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红楼之无情琏二爷 第二十七章



    贾赦一大早,就像往常一样,带人驾着马车,车里放着给他的亲亲孙女的礼物,从荣国府出发,这才一出门,马车就和迎面而来的车队给遇上了。

    贾赦疑惑了一下,忙派小厮下车询问,这小厮询问回来以后这一汇报,贾赦就乐了。

    没想到啊没想到,这林如海看上去对那个女儿不关心,现在倒是来表现慈父来了,这他的信才送出去多久啊,贾赦低着头算了算,又乐了,来回也就二十天,这林如海的人来的也够快的。

    这一下,贾赦打算先不出去了,先就下来看看那边的热闹再说。

    贾赦的脸上扬起了客气的笑容,亲自下了马车迎上了林家的人,那领头的,正是林家的二管家林全。

    “小的林全拜见贾将军。”林全看到贾赦,立马躬身行礼,态度有礼有度,倒是让贾赦心里连连点头,这林家的人就是和我荣国府的人不一样,比我那一大堆没规矩的奴才好多了。

    贾赦笑笑,也算是打了个招呼,倒是侧头看了看林全带的人:“林管家这是?”

    林全愣了一下,这贾赦是如何知道他是林家的二管家的,但是此时他却不做什么表态,反而态度更加恭敬了一些:“小的奉老爷之命,特意来拜会荣国府老太君。”

    “原来是找老太太啊,”贾赦的脸上笑意更浓:“那更好,正好本老爷闲来无事,想要去给老太太请安,不如,就让本老爷亲自带你进去吧。”

    林全闻言瞟了一眼贾赦下来的马车和贾赦带着的人,再看看如今他们双方的位置,低头道谢,指挥着跟来的人和贾赦一起进了荣国府。

    而贾赦本来带着的下人,看着没有主子的吩咐,也不敢有什么想法,安安静静地把马车驾到荣国府大门旁等着,想着一会儿自家老爷是不是还要去望梅山庄。

    贾赦这是这些日子以来,第一次主动特如荣庆堂,而是就算是之前踏进来的几次,也是史太君喊着人给强拉来的,更是在这几次强拉里把史太君给气得不轻,史太君对于贾赦来不来给自己请安,也就没有那么在意了。

    如今看到贾赦竟然破天荒地亲自进来,倒是让史太君愣了一下。

    随即,老太太就拉下了脸,看着贾赦讽刺道:“整没想到,你这个不孝子还有主动来给我这个老太婆请安的时候。”

    贾赦笑笑,也不接话,反而介绍其一同进来的林全的身份:“这位是林妹夫家里派来的人,想来是林妹夫要和老太太说些什么,儿子觉得这人来就是客,即使是个奴才,看在林妹夫的面子上,我们也要好好的对待,就亲自带人进来了。”

    史太君闻言,倒是心里有了些计较,这面上却挂着笑容,直夸林如海有孝心,都知道派人来给她这个岳母请安的了,更顺便又讽刺了一下某个没有孝心的混账东西。

    贾赦撇撇嘴,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悠闲地喝茶,对于老太太的指桑骂槐半点没有反应,这人家连来意都没说呢,你就真的确定,是来给你请安的吗?

    那林全倒是没有被史太君的话影响,照样上前行礼请安,这才开口道:“我家老爷看着老太君对我家小姐照顾这么多,特意让小的带了些礼物过来。”

    史太君听了点点头,倒是原本在一旁服侍,此时因为有外男来而匆匆退到一旁的屏风后边的王夫人闻言,微微伸了伸脖子。

    “老爷晓得荣国府贵为国公府邸,什么好东西没有,老太君也是见惯了那些珍品的人,特意吩咐小的准备了一些扬州特有的东西,像是让老太君看个新鲜。”说着,林全就指挥着人把东西陆陆续续地搬了进来。

    史太君先是一愣,毕竟历来送礼,都是把礼金单子拿出来就是,这真正的礼是会在介绍完礼金单子后,就由下人抬回库房去的,顶多是拿出一个罕见的珍品,给人看看罢了。怎么如今这林家却把送的礼直接就搬了进来呢?

