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红楼之无情琏二爷 第二十二章



    贾琏抬眸一看,正是王子腾出列,便也不再言语,他和王子腾之间的梁子,本来就大,王子腾又岂会看着他得了皇帝的眼。

    只是,王子腾心中所想,却不是他心里所求。

    乾元帝看着王子腾,脸上的笑容没变,但是刚才那股冲动却也消下去不少:“王卿,你这般说,是何意思啊?”

    王子腾咬咬牙,再次高声说道:“请皇上明察,这贾琏本就是个忤逆不孝之人,所以才被贾家逐出宗族,我朝历来以孝治天下,如此大不孝之人,又如何有资格进入朝堂,为皇上分忧。”

    乾元帝点点头,表示听到了王子腾的话,但是却并不表态,他看着默不作声的贾琏,问道:“不知,贾庄主有什么可说的?”

    “贾琏无话可说。”

    乾元帝挑眉,故作为难之态:“这就让朕为难了,贾庄主出战车食国高手,一战成名,论功行赏,朕也应该封奖给你些什么,可是,你又是个不孝子,这可真是……”乾元帝顿了顿,目光看向已经站在一边,半点没有表示的太子司徒煦,呵斥道:“太子,用人当以品行为先,如果一人的人品不好,就算再有本事,也不能用,你还是太年轻,不懂得用人之道啊。”

    司徒煦的脸僵了一瞬,连忙出列,躬身赔礼:“儿臣受教。”

    王子腾的脸上立马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乾元帝这般说了,显然是变形承认了贾琏的不孝,只要一个人身上盖上了不孝的印记,就算实在有本事,也出不了头,即使贾琏已经入了太子的眼,也是一样。

    贾琏这才抬眼看了司徒煦一眼,再看看上座上的乾元帝,微微皱了皱眉。

    “既然如此,贾琏于朝廷有功,却为人忤逆不孝,功过相抵,自行回去吧,朕想贾庄主一心练武,想来,也对进入朝堂没有兴趣,以后就不用入朝为官了。”

    一句话,就定下了贾琏的身份,一个有本事的、不孝的、永不能当官的,能人。

    贾琏点点头,倒是拱手谢恩:“草民,谢皇上恩典。”

    “好了,好了,那贾庄主就回去吧,朕就不留庄主参加庆功宴了。”乾元帝摆摆手,显然是打算让贾琏离开了。

    贾琏侧头,看着王子腾看向自己的得意眼神和满脸的恨意,微微勾了勾嘴角:“贾琏走之前,希望和皇上说几句话。”

    “好,你说。”

    “贾琏从小变没了生母,亲爹不管,放在老祖宗身边教导,但是也不过是当个逗趣的玩意,长大后也没学成什么本事,整天四处钻营,不过是讨长辈欢心,得几个封上银子花花。几年前,迎娶王家女,也就是王大人的亲侄女,夫妻相处平淡,王家女只知掌家权却不知我这个相公,成婚多日才得一女而已。”贾琏慢慢地开口,倒是把真正贾琏的处境说了出来,他倒是没有多加什么主观看法,纯属是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把贾琏之前的遭遇说出来而已。可是,就是这个区区几句话,就让王子腾变了脸色。

    什么叫做‘王家女只知掌家权’,这不是就说他王家的女儿家都是喜权擅权之人吗?如今王家的女儿已经因为王熙凤被休一事,在京中落不得好了,有好几家都不得不嫁到外地去,才能逃过那些外界的指责,如今,怎么能让贾琏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当着皇上的面,把这些说出来。

    这么一想,王子腾立马就跳了起来:“贾琏你敢,你竟然在皇上面前公然污蔑我王家儿女,你好大的胆子,”说着,王子腾‘扑通’跪倒在地,对着乾元帝就是几个响头:“请皇上为臣做主啊,臣对皇上的心日月可鉴,求皇上为王家做主啊。”

    乾元帝的眼神暗了暗。

    贾琏却没有被王子腾的举动而止住话语,继续用一种平淡的语气开口:“贾琏因一把折扇被父亲请了家法,躺在床上高烧不退昏迷三天,醒来时身边无人伺候,茶水也是过夜的陈茶,而昏迷期间,也只有一个街上的普通大夫来看过,堂堂一品将军的嫡子,连个太医,也用不了。”

    他看了看乾元帝,再看看司徒煦,冷笑一声:“王家女真是个好夫人。”

