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红楼之无情琏二爷 第二十四章



    因为贾赦前一晚上没来,史太君和贾政夫妇也没商量出个什么结果了,毕竟,贾赦才是荣国府真真正正的继承人,这贾琏的事情,要是贾赦不出面,真的不好办。

    几人一晚上都没有睡好,第二天一大早就聚在了荣庆堂,等着贾赦早上请安的时候,把这件事好好说说,哪知左等右等,都已经过了请安的时辰很久了,都不见贾赦的踪影。

    不只贾赦没见到,就连邢夫人也没来。

    史太君疑惑地看着前去叫人的婆子:“老大人呢?”

    那婆子低着头,胆战心惊地开口:“大老爷,大老爷一大早就去城外了,说是去望梅山庄看孙女,而且,而且还搬去了好多值钱的物件,是说要送给孙女的。”

    ‘啪’,史太君怒气冲冲地把茶杯砸在了地上:“真是不孝子啊不孝子,有什么样的儿子就有什么样的老子,真是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这厢史太君被贾赦气得火起,那厢,贾琏一脸无奈地站在望梅山庄的大门口,看着在地上撒泼打滚的贾赦:“你到底是要做什么?”

    贾赦看着自己这么无赖的样子终于把贾琏给喊了出来,立马一个翻身站起来,也不管身上的衣服脏不脏,梗着脖子看着贾琏的冷脸:“老子是来看老子的孙女的。”

    “毓儿姓张不姓贾。”贾琏淡淡地回道。

    “不姓贾又怎么样,她照样是老子的亲孙女,”贾赦摆摆手,把自己带来的人赶得远远的,这才看着贾琏开口:“你虽然不是我的儿子,但是小丫头可是我的嫡亲血脉,你用了我儿子的身子,难道不该回报我些什么吗?”

    “你对贾琏的养育之恩,贾琏已经用命还给你了,”贾琏冷冷一笑:“至于我,你要是看不惯,大可以请个什么道士和尚之类的,把我这个孤魂野鬼给收了。”

    “你以为我不想吗?”贾赦瞪大了眼睛看着贾琏:“把你给收了,我的琏儿就真死了,要是琏儿死了,谁能护住小丫头,我算是想明白了,就凭史太君在我上面压着,我就反抗不了,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为小丫头好好地守住荣国府的钱的。”

    贾琏闻言,脸上倒是闪过一丝讽刺的笑意,他看了看贾赦带来的那几辆马车的礼物,摇摇头:“荣国府的财产,你守不住,而且毓儿作为一个女孩子,也得不到全部的财产。”

    “所以才用你啊,不然你以为我会这么容易放过你,”贾赦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回答:“你是不欠我什么,但是你欠毓儿一个爹,等我死了,你也要帮我保住毓儿,反正你比我有本事,毓儿跟着你比跟着我安全。”

    贾琏定定地看了贾赦半晌:“我再说一遍,毓儿姓张不姓贾。”

    “我也再说一遍,毓儿是我的嫡亲孙女,”贾赦算是想明白了,与其把荣国府留给那些害了自己的人,还不如留给这个自己不认识的孤魂野鬼,反正看上去这人也对荣国府的财产没什么兴趣,刚好把东西都留给自己的孙女,自己已经没子送终了,怎么样也要保住自己唯一的嫡亲血脉,想到这里,贾赦也不怕贾琏的冷脸了,他直视着贾琏,即使心里还是有些慌,也不退一步:“怎么,你还想杀人不成。”

    “不用,”贾琏摇摇头,转头看着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张喜:“你看着办吧,时辰到了,我要去练剑了。”

    贾赦长大了嘴:“这到底是怎么个情况,他是答应还是不答应,这个时候,也练剑?”

    张喜笑嘻嘻地看着贾赦,他还是不喜欢这个姑爷,但是姑爷现在开始为小主子打算了,他还是乐见其成的,他看了看贾赦带来的那几车礼物,脸上的笑容更是扩大了几分:“贾将军还是请回吧,庄主没表态,小的也不敢答应,不过,庄主这些带给小主子的礼物,小的就先替小主子收下了,想来小主子也会很高兴,收到将军送的礼物的。”

    贾赦一听,是这么个理,贾琏这里他是硬抗不了,但是,还是可以对他的乖孙女好点的嘛。

    于是贾赦点点头,认真地看着张喜:“你可要好好的告诉老子的乖孙女,这可是他爷爷亲自送来给她的。”

    “一定一定。”张喜的脸笑得更灿烂了。

    贾赦嘴里吹着口哨,心里盘算着怎么再给自己的宝贝孙女送些好东西,一进荣国府大门,就有婆子守在那里,看到他来了,就立马恭敬地上前,说是史太君有请。

    贾赦的脸扭曲了一下,立马用手捂着胸口直咳嗽:“不行了,不行了,老爷我身体太差了,”说着,他倒在小厮的身上,一脸的有气无力:“快,快扶老爷回去,请太医,请太医。”

