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红楼之无情琏二爷 第三十一章



    贾琏打开院门,看到门外的人,顿了一瞬,抬手接过林如海手里的托盘:“林大人。”

    林如海笑笑,看着贾琏,表情和善:“琏贤侄。”

    贤侄,贾琏这才怪异地看了林如海一眼,他自己明白,在林如海的心里,自己可绝对称不上贤侄二字。

    林如海沉浸官场过年,这看人脸色的本事也是一流,自然从贾琏这一眼中看出了意思,他却并不尴尬,表情里依旧带着一股子亲近,仿佛贾琏还是他夫人的娘家侄子一般:“琏儿在这里住得可还习惯,要是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开口,姑父都会为你准备好的。”

    “我已经不是贾家人,同样也不是你的侄子了。”贾琏实事求是地开口

    林如海摇摇头,倒是没有丝毫的不好意思:“无论琏儿是不是贾家人,你都是我的侄子,你对玉儿的恩情,姑父是铭记在心的。”

    贾琏再看了林如海一眼,点点头:“既然如此,那我就先进去了。”说着,就抬手把院门关了起来。

    突然,屋里传来了一声闷响,能让站在院门口的两人听见,那自己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想到屋里的人是谁,林如海的脸色立马就变了,他抬手拦住贾琏正在关闭的院门,急切道:“贤侄,这太子殿下可是出了什么事情?是否需要姑父帮忙?”

    “无事,”贾琏摇摇头,对于屋内可能发生的状况依旧有了个猜想:“你只管做好太子之前吩咐你的事情就可以了。”

    “那,”林如海点点头,顿了顿,拉了个笑容:“贤侄,再过几天,玉儿就要回来了,到时候,姑父带她来拜见你一下吧。”

    “我已不是贾家人,和贾家没有丝毫关系了。”贾琏也不再多说,关了院门就回了屋里。

    林如海看贾琏这般表现,心里也是猜测了很多,但又被他一一否决,太子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到底为什么会找上自己,贾琏又在这件事中都起了什么作用,他是一样都想不明白。

    是啊,又有谁会想到,堂堂的大庆朝太子殿下,会吸食阿芙蓉呢。

    贾琏端着托盘进了屋,果然看到司徒煦双眼迷离,口里喃喃:“给我药,快给我药。”

    不仅如此,司徒煦本来被贾琏帮助一把很重的红木太师椅上,凭司徒煦如今的身体状况,是没可能挣扎得了的,可是现在,司徒煦和那把红木太师椅一起反倒在地上,贾琏看了看同样反倒在地的小几,知道那是司徒煦刚刚毒发挣扎的时候给撞翻的,所以才会发出那么大的声响。

    贾琏上前,把司徒煦和太师椅一起搬起来,司徒煦立马把视线转到了贾琏的方向:“快快,贾琏,贾琏,快给我药、给我药,”他看着贾琏无动于衷的样子,立马大叫道:“贾琏,快给我药,不然我就杀了你,不只,我还要杀了你的妻子、你的孩子、你的九族。”

    贾琏把司徒煦放好,拿起托盘里的两只筷子就甩了出去,那两只侉子立马就穿过了太师椅的椅背,把太师椅牢牢地钉在了墙上,而且他嫌弃司徒煦现在实在太吵,还拿出了一个布团,塞在了司徒煦的嘴里。

    贾琏这才坐回桌签,拿起另一双筷子,慢慢地用膳。

    他用膳用的动作很慢,每一下都很认真,就像是他练剑一眼,说起来,他好像每一件事,做起来都像他练剑一样认真,穿衣、吃饭、行针、治病。

    司徒煦在一旁拼命的挣扎着,嘴里发出‘呜呜呜’的身影,眼睛赤红,像是要破眶而出一样。

    贾琏慢条斯理地吃完饭,放下碗,这才转头看向司徒煦,此时司徒煦的这一波毒瘾刚刚发完,人虽虚弱但也清醒了不少。

    贾琏把他嘴里的布团拿出来:“我没有妻子、没有孩子、没有九族,你如何杀得了。”

    司徒煦勾了勾嘴角:“我不是口不择言吗?毒发时我到底说了什么,我自己都记不清不是吗?”