    “贾琏,你敢。”王子腾此时恨不得跳起来掐住贾琏的脖子,可是有皇帝在这里,只要他还有些脑子,就不能在此时做出这种御前失仪的事情了,也就只能通红着眼睛,用一种想要杀人的目光怒视着贾琏。

    “王家女好不容易怀有身孕,被诊为男丁,贾琏不过出京拜祭数月,回来后,那肚子就消失不见,说是因为掌管家权,掉了孩子,如此贪权的女人,贾琏该休不该休,可是贾琏休不得,因为那是王家女,因为她有一个当京营节度使的叔叔,只要贾琏休妻,就让贾琏被逐出家族,他一个王家人,来管贾家事,果然是,好大的,官威啊,”贾琏冷笑一声,看了看脸色铁青的王子腾:“王大人,要我说说,贾琏休妻,到底是什么理由吗?要是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证据,贾琏能让王大人亲手接下那封休书。”

    “王卿。”乾元帝皱着眉,大叫一声。

    王子腾立马吓得连连磕头,嘴喊冤枉。

    “皇上盛名,自会调查的清楚,贾琏所说到底是真是假,皇上没说错,贾琏是不孝,因为贾琏忤逆了长辈的决定,所以贾琏也受到了惩罚,不孝之人,不得入朝堂,不然朝廷何以服众、皇家何以服天下,但是,只有孝没有慈,贾琏的命,还没有那么硬。”说完,贾琏躬身再行一礼,跟着已经等在一旁的领路太监,出了宫门。

    乾元帝沉着脸,看了跪在地上的王子腾许久:“王卿,这段时间,你还是在府里好好待着为好啊。”

    王子腾腿一软,跪坐在了地上。

    贾琏在乾元帝面前的一番大胆独白,把王子腾推到了水深火热之中,但是贾琏并不担心,一则当时他正立了大功,乾元帝是不会轻易就知他的罪,二则是,要是乾元帝真的当场命人把他拿下,他想,他自己也许会做出什么弑君之事也说不定。好在乾元帝最后没这么做,而他,也平安地回了望梅山庄。

    “他怎么还在这里?”贾琏看着坐在院中,正和张馥毓玩得欢快的贾赦,侧头问张喜。

    张喜也是一脸的为难:“庄主走了以后,这姑爷就打发了贾家的下人回去,自己倒留了下来,说是要等庄主回来,有话要说。”

    “那就让他和我说话,你去把毓儿带下去。”贾琏抬脚就向贾赦走去。

    “师爹,”毓儿看到贾琏来了,立马跑了过来,拉着贾琏的衣摆,一双眼睛水汪汪的:“师爹今天怎么没来找毓儿玩?”

    “因为今天山庄来了客人。”贾琏抬手摸了摸小丫头的发顶,神情柔和了几分。

    毓儿闻言,转头看了看已经一脸尴尬的贾赦,说道:“他就是客人吗?”

    “对,所以师爹现在和客人有话要说,毓儿先随张管家下去,好不好。”

    毓儿小小一个丫头,自然是听自己爹爹的话,她看了看贾赦,再看看贾琏,点点头:“毓儿听师爹的话,毓儿先下去了,师爹忙完了,要来找毓儿噢。”

    “自然,你今日还没有看我练剑。”贾琏的一句话,就让小丫头笑弯了眉眼,开开心心地牵着张喜的手走了。

    “她也是我的血脉。”贾赦看着毓儿已经走了,这才沉着脸开口道。

    “她叫张馥毓,”贾琏淡淡地看着贾赦,看着贾赦因为自己的这句话而气得面色通红,继续开口道:“我已经给她改了户籍,以后她就是张家的孩子了。”

    “你疯了吗?”贾赦气得跳了起来:“她可是我的嫡亲孙女,嫡亲孙女,她姓贾,不姓张。”

    “就连嫡子都不是你的了,你还要什么嫡亲孙女啊?”贾琏是不太明白贾赦此时的暴怒是因为什么,在他看来,既然当日在祠堂,贾赦放弃了他,在王子腾和史太君的逼迫下没有啃声,那他,就失去了可以作为贾琏父亲的权利。

    贾赦眯着眼,狠狠地看着贾琏:“你果然不是琏儿,我的琏儿可不会什么剑法,也没胆子敢反我,你这个孤魂野鬼到底是怎么占了我琏儿的身子的,你快点从我儿的身体里出来,不然,老子让你好看。”

