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穿越之福临门 第六章



    虽说睡得早,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现在这具身体太过孱弱的缘故,祁明诚起得却不算早。

    他一睁开眼,天就已经大亮了。等他从自己房间里走出来时,他发现院子里已经很热闹了。赵家三郎和四郎正站在阳光下念书,应该是在温习功课,两人都念得抑扬顿挫。赵家小妹在喂鸡。除去暂时还不能下床的老太太,他是这个家里最晚起床的那个。而且,其实就连老太太都已经醒有多时了。

    勤快如祁二娘,她都出门去搂过一筐猪草了,此刻正在厨房里准备早饭。

    祁明诚摸了摸鼻子,非常不好意思地洗漱去了。

    这时候刷牙用的是牙粉,是青盐混着中药材制成的粉末状物,价格便宜,寻常老百姓都用得起。据说有钱人家用的是牙香。原身没有见过牙香,祁明诚也不知道牙香是个什么东西。他笨拙地用牙粉刷过牙后,对着手心哈了一口气。祁明诚自己闻了闻,觉得口气还算清新,于是对牙粉拥有信心了。

    刷过牙就该洗脸了。祁明诚从水缸里舀水时,赵家大郎正扛着锄头从外面回来。

    祁明诚的脸立刻就红了,他果然是起得太晚了吧?

    赵大哥都已经去菜地里转过一圈了!

    赵家没有田地,但家里的菜地不少,都是他们在这些年中陆陆续续开荒开出来的。在这个以自耕农和佃农的小农经济为社会普遍经济形式的时代,官方对耕地的管理非常严格。毕竟,农为国之本。但是,自家开垦的菜地就不一样了。衙门管天管地难道还管你家门前屋后种了几颗白菜几根葱吗?

    像赵家的这些菜地,其实就属于灰色地带,不用交税,种多少菜蔬粮食都归自己。

    民不举,官不究。

    村里几乎每户人家都有这么三四块菜地。

    不过,土地肥沃的地方,或者平整能开垦出耕地的地方,根本轮不到赵家来开荒啊!能让赵家开荒的地方其实都是那种别人完全瞧不上的地方了。因此赵家的菜地总是这里一块,那里一块,零星分布在各处。其中,最大的那块菜地是他们家后院的那块,祁明诚估算了下,觉得还不到二十平方米。

    虽是这样,在赵大郎不用打短工的日子,他也习惯像村里其他汉子一样,起床后就先背着锄头出去转一圈,瞧瞧自家的菜地,看看哪些需要除草,哪些需要补苗,哪些需要浇水,哪些又需要捉虫。

    等到赵大郎转一圈回来,家里差不多就该吃早饭了。

    这时候的人都习惯一天只吃两顿饭,早饭在八/九点左右吃,晚饭就在下午三四点左右吃。

    赵大郎今天去瞧的那块菜地在山上,顺着山路往上爬,走上半刻钟就到了。菜地里种了些寻常的菜蔬,这没什么稀罕的。但是,菜地旁边有几颗野莓,这季节正好长出了指甲盖那么大的小果子。赵大郎拣着最红的那几颗野莓都摘了下来,用树叶子裹了,一共两份,一份给妻子吃,一份给小妹吃。

    见着祁明诚在院子里洗脸,赵大郎顺手把其中一份递了过去:“阿弟啊,给你吃果子。”

    赵大郎有些懊恼,他差点就忘了这个弟媳妇了。弟媳妇比小妹看上去更像是个孩子,所以果子还是留给他吃吧。至于妻子和小妹,他手里还有一份,就让她们两人分一分,反正只是尝个新鲜而已。

    接过野果子,祁明诚吃了一颗,发现这不知名的果子还挺甜的。

    一份野果子没多少,也就六七颗而已。

    就这么六七颗野果子,赵大郎都不会自己吃掉,而是用树叶裹着带回家……祁明诚不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可面对着这种……可以称之为是长辈式宠溺的行为,他的心中还是忍不住起了种种感慨。

    洗过脸,祁明诚就钻进厨房里去了。

    趁着祁二娘低头往灶台中添柴的功夫,祁明诚心念一动,右手中出现了一滴水,这就是灵水啊!这滴灵水违反了重力规则,悬空出现在他的手心里。眼看着祁二娘马上就要抬头了,祁明诚来不及细看,直接把这滴水丢进了粥锅里。然后,祁明诚若无其事地站在灶台边,拿起长木勺搅了搅粥锅。

    粥很稀,米放得很少,水却放了半锅。

    祁二娘拍了拍手,站了起来,说:“你进厨房干嘛?碍事!别站灶台这儿,让开让开。”她从架子上取了一个空罐子,然后用木勺舀了粥汤就往罐子里倒。她舀的都是清汤,米全都剩在了锅里。

    “姐,这是要做什么?”祁明诚忍不住问。

    祁二娘说:“他们说米汤养人,我就多弄些在罐子里。等放凉了,正好给娘当水喝。”自老太太瘫痪,她每天早上煮粥的时候都会故意多煮一点。等老太太口渴时,给她喝这个,又养人,又解渴。

