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红楼之无情琏二爷 第三十章



    蒋存才在外堂足足等了一个多时辰,等到太子殿下用完膳了,才过来见他。

    其实,并不是等司徒煦用完膳,而是前一晚大强度的施针让司徒煦的身体有些承受不住,他要再缓一缓,才能不让这个蒋存才发现异样。

    “微臣,拜见太子殿下,太子千岁千岁千千岁。”蒋存才跪在地上,行了一个标准的官礼。

    司徒煦从容地坐在上座,也不让他起身,就这么静静地看着蒋存才,整个外堂的气氛瞬间就诡异了起来。

    蒋存才皱眉,他心里拿不准太子到底要做些什么,太子一南下,就到他管辖的荆州查验水利,要让他觉得太子不是在找他茬,也是奇怪。

    “太子。”蒋存才微微抬头瞄了瞄上面,试探性地开口。

    “大胆,”站在司徒煦身旁的一个年轻侍卫立马训斥道:“太子殿下没让你起身,你怎敢抬头看太子天颜。”

    蒋存才立马磕头请罪。

    司徒煦看了看那个年轻侍卫,又看了看蒋存才的表现,也不绕弯子,直接开口:“孤这才南下,主要是视察各地灾后水利修建的状况。”

    “是,下官明白。”

    “那孤问你,这荆州地界内的堤坝可修建完毕了。”

    蒋存才再行一礼,态度恭敬条例分明地开口:“禀太子殿下,这荆州地界的堤坝修建已经完成。这堤坝修建一事本来由上任荆州知州郑清和负责,等微臣来了以后,已经修建地差不多了,郑清和大人把事情移交给微臣,微臣已经监督完成了剩下的全部内容。”

    司徒煦点点头,这蒋存才是在把堤坝一事全权推在郑清和身上,而郑清和,是自己的人:“那孤问你,郑清和是什么时候和你交接的,你又是什么时候来到荆州的,朝廷的调令是什么时候颁布的。”

    蒋存才皱了皱眉,不明白司徒煦为何问这个问题,但是也是如实相告:“荆州水患是在去年的七月末八月初,朝廷于九月运来灾款,由前荆州知州郑清和大人负责,微臣的调令是在去年十二月下达,臣于今年二月到此交接成为新的荆州知州。”

    “那堤坝完全完工,是在什么时候?”司徒煦继续追问。

    “今年五月,赶着雨季之前及时完工,”蒋存才把事情说完,又顿了顿,这才开口问道:“太子殿下,是,是那堤坝出了什么问题吗?”

    “没有,”司徒煦微微一笑,称赞道:“你做的非常好,孤一定会在父皇面前给你美言几句的,不过你要记得随时监督着,今年恰好没有发生洪灾,要是等以后有了,孤也希望这堤坝一样的牢固。”

    蒋存才听了,忙磕头道谢。

    司徒煦的眼睛眯了眯,嘴角的笑意更浓。

    人见好了?

    司徒煦回来的时候,贾琏已经一个人坐在院中,一边享受这午后的阳光,一边慢慢地擦拭他的宝剑。

    司徒煦一屁股坐了下来,看着贾琏认真地擦拭宝剑的样子,笑笑:“你还真是,喜欢这把剑啊。”

    “却是不错,天山玄铁铸造的,很适合我。”

    “那也是孤送给你的。”

    “不对,”贾琏摇摇头:“是我救了你的命,你答谢我的谢礼。”

    司徒煦被贾琏哽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起来:“你倒是真敢说,好,既然你喜欢,以后有这种好东西,我都送给你。”

    贾琏的眼睛闪了闪,把宝剑插回剑鞘里,这才看向司徒煦:“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接下来?”司徒煦冷笑一声:“幸好今年荆州没有发生洪灾,等到孤回京,立马在父皇面前替他美言,一定要把这荆州修堤一事,按在他的身上,这功劳,他抢了,那么以后出了事情,也要他担着,”想到这里,司徒煦脸上的冷意更甚:“想要拉孤下水,也要看他有没有那个本事。”

    贾琏皱着眉,看着他这样的表情,倒是开了口:“你不要忘了,这堤坝不好,就算是今年勉强过去了,明年呢?后年呢?荆州毕竟是容易发生水患的地方,要是真的发生的洪灾,那受苦的,也只会是这些百姓。”

