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穿越之福临门 第四章



    现代人穿越回古代,赚钱容易吗?

    不容易!

    虽然很多穿越小说中都把现代人描写得无所不能,但古人难道真的就笨了吗?若说是眼界,古人确实比不过现代人。但如果比智商,哪个时代都有愚钝的人,哪个时代都会有智者,还真的不好比。

    靠着猪下水发家致富?

    不好意思,就连大自然中的野兽都知道内脏是个好东西。比如说不吃腐肉的猎豹,它们捕杀猎物后,没法一口气把猎物吃完,但又不能把猎物放到第二顿,当场吃不完的就只能便宜了秃鹫和鬣狗,那它们会怎么办呢?它们会把猎物的肚皮扯开,先吃内脏,等内脏吃得差不多了,再吃猎物的肢体。

    老百姓在吃食上的发明创造力是惊人的!他们其实相当会吃。而且这时的生活水平低,碰上穷苦一些的人家,咬不碎煮不烂的肉骨头都要磨成粉拌着菜吃掉,还能让穿越者去捡了猪下水这个便宜?

    跑去山上挖草药捡山珍赚钱?

    不好意思,大多数古人原本就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山里河里海里有什么东西能换钱,有什么东西能填饱肚子,他们都一清二楚,轮不到穿越者来发现。在生活的重担下,人民的智慧是无穷的!

    再说,古时候的山和现代的山一样,物种是按照地理位置以及四季时间来分布的。春季成熟的东西不会和秋季成熟的东西长在一起,亚热带盛产的东西也不会和在寒带才能生长的东西长到一起去。

    大山中的资源虽然丰富,但也没到遍地是银子的程度。

    要是上一次山就能赚大钱,那村子里的猎户们早就成为这一片山村中的首富了。然而,事实上只有家里没有田地的人才会被迫成为猎户。他们的日子往往比那些靠着田地吃饭的人的日子要更难过。

    靠着发明创造来赚钱?

    这点倒是可以了。穿越者毕竟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要是他们能拿出玻璃啊、香皂啊、葡萄酒啊什么的方子,那确实可以大赚一笔。但是,只要往细了想,就可以知道,这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即使方子正确,相关设备也能造出来,如祁明诚这种身无分文的穿越者,他的本钱又在哪里呢?即使他有本钱了,在这个没有知识产权的时代,他能确保这些日进斗金的方子不会引人来强取豪夺?

    再说玻璃,玻璃在西周时期就出现了,到宋朝时都有墨镜了。祁明诚现在身处景朝,这是华国历史上所没有的一个时代,但根据记忆可知,景朝类似于华国历史上的明朝时期,虽然社会风气和一些技术的发展并不相同,但这里和明朝一样,连老花镜都出现了,实在是轮不到祁明诚去发明玻璃啊!

    再说香皂,如果真能做出各类香皂来,其实在古代确实能够赚钱。

    然而,现在的问题是,即使祁明诚知识渊博,已知手工皂的方子,方子中有一样氢氧化钠。身处于古代的他并不能像现代人那样轻而易举地在超市或者药店中买到氢氧化钠,于是这方子就没用了。

    固然,取澄清的饱和石灰水,在其中缓缓加入纯碱溶液,这样是能够得到氢氧化钠溶液的,那么纯碱又该从哪里来呢?工业制减法是没法在这个时代实现的。他可以通过煅烧植物得到植物碱,但植物碱不能同等于纯碱。要得到纯碱,他只能再去找别的方法,工艺落后而成本高,这就得不偿失了。

    如果有个化学家穿越到古代,说不定他能顺利造出香皂,但祁明诚觉得自己反正是做不到的了。

    再说葡萄酒,葡萄传入新疆后,新疆就有葡萄酒了。汉朝时,葡萄酒的酿制就已有规模;唐朝时期,酿成的葡萄酒不仅色泽好,颜色也好;到了元朝时,葡萄和葡萄酒的产地一再扩大,迎来了鼎盛时期。这意味着什么呢?这意味着景朝是不缺葡萄酒的。祁明诚不可能靠着这个方子来赚大钱了。

    如果祁家赵家附近村子里已经开始种植葡萄,那么祁明诚还能酿酒卖给附近的人。问题是,一来这片地方根本没人种葡萄,二来很多当地人都会酿造米酒,他们有米酒喝,不会再花大钱买酒喝了。

    ……

    这么算下来,似乎赚钱的方法都已经被堵死了呢。

    祁明诚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就他现在这个破败身体,他连出去打工或者跑商都做不到。

    那么,走科举之路呢?

    祁明诚确实是学霸,如果他从小在这个古代环境中长大,那么他说不定能顺顺利利地考个秀才,再考个举人。但其实,他一穿越过来就是十五岁了,就算有原身的记忆,也仅仅是记忆而已,想要把这些记忆变成属于自己的技能,他还要继续努力。就他现在这繁体字都写不利索的状态,他去科举?

    得了吧!

    在现代是学霸,不意味着他穿回古代就还是个学霸啊!

