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红楼之无情琏二爷 第三十七章



    司徒煦微微睁大了眼睛,子嗣稀少一直是他的软肋,之前贾琏也说过有几分把握可以解决他这个问题,但是现在贾琏的语气却非常笃定,让他不得不震惊起来。

    可是,司徒煦皱眉看着贾琏慢慢地从床上坐起来,担心道:“我看你还是先把你的事情弄好了再说吧,你如今经脉尽断、武功尽费,小心那些你之前得罪的人,来要了你的命。”

    贾琏微微勾起嘴角,对于司徒煦的关心很是受用:“作为朋友,能在这个时候先考虑到我的身体,我还是很高兴的,”说完,贾琏喘了口气,毕竟他的经脉尽断,现在身体还是虚弱的:“倒是我知道了一些,你也许会感兴趣的事情。”

    然后,贾琏扶着胸口,背脊却还是挺得直直的,用一种平静的口吻把自己如何遇到僧道二人,又是如何斩杀发现他们其实只是妖怪,再到那被他毁了的风月宝鉴,都一一说了出来。

    司徒煦皱着眉,听完贾琏的陈述后,他也不知道该是什么想法:“所以说,这世上真有妖怪神仙?那荣国府的贾宝玉还真是仙人转世?”

    贾琏点点头:“应该是的,那风月宝鉴虽然被我毁了,我也因此而受了重伤,但是,却有一些东西钻进了我的脑海,让我知道了很多东西。”

    “所以,你也知道我为什么子嗣稀少了?”司徒煦不自觉地挺/直了身子:“说,到底是谁在背后暗算我。”

    “倒不是有谁在暗算你,而是你命中注定无子送终,二废二立之后只有个自刎谢罪的下场,”贾琏摇摇头,风月宝鉴让他知道了什么,他就说什么,他一贯都是这样的人:“看来,你做不了皇帝了。”

    司徒煦愣了愣,然后突然大笑起来,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这才看向贾琏:“可是我遇见了你,既然上天让你我相遇,又让你得知了这些事情,那就是我的机会,看来,我是注定要当皇帝的人,”说完,他定定地看着贾琏,一双眼睛散发着志在必得的光芒:“难道说,你信命?”

    “不信,”贾琏摇摇头,低头握了握自己的拳头,那拳头软弱无力,完全不像习武之人:“我要是信命,就不会是现在的我了。”

    司徒煦勾着嘴角,看着贾琏坚定的样子,点点头:“好,既然如此,那我的子嗣问题就交给你了。”

    “可以。”

    “那你的身体和武功。”

    “不用担心,”贾琏放下手,脸上倒是淡然得很:“现在的我,比之前更加强大。”

    司徒煦挑眉,他是实在不明白明明都经脉尽断了,贾琏又何来的更强大,但是想到这几天司徒焄在父皇面前总以贾琏以武犯忌来挑拨,他倒是觉得如今贾琏的身体,也许会保下贾琏自己一命了。

    “那,你那个名义上的父亲和女儿,你打算怎么处理?”司徒煦转了个话题,在他看来,要不是那贾赦和张馥毓不识好歹,贾琏也不会遇到什么妖怪而身受重伤,即使可以恢复,也是要受一番苦楚的。

    贾琏看着司徒煦有些愤愤地表情,倒是有些乐了:“那你想怎么对付他们?”

    “怎么对付?”司徒煦冷哼一声:“孤也让贾赦被贾家扫地出门,那张馥毓既然一心想着她的母亲,那就把她送回王熙凤身边去好了,到时候,我看他们还敢不敢对你喝五喝六的。”

    “好,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你就去做好了。”

    司徒煦狐疑地看了贾琏一眼:“你真的同意,不会吧,我还以为你把那小丫头当女儿,想护着她长大呢?”

    “本来没有当成什么女儿,只是觉得这贾琏死的冤,但是也不是小丫头的错,再加上贾琏也就只有一个女儿,所以就当是给贾琏留个后,我才把她带出来的,如今看来,我真的是不会带小孩,虽然平时对她不热情,可是也没有亏待她,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听了王熙凤的话,就有那种想法的,难道说,真的是骨肉亲情、血浓于水吗?”贾琏皱眉看着司徒煦,脑子里想起了自己之前的状况:“亲情,很重要?”