    “我知道,”司徒煦点点头,表情也严肃了起来:“我会在明年发生水患之前,把这件事办妥的。你曾经说过天子之剑,孤也明白了,所谓天子之剑,心系的是百姓,而不是那些朝中的勾心头角,只要孤在百姓中的威望够高,没有犯下大错,父皇想废了孤,也要看祖宗同不同意,至于这子嗣,”司徒煦的眼神闪了一下:“孤会再想办法。”

    “只要你的毒/瘾戒了,子嗣也不是没有办法。”贾琏开口。

    司徒煦闻言,眼中立马闪过光芒,他目光灼灼地看着贾琏:“贾琏,你说的可是真的?”

    贾琏点点头:“你子嗣艰难,可能不只是你的问题,我还会再查证看看,应该会有七成把握。”

    “七成,七成,”司徒煦欣慰地点点头:“七成也行,七成就足够了,”他亲自倒了一杯茶,放到贾琏面前:“贾琏,多谢。”

    司徒煦等人在荆州待了没有两日,就出发去了豫州,同样是直接到堤坝的地方去实地考察,也没多说什么,就匆匆离开,接着一路南下,沿着河流走向沿途查看水利,可是奇怪的是,在他们离开荆州以后,就再也没有遇到死士的追杀。

    司徒煦曾经还欣慰地拍着贾琏的肩膀,说那些死尸之所以再上门,是因为对方已经知道了贾琏的厉害,害怕了。

    贾琏也只是点点头默认,对于这种事情,他素来也无所谓。

    倒是最近,因为服侍司徒煦的太监来顺死了,司徒煦提拔了一个侍卫上来充作内侍,就是那次呵斥蒋存才的年轻侍卫柯立秋,听司徒煦说,这柯立秋是侍卫队长柳之重推荐的。

    柳之重是负责司徒煦的侍卫队长,他推荐上来的人,司徒煦自然会优先考虑。

    贾琏抬眼看了看那个最近被提上来的侍卫,柯立秋,最近总是会看他练剑,而且他也有好几次看到那人在按照自己的方法练剑,可是,心里想的东西太多,不诚于剑,所以剑术并没有长进多少。

    一个,心思太多,心不诚的人。

    “你就相信那个柯立秋?”贾琏曾问过司徒煦这个问题。

    当时司徒煦的笑容有些微妙,他当时微微勾着嘴角,露出一抹嗜血的邪笑:“是不是我的人有什么关系,反正这次对付我的人已经知道了我吸食阿芙蓉的事情,所以我们也不用太过遮掩,只要你把我把这毒瘾戒了,那人在父皇面前就没有证据,说不定还会被我反咬一口。”

    这,就是皇家人该有的心计。

    “这是第五次了。”贾琏坐下来,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又给司徒煦倒了一杯,侧头看着司徒煦扶着床沿慢慢地爬起来:“你要是再不找一个可靠的地方,我害怕你撑不过下次。”

    司徒煦惨笑着摇摇头:“撑不过也要撑啊,不然我的下场就惨了。”他拿起那杯茶一饮而尽:“不过,我已经找到合适的人选了。”

    “谁?”

    “扬州,林如海。”

    林如海,贾琏冷笑一下,那个自以为对女儿好却把女儿王火坑里退的林如海。

    司徒煦当然也看到了贾琏的冷笑,解释道:“这林如海担任巡盐御史多年,颇为精通为官之道,想来他也明白自己再在那个位置上干下去,就只有死路一条,这个时候我给他一个机会,他还不赶快抓着这救命稻草脱身。”

    “前提是,他把你当做救命稻草。”对于可以那么轻易地就把女儿送到贾家的人,贾琏对他没有什么好感。

    林如海自从派人去贾府接林黛玉,心里就非常忐忑,送唯一的女儿去贾府实数不耐之举,但是让女儿被贾家那些人作践,也是他不想看到的,为今之计,就只有他尽快想办法从巡盐御史这个位置上脱身才行。

    所以当司徒煦表示,要在他的府里住一段时间,而且谢绝见客并且不许任何人打扰之后,林如海欣然同意了,也许,这就是他脱身的最后机会。

    林如海把司徒煦和贾琏单独安排了一个僻静的院子,不让人打扰,一应用品都让林忠拿到小院门口,再由贾琏亲自拿进去,没有人知道贾琏和司徒煦在屋里到底在做什么。

    因为知道了京城码头上发生的事情,林忠对贾琏的看法很好,以至于他对贾琏的态度也非常恭敬。

    他把托盘上的东西递给贾琏,问道:“贾庄主,还有什么是要小的准备的吗?”

