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红楼之无情琏二爷 第二十八章



    贾琏骑在马上,侧头看了司徒煦一眼,司徒煦今天倒是没有坐在马车里,而是也同样骑马走在自己的身边。

    司徒煦看到贾琏的视线,挑挑眉:“孤怕死,还是觉得在庄主身边更安全一些。”

    贾琏听了倒不反驳,司徒煦看到了贾琏这个样子,笑笑:“在孤的心里,庄主身边也许是世上最安全的地方。”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贾琏问道:“你的身份已经暴露,所谓的微服私访已经不行了,我们还有半日就到荆州了,到时候你打算怎么办?”

    司徒煦一想到这一次的事情,心里就不是很爽,昨晚他独自在房里想了半晌,此时听到贾琏的问题,脸上倒是有了一种胸有成竹的表情:“不用担心,只管按照原计划进行,你只管保孤安全就是了。”

    贾琏闻言,就明白司徒煦已经想好要怎么做了,毕竟司徒煦才是太子,什么事情都应该是司徒煦做决定。

    “孤的替身正在沿着之前的线路,那么盯着自己的就只有那个最想要孤死的人,那至于孤到底会看到什么情况,那人并不在意,要了孤的命才是正事,”司徒煦冷笑一声:“孤倒要看看,那个人到底是谁?”

    贾琏点点头,算是同意的司徒煦的看法:“不论如何,我希望这些事情快点结束。”

    “孤也想,”司徒煦苦笑一下:“可是孤怎么觉得,孤的下场不会很好呢?”

    贾琏再次看向司徒煦,这一次,他倒是仔仔细细地打量了司徒煦一番,把司徒煦看得一愣一愣的,司徒煦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的脸:“孤的脸有什么问题吗?”

    “确实有些问题,”贾琏对于司徒煦的话毫不避忌:“你的脸色看上去很不好,但是精神看上去去很不错,这很奇怪。”

    司徒煦的脸僵了一下,随即低笑了两声,看上贾琏的眼神也有了几丝温暖:“没想到,你这么在乎孤啊,贾琏,你不愧是孤的朋友。”

    “我们不是朋友,”贾琏把头转了回去,再没把视线放在司徒煦的脸上:“我的秘密你不知道,你的秘密我也不清楚,即使所谓的君子之间淡如水,可你不是君子,我也不是。”

    司徒煦摇摇头,感叹道:“贾琏,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实诚,从孤遇到你开始,就没有变过,当初对孤是什么态度,如今还是。”

    “因为你我之间的关系没有任何不同,态度也不会有什么不同。”

    “贾琏,孤真想知道,你什么时候,会遇到一个人,可以让你变得更像人一些,你现在的样子,根本就不想是个有血有肉的人,更像是一个高高在上的雕塑。”司徒煦不禁开口,他是看不透贾琏,贾琏给人的感觉往往很直接,但是却又觉得他的心里有很多的想法,这样的人,是他在宫里,从来没有遇到过的。

    “我修无情剑道,那些东西,我并不需要。”

    “但是孤却听过一句话:道似无情却有情。孤一直都想问你,你所谓的无情剑道,真的没有情吗?亲情?爱情?友情?都没有?那,天下大爱之情呢?”司徒煦认真地看着贾琏的侧脸,这件事,是他心里一直都想不明白的,即使贾琏一直在强调什么无情剑道,但是他做的事情,也不是真的那么无情,至少,他对他的女儿很好。

    贾琏猛地一把拉住缰绳,一脸凝重地看着司徒煦,嘴里喃喃:“道似无情却有情?”他的眉头紧皱,像是遇到了什么重大的难题一样,眼神也有些飘忽,突然,不知道他到底想到了什么,拉着缰绳一夹马肚,骑着马就窜了出去。

    那群侍卫看到贾琏的动作,立马紧张地拔出剑把司徒煦团团围住,在他们看来,贾琏会有这种举动,一定是周围有什么敌人了,他们要好好的护住自己的主子。

    可是一群人等了又等,丝毫没有听到什么声响,也没有贾琏回来的身影,在极度的紧张中,众人也慢慢有些慌神了,难道说,敌人武功实在太高明,把贾庄主绊住了,或是直接就把贾庄主杀了吗?

    司徒煦骑在马上,看着围着自己的一圈侍卫,眉头皱的更紧,他也和那些侍卫想到一起去了,要是自己真的命丧于此,司徒煦不自觉地把视线看向了京城的方向,心里苦笑,也许,上面的那个人,心里还能对自己有一些愧疚吧。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左右,众人才看到贾琏骑着马慢慢地回来,他逆在光中,整个人看上去不可侵犯。

    司徒煦的瞳孔微微放大,看着贾琏慢慢向自己而来,他觉得贾琏变了,变得不一样了,如果说,之前的贾琏是一把剑,一把锋利无比的剑,那这把剑,是大家都看得到的一把出了鞘的绝世好剑,那么现在的贾琏,同样像是一把剑,却是一把收入了剑鞘里的剑,没人知道这柄剑到底是长是长是短、是锋利还是粗钝。概括起来一句话,那就是,贾琏变得深不可测了。

    贾琏骑马来到司徒煦身前,语气平缓,再也没有了以前的冷冽:“多谢。”

