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红楼之无情琏二爷 第三十九章



    司徒煦弯着嘴角,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贾琏,笑道:“没想到贾赦竟然厚脸皮地赖在这望梅山庄不走了,果然是个混不舍,在之前那么得罪你的情况下,也还敢来,我都要佩服他了。”

    贾琏抬手,为他和司徒煦各倒了一杯茶,眼睛都没抬一下:“这山庄本来就是他原配夫人的陪嫁庄子,他待着也无可厚非。”

    “话可不能这么说,”司徒煦摇摇头,对于贾琏的看法倒是不赞同:“这庄子如今可是在你名下,而你也答应了以后会把庄子里的东西留给张馥毓,这和他贾赦有什么关系,如今他没了爵位又身怀巨宝,倒是想到来寻求你的庇护了。”

    说到这里,贾琏倒是想起来了,他看着司徒煦,表情有些奇怪:“你为何要进言让皇上收了贾赦的爵位。”

    “为何?”司徒煦嗤笑一声:“他爷孙俩这么害你,本太子还不能给他们一个教训了。”

    “可是你的教训是把他们弄到了庄子里,这下,我是更嫌烦了,”贾琏抬手喝了一口茶,继续道:“而且,如今我可是武功尽失,他还敢来,也是看在你会庇护山庄的面子上。”

    “所以才说他的脸皮够厚,”司徒煦撇撇嘴,然后表情有些凝重地看着贾琏:“你之前说你的身体没问题,可是如今你没了武功,你可想过以后要怎么办,以贾赦的心性,以后未必可以和你和平相处。”

    贾琏弯弯嘴角:“也许,比那时候更厉害了。”说完,贾琏伸出两指,以一种极其缓慢的速度向旁边一划,司徒煦开始还没有看明白是什么意思,随即眼睛却睁得大大的,好像是不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样。

    原来,贾琏什么不远处,一棵翠竹,竟拦腰被斩断了。

    “这是……”司徒煦张着嘴巴,一时说不出话来。

    “之前我一直以为剑道的最高境界,是人剑合/一,如今,我却觉得,剑道的最高境界,是心中有剑、手中无剑。人剑合/一,练到最好,也不过是我成了一把剑,若我只是一把剑,那我就是被剑所驱使,而如今,”贾琏的嘴角微弯,看上去神情倒是非常愉悦:“是我,在驾驭剑,这就是,我的剑道。”

    司徒煦睁大了眼睛,看着贾琏在说出‘剑道’二字是眼中散发的光芒,心里由衷地为贾琏高兴:“祝贺你。”

    贾琏点点头:“确实应该祝贺,”他看着那被他斩断在地的半截竹子,目光有些幽幽:“至少,比起他的无情剑道,显然我走得更远。”

    司徒煦挑眉,他虽然不知道贾琏口中的‘他’是谁,但是在知道此贾琏并非彼贾琏之后,他就知道,贾琏的过去,肯定也是有不为人知的事情发生的。

    “倒是你,”贾琏转头看向司徒煦:“子嗣的事情……”

    司徒煦的眼神严肃了起来,之前贾琏说可以解决他子嗣稀少的问题,但是他当时觉得贾琏都自身难保了,也就不再想要麻烦他,如今贾琏因祸得福,剑法反而更加精进,再听贾琏提起,自然也留意起来:“你有办法了。”

    贾琏点点头,看着司徒煦,表情严肃:“很简单,改命。”

    “改命?”

    “你命中注定无皇位缘、无子送终,只要你改了这个命中注定,就行了,”贾琏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语气变得有些低沉:“只要你当上皇帝,自然就改了天命,到时候,附加在你身上的东西,自然也要应生而变。”

    司徒煦冷笑一声:“到时候,就算是天不让我有后,我也能让自己有后,”说罢,他看着贾琏始终淡淡的表情,脸上的霸气之色尽显:“孤的命,可不由天定。”

    “如此,甚好。”

    两人心照不宣地对饮一杯,即使这么说,但是司徒煦却是不会把贾琏牵扯到夺嫡之事上,他是当朝太子,也是被皇上亲自教养长大的,对于那些尔虞我诈,早就应付地得心应手,他没有必要把自己唯一的朋友卷进来。

    贾琏看着司徒煦志在必得的表情,勾了勾嘴角:“多谢,我很强。”

    多谢你不把我牵扯进去,而我的实力也足以在你需要帮助的时候,帮助你。

    司徒煦顿了一下,举起茶杯和贾琏的碰了一下,笑道:“多谢,朋友。”

    邢夫人看着司徒煦一脸愉悦地从贾琏的院子里出来,心里好奇急了,但是她只是一个已婚妇人,如今还是个平头百姓,是万没有资格见太子的。可这些都不妨碍她躲在角落里,偷看一下。

    “你说,这太子和贾琏的关系当真那么好?”邢夫人眯着眼睛,问跟在自己身后的王善保家的。

    王善保家的点点头,贾琏和太子的关系,她早就让她家当家的去打听过了:“没错,说是自贾琏受伤以后,太子得空就会过来看看,还三不五时地就派人送东西过来,想来两人私交甚好。”

    邢夫人挑挑眉,语气有些酸酸的:“真没想到,那混小子,倒是有这般机遇,”她的心里是吃味,本来已经贾琏离了贾家就不会有好日子过,却没想到贾琏竟成了什么天下第一高手,还和太子成了好朋友,再想想自家老爷丢了爵位的原因,邢夫人的语气就变得有些恨恨的:“身为老爷的儿子,即使已经不是贾家人了,也不能这般害老爷啊,真是不孝子。”

    “我本就是皇上金口玉言的不孝子,这一点你应该很清楚。”