    那婆子目瞪口呆地看着贾赦从自己眼前过去,好半晌也没有反应过来,后来一跺脚,就往荣庆堂告状去了。

    贾赦等离了那婆子的视线,这是腿脚好了,身体棒了,自己脚下生风地就往前走。刚好,就遇到了正在花园里玩的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等人。

    贾赦站在原地,看着这一堆姐姐妹妹的相处的这么好,心里就是一酸,看着贾宝玉这个二房的凤凰蛋子心里就更是不爽了。

    他抬脚走到几人面前,本来还嬉闹的一群人立马就安静了下来,纷纷向他见礼。

    贾赦大量了贾宝玉良久,心里盘算,长得也算白净,但是却没有我家琏儿长得好看,心里又是一阵悲凉,看着贾宝玉更不悦了。

    “宝玉今年也七岁了,正所谓男女七岁不同席,你们这一群姐姐妹妹的,这么打闹嬉戏,还真是半点不避嫌啊。”贾赦讽刺道。

    林黛玉一听,身子就是一软,转头一看,就看见了同样脸色苍白的薛宝钗。

    贾宝玉看着贾赦,心里不服:“大老爷何来说这话,我们姐姐妹妹一家人,在一起不好吗?难道非要分开才算是好事,这世俗之见,大老爷也当真。”

    贾赦一听,一巴掌就乎在贾宝玉脸上,虽然没有使太大劲,但是也把贾宝玉吓得白了脸:“真是混账东西说的混账话,你这个样子,让这些姐姐妹妹以后还有什么脸见人啊,果然是有什么样的老子就有什么样儿子,一路货色,假正经。”说完,也不管几人的表情,仰着头走了。

    林黛玉看着贾赦走了,跺了跺脚,拿帕子掩着脸,低泣着走了。

    薛宝钗苍白着脸,对几人点点头,扶着丫鬟的手,步履有些蹒跚的走了。

    贾探春和贾惜春互相看了看,也识趣地离开。

    徒留下贾宝玉,看着刚刚还热闹地一群人,转头就散了,张着嘴大哭起来,一路就往荣庆堂跑去。

    倒是贾迎春,因为前些日子身子不大好,这一次没有和他们胡闹,也省了被自己的亲爹讽刺一通。

    贾宝玉一路大哭地跑进荣庆堂,史太君正因为贾赦的态度而恼火,看到自己的宝贝疙瘩这么可怜地扑倒自己怀里,心里就是一急:“我的小祖宗,怎么了,这是发生什么事了,怎么哭成这个样子了。”

    站在一旁的王夫人看到贾宝玉哭得伤心,心里也是一紧,担心地看着贾宝玉。

    贾宝玉边哭边把刚才在花园里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史太君一听,这还得了:“反了反了,真是反了,他贾赦竟然敢做出这种事情来,快去,带着几个人,把那个不孝子给我带过来。”

    哪知几个婆子去了不一会儿,又一脸为难地回来了。

    “禀老太君,大老爷说了,他身体不好,实在是过不来,要是,要是老太君不怕他死在路上,就让人把他抬过来好了。”那禀报的领头婆子一说完,就把身子不自觉地缩得更小,想来这样史太君就不会注意到自己了。

    史太君先是被这相似的言论给弄愣了一下,然后便更是火冒三丈起来:“他这是什么话,这是在指责我不慈吗?实在是混账至极,混账至极。”

    本来还趴在史太君怀里哭泣撒娇的贾宝玉,这个时候倒是不敢哭了,他愣愣地看着史太君发脾气,眼泪还在眼珠子里转着,却是不敢大小声了。

    贾赦躺在床上,翘着二郎腿哼着小曲,心里是没来由地自得,他现在是光棍的很,反正他已经没嫡子了,也不在乎什么荣国府了,要闹,那大家都闹,闹得大大的,让全京城的人看笑话。

    一旁的邢夫人却是心惊胆战,她自昨天,就被贾赦命令待在院子里,不许去那边请安,今天看到自家老爷敢这么下老太太的面子,就更着急了:“老爷,你这样,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贾赦一个眼刀过来:“不要以为老爷我不知道你在想些什么,你以为名下有了个贾琮,就可以算是有儿子了,想着等到以后贾琮继承爵位,你就也能当老太君了,老子告诉你,你做梦,”贾赦呸了一口,眼中隐隐有些恨意:“你们一个两个的设计老子,让老子没了儿子,老子也让你们一个个都不好过。”

    邢夫人一听,一股寒意就往背脊冒,腿一软就跪了下来:“老爷明鉴啊,当初,当初妾身是真的没有想过要过继琮儿的,只是,只是妾身无意中听了那下人婆子的谈话,才,才想到这个方法的,”说着,邢夫人就‘砰砰砰’地磕头:“妾身也是一时鬼迷了心窍,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的,还请老爷赎罪,请老爷赎罪啊。”她算是看明白了,老爷现在是又想起贾琏的好来了,而且,颇有种拉着大家一起死的意思,老爷如今看人眼神,都透着一股子寒意,像是谁都是他的杀父仇人似的,自己,是真的不敢和这样的老爷作对啊。