    “恐怕是不行了,”贾琏凝视着贾赦的眼睛,这是第一次,贾赦真真正正地对上贾琏的双眼,没有感情,一片幽深:“你唯一的嫡子,被你给打死了。”

    “怎么会?怎么会?”贾赦不可置信地摇摇头,下意识地后退几步,然后,腿脚一软,瘫坐在了地上:“不可能,不可能,你是骗我的,你这个孤魂野鬼,你是骗我的,你快把我的琏儿还来,快把我的琏儿还来。”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当日你为了石呆子的扇子,对贾琏请了家法,贾琏高烧三天,无人悉心照料,自然是没命了,不然,你认为,为什么,我一醒来,就要休了王熙凤,不过是,替这个身子的主人,报仇罢了,”他冷眼看着已经有些奔溃的贾赦:“你一辈子愚孝,为了一个偏心的史太君,不理嫡妻,不顾嫡子,死了个贾瑚,杀了个贾琏,就连王熙凤腹中唯一的儿子,也被人设计流掉了,如今,你是真的没有嫡子送终了,想要毓儿,你也要看看,你行不行,你能保证,把毓儿要回去了,就能在贾家护住她,不让她被那些居心之人迫害,”贾琏摇摇头:“你不能,你谁都护不住,到最后,你连自己都护不住,区区一个王家,就能让你放弃嫡子,你还能护得住谁呢?”

    “不,不,”贾赦狠狠地捶打着地面,大吼:“我不会这样的,我不会没子送终,我不会断了血脉的。”

    “我当日在祠堂,给你说过一句话,我说‘事到如今,你还看不明白吗?’贾赦,你糊涂了一辈子,眼瞎了一辈子,该对谁好,该对谁真,谁对你好,谁对你真,你是真的,什么都没看到,”说完,贾琏挥挥手:“回去吧,不要再来了,这样,也好保住,毓儿这,唯一的血脉了。”

    “啊~~~”贾赦脸上青筋暴起,双眼赤红,活像是恶鬼一般,对着天空嘶吼不止,然后,身子一软,瘫在了地上。

    “庄主。”张喜把小主子送回房,就立刻赶了回来,而且因为害怕贾琏和贾赦说什么不方便被外人知晓的事情,还把周围的下人都支开了,这时候,他看到贾赦奔溃到昏过去的样子,不禁担心起来。

    贾琏上前查看了一番,这才开口道:“没事,被现实气昏过去而已,你去通知外边的荣国府下人,送他回贾府,以后贾家来任何人,都不要让他们进来,”他看着张喜有些为难的表情,补充道:“不用担心再发生这种被硬闯的状况,我会找太子要几个人,给庄里的下人训练一番,至少,要会些粗浅的拳脚功夫。”

    “是,庄主。”张喜这才安下心来。

    贾赦被人从望梅山庄光明正大地抬回了荣国府,一路上招摇过市,让看到的人议论纷纷,王夫人乘机又宣传了一把贾琏不孝气晕父亲的言论,就是为了让贾琏即使得了太子青眼,也不能升官发财翻了身。

    至于贾赦醒来后,是怎么想的,又是怎么做的,就没有人会想到了。

    当日乾元帝罚完王子腾,回头就让手里的暗卫去调查贾琏所说的事情,最后调查的结果却比贾琏说得还要夸张。

    这贾琏休王熙凤,不只被家里长辈阻挠,连王子腾都插了一脚,后来还是翻出了王熙凤放印子钱的罪证,才把王熙凤休回家中,但是同时,贾琏也被贾家扫地出门。

    乾元帝立马就有了一种被欺骗的感觉,他是不喜贾琏的不孝,但凡当父亲的,就没有人会喜欢自己的子女忤逆不孝的,何况他还是个皇帝,要是他的那些儿子都忤逆不孝了,那他的皇位那还坐的安稳,但是同样的,皇帝也不喜欢被自己的臣子当傻子耍,那会让他觉得,自己被愚弄了。

    乾元帝死死地盯着那封暗卫呈上来的奏折,上面还写了,王子腾曾派心腹手下去拦截贾琏,却被贾琏诛杀,可是这起命案,却在顺天府尹尹正,直隶总督方洪清的相互对垒下,被司徒焄摆平了。

    “真是,朕的好儿子啊,”乾元帝的眼中闪过杀意,抬手把奏折扔在了地上,整个人倒是笑了起来:“不慈哪来孝,果然是,不孝至极之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