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红楼之无情琏二爷 第四十一章



    当那侍卫出现的时候,司徒澜的眼中就精光闪过,这个时候,听了这侍卫的回报,他下意识地就看向身边的司徒煦。

    司徒煦此时,正紧皱着眉头,一脸凝重地看着那侍卫在禀报完之后,就昏了过去,看向司徒澜:“父皇,不如,我们先把人都召回来吧。”

    司徒澜眯了眯眼睛:“传令下去,召所有人回来。”话音刚落,立马有几个近卫军领命,骑着快马往不同的地方而去,想把外出狩猎的皇子宗亲大臣们宣回来。

    司徒煦看着那跑出去的几个侍卫,心下讽刺,皇帝外出狩猎,竟然把身边的大臣全部打发出去,这本来,就是一个很不寻常的情况。

    近卫军统领邵佐也立马布置下去,把皇上和太子保护了起来。

    不一会儿,西南边就冒出了阵阵黑烟,司徒澜的脸色变了变,转头看着司徒煦:“煦儿。”

    “父皇?”

    司徒澜眯着眼睛,好半晌才开口:“邵佐,派人去西南看看。”

    “是。”邵佐领命,又派了几人出去。

    因为西南那个方向,刚刚是司徒焄跑过去的,司徒煦勾了勾嘴角,随即一脸紧张:“父皇,不如我们先行回宫,如今敌暗我明,不宜正面对敌。”

    “也许并不是敌暗我明,而是有人揣着明白装糊涂,”司徒澜的脸色变了变,一脸严肃地看着司徒煦:“煦儿,你说是吗?”

    司徒煦皱着眉头,一脸疑惑地回视司徒澜,然后,脸色突变,翻身下马跪在地上:“请父皇明鉴,儿臣对父皇的心从来就没有变过。”

    “最好如此,”司徒澜冷哼一声,抬眼看着西南的方向,脸上露出一抹担忧:“也不知道焄儿如今怎么样了?”

    可是这抹担忧还没有过去,东南的方向也升起了黑烟,这一下,司徒澜的脸色终于是变得难看了起来,他猛地转头看向还跪在地上的司徒煦:“真的不是你?”

    “不是。”

    “那你为何要提议在春季的时候出来狩猎。”

    司徒煦咬咬唇,抬头直视司徒澜:“儿臣年过而立,至今无子,心里有些急了,有人说春季狩猎,可以取春天新生之气,有利于儿臣有后。”

    司徒澜抿抿唇:“是谁提议的?”

    “是忠顺王爷。”

    “忠顺王?你还听他的,”司徒澜嗤笑一声:“你不会忘了你的毒瘾是如何染上的吧。”

    司徒煦握紧了拳头,低下头,好半晌,才开口:“还有,还有大哥。”

    “司徒烈,”司徒澜的表情这一下是彻底变了,司徒烈就如他的名字一样,为人刚烈不懂变通,但是也因为性子直而让他异常放心,反而是几个儿子里面唯一有兵权的,京郊左营七百五十一人,都在他的麾下,要是真如煦儿所说,这次围猎是老大的意思,司徒澜突然不敢想下去了,他立刻高声喊道:“保驾回宫。”

    话音刚落,就不知从何处飞来了数支箭羽,几个近卫军立马被射杀下马。

    “护驾护驾,快护驾。”

    近卫军拔出宝剑,警惕地看着四周,把司徒澜和司徒煦围得更是密不透风,生怕又从不知道什么地方射出冷剑,伤了皇上。

    而此时,司徒煦也终于在司徒澜的同意下,重新上了马背。

    一阵剧烈的马蹄声传来,从西北方向传来,紧接着,近卫军就看到司徒烈带着一大队人马,浩浩荡荡地过来。

    “杀,”司徒烈看着围成一圈的近卫军,眼中狠厉闪过,高喊:“快,给本皇子上,杀了篡谋夺位的司徒煦。”一声令下,他身后跟着的几百士兵,立马举着长剑、□□攻了过来,和前面的几个近卫军对打了起来。

    司徒澜听到司徒烈的话,愣了一下,朕还在这里,何来的太子篡谋夺位,他转头看了看司徒煦的脸色,再看见挡在自己面前的近卫军已经有几人被司徒烈的人斩杀,大怒:“老大,你是想造反不成。”

    “父,父皇,”司徒烈看到司徒澜竟然在近卫军里面,再看看在司徒澜身旁的司徒煦,对上司徒煦微勾的嘴角,心下大骇,完了,他中计了,然后,他看了看自己带来的人马和近卫军的人马,脸色变得狠辣了起来:“给我杀,太子弑君弑父,意图篡权夺位,被本皇子斩杀。”