    等看了那两箱子礼,史太君的脸色就有些不好了,本来以为是什么珍品,特意要让她过眼,没想到这林家的下人,说是扬州特产就真是扬州特产,慢慢两箱都是,里面还有一些扬州的糕点,这扬州到京城距离这么远,这糕点被带过来,不是坏了吗?而且,听着林家下人的意思,这两箱东西就是他带来的所有礼物了。史太君一想到这里脸上更是不好了几分。

    倒是坐在一旁喝茶的贾赦看到这个样子,心里一乐,这文人就是文人,你看人家这礼送的,明明就是在打脸嘛,还能送的这么冠冕堂皇,他瞟了瞟史太君即使脸色铁青却不敢发作的样子,心里更乐了。

    史太君勾了勾嘴角,算是拉了一个笑容出来:“林女婿有心了。”

    林全全把这当做是史太君对自家老爷的赞美,笑着接了下来,把史太君又是一气。

    屏风后面的王夫人看到那林家送来的礼,心里也是一狠,自从大老爷不知道发了什么疯,想着法子的把府里的东西给送了出去,要是不给就耍赖撒泼硬抢,说这些都是他的东西,让她丝毫没有办法,这府里如今的亏空,也不会让她这般心急了。

    王夫人这才体会到了当初王熙凤的日子,表面风光内里羞涩,虽然还不至于傻到填进去自己的嫁妆,但是心里却对钱财这东西更加看重,如今也更是失望了。

    林全谢了恩,眼睛四处转了转,恭敬地问道:“敢问老太君,我家小姐可在,小的这里有一封老爷的亲笔信,让小的交给小姐。”

    史太君点点头,转头看了看鸳鸯,鸳鸯立马会意地上前:“禀老祖宗,现在这会儿林姑娘应该还在和几个姑娘跟着先生学习呢。”

    史太君这才看向林全:“自从林丫头来了啊,我就说摸着,要如何好好地教养她,毕竟我如今年纪也大了,不能事事亲力亲为了,就给她请了个女先生,让她和几个姐妹一起学习学习。”

    林全听了心里一震,这怎么和老爷打听出来的事情不一样啊。

    贾赦听了更是疑惑地开口:“老太太给几个丫头请了女先生,这是本老爷怎么不知道啊,本老爷作为这荣国府的继承人,怎么这种大事没人给本老爷汇报一下啊,看了这府里的下人还是没有规矩啊,本老爷还是在看看这些没大没小的下人家里还有些什么东西吧。”

    言下之意,是又要打算去抄奴才的家了。

    史太君瞪了贾赦一样,轻斥道:“这种后院的小事,需要汇报你这个大老爷们吗?正是烂泥扶不上墙,”说完,她笑着看向林全:“不如你把林女婿的信先交给我,等林丫头下了课,我在派人给她送过去。”

    林全笑笑,态度谦卑,说出来的话却不好听了:“老太君不用操心,老爷交代了,这封信,一定要小的亲手教到小姐手里,既然小姐现在在上课,不如老太君派人待小的过去,小的就在门外等着,等到小姐下了课出来,就立马把信交给小姐。”

    史太君听了林全的话,眼神飘忽了一下,看了看鸳鸯,鸳鸯立马会意上前:“老祖宗,要不然奴婢先去派人通知林姑娘一声,让林姑娘先过来可好。”

    史太君立马点点头:“好好,你快点派人去叫,想来林丫头也和挂念她父亲的。”

    鸳鸯立马领命下去。

    不一会儿,林黛玉就扶着紫鹃的手,柔柔弱弱地走了进来,看到林全,眼眶立马就湿润了,她先上去给史太君和贾赦请了安,这才安安静静地站在一旁,眼睛直看着站在堂中的林全。

    “林丫头啊,你父亲托人亲自给你带了信,你快看看吧。”

    林黛玉点点头,一想到那远在扬州的父亲,眼眶有红了几分,差点就落下泪来,好在她还想着这里是史太君的荣庆堂,不能经常哭,这才忍住了泪,从林全的手接过信。

    “小姐,这是老爷亲笔写的,让奴才亲自教到小姐手里。”