    祁二娘干活麻利,很快就把罐子装满了。她把罐子放在一边,小声地说:“娘一天喝不了这么多的,等到了明天又会做新的,所以你要是口渴了,也可以喝这个。我啊,就盼着你们健健康康的。”

    舀去这么多水,锅里剩下的粥终于有些稠了。祁二娘又切了很多菜叶进去,这样就更稠了。

    厨房的空间不大。祁明诚站在这里挺碍事的。他看了一会儿,就摸了摸鼻子离开了。灵水掺进了粥里,那么赵家所有的人都能吃到了吧?算上特意舀出来的米汤,那就是老太太和祁明诚吃得多些。

    在这个家里,也确实是老太太和祁明诚的身体最不好,这样的分配还算合理。

    早饭很快就熟了。

    吃饭前,祁明诚得先去祭拜一下自己的“丈夫”。

    他找了一块干净的布,仔细擦了擦赵成义的牌位,然后认真给这位名义上的丈夫上了一炷香。虽说祁明诚现在并无多少已婚的自觉,不过他对于这位牺牲在战场上的小兵却抱有天然的好感。景朝的边疆一直未平,这几年更乱了。若不是有着这些士兵的抛头颅洒热血,普通老百姓们哪能安居乐业?

    祁明诚是心甘情愿给赵成义祈福的。

    既然他都能穿越了,那么灵魂这种东西是真的存在的吧?他的祈福说不定就真的有用呢?

    愿逝者安息。

    “老兄啊,如果你真的在天有灵,你应该知道我的身份了吧?你放心,我会替你照顾家人的。其实他们都很好,目前还是他们照顾我更多一点。”祁明诚小声地说,“不过,我呢是不会在你家白吃白喝的。这一两年估计赚不到什么大钱,但我对未来已经有计划了。兄弟,你要记得保佑我们啊!”

    把香插好,祁明诚又双手合十,对着赵成义的牌位拜了拜。

    按照祁明诚的计划,替赵成义祈福守孝的这三年,他正好用来调养身体。因为不能离开这片算不上贫穷但也算不上繁荣的村镇,他肯定赚不到什么大钱,但他可以靠着练好了字去抄书等行为赚点小钱补贴家用。三年后,他出了孝,有着灵水的他估计在那时身体也能养好了,他就可以出去闯荡了。

    香的味道有些呛人,祁明诚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他赶紧离开了房间。

    饭已经摆好了,祁明诚再次揽了给老太太喂饭的工作,等老太太吃饱了,他才开始吃饭。

    不知道是不是一滴灵水太少了,还是因为灵水被稀释得太厉害了,吃过早饭以后,祁明诚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他偷眼看了赵家其他人,也没听他们说今天的粥格外香一点,估计和平时都一样。

    吃过饭,赵大郎去了老太太的屋子,估计是和老太太商量事情。

    祁明诚找了个角落蹲着,一边晒着太阳,一边继续拿着树枝在地上练字。

    大约是中午的样子,有人从外面快步走进了赵家的院子。此人皮肤黝黑,身材精瘦,脸上有道不明显的疤痕,看上去十分不好惹。蹲在院子角落的祁明诚瞧见来人就是一愣,他觉得此人很眼熟啊。

    “姐夫?你怎么来了?哎呀,快进来快进来!”祁二娘见到来人,立刻就招呼上了。

    祁明诚恍然大悟,这就是祁家大娘子嫁的那个猎户吧?怪不得一身的煞气呢。他赶紧丢掉了手里的树枝,麻利地站了起来,算不上亲热却恭敬地叫了声“姐夫”,说:“我……我去给姐夫倒茶。”

    祁二娘把祁明诚按在了条凳上,说:“你都不知道咱家的糖放在哪里!你坐着吧,我去泡茶。”

    按照这方圆百里的风俗,客人上门是要泡甜水来招待的。当然也有泡茶叶的,但泡茶叶的少,反而是泡糖水更能显出对客人的尊敬。有那种十分舍得的人家,他们会给客人弄一碗热乎的糖水鸡蛋。

    “亲家姨不用忙了,我给你带句话就走。”吴顺连忙说。他说这话时,眼神却落在祁明诚身上。

    说句实话,吴顺一直都不喜欢祁明诚。这并不是因为他妻子老拿着自家的钱补贴祁明诚,如果祁明诚是个好的,吴顺不会多说一句话。但是,即使明真道人版的祁明诚面上装得很好,吴顺依然觉得他不是善类。吴顺是个直觉很灵敏的人,他也相信自己的直觉,毕竟他靠着这个死里逃生了好几回。

    当然,眼前的祁明诚给吴顺的感觉又不一样了,仿佛之前那种不好的感觉都消失了。

    祁明诚被吴顺看得心里发毛,试探着又叫了一声:“姐、姐夫?”

    吴顺原本是不想和祁明诚说话的,但因为他这回对祁明诚观感不错,就忍不住劝说了一句:“过去的事情就都过去了,以后要好好过日子。”这话说完,他继续盯着祁明诚的眼睛,似乎在观察他。

    祁明诚点了下头,说:“我知道的,姐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