    古代人真的不蠢,比起祁明诚这种因为过分仰赖科技而变得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穿越者,其实古人的生存能力更强大。就拿赵大郎来说吧,他会种地,会养牲畜,会造房子,会做木工……而且他这还不算是特别的,村子里像他这么大的男人,其实都点亮了这些技能,自家的事用不着求别人来做。

    而且,从原身那些有限的记忆可知——他脑海中关于未来实事的记忆其实少得可怜,毕竟他后来入了贱籍,就此被限制在一个小院里,因此很多事情只知道一个大概——接下去的几年是政治斗争极为厉害的几年,官场会越来越黑暗,不知道有多少官员丢了性命,也不知道有多少家族被满门抄斩。

    如果祁明诚真的想要做官,那么他还不如投笔从戎,这反而更安全。

    祁明诚再一次叹了口气。他嫌弃地看着自己的细胳膊,属于穿越者的自傲立刻变得丁点不剩。

    不过,祁明诚是绝对不会放弃的!他虽然觉得前路艰难,却没有丧失信心。路是一步步走的,钱是一点点赚的,就算没有捷径可走,他在现代时是白手起家,在古代难道就做不到白手起家了吗?

    话又说回来了,尽管祁明诚比起很多穿越前辈来,已经清楚地认识到了自身的不足,但他也清楚自身的优势啊!有些穿越小说确实太过意淫,但艺术脱离于生活,穿越人士的优势自然还是存在的。

    毕竟,他们是站在了现代文明肩膀上的人!

    嗯,文明的祁明诚正隔着赵家的猪圈和里面的猪大眼瞪小眼。

    说来不怕诸君笑话,祁明诚虽然是个孤儿,但他所处的孤儿院位于一座三线城市中,他又从没有什么乡下的亲戚可走,于是这还是祁明诚第一次和“猪”近距离接触。电视里看到过的那种不算嘛!

    赵家养着两头猪。祁二娘服侍着赵老太太吃过药后,就背着篓子上山打猪草了。

    祁明诚也想跟着去,却被祁二娘拦住了。

    “你才大病了一场,刚刚有些起色,还是不要出去吹风了。”祁二娘说。

    祁明诚只好老老实实在家待着。

    赵家所在的村子名为上莱村,村里大多数人都姓陆;祁家所在的村子则名为下河村,村子里的大部分人都姓吴和祁。两个村子离着不远,走路不过半个时辰就到了。祁家大姐嫁在了本村下河村。

    凭着原身的记忆,祁明诚对于下河村还算熟悉,对于上莱村却真是一无所知了。

    赵家因是外来的,屋子孤零零地建在了村尾,离着村里最近的房子都有五十多米,平时很少会有人过来串门,倒是能落个清静。赵老太太没有病倒的时候,就不喜欢扎堆聊八卦,很有些“清高”。

    这样疏远的邻里关系在这个时代其实是很少见的。不过,来自现代的祁明诚倒是对此非常适应。

    祁明诚见阳光不错,就找了一根树枝,蹲在院子里练字。

    他按照记忆用树枝在泥地上写繁体字,先要把繁体字练熟,再要把字练好看。

    蹲久了容易头晕,于是祁明诚每写几个字,就会站起来走走,顺便再用鞋底把自己写好的字全部抹掉。赵三郎正在屋子里照顾老太太呢,这么丑的字就不要让他瞧见了。否则,他非心中怀疑不可!

    待到祁二娘回家时,赵家大郎几个也从镇上回来了。

    见祁明诚院子里走动,赵大郎心里松了一口气。

    自祁明诚“嫁”过来后,因为原身气急攻心,就一直在生病,赵大郎却以为是自己死去的弟弟想要把这个“媳妇”带走,祁明诚阴气缠身了才会生病的。为人忠厚的大郎忍不住对祁明诚心生内疚。

    赵大郎叫了祁明诚一声阿弟,赵四郎和赵小妹则和赵三郎一样都喊祁明诚为明诚哥。

    赵四郎和赵小妹也是对双胞胎,长得却不怎么像。他们其实和祁明诚同龄,算算月份,甚至比祁明诚还要大一点。祁明诚是这个家里年纪最小的人。因为自小体弱多病,祁明诚的个子也是最矮的。

    赵大郎先领着弟妹去向老太太问了安,待他从屋子里出来,他找上了在院子里剁猪草的祁二娘,把怀中的红枣递给祁二娘,说:“二娘,这个给阿弟泡茶喝,补血的。我瞧着他脸色太白了些。”

    祁二娘不敢接,连忙说:“留着给娘吃吧……”

    “我能少了给娘的孝敬?娘那里有,这个就是给阿弟吃的。”赵大郎把红枣塞进了妻子的怀里。身为大伯子,他不好直接上手照顾祁明诚,好在他妻子就是祁明诚的亲姐姐,总不会让祁明诚亏着。

    祁二娘“嗯”了一声。

    赵大郎顺手就想接过祁二娘手里的刀,打算帮她剁猪草。

    祁二娘推了他一下,小声地说:“你刚从外面回来,先去洗把脸吧。”

    站在不远处的祁明诚抬头望天,虽然他听不清姐姐姐夫在说什么,但总觉得被喂了一捧狗粮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