    司徒煦微微张着嘴巴,眨了眨眼睛,勾唇一些:“不用,这样,孤的安全就更有保障了。”

    “多谢。”

    过了半日,司徒煦一行人就来到了荆州的境内,他们也没有进城,而是直接就去看了荆州这边的堤坝情况。

    荆州位于长江九曲十八弯的地方,历来是发生洪灾的重点地区,所以在朝廷拨款赈灾的时候,也是重点的赈灾地点,其堤坝的建设更是赈灾事项的重中之重。

    司徒煦看着眼前的堤坝,还有堤坝前滚滚而流的长江水,满意地点点头:“不错,至少这一段堤坝建的不错,”他们已经沿着堤坝走了大半个时辰,一路上看过来,堤坝的建设都还不错,所以他此时的心情倒是不错:“这荆州的现任知州是新到任的蒋存才,坐着知州还不到三个月的时间,所以这堤坝的事宜并不是他负责的,而是上一任知州郑清和负责,”司徒煦缓缓地开口,给贾琏介绍道:“这郑清和远是我的人,在我的保荐下,现在已经是湖广黄州府知府了。看来此人确实不错,把这赈灾一事做的极好。”

    贾琏站在一边没有啃声,听着司徒煦派出去的侍卫和当地的一些百姓询问过这堤坝之事以后,司徒煦脸上更加高兴的表情,眼神微眯。

    司徒煦转头看着贾琏看向堤坝的样子,疑惑地开口:“你在看什么?”

    “我只想知道,这堤坝到底是用什么建的。”

    “什么建的?”司徒煦被贾琏的问话弄得愣了一下,转头就让手下上前介绍。

    贾琏听了以后,脸上的表情更是微妙了一下,只见他拿起宝剑,也没有拔剑,只是用剑鞘在那堤坝上敲了敲,开口道:“这堤坝不对。”

    司徒煦的眼神一凛,表情严肃了起来:“什么意思?”

    “按你的话说,这堤坝应该是有专门的采石场采集的大块花岗岩石筑造,再填充泥土等物加固,可是这段堤坝里面的石头,绝对不会是坚硬的花岗岩石块。”贾琏仔细地说明了情况。

    司徒煦听了,表情凝重了起来,如今还是长江的平缓期,这堤坝自然是看不出什么不妥,要是按照贾琏的说法,这建堤坝用的石材不是花岗岩的话,等到了洪期,长江水大涨,那这里的百姓……

    司徒煦不敢再想下去,他转身就走,语气冰冷:“我们去会会这蒋存才。”

    蒋存才才刚当上这荆州的知州不久,如今听到太子亲临,吓得哆嗦了一下,等再次从汇报的下人口中听到了这个消息以后,蒋存才立马理了理官府,出了府衙亲自把司徒煦一行人迎了进来。

    蒋存才向司徒煦行了官礼,这才一脸讨好加忐忑地看着司徒煦:“下官不知太子殿下亲临,有失远迎,还请太子殿下赎罪。”

    “无碍,”司徒煦摆摆手,倒是不打算绕圈子,直接开口问道:“那荆州修建堤坝一事,可是处理好了。”

    “自然自然,”蒋存才忙点头应是:“这灾后的建堤一事,是由上任知州郑清和负责,等到下官来这里上任的时候,这建堤的事情也已经到尾声了,下官也就和郑大人交接了一下,其实事情都被郑大人处理好了。”

    司徒煦的眉头一皱,想起那郑清和是自己的人,要是这堤坝一事真的有问题,郑清和就要负全责,那自己这个保举之人……

    司徒煦下意识地把目光看向了坐在一旁的贾琏,想到了他的那句‘天子之剑’,心里一顿,眉眼间露出了坚定之色:“孤这些天要在这里逗留,你给孤安排好住处。”

    蒋存才连忙点头答应,亲自派人把司徒煦等人送到了驿馆,本来蒋存才还想把司徒煦他们安排在自己的府邸的,但是因为司徒煦的再三要求,蒋存才只好惋惜自己错过了这次讨好太子的机会,可是之后倒是一日三次地去驿馆给太子请安。

    贾琏一路上都是静静的,毕竟官场之事他并不擅长也不敢兴趣,到了驿馆他就被安排在了司徒煦的院子里,也就一个人静静地进屋了。

    哪知到了半夜,却听到了屋外有人,贾琏睁开了眼睛,翻身下床,因为出门在外一直都是和衣而眠,此时倒是不用什么麻烦整理,一打开门,就看见司徒煦脸色苍白,满脸冷汗地看着自己。

    “救我。”司徒煦拼了气力说了这么个词,就浑身无力地倒在了贾琏的怀里。

    贾琏把司徒煦抱到床上躺好,抬手摸上他的脉搏,片刻后,一脸的欲言又止:“你……”

    “孤知道,孤只希望,自己这次能撑着回去。”回去哪,不言而喻,自然是平安回京,司徒煦此时嘴唇发白,整个人虚弱至极,但是神志看上去却还算清明,他像是在极力隐忍着什么,目光希翼地看着贾琏。

    贾琏摇摇头,无奈地回视司徒煦:“我真没想到,你竟然还吸食阿芙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