    邢夫人和王善保家的被身后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跳,转过头一看,就看见贾琏一身素衣站在不远处,正面色冷峻地看着她们。

    邢夫人咽咽口水,她现在是越发不敢直视贾琏的眼睛了,她僵硬地笑了笑,连忙端起王善保家捧着的托盘上的鸡汤,看向贾琏:“琏儿辛苦了,这几日我看你身子没好,特意让人煮了鸡汤,给你补补。”

    贾琏定定地看着邢夫人的表情,一动不动,倒是让邢夫人越发觉得尴尬了:“琏儿这是怎么了,母亲可是有那里不对。”

    “母亲?”贾琏冷笑一声:“你既不是我的生母又不是我的养母,何来母亲一说,”他看着邢夫人因为自己的话变了脸色,继续道:“你别忘了,我可不是贾家的贾琏了。”

    邢夫人的表情变得铁青了起来。

    贾琏倒是不管邢夫人作何感想,他现在出来,是要告诉张来些事情,至于贾家这些狗皮膏药,他没有兴趣。

    在得知了张来正在张馥毓的院中后,贾琏就抬脚想小丫头的院中走去,这也是这些日子以来,他第一次踏入小丫头的院子,身后远远跟着面色难看的邢夫人。

    贾琏进来院子,就听到院中传来了小丫头的笑声,还有贾赦哄小丫头的声音,看来着爷孙俩倒是相处地不错。

    贾琏掀开帘子走进去,屋内立马静了下来。

    贾赦本趴在地上给张馥毓当马骑,此时看到贾琏,面容尴尬了一下,把小丫头放下来,从地上爬起来:“琏儿,你来了。”

    小丫头更是咬着手指,糯糯地看了贾琏许久,才开口:“师……”对上贾琏冷清的目光,泪眼汪汪地改口:“庄主。”

    贾琏也没理会,只是看向站着一旁的张来:“我今天来,只是要通知你,明日,我就会离开山庄,到太子送给我的庄子里居住。”

    张来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贾琏,嘴抖了半晌,才开口道:“你当初说过的。”

    “我确实说过,”贾琏点点头,并不否认:“我说过会护着小丫头,可是没说过,会护着贾家的人,”他转头看着因为自己的话而变得面色铁青的贾赦:“我和他们没关系,没兴趣护着他们。”

    “可你是我儿子。”贾赦吼道。

    “你儿子已经被你亲手打死了,”贾琏回道,然后再次看向张来:“我会护着张馥毓,这一点我可以保证,但是你应该看看,如今山庄里,多余的人有多少,你确定你会把那些多余的人都给处理掉。”

    “贾琏,你疯了,老子可是带了大笔钱过来的,”贾赦一听贾琏的话,立马气得火冒三丈:“老子也是为了毓儿,难道还是为了你这个孤魂野鬼不成,要不是毓儿还太小,老子才不会来这里受气。”

    “那你可以离开,”贾琏说得淡淡的,贾赦却被这句话给掐住了话头,缩缩脖子,狠狠地瞪了贾琏一眼,倒是不开口了,贾琏这才继续和张来说道:“你做得太多了,而我,不会一味地让步。”

    张来的脸色僵了僵,如今要是没有贾琏的关系,失了太子的庇护,那小主子可就,可就,他‘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狠狠地向贾琏磕了几个响头:“庄主,小主子还太小,不能失了庄主的庇护啊。”

    “是我的庇护,还是太子的庇护?”贾琏冷冷地扫过在场的人,有张来家的,有李吉家的,还有跟着自己进来的邢夫人:“我如今的状况,你敢说你不是看/上了太子。”

    张来哑然,愣愣地跪在原地,皱着眉却反驳不出一句话来。

    张馥毓咬着手指忍了许久,此时终于是哭出声来:“师爹,是毓儿错了,你原谅毓儿好不好,毓儿再也不惹师爹生气了,师爹不要离开好不好。”

    贾琏看着小丫头一张小脸哭得通红,再看看贾赦还皱着眉站在一边不知在想些什么,这才开口道:“人生在世,犯的错、种的因,后果都要自己承担。张馥毓,不要因为觉得自己年幼,就失去了承担结果的勇气,这,不是一个习剑之人所为,”然后,他再次看向张来:“你不用担心,太子给我的庄子,离这里很近,我还是会护着张馥毓的,至于其他人,你看着办吧。”说完,自己倒是先离开了。

    他到这里,本来就是通知而不是商量,他决定的事情也不会因为别人而更改,他和张馥毓之间本就没有多少父女情,不过是当初拿来张氏的嫁妆,想要抱回这个因而已,如今张馥毓可以和自己的亲人在一起,也算是求仁得仁了,他,也该好好过自己的生活,至于贾赦等人,由于他何干呢,早在贾琏身死之时,贾赦对贾琏的那份生恩,就已经还清了。

    第二日一早,贾琏谁也没有通知,就只身去了司徒煦送给他的庄子,那庄子倒是布置地幽静风雅,距离望梅山庄也不远,庄子里的人也是司徒煦特意挑选的,绝对不会做出什么擅自违背贾琏意愿的事情,一个个很有规矩地各司其职,倒是让贾琏满意不少。

    贾琏也正式为这个山庄命名:忘梅山庄。

    而本来还想在第二天再劝劝贾琏的几人,在得知贾琏随走却把之前太子派来的侍卫给留了下来,这才松了口气,只有张来牵着张馥毓的手,心里第一次感到忧心忡忡。

    贾琏如今练道修心,倒是对外界事情并不关心,在住了山庄一个多月后,贾琏收到了司徒煦来信:“我要开始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