了一辈子,三十岁上头眼看着自己是娶不上媳妇了,就跑去外地捡了个孩子回来,这孩子就是吴顺。

    在这个时代,只要碰上些天灾*,某些老百姓就有可能没了活路。吴顺的身世也是寻常,他的亲爹亲娘应该都死在一场洪水以及洪水过后的瘟疫中了。被老猎户捡到时,他才刚刚两岁,饿得面黄肌瘦,差点就活不下去了。老猎户给了他一口饭吃,他就认了老猎户做爹,从此在下河村扎下了根。

    吴顺是个记恩的,虽不是老猎人的亲儿子,也好好地把老猎人养老送终了。

    待过了孝期,他娶了同村的祁家大娘子为妻。

    吴顺这回来赵家,是为着给祁二娘带一句话。他和祁明诚说过几句话后,就直接站在厨房外面,对着厨房里的祁二娘道:“亲家姨,我今日给镇上的酒楼送兔子去时,碰上了周府别院的管事。”

    周府别院就是三妮当初被卖身的地方,祁二娘听见这话,立刻拿着糖罐跑出了厨房。

    吴顺也不吊胃口,赶紧往下说:“那管事平时在我这里收些野味,我在他面前还算是说得上话。他说啊,过几日,周府的老太太要带着他们府里的表姑娘来别院住上一段时间,说是要疗养身体。”

    “那三妮呢?三妮可是会一起来?”祁二娘激动地问。

    吴顺摇了摇头,说:“这却是打探不出来了。不过,当初姨妹之所以能得周老夫人的青眼,就是因为她属相好、八字也好,可以全了老夫人的福分。既然如此,想必老夫人会把姨妹带在身边吧?”

    诰命夫人的福分当然不需要一个卖身为奴的小丫头来凑,但那时老夫人身体不太好,小辈们急病乱投医,硬是求神问道弄到了一个八字属相。正巧三妮应了这个吉利,就被调去老夫人身边伺候了。

    说起来,这也是三妮的运道。

    吴顺是打猎的一把好手,他的猎物其实不愁卖。如果不是为了打探三妮的消息,他犯不着上赶着把猎物卖给周府别院的管事。只是,那管事身为周府的下仆,十分尽忠职守,是个本分人。即使他已经和吴顺有了些许交情,但是对于主家的事情还是习惯于守口如瓶。吴顺能探知到的消息非常有限。

    “求菩萨保佑,若是能见着三妮就好了!老夫人是哪日来?日子可定下了?”祁二娘追问道。

    吴顺说:“左不过就是这几日了。”

    祁二娘一听这话,恨不得能立刻去周府别院的门口守着。

    吴顺想了想,又说:“亲家姨,这事儿得缓缓来,我知道你是想要尽快见着姨妹,只是这回和周老夫人一起来别院小住的还有周府中的表小姐。这位表小姐可了不得,她出自镇国公府,就是沈国公那家。管事说,镇国公府的规矩和周府的规矩很不一样。镇国公府治下甚严,因着府里如今只剩下孤儿寡母的,并不轻易见客。咱们贸然找上门去,若是惊动了几位贵人,恐怕会给姨妹造成麻烦啊!”

    几代镇国公镇守边疆威名赫赫,普通老百姓们哪怕毫不关心政治,也会对镇国公府心生感激。

    镇国公府的人,马革裹尸的多,能够善终的少。周府的一位姑奶奶嫁去镇国公府后,还没三年,丈夫就战死了。这位姑奶奶在丈夫灵堂前被检出有孕,她生下的遗腹女就是吴顺口中的那位表小姐。

    如今偌大的镇国公府就只剩下了两位主子,一位遗孀和一位失怙少女。

    祁二娘听得吴顺的劝,赶紧说:“姐夫说得对,这事情确实急不得,可不能给三妮添了麻烦。”

    “周老夫人会住上一阵子,若是姨妹跟着来了,我们总能见着的。”吴顺干巴巴地安慰道。

    祁二娘有些焦虑地说:“贵人规矩重……求菩萨怜悯,好歹让我见见那可怜的妹妹吧。”她打算每天再多念上千遍佛号。众生皆苦,祁二娘不觉得自己苦,只想把自己念佛的功德都回向给妹妹们。

    吴顺赶着上门就是为了这件事情。说完了来意,他就打算告辞了。

    祁二娘赶紧说:“姐夫你再坐一会儿,你连水都没有喝一口呢!”

    “不了,你姐在家里等着我。我急着回家。回见啊。”吴顺身手敏捷,扭身就跑出了院子。

    祁二娘抱着糖罐子,要追也追不上,只好扬声喊着说:“姐夫!”

    吴顺连头都没有回,只是挥了挥手,很快就跑远了。

    祁二娘叹了口气,回头对祁明诚说:“大姐夫回回这样,我本来还想给他煮个糖水鸡蛋的。”

    祁明诚摸了摸鼻子。

    祁二娘想起了一些旧事,说:“你莫要怪你大姐夫会对你冷淡。上回大姐掉了孩子,虽说你学堂里课业忙,但既然消息都递过去了,你怎么也该回来看看大姐吧?还是说,你也嫌大姐小产晦气?”