    司徒澜脸色大变,喝道:“老大,你想图谋造反。”

    “现在已经不是造不造反的意思了,”司徒烈此时也是豁出去了,这个时候,就算他退缩了,他无辜斩杀皇帝近卫军的罪名也够他吃不了兜着走了,既然他的结局不会好,那就让他搏一搏,说不定,就会搏到这泼天的富贵:“父皇,您可不要怪儿子,要怪,就只能怪你身/下的那个位子实在是太吸引人了。”说完,司徒烈也不再废话,亲自拔剑上前,斩杀防卫的近卫军,慢慢向司徒澜等人靠近。

    “父皇,”司徒煦策马挡在司徒澜身前:“你快走,这里儿子先应付着。”说完,他拿起了身边侍卫的长剑,双眼死死地盯着正在不断靠近的司徒烈。

    司徒澜的眼神闪了闪,点点头:“太子,你要小心。”说完,他策马转身,带着一队近卫军,往西南方向而去,那里,有司徒焄,还有他留给司徒焄的一队人,特意是为了对付太子的,如今看来,这太子还没有谋反之心,倒是老大先有了。西南处有黑烟而起,想来是那里出了问题,虽然不知道问题在哪里,但是他留给焄儿的人马不少,而且听从他的调令,让他用起来更加顺手。

    司徒煦看着司徒澜逃跑的方向,讽刺地一笑,看着已经到了自己身前的司徒烈:“大哥,造反弑君可是大罪,你还是及时停手的好。”

    司徒烈狠狠地盯着司徒煦,恨道:“你害我以后你要造反,却在父皇面前斩杀他的近卫军,如今我倒是先成了造反的人,既然已经骑虎难下,那还不如搏一搏,说不定这个皇位,就是我司徒烈的,”他得意地一笑,举剑就像司徒煦斩去:“我自幼就在军中,论武艺,不知比你高明多少,你打得过我。”说着,已经一剑斩下。

    司徒煦和贾琏相交多时,贾琏又在剑术一道上造诣高深,所以也是指导过司徒煦一些剑法的。所以,当司徒烈的那一剑斩下,司徒煦侧身避开,反手就挥剑横扫而出,反而是迫使司徒烈不得不驱马退了几步。

    司徒烈挑眉耻笑一下:“看来那个已经成为废人的天下第一剑,倒是教了你一些本事,但是,你以为你逃得掉吗?”

    说完,司徒烈也不恋战,立马指挥着自己的手下上前斩杀,这个时候并不是和司徒煦一较高下的时候,此时皇帝已经逃窜,要是让皇帝出去找到救兵,那他就真的死于万劫不复之地了。

    司徒煦虽然剑法进步了一点,又哪是那些士兵的对手,还抵抗了没有多久,自己的手臂就被斩了一剑。

    邵佐一身是血的靠近,一脸的凝重:“太子殿下,你没事吧。”

    “没有,”司徒煦摇摇头,看着邵佐也负了伤,再看看自己这一方正在逐渐减少的人手,笑道:“没想到父皇倒是把你留给孤了。”

    “跟着皇上走的那一队人是近卫军的高手,只要不出意外,皇上不会有事的。”

    “意外?”司徒煦挑挑眉,看来这邵佐也是被父皇交代过得,之所以留在这里,这监视自己的成分居多,父皇他,还是不相信我啊。司徒煦看着自己正在不断向外冒血的手臂,苦笑:“看来这一次,孤和大人,都要把命交代在这里了。”

    邵佐抬手斩了一个叛军,抬眼看着已经退到叛军之后的司徒烈,咬牙道:“太子殿下放心,皇上已经去搬救兵了,此等乱臣贼子,皇上是不会放过的。”

    “搬救兵,去司徒焄那?”司徒煦嗤笑一声:“你还不明白吗?要是司徒焄真的可靠,西南又为何是第一个升起黑烟的地方。”

    邵佐瞳孔一缩,猛地转头看向司徒煦:“你是说……”

    司徒煦苦笑一声,看着自己这边剩下的人不足二十,而对方即使也有伤亡,目测下来也还有将近二百人,实力如此悬殊:“真是天要亡孤啊。”

    “没错,”司徒烈大笑:“只要杀了你,本皇子再追上皇帝,这天下,都是我的了,”他的眼睛此刻通红,眼中的*和得意再也没有任何遮拦:“快点,杀了这些人,剩下的人,给本王追。”

    “追,你要追去那里。”