    林黛玉吸吸鼻子点点头,手里紧紧地握着书信。

    史太君看了此景,不由地开口:“玉儿,你还不快点拆开信看看,林女婿到底给你写了些什么。”

    林黛玉闻言,也就不再忍着,当场就把信打开,细细地读了起来,哪知信还没有读完,林黛玉的眼中就留下泪来,嘴里大呼这‘父亲’,身子都有些站不住了,倚在了紫鹃的身上,那信也从她手里掉到了地上。

    史太君更急了,连忙开口:“玉儿啊,你父亲到底是写了些什么,你不要哭啊,快给祖母说说。”

    贾赦倒是没有史太君那么心急,看着林黛玉如今的样子,自己上前把地上的书信拿起来看了一遍,勾唇说道:“林妹夫就是说他的身体最近感觉不大好了,想要让林丫头回去,”说完,他看了看林全的表情,转身对史太君道:“老太太,再怎么说,这林妹夫也是林丫头的生父,如今林丫头已经没了母亲,可不能再没了父亲啊。”

    林黛玉一听贾赦的话,这眼里的泪水流的更凶,她跪在地上,满脸的伤心:“老祖宗,求你让玉儿回去,玉儿想要去给父亲侍疾。”

    可是,你不能回去啊,你回去了,我的宝玉怎么办?史太君为难了。

    她把身子不自觉地向前倾了一些,问道:“这林女婿,如今真的病的很重。”

    林全摇摇头,看着史太君脸上慢慢放心的样子,开口道:“老爷的身子本来就弱,待夫人走后,老爷更是心灰意冷,一心扑在公务上,身子就更差了,日前不小心染上了风寒,在小的离开的时候,老爷已经多日不处理公务了。”

    “爹爹病的竟是如此厉害,玉儿真是不孝啊,”林黛玉哭得更凶了,更是向史太君磕了一个头:“求老祖宗让玉儿回去。”

    这史太君看着林黛玉的样子,为难地不知道怎么是好,这一边是林黛玉,一边是贾宝玉,要怎么选,旁人一看就明了,史太君有个不好的预感,她觉得,如果这个时候放玉儿回去,玉儿也许就不会再回来了。

    贾赦自是明白史太君的意思,看着史太君心里为难说不出话的样子,自个儿一乐,然后连忙做出一副迫切的样子:“怎么这样,林妹夫怎么病的这么严重,林丫头,你起来,有大舅舅给你做主,你现在立马回去让下人收拾东西,今天就跟着回去。”

    “老大。”史太君急了。

    贾赦却不管史太君的话,拉起林黛玉就唤了人来,让林黛玉下去收拾东西,那样子急的就像是林如海马上就要不久于人世了一样。

    史太君目瞪口呆地看着贾赦把林黛玉退出荣庆堂,大喝:“老大。”

    “老太太,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素来骂我不孝子,怎么能阻止林丫头回去尽孝呢,这不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嘛。”贾赦把林黛玉给半拉半推地弄出了荣庆堂,整个人就光棍了,不顾史太君的怒火,重新坐回椅子上品起茶来。

    林全把一切都看在眼里,虽然不明白这贾赦为何要帮自己,但是想到那封信也是出自贾赦之手,对于老爷怀疑贾赦的动机就有了些看法,他面色不动,上前一步给史太君躬身行了一礼:“老太君,我家老爷交代了,既然老太君把小姐照顾得这么好,小姐也要随小的回去了,小的就要把小姐这几个月来在府里的吃穿用度给补上,”说着,他从怀里拿出了一叠银票,双手捧着:“这里是老爷交代给府上的三万两银票,虽然小姐上京之时,已经给贾琏少爷两万两作为小姐的花销用度,但是老爷还是希望把这钱给老太君留下。”

