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红楼之无情琏二爷 第二十章



    “什么叫没什么父亲,老子就是他父亲,你叫那个臭小子出来,老子好好问问他,他说的到底是什么混账话。”贾赦被那门房的话气得仰倒,面红耳赤地在原地跳脚,对着望梅山庄的大门又吼又叫,听听,听听,世上还有那个不孝子,会咒自己的老爹死啊,这真是,真是,混账到不像话。

    此时的贾赦,早就忘了自己是奉史太君之命,来和贾琏拉关系的,在他的心里,他是贾琏的老子,就一辈子是贾琏的老子,就算他不管贾琏,让贾琏在贾家自己长大,就算他为了把扇子对贾琏行了家法,他还是贾琏的老子,贾琏就得听他的,还得别无怨言才行。

    望梅山庄的大门又开了,这时候,走出来的是管家张喜。

    张喜看到贾赦,心里就是不喜,在他看来,自己的主子,也就是已逝的张家小姐,贾琏的生母,就是被贾家害死的,贾赦虽然没有直接要了主子的命,那也是间接凶手,冷眼旁观主子在贾家被那不怀好意的老太君和二房太太欺负排挤,最后落了个子丧早产,自个儿命也不保的下场。

    在想到,就连主子拼命生下的小主子贾琏也是被眼前这个姑爷给打死以后,张喜心里就是狠狠的,这时候,他是真的庆幸,那个代替小主子活下去的‘贾琏’,有这般本事,可以护着小小主子长大,还让小小主子姓了张,让张家传承了下来。

    张喜脸上挂着公式化的笑容,看着贾赦:“贾将军,不知您大驾光临我望梅山庄,所谓何事啊?”

    贾赦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自己的身上还有个一等将军的爵位,他怒气冲冲地看着张喜:“贾琏呢?让他出来,说他老子在这里等他呢。”

    张喜笑笑,态度恭敬,让人抓不出错处,但是那说出来的话,可就不那么顺耳了:“贾将军说的这是哪里的话,虽说我家庄主也姓贾,但是却和那出了宁国公和荣国公的贾家没有任何关系,不信,你去查查贾家的家谱,可有我家庄主的名字。”

    贾赦被张喜一顿皮笑肉不笑给气得仰倒,指着张喜,嘴唇抖啊抖的:“就算家谱上没有那个不孝子的名字,也不能否认他是老子的儿子,他身上流着老子的血。”

    张喜一听,立马想到了他那个被贾赦这个父亲打死的真主子贾琏,脸色就是一变:“贾将军说的倒是好听,可是奴才可从没听过,这还有满大街随便认儿子的道理,要是贾将军实在是缺个嫡子,不如到皇城那里去找找看,说不定更能符合贾将军的要求。”

    一句‘嫡子’,让贾赦再也抑制不住他心里的怒火,没错,他缺嫡子,他现在名义上的那个嫡子也不过是个庶子罢了,他真真正正的嫡子,没了,被他赶出去了,这么一想,贾赦混不吝的劲儿就起来了,他挥挥手,对着带着的手下开口道:“给我把这个老家伙拿下,等我进去了,再好好地收拾他。”

    话音刚落,贾赦带来的手下就团团围住了张喜和那门房,然后,贾赦也不含糊推开山庄大门,昂首阔步地就走了进去,他要好好教训教训那个不孝子,也要好好教训教训这个不把他放在眼里的奴才。

    贾赦硬闯了望梅山庄,而贾琏,正为司徒煦派人送来的玄天剑苦恼。

    这剑,是好剑,天山玄铁所铸,剑锋三尺七寸,净重七斤十三两,一看就出自顶级铸剑师之手,整把剑只要拔/出剑鞘,就能感觉到一股寒气扑面而来,剑寒而有剑意,是把难得的好剑,贾琏对此满意极了。

    但是,让贾琏郁闷的,是随着这宝剑一起被送来的,剑鞘,那真是一把,很,很厉害的剑鞘,整个剑鞘都被大大小小的宝石、碎玉、玛瑙沾满了,在剑鞘最显眼的位置,还有三块拳头大小的上好羊脂白玉,真的是,太花哨了。

    贾琏皱着眉,看着那个花哨的剑鞘,再看看手里那把锋利无比的宝剑,点点头,把宝剑□□了他原来的那个乌鞘里,这一次,还是一把乌鞘宝剑,准确说来,是一把乌鞘玄铁宝剑。

    然后,就听到了外面吵吵闹闹的声音。

    贾琏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贾琏走出屋子,向声音发源地走去,就看见外院里,两拨人,手里拿着棍棒甚至是刀剑在互相对峙,一方是自己山庄的下人,一方,是……

    贾琏看着那领头的贾赦,疑惑地开口:“你怎么在这里?”

    “什么我怎么在这里,我是你老子,难道不该在这里吗?”贾赦对上贾琏那无波的眼神,心里的火起是怎么也灭不下去:“你那是什么眼神,我是你老子,来这里难道不应该吗?”