    “什么?你说什么?”贾赦翻了过身,从床上坐了起来,一瞬不瞬地盯着邢夫人:“你给老子把事情都说清楚了。”

    邢夫人哪敢怠慢,立马把当初听到的话,如何听到的,全都交代了个清楚。

    哪知贾赦听后,气得鼻子忽闪忽闪的,好半晌,突然冷笑一声:“来人,把于宝给我叫来。”

    这于宝,是当年的老国公夫人,也就是贾赦的奶奶留给贾赦的老人了,在贾家很有地位,就是赖大家的见到了也要客气三分,尊称一声‘于爷’。如今已经算是半隐退状态了,今日突然被贾赦招来,也是一脸地摸不着头脑。

    等贾赦和于宝在屋子里两个人交流了大半个时辰之后,这于宝就一脸严肃地从屋子里走出来。

    一直守在外边的邢夫人赶忙上前:“于爷,老爷这是怎么了?”

    于宝一脸阴霾地看了邢夫人一眼,摇摇头,径直走了。

    吓得邢夫人身体一哆嗦,连忙扶着王善保家的,回了屋子,罢了罢了,这件事情,她是没能力管了,老爷明显是和老太君杠上了,她这个做媳妇的,还是安安静静地站在一边算了。

    第二天,贾赦如前一日一样,从库里扒拉了不少好东西,一大早就带着人去了望梅山庄,气得史太君大骂‘孽子’。

    开门的张喜看着贾赦带来的东西,笑开了眼,虽是没让贾赦进门,但是却递给贾赦一个手帕,上面歪歪扭扭的绣了几个据说是兰花的枯草,说是小小姐送给外公的礼物。

    只把贾赦乐得见牙不见眼,宝贝似的把那手帕揣在了怀里。

    张喜转了转眼珠子,想起自己昨天琢磨了一宿的话,拉着贾赦到一遍:“将军,我看你现在天天都来给小主子送礼物,也是很有诚心啊。”

    “那是自然,这可是老子我唯一的嫡亲血脉的,”贾赦点点头:“老子已经盘算好了,一定要把荣国府的东西都搬来给她,反正老子是继承了爵位的,这些东西本来就该是老子的,老子就当是提前给孙女准备嫁妆了。”

    张喜一听,乐了,连忙把声音压得更低:“小的也是为了小主子着想,才把这事告诉将军,如今这荣国府的钱财啊,被那些下人贪污了不少,小的也是在荣国府里待了不少年头的,这里面的弯弯绕绕,老子是清楚得很啊。”

    “当真。”贾赦一听,脸色就是一凝,他已经让于宝去查荣国府的状况了,但是也主要是查琏儿的事情,他们大房的事情,可是没有想过要查荣国府啊。

    张喜笑笑,也不扭捏:“小的这么做,都是为了小主子,将军只管去查查荣国府的帐,那里面,问题可大着呢,”说着,张喜又把身体压低了几分:“听说赖大家的,在外城可是有一个六进的大院子,是在东头。”

    外城东头,那可是五六品的官住的地方,赖大家一个区区的奴才,还能在那里有房子,还是个六进的大院子。贾赦的脸立马就沉了下来,想到自己为了一把扇子,就要了亲儿子的命,贾赦是看谁都像谋害他儿子的间接凶手。

    贾赦一拍大腿:“你等着,那些人让老子没好日子过,老子也不会让他们有好日子过的。”

    说着,就带着人,杀气腾腾地回去了。

    “人都走了?”

    张喜让人把贾赦送来的礼物收拾好,就看到贾琏坐在院中喝茶,赶忙上去行礼。

    “你非要做到这种地步?”贾琏看着张喜,冷冷的,问的话,张喜却是明白。

    张喜的脸上闪过一丝恨意,也不隐瞒:“小的,小的就是为我家小姐、老爷、夫人不平,张家书香门第,虽说子嗣单薄,那也是做到了丞相的大户,怎是荣国府这般人家可以欺辱的,”张喜双眼含泪,直视着贾琏的双眼:“小的之前一直在想,要如何替小姐他们报仇,现在终于有了机会,小的是不会放弃的。”

    贾琏定定地看了张喜一会儿,点点头,站起身:“我知道了,以后贾赦那边的事情,你来处理,我不会管,只一点,看好你们家小主子,你们张家,可就只剩这一个主子了。”说着,拿着他那把乌鞘宝剑,扬长而去。

    张喜看着贾琏远去的背影,跪在地上‘砰砰砰’地磕了三个响头:“张喜在这里,谢这位爷为张家所做的一切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