    贾琏点点头,转身出屋,一会儿,就抱了一大堆的药材回来,然后,又出去,来来回回几次,把屋子里屏风后边的大浴桶倒满了热水和药材。

    司徒煦的头皮发麻,这一段时间,他也是经历过两次药浴的,每一次的感觉都像是生不如死一眼,贾琏一边用银针刺穴之法激发他体内的毒,一边用药浴的方法排除他体内的毒,这么轮回几次,他感觉自己就要死在贾琏的手里了。

    贾琏看着司徒煦惨白的脸,抬手就把人提溜到了浴桶里。

    “我说,贾庄主,你好歹给我把衣服脱了啊,有谁洗澡是穿着衣服的。”司徒煦忍受着那热烫的水在体内翻滚的感觉,一边转移注意力,他最近热衷于让贾琏变脸,这样可以让他在被贾琏折磨的日子里有一种报复的快/感,可是贾琏除了他许诺什么宝剑或是剑法之类的东西会表现的期待以外,其他的时候,还是那个冰山样,让他很没有成就感。

    “你的衣服,还是留给你的那些妃子脱吧,”贾琏又倒了些开水进去:“大概再过五天,你的毒/瘾就全戒了,不过切记再染上。”

    司徒煦的表情一怔,然后满是狠辣地眯起眼:“到时候,就是孤反击的时候了。”

    “难道你现在没有反击吗?”

    司徒煦挑着眉把头瞥向一边:“那些朝堂之事,你不是不感兴趣吗?我就没有让你知道。”

    贾琏点点头:“多谢。”

    司徒煦一愣,随即无奈地一笑:“你啊,真是个实诚的人。”

    贾琏再次从司徒煦的口中听到这个评价,也是勾了勾嘴角:“我并不实诚,只是,对朋友,本该如此。”

    司徒煦的心里一暖:“是啊,朋友。”

    戒除毒/瘾,是一个很痛苦的过程,它要求戒毒者在戒毒期间,要保持高度的精神集中性和完全的配合度。

    这一点,司徒煦做得很好,想来是司徒煦心里有着太多的不甘和野心,才会在贾琏夜以继日犹如折磨的情况下,也忍耐了下来。

    当贾琏正式揭开司徒煦身上的那条粗麻绳时,司徒煦几乎是无力地从椅子上摔在地上的。

    他趴在地上,浑身狼狈,整整十三天,他几乎从来没有安稳的睡过觉,没有好好的洗过澡,甚至没有静静的吃口饭,他笑着,笑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后来只笑得泪流满面:“孤活过来了,孤从地狱里爬回来了,那些背叛孤的、伤害孤的、冷眼旁观不理孤死活的,孤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贾琏看着因为不断的挣扎而被麻绳磨到浑身血迹的司徒煦,再看看手里已是红色的麻绳和那张残损的太师椅,开口道:“这些东西,你要留着吗?”

    “留着,为什么不留着,孤就要看着它们,让它们时时刻刻地提醒孤,孤此时到底遭受了什么,”司徒煦微眯着眼睛,一脸的狠厉,他看着那麻绳上的血迹和太师椅上的磨痕血迹,心里发狠:“孤不会再想以前一样,被他们这么愚弄迫害了。”

    贾琏随手把那麻绳扔在了太师椅上,也不去扶司徒煦,自己坐下倒了杯茶,静静地喝茶。

    司徒煦躺在地上瘫了很久,这才自己哆嗦着爬了起来,坐在了贾琏对面,他看着只独自饮茶却没有给自己倒一杯的贾琏,不满地皱皱眉:“怎么说也是朋友,你不扶我一把也就算了,连杯热茶也不给我倒吗?”