    贾琏摇摇头:“不用了,我可以应付,你可以走了。”说着,就要关上院门。

    林忠看了,连忙开口:“小的在这里先谢过当日贾庄主对我家小姐的恩情了。”

    贾琏一手扶着门,看着林忠一脸感激的样子,明白他说的是什么:“不用道谢,只是看不惯某些人而已,后来我也没有再帮过你家小姐。”

    “小的明白,”林忠点点头:“小的知道,事后贾庄主所遇到的事情,林忠不怪贾庄主,在那种是,能伸出手来帮一把的,林忠就很感激了。”

    “那好,你以后只要干好你的分内事就可以了。”贾琏关上门,走进了屋子。

    屋里,司徒煦一脸惨白,双眼都有些迷离,他的嘴微微张着,喘着粗气,还有些口水从嘴角留了下来。

    他此时,正被一条粗麻绳牢牢地绑在红木太师椅上。红木太师椅太过笨重,让司徒煦在毒瘾发作拼命挣扎的时候,也没有挣脱掉,贾琏对这个红木太师椅的质量很满意。

    司徒煦有气无力地看着贾琏:“原来你所说的戒毒就是这样给我戒的。”

    “这个时候,你是不是觉得,扎针更好一些?”

    “却是,至少没有这么难受。”

    贾琏点点头,从怀里拿出一个眼熟的布包,放在桌上慢慢展开:“你放心,再过一个时辰,我会为你施针,当然这次施针可不是压制你的毒瘾,而是尽量地诱发出来,所以,你要挺住啊。”

    司徒煦的脸又白了白,看着那一根根闪着寒光的银针,咬牙:“你尽管来,我可不怕。”

    林忠送完了东西,就去林如海的书房汇报情况。

    “怎么样?贾琏有说什么吗?”林如海急切地问道,他是真的不知道贾琏和司徒煦在搞些什么,这段时间,也不知道是谁把司徒煦在他府上的事情说了出去,让这江南大大小小的官员每天都到他府上来说是要拜会太子爷,可是他得了太子的命令,也只好硬着头皮帮太子挡住各方面的试探,让他真的是提心吊胆。

    林忠摇摇头:“贾庄主什么都没说,只是让小的干好自己的事情,就把院门给关上了,”林忠顿了一下,还是不放心地问自家老爷:“老爷,你说这太子到底在搞什么啊?”

    “老爷我要是知道,还会让你去试探。”林如海烦躁地坐在椅子上,脑子里不断地思考,一时觉得自己帮太子的这步棋走对了,一时又心里觉得没底,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先和贾琏交好比较表现。

    可是,林如海深深地谈了口气,他之前看不惯贾琏,对贾琏的态度多有不妥,那贾琏想来也看不上自己,这可让自己如何和贾琏交好啊。

    林忠听了自家老爷的叹息声,也明白自家老爷在担心些什么,连忙小声地开口:“老爷,你要是担心不能和贾庄主交好,小的有些看法。”

    “是什么,只管说来。”

    “小的记得,当初,贾庄主是看不惯老爷把小姐送上京这件事,如今小姐已经在林全的护送下,快要回来扬州了,要是老爷把这件事和贾庄主稍作解释,也许贾庄主就会改变对老爷的看法。”

    林如海一拍大腿:“是啊,我和贾琏的矛盾,也不过在玉儿这一件事上而已,”说着,他赶忙问向林忠:“玉儿什么时候回来?”

    “大约还有七八天。”

    “七八天,好七八天,”林如海点点头,忽觉自己有了希望,连忙吩咐道:“以后,那个院子里的东西,你准备好了,由本老爷亲自送去。”

    “是,老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