    这话说的,也太不留面子了,明打明就是说,林如海看史太君照顾林黛玉照顾的还算不错,特意赏给史太君的,因为林黛玉的花销林如海早就交给贾琏了。

    史太君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心里也明白林如海这是对荣国府不满了,而当初贾琏也确实把林如海那两万两银票交出来了,只是之后王熙凤被休和贾琏被逐的事实在是闹得太厉害了,让她把这事给忘了,以至于荣国府里的下人都以为林黛玉吃穿用度用的都是荣府里的,这一下子,林如海更要气得不行了。

    史太君一咬牙,也不让人接那三万两银票,捂着胸口就昏了过去,吓得鸳鸯大喊‘叫太医’,王夫人更是顾不得什么男女大防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

    林全目瞪口呆地看着荣庆堂这一番手忙脚乱,不自觉地看向一旁还在悠哉品茶的贾赦。

    贾赦对上林全的眼神,微微一笑,站起身大喊:“别吵了,”他看着众人因为他的喊声而停了下来,这才满意地点点头:“还不快点把老太太扶进去,让太医给瞧瞧,”然后,他走到林全面前,把那三万两银票接了过来塞进怀里:“走,本老爷亲自带你去看看林丫头收拾好了没有,今日就让林丫头随你回扬州。”

    林全感激地一拱手:“小的谢过贾将军。”

    “谢什么谢,这林如海不是给银子了嘛!”

    贾赦倒是说到做到,当场就把林全带到了林黛玉所居住的碧纱橱:“这碧纱橱可是紧挨着老太太的,在府里地位很高,老太太为了体现对林丫头的重视,特意让她和我们府里的凤凰蛋子一起住在这里的,一个住橱里,一个住橱外。”

    林全听了,铁青着脸应下,心里又给荣府狠狠地记了一笔。

    两人在屋外等了一会儿,就看见有小丫鬟出来说林黛玉的行礼已经收拾妥当了。当初林黛玉进府本就带的不多,这些年又以为自己吃穿用的都是贾家的,更是不敢私自要些什么,这行礼收拾起来也还算快。

    贾赦看了,忙带着林黛玉和林全等人出来荣府,看了林黛玉跟着林家的人走了,这才高高兴兴地上了路旁一直等着自己的马车,向望梅山庄而去。

    贾赦满意地拍了拍怀里的三万两银票,觉得又给宝贝孙女弄了这么多钱,心里就更高兴了。

    等到太医来给史太君看了诊开了药,史太君幽幽转醒却发现床前没有林黛玉的身影后,才发现事情糟糕了,派人一打听,才知竟是贾赦亲自送林黛玉出了荣府,大骂一通,忙命人把那不孝子找来,然后又听说贾赦已经去了望梅山庄,两眼一翻,这一下,可是真的昏倒了。

    贾琏坐在屋里,看着神情凝重的司徒煦:“你下一步打算怎么办,一路上,从树林里遇到的那一拨死士以外,我们已经陆陆续续遇到三波了,各个都是训练有素的死士,就算是活捉到了,也会自尽而亡,这样是不行的。”

    “确实不行,”司徒煦点点头:“现在,还有一些更麻烦的事情。”

    “何事?”

    自从陆陆续续地又遇到了几波死士,而且一次比一次人多,一次比一次武功高强,司徒煦身边的侍卫,已经有人受伤了,他的近侍太监来顺更是死了,这群人摆明就是不想让司徒煦活着回京。

    司徒煦欲言又止地看了贾琏一眼,摇摇头:“这件事,孤不能说。”

    贾琏点头,表示明白:“既然如此,你就早点休息吧,明日我们就要到荆州了。”

    司徒煦点点头,看着贾琏下去,这才无力地瘫在椅子上,面上苦笑:“竟然先着手杀了来顺,看了这些人对孤了解的很深啊,”他有些颤抖地从怀里拿出一个玉盒,打开一看,里面有一颗漆黑漆黑的药丸,司徒煦苦笑地摇摇头:“还剩一颗,别的都在来顺那里,可是,来顺已经死了,而他那里的药丸也已经不见了,”司徒煦抬手把那最后的一粒药丸放进嘴里,无奈地叹了口气:“看来这次,孤是真的回不去京城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