    祁家大娘子嫁人后也一直没有生育,上次好不容易怀了,刚满三个月却掉了。据说,是因为祁家大娘子还做姑娘时,被继母虐待了,因着大雪天还要去小溪里洗全家人的衣服,硬生生冻坏了身体。

    祁明诚赶紧说:“姐,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那时是我不懂事,你只管看我以后吧。姐你要相信我。”原身太薄凉,想来祁家的姑娘们也不是没有看出过什么,只是她们对着家人总抱有一分宽容。

    祁二娘嗯了一声。她回厨房里,把糖罐子小心翼翼地放在了高架子上。

    赵大郎和赵母商量完事情,把全家人都聚在了一起。自从赵二郎牺牲后,家里的日子确实变得艰难了一点。首先,没有了赵成义的那份饷银,家里就少了一份收入;其次,给老太太治病和给赵成义结亲都花了不少的钱,家底子自然就薄了。赵家又没有田地,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需要好好合计。

    祁明诚虽然刚刚才成为赵家人,但也获得了旁听的资格。

    眼看着赵三郎欲言又止似乎想要说什么,赵大郎直接不给三弟开口的机会,道:“我已经和娘商量过了,三弟、四弟还是要继续去学堂念书的。我以后就一门心思留在家里了,咱们做豆腐卖吧。”

    做豆腐卖的意思很简单,就是自己家里做了豆腐,拿出去卖。但是,做豆腐的技术含量不高,村民们几乎每家每户都会做,所以豆腐是卖不出高价的。再有一个,乡下人的消费能力低,赵家做好了豆腐,若是放在家里等着别人上门来买,那基本上就是卖不出去的了。他们要卖,就需要有人挑着担子,去附近的几十个村子里叫卖,然后东家买走一块,西家买走一块,这样才能够把豆腐都卖出去。

    这就相当辛苦了。

    首先,需要有人大半夜就爬起来做豆腐,这样才能保证新鲜。磨豆子、煮浆、压豆腐等都需要时间。其次,需要有人挑着豆腐去叫卖,这个村子里走走,那个村子里走走,说不定一走就是一整天。

    买豆腐的都是哪些人?有人忽然想吃豆腐了,需要一块炒菜,又觉得自己做太麻烦了,才会买上一块。可是,哪有人会天天想吃豆腐?为了能把豆腐都卖出去,可不是需要多去几个村子转一转吗?

    卖豆腐赚的就是一个薄利多销,赚的就是一个辛苦钱。

    赵大郎也知道这会很辛苦。但现在母亲瘫在床上,吃喝拉撒都需要人伺候,他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抛开家里去打短工了。再有一个,他和祁二娘成亲已有两年,若想要孩子,就更不能再聚少离多了。

    为什么不把豆腐供给镇上的酒楼呢?或者在镇上摆摊子卖呢?

    祁明诚稍微一琢磨就明白了。

    酒楼方面肯定已经有固定的买豆腐的渠道了,赵家根本插不进去。至于摆摊,别看梨东镇底下大大小小的村子有几百个,并且梨东镇的地理位置不错,旱不着涝不着,老百姓的日子不算太难过,但其实大家的消费能力并不高。镇上的商户几乎都是世代做生意的,有他们在,市场早就已经饱和了。

    毕竟,小农经济的特点就是自给自足。

    除了像盐这样的必需品,老百姓们早就习惯自给自足了。

    祁明诚想了想,说:“豆腐家家都会做,那其他的豆制品呢?我知道咱们这儿的人几乎都会做豆腐乳,可还有腐竹、千张、素鸡、香干、辣豆腐、黄豆酱油……总之,我们可以做别人不会做的。”

    祁明诚说的腐竹等东西,并不是说它们在景朝时还没有被发明出来,而是梨东镇的人还不会做。

    这个时代交通不便、信息闭塞,很多东西是传不了那么广的。

    梨东镇的人会做豆腐,会做豆腐乳,但也只是这样了。

    赵大郎猛得看向祁明诚,问:“阿弟,你说的那些都是什么?”

    祁明诚说:“这都是我在一本杂书上看到的。”他又仔细想了想,发现自己可能不太会做黄豆酱油,毕竟那个需要发酵,要注意时间和温度,新手估计不太容易做成功,但其他的几个,他都会做。

    腐竹,说白了就是油皮的豆腐皮。

    千张的做法其实和豆腐差不多,只是在压制上有区别。

    素鸡的原料就是千张,会做千张了,自然就能做素鸡了。

    香干和辣豆腐就更简单了,只是将普通的豆腐再加工而已。

    祁明诚忍不住笑了起来:“我把书上的方子都记下来了,都是些容易做的吃食,不如咱们这几日试着做做看吧。要是真能把我说的这些做出来,一来这都是些别处没得卖的东西,只有咱家会做,自然能卖得好些,二来这几样都不需要像豆腐那样赶个新鲜,咱们不用每天都摸着黑就起床干活了。”

    想要靠着这个走向人生巅峰还是不能的,因这些东西都只能是薄利多销,赚不了什么大钱。

    不过,赵家几个人对视一眼,心中都有些跃跃欲试。

    赵大郎拍板说:“走,泡豆子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