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红楼之无情琏二爷 第十八章



    夜里,司徒照满脸忧虑地走进司徒煦的房间:“二哥,今晚……”

    “今晚什么,我们的这位贾庄主,不是说了要护住你我的吗?你还担心什么?”司徒煦手里拿着棋子,正看着桌上的棋盘:“四弟,既然来了,就过来陪二哥把这盘棋下完吧,二哥一个人下,也怪没意思的。”

    司徒照看着司徒煦有恃无恐的样子,也终是无奈地叹了口气,上前在司徒煦的对面坐下,手里拿起棋子:“既然二哥信他,我也信他。”

    张喜是个有眼色的,听了司徒煦和贾琏的对话,再结合自己儿子对自己说过的话,这事情,他虽说不能猜个透彻,却也明白今晚可能会有危险。他连忙就把两个皇子,没错,事后,张喜也终于知道,那个一直冷着脸的贵人,是四皇子司徒照了。他把两人安排在了贾琏隔壁的院子里,也好让庄主就近保护太子和四皇子。

    张喜擦了擦头上的汗,他们都已经是平民老百姓了,怎么还会遇到两位皇子呢,这,不科学啊。

    一整晚,张喜都处于一种为什么戒备的状态,他命令庄子里的男丁,牢牢地守好庄子的各个门,自己更是亲自站在了太子的院子门口,一有个风吹草动,他就像受惊的兔子一样跳起来。即使到了半夜,也还是这样。

    “你不必这样,”贾琏慢慢走过来,看着张喜的样子,冷冷道:“一切还是按照之前的样子就行了,你让不当值的都回去休息,该干什么干什么,你只要好好收着毓儿就行了。”

    “可是……”张喜欲言又止,可是这里头是太子殿下啊。

    “这件事你不用管,我既然说了要护住他,自然就护得住,你万不可让他们打乱了我们的生活。”

    张喜张着嘴巴点点头,转头看了看守在太子屋前,因为听到了贾琏的话而怒视过来的那几个护卫,咽了口口水点点头:“那小的就下去了。”

    贾琏点点头:“下去吧,记住吩咐他们,不论今晚出了什么动静,都各司其职,该睡觉的睡觉,该看门的看门。当然,应该不会有什么大动静。”

    张喜连忙点头答应,现在,他也只能把一切的希望都放在庄主身上了。

    贾琏看着张喜走了,这才抬脚进了院子,他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护卫,疑惑道:“为何拦我?”

    “求见主子,需要我等通报。”那护卫可是看贾琏不顺眼极了,准确来说,这四五个剩下的护卫,就没有看贾琏顺眼的,他们承认贾琏武功高强,但是,这种无视太子、皇子的行为,却是他们不能容忍的。

    “这是我家,”贾琏淡淡地开口:“要是不让我进,那我就回去了。”说着,贾琏转身就要离开。

    屋里传来了司徒煦的声音:“贾庄主还真是小气啊,就这么几句话,也能生气了,让他进来。”

    那侍卫连忙放下手,安静地推到一边。

    贾琏看了看他的脸色:“你受伤不轻,应该好好调养。”说着,就进了屋。

    司徒煦看到贾琏进来,脸色倒是看上去挺高兴的:“没想到贾庄主今晚还亲自来看着孤啊,”他看了看脸色不好的司徒照,无奈地摇头:“如今看来,今晚这屋里孤还真是寂寞啊,贾庄主是个冰山,孤的四弟也是个冰山,真是,哎。”

    贾琏不管司徒煦的调侃,看着两人正在下棋,也不上前,自己转身坐在了一旁的桌子上,动手到了一杯茶,把他那把乌鞘宝剑放在桌上,喝起茶来。

    司徒照皱着眉看了贾琏一眼,目光瞥向他的那把宝剑,心里倒是微微舒了口气,也不说话了。

    司徒煦微微弯着嘴角,抬手就把手里的棋子落在了棋盘上,吃了几个子:“四弟要是再不用心,二哥可要赢了。”

    贾琏侧头看了司徒煦一眼,用着他一贯冷清的语调开口道:“我没有好的铸剑师。”

    “所以,”司徒煦一脸兴味地看着贾琏:“要孤帮你找一个?”