    “我认为,我已经和你没关系了才对。”贾琏从善如流。

    “什么叫没关系,你一日是老子的儿子,就终身是老子的儿子,你不要以为你现在翅膀硬了,就能怎么样了,老子告诉你,没门。”

    贾琏点点头:“意思就是,即使我离开了贾家,也不在贾家族谱上了,我还是你的儿子,该把你当祖宗一样供着。”

    “没错,”贾赦瞪了贾琏一眼:“你能明白最好。”

    “但是,我不要,”贾琏冷冷地看着怒视着自己的贾赦,在听到贾琏说出这句话以后,贾赦的脸被气得通红,鼻翼一呼一呼的,贾琏微微勾了勾嘴角:“我记得当日除名的时候,我就在贾家祠堂被告知,以后贾琏不再是贾家人,无论飞黄腾达还是穷困潦倒,都与贾家再无半点瓜葛,你今日,又何必前来呢。”

    贾赦被贾琏的话哽了一下,然后梗着脖子看着贾琏:“你就算和贾家没有关系了,但是老子是你的父亲,老子的话,你就得听。”

    “那你的意思是,你也和贾家没关系了?”

    “怎么可能?”贾赦吓得差点跳起来,他一脸古怪地看着贾琏,不明白贾琏为什么会冒出这种话来。

    “那我和你要是有关系,不就是和贾家有关系了吗?这样的话,你又把贾家的列祖列宗放在哪里呢?”

    好吧,贾琏还是一脸的冷漠表情,但是说出来的话让贾赦气得要死,也把追过来的张喜高兴的要死,没错,就是这样,就是要气死这个姑爷,这样才能在主子出一口气。

    贾琏看着张喜跑过来,再看看跟着张喜进来的那些人,脸拉了下来:“你这是不请自来,硬闯了,”说着,他也不再开口,只是死死地盯着贾赦和那群贾家下人,身上冒出阵阵寒气,抬手握住剑柄沉声道:“滚,或者,死。”

    此时的贾琏,就像是一柄剑一般,整个人冒出来的寒气就像是有了实质一样,向贾赦等人袭去,贾赦感觉到整个身子都在颤抖了,他的牙齿不停地在打颤,仿佛看见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把锋利的剑一般。

    对,就是一把剑,现在这把剑还在剑鞘里,但是,也许下一秒,这把剑就会脱鞘而出,只取他们的性命。

    有几个贾家的下人,受不住地双腿一软,就坐在了地上,更有几个,裤裆处都有了湿意。

    贾赦一屁股坐在地上,惊魂未定地看着贾琏:“你,你这是要弑父,你你你,不孝至极。”

    张喜和望梅山庄的下人,虽然一直看着他家庄主的冷脸,这一次,也是第一次直面他家庄主的冷气和剑意,虽然这些都不是针对他们的,他们还是不自觉地咽了口口水,纷纷退到一边,试图退到不被波及的范围。

    一时间,以贾琏为中心,空出了一大片的空地,而贾琏的对面,是腿脚发软甚至屁滚尿流的,贾家人。

    贾琏慢慢收回了剑意,把手从剑柄上拿下来,看着已经昏过去了几个人的贾家人:“即使要硬闯,也要有本事才行啊。”

    贾赦惨白着脸,半天说不出话来,刚才,他是真的觉得,贾琏,是想要杀了他的,那种濒死感,让他终于明白,眼前这个人,不再是自己那个什么都听自己的,圆滑好色又纨绔的儿子了,而是,而是一个,他根本就不认识的人。

    “你,你,不是我儿子。”

    “这一次,终于看清了吗?”

    贾赦的脸色灰白一片。

    外院中一时间陷入了诡异的沉静中。

    然后,突然门房气喘吁吁地跑了进来,看着眼前诡异的一幕愣了一下,这才恭敬地禀报道:“庄主,宫里来人找。”

    “不见。”贾琏头也不抬的回道。

    “贾庄主,十万火急,还请庄主见谅。”来人正是太子身边的亲卫队队长柳之重。

    贾琏看了看来人,还是回道:“滚出去。”

    “贾庄主,”柳之重的脸色变得难看了几分,他看了看一身冷漠的贾琏,再看看贾琏对面的那一群明显被吓破胆的人,皱起了眉头:“太子殿下召见。”

    “那又如何。”

    柳之重沉默了,这世上,还真有不给太子脸面的人,想到这,柳之重想起出行前太子交代的话,笑了笑,态度恭敬:“殿下说,庄主欠殿下一个人情,殿下来向庄主讨这个人情了。”

    贾琏冷冷地看着柳之重,只把柳之重看得也想要后退一步,贾琏这才收回目光,吩咐道:“张喜,备马。”

    柳之重这一下,真的笑了。

    贾琏看着贾赦和那一群贾府下人,面无表情:“回去吧,我知道你们为什么现在过来找我,可是,我不是贾琏,也和贾家没有关系,你们,从哪来回哪去,再有下次,我就不客气了。”

    说着,就带着柳之重向山庄外走去,庄外,张喜已经手脚麻利的派人牵来的好马。

    张喜笑嘻嘻地看着狼狈至极的贾赦一行人,客气道:“贾将军,请回吧。”

    贾赦抬头看着张喜的笑脸,咬咬牙,吩咐道:“你们都给我到山庄外等着,而我,”他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脸色苍白眼神却坚定:“我就在这里,等贾琏回来,我要好好地,向他问个清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