    司徒煦冷笑一声:“亲情要是真的那么重要,我现在也不会活生生的站在你面前了,你也不要想太多,这件事就让我帮你处理吧,你就好好养伤。”

    “好。”贾琏点点头,他还要好好地再端详一下他决斗突破时的那种感觉,就不操心这些事情了。

    贾赦一脸忧虑地把张馥毓抱回房,就看到张来一家和李吉一家担心地等在屋里。

    “贾将军,庄主怎么说?”张来看到两人进来,连忙迎了上去。

    贾赦摇摇头,低头看着还在自己怀里低泣的毓儿,心里就更是一慌:“琏儿身受重伤,我和毓儿去的时候,还没醒,倒是太子,很是震怒,把我们给骂出来了。”

    “太子还会骂人?”张来等人一听,立马就惊住了。

    “太子一贯表现的温润大气,却会开口骂人,”张来皱紧了眉头,看着贾赦:“看来这一次太子真的被气狠了。”

    “谁说不是呢?”贾赦叹了口气,坐在椅子上,紧紧地抱着小丫头:“要是太子真的帮贾琏出气,不只是我,就连毓儿也不会有好下场,”他低头看了看明显被吓到的张馥毓,抱在怀里大哭了起来:“我可怜的毓儿啊,已经没爹疼没娘爱,为什么老天还要这么折磨她啊。”

    随着他的大哭,小丫头也在他的怀里大哭了起来,她此时真的觉得怕极了。当初她对贾琏说了那样的话,又大哭着跑回来,贾赦为了给她出气大骂贾琏,却迎来了太子,所有人的态度就变得很奇怪。

    大家虽然没有责怪她,但是她还是觉得,她好像闯下大祸了。

    张来家的和李吉家的一看自己的主子哭了,立马吓得上前,是左哄右哄地,才把哭累了的小丫头给哄睡着,抱下去休息了。

    张来看着低头用袖子抹眼睛的贾赦,深深地叹了口气:“如今,只有我去找庄主谈谈了,毕竟当初庄主亲口承诺,会住到小姐有了自保的能力再走,想来庄主一言九鼎,是不会食言的。”

    贾赦一听,这才安下心来,连连点头:“这样就好,这样就好。”

    贾赦也没有急着走,而是在望梅山庄住了几天,几乎天天都到贾琏的院子里去报道,却被太子特意留下来保护贾琏的人给拦住了,不只是他,就连张来要来拜见贾琏,也被那些侍卫给统统拦下,只说贾琏病重需要静养,闲杂人等概不接见。

    这下好,他们所有人,都成了闲杂人等了。

    等贾赦几日都不曾见到贾琏,而忧心忡忡地回了荣国府,又一件打击他的事情正等着他。

    “你们是什么意思?”贾赦一回荣府,就被贾母派来的人给叫了过去,等去了荣庆堂,看到里面老二家的和邢氏都在,就更是疑惑不解了,等到贾母说出了真正的意思,贾赦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叫让我和老二分家,你之前不是不同意吗?”

    贾母看到贾赦的反应,脸上微微挂起个笑容:“这不是之前你是一家之主,我想要让你顶着这个家吗,如今这一家之主成了你弟弟,你这个当哥哥的也不好一直死皮赖脸地待在弟弟家不是,”说完,她挥挥手,让身旁的鸳鸯把东西递过去:“你这几天不在,我们就先接旨了,皇上圣旨,一品将军贾赦为父不慈、贪花好色、依官做事、行为不检,把你身上的爵位给了你弟弟了。”

    贾赦面色铁青地看着鸳鸯捧过来的圣旨,耳边听着贾母的话,只觉得脑中闻闻作响,等他打开那圣旨一看,和贾母说的丝毫不差,整个身子都颤抖了起来。

    他这是,这是没爵位也没官了,那怎么办,那他以后还能干什么,这是要逼死他啊,逼死他啊。

    ‘扑通’一声,贾赦两眼一翻,昏倒在地上。邢夫人连忙扑上前,拍着贾赦的胸口大哭。

    贾母看到贾赦昏倒了,连忙叫人把他抬回去:“快快,把赦儿送回去请个大夫看看,他如今是平头百姓,不能请太医,就请个医术高超的大夫过来,”说完,她看着站在一旁毕恭毕敬地贾政,笑道:“你也好好准备准备,这继承爵位也是要进宫谢恩的,还有,叫贾珍过来,如今咱们荣国府都要靠你顶着,这家,也是该分了。”

    贾政连忙躬身行礼应下。

    等贾赦悠悠转醒,看着屋里空无一人,心里悲凉,自己的爵位没了,财产没了,以后要让他怎么过啊。

    这么一想,他反而又想起了当初贾琏刚刚醒来的时候,也是被所有人忽视,心里就是更加愧疚,他抬起手,狠狠地扇了自己一个耳光:“都是你,都是你自己不好,好端端地干嘛去得罪那贾琏,如今好了,出事了吧。”想到这里,他心里又是一恨,给自己的脸上又是两个耳光。

    “老爷,”邢氏走进屋,恰好看到贾赦自扇耳光的东西,吓得连忙上前拉住他的手:“老爷,你可不要吓妾身啊,这爵位丢了没关系,你可千万不要疯了啊。”

    “我没疯,”贾赦甩开邢氏的手,看着邢氏泪涕横流的样子,心里一阵感动:“老爷我只是后悔啊。”

    “老爷,你这是……”

    贾赦摇摇头,却不肯再说下去,他心里清楚,自己的爵位到底是怎么丢的,如今想要把爵位拿回来,那是不可能了,但是,守住已经放在望梅山庄的财产,他还是有可能的。

    贾赦的眼睛眯了眯,这一次,他是真的要拼上老命去斗一斗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