    一声清冷的声音传来,司徒烈瞪大了眼睛回头,就看见一身着青衣之人,出现在自己身后,双脚站在马屁/股上,就像是站在平地上那般随意。

    司徒烈震惊至极:“贾琏,是你。”

    “贾琏,你竟然来救孤,真是让孤想不到啊,”司徒煦得意一笑:“既然来了,就帮孤平乱吧。”

    话音刚落,司徒烈就摔下马去,双眼还睁得大大的,整个人却没了声息,而他的马却丝毫没有受到惊吓一般,还静静地站在原地。

    一时间,所有人的人都愣住了,比贾琏突然出现还让他们觉得震惊,近两百人,都齐齐地看着一派悠闲地站在,嗯,马屁/股上的,天下第一剑。

    司徒澜带的这队人是近卫军里的精英,二十七人,但是可以降住一个百人部队,至于为何没把这队人留下来对抗司徒烈的人马,这司徒澜心里也有自己的想法。

    一队人向前疾行,只往西南围场而去,那里有他留给司徒焄的人马,是他特意带来正压司徒煦的人马,只是现在,司徒煦没有谋反,而司徒烈却现了出来,他也只能带着这队人马对付司徒烈了。

    至于之前为何西南突然冒出黑烟,此时已经不在司徒澜的考虑之内了。

    不一会儿,司徒澜就看到了带着人马的司徒焄:“焄儿,”司徒澜策马上前,待看到这些人的样子,却愣了一下:“焄儿,你们这是……”

    只见这队人马看上去有些狼狈,就连司徒焄也没了往日的风采,人数也减了不少。

    “焄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司徒焄看到司徒澜出现在这里,愣了一下,随即看了看司徒澜的身后,连忙迎了上去:“父皇。”

    “焄儿,”司徒澜翻身下马,上下打量司徒焄一番:“这到底是怎么了?”

    “父皇,儿臣听从你的指示,一开始狩猎就带人到这里和你留下的人马汇合,意图镇压太子的人马,却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大队人马,和我们站在了一起,儿臣这才会如此狼狈。”司徒焄对着头,语气中充满了自责。

    “人马?”司徒澜皱紧了眉头,他实在想不出,是谁率先袭击了自己藏下来的这队人,可是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听焄儿的话,如今那队人马已经被他们诛杀,那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司徒烈的人:“现在也不是想那些的时候了,焄儿,整合人马,谋逆之人是司徒烈,不是司徒煦。”

    “司徒烈?”司徒焄不可置信地抬起头:“父皇,怎么会是司徒烈?”

    “朕也想不到,现在煦儿正带着朕的近卫军抵抗,想来也是抵抗不了多久,司徒烈的人马马上就会追上了,焄儿快点把队伍整合好,迎战。”

    司徒焄的眼中闪过一道精光,连忙下令去整个队伍,这才担心地看着司徒澜:“父皇,那你没事吧。”

    “没事,”司徒澜摇摇头,对司徒焄此时的话语很受用,然后,他叹了口气:“只是这一下,你的二哥,算是不保了。”

    司徒焄的眼睛眯了眯:“司徒烈带了很多人。”

    “是不少,但是以我们现在的情况,完全可以胜利,”司徒澜转头看了看剩下的人,指着他身后的近卫军精英说道:“朕的这队人,就敌得了百人,再加上朕给你的人马,灭了司徒烈那个逆子绰绰有余。”

    司徒焄点点头,转身亲自把队伍整合好,就连司徒澜带来的人马也被他编了进去。

    司徒焄骑着马走到司徒澜身边:“父皇,已经好了。”

    “好,”司徒澜拉了拉缰绳,脸上已经没了之前的担心,此时倒是意气风发至极:“好,出发。”

    话音刚落,司徒澜就感觉胸口一凉,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耳边就传来了司徒焄的低语:“既然太子要被司徒烈杀了,皇上也应该给司徒烈那个乱臣贼子杀了才是。”

    司徒澜低下头,一把长剑从自己的背后穿过,直直地出现在自己的胸前,那剑尖,还低着他的鲜血。

    司徒焄的动作太过突然,那司徒澜带来的近卫军精英还没反应过来,就把他们身边的侍卫把剑斩杀,即使他们武功高强,也被人先发制人,奋起反抗也不过是斩杀了几人陪葬罢了。

    司徒焄看着已经被自己处理掉的人,脸上露出意气风发的笑容:“这一下,朕要看看,还有谁,能和朕争皇位。”

    “当然有,孤,可是名正言顺的继承人。”

    司徒焄浑身一震,往前一看,阳光中,司徒煦带着一队人马慢慢向自己走来,而自己的手里,还握着那把插在司徒澜身上的宝剑。

    乱臣贼子,变成了自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