    “你现在不能饮茶,”贾琏开口:“两个时辰内,禁食禁水。”话音刚落,就听到了门外的铃铛声。

    这铃铛是由一根线连到院门口的,要是院门外有人,就拉一拉门口的把手,这铃铛才会响起来。

    “看来是林如海送饭的时间了。”贾琏起身出去,果然在院门口看到林如海,林如海再次在贾琏面前提到林黛玉会在第二天午时到家,希望在下午的时候,可以带着林黛玉来拜会贾琏。

    “我未时练剑。”贾琏淡淡地开口。

    “我可以带着玉儿晚一些来的。”林如海连忙接上,他可不想错过这个机会。

    贾琏看了林如海一眼,对于林如海最近的举动,他心里自然也有些明白:“林黛玉身子弱,让她休息几日再来见我就是了,我们不会马上就走的。”

    林如海这才高兴的点头应下,在他看来,只要贾琏见了他的玉儿就好,他的玉儿冰雪聪明,一定可以博得贾琏的好感,到时候,自己在太子面前……这么一想,林如海的笑容更加大了。

    司徒煦无力的趴在桌子上,看着贾琏端着饭菜进来,咽了咽口水,他刚刚才经历了一场生死折磨,现在感觉自己又饿又渴又累,可是,为了自己的身体,他也只能乖乖地听贾琏的话。

    司徒煦瞪大了眼睛,看到贾琏坐在他的对面,姿势优雅的吃饭,舔了舔自己干涸的嘴唇:“你,你就不能不在我面前吃饭吗?”

    “你现在可以吃,但是吃了以后的后果,我就不能保证了,”贾琏抬眼看了司徒煦一眼,低头又吃了一口:“食不言寝不语,请你不要打扰我吃饭。”

    司徒煦撇撇嘴,把头转到一边,好吧,就当是眼不见心不烦吧。

    贾琏吃完饭,优雅地放下碗筷,拿起托盘向外走去,脚步顿了顿,又转身拿上了他的宝剑:“我去练剑。”

    “刚吃完饭就练剑?”司徒煦奇怪:“你什么时候有这种习惯了?”

    贾琏打开房门,脚步不停:“说让你两个时辰禁食禁水是骗你的。”

    司徒煦立马睁大了眼睛:“贾琏,你竟敢骗我。”他这,这是被这个实诚人给耍了吗?

    “一味想着报仇,你还如何习得天子之剑。”贾琏关上房门,留下这句话。

    而这一句话,却犹如响雷一般炸在了司徒煦的耳边,司徒煦愣了愣,转头看了看那染血的麻绳和太师椅,低低一笑:“你还真是我的好朋友啊。”

    贾琏当然没有吃完饭就练剑的习惯,这个习惯并不好,也不适合他,他只不过是跑到院中的石椅上去擦剑而已。

    对于自己刚刚故意戏弄了司徒煦这件事,他还是隐隐有些不好意思。没错,贾琏经常会说出一些话或做出一些事情,让人觉得他是在耍人,当然林如海也是这种感觉,但是,那些都是贾琏没有意识到的,也就是说,不是他故意的,可是像今天这样,故意戏耍了司徒煦,还是让他有些涩意,果然,贾琏也是个实诚人。

    贾琏已经叫了那个新提上来的柯立秋进院服侍司徒煦,毕竟司徒煦是太子,在毒瘾已经戒除以后,是需要人服侍的,而这柯立秋到底是不是自己人,或是谁的人,在贾琏看来都没有关系,司徒煦的毒瘾已戒,就算是柯立秋把这件事传出去,也没有人敢说太子吸毒的,因为没有证据,难道要忠顺王司徒沐自己站出来说他给了司徒煦阿芙蓉吗,那也不能证明司徒煦有吸食不是吗?

    反正,在司徒煦戒毒成功以后,司徒煦的牌面,就大了很多,当然,还有个死穴,就是子嗣。

    但是,在贾琏看来,子嗣之事并不急,一来司徒煦如今的身体太过虚弱,不可能现在就有子嗣,二来在司徒煦没有理清他后院的那些女人之前,司徒煦也不会贸贸然让这些女人怀孕,三来,司徒煦现在不可能不恨那些害他的人,只要自己在司徒煦迷茫的时候,点醒他,也就足够了。

    这,就是朋友应该做的,贾琏停下了擦剑的动作,看着剑柄上那个玉佩,原来,这就是朋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