    贾琏倒是不客气:“帮我用天山玄铁铸一把好剑,剑锋三尺七寸,净重七斤十三两。”

    司徒煦挑挑眉,把目光放回了棋盘上:“孤只答应给你玄铁,可没答应找人帮你铸剑啊。”

    “算我欠你一个人情,只要你帮我把剑铸好,我日后答应你一件事情。”

    “好,成交,”司徒煦欢快地落下一子:“四弟,我就说吧,这一下,你可输了。”

    司徒照皱着眉,看着自己被司徒煦杀得片甲不留的棋局,叹了口气:“还是二哥棋艺高超啊。”

    话音刚落,就看见贾琏拿起桌上的宝剑就飞了出去,片刻后,才听到有护卫大喊:“有刺客,有刺客……”

    这声音还没落下,贾琏就已经拿着宝剑重新回了屋子。

    屋里,自从贾琏飞身出去,就不自觉地站了起来的司徒煦和司徒照,看到贾琏像是无事人一般的回来,疑惑道:“事情,解决了。”

    贾琏点点头,拿起他刚刚倒好的茶一饮而尽,此时茶还没有冷掉,温温的,口感正好。

    “只来了五个,但是功夫要比百日那群高些。”贾琏的表情淡淡的,话语也淡淡的,让司徒煦和司徒照本来紧张的情绪也缓解了下来。

    “你应该留一个活口下来。”司徒照皱着眉说道。

    “难道你们不知道是谁要杀了你们吗?”贾琏回道。

    “也不是不知道,算来算去也不过那几个而已,”司徒煦无所谓地耸耸肩:“想要置孤于死地的,孤心里有数。”

    “二哥。”

    “算了,”司徒煦拍了拍司徒照的手:“四弟,要是二哥真的挺不过去了,那个位置,你一定要抢到手,也算是帮二哥报仇了。”

    贾琏坐在一边,看着这两兄弟兄友弟恭,心里疑惑,不是都说皇家无情嘛,这两个人的感情看上去倒是不错啊。

    夜里,又陆陆续续地来了两次刺杀,杀手的功夫也越来越高,可是都还没有靠近屋子,就被贾琏出手给灭了,贾琏更是按照司徒照的话,留下来一个活口。

    “拿,”贾琏把那个被自己点了穴道的刺客扔在司徒煦和司徒照脚前:“活口。”

    司徒煦的嘴角抽了抽,让人把那刺客的黑布拿下来,却发现根本就不认识,而那刺客身上也没有丝毫可以证明他身份的东西,司徒照的脸沉重了起来。

    “这种死士,怎么可能会有线索留下,”贾琏再看到那几个护卫对这个刺客搜了个仔细却一无所获以后,方才开口:“留下未必有用。”

    司徒照这才挥挥手,让人把那刺客拉下去:“回去好好审问,看看能不能从他嘴里挖出些什么。”

    贾琏摇摇头,都说了是死士了,还能问出什么,他就不相信,这四皇子手里没有死士,只是事关生死,就总是希望能得到点什么线索而已。

    反观身为太子的司徒煦,为人倒是豁达不少,他看了看司徒照的表情,再看看贾琏,笑道:“四弟啊,死士而已,杀了也就杀了,没什么大碍的。”

    “可是,二哥……”

    司徒煦抬手止住了司徒照的话:“我们心里有数便是了,父皇那里,用不着的。”

    司徒照立马一脸挫败的搭下了肩膀。

    贾琏摇摇头:“皇家父子,确实无情。”

    司徒煦苦笑,一时,屋里再也没人开口。

    等到了第二日的辰时,贾琏拿着剑就往外走,惊得一夜没睡的司徒煦和司徒照也跟着站了起来,生怕发生了什么事情。两人跟上去一看,却发现贾琏只是带着他的姑娘,去练剑。

    司徒照的脸,黑了,司徒煦,乐了。

    小丫头站在院子的一边,认真地看着自己的父亲练剑,对于今天身边多了几个人,丝毫也不关心。

    贾琏练剑,还是那个简单的动作,出剑、收剑,单纯的刺剑动作,右手一千下,左手一千下,如此反复,直至一个时辰的时间到了。但是,如今他练剑,却不再对着木桩刺剑了,他就站在院中,对着虚空,一遍遍地刺出收回,看上去严肃到神圣的地步。

    司徒煦看了半晌,也没看出名堂来:“我怎么看,都不觉得,这贾琏就是这样练剑,能练出那样的身手,你们几个,看出来了吗?”

    几个护卫纷纷摇头,倒是其中一个叫柳之重的,是这些护卫的领头,也是太子亲卫队的队长,武功还算高强,看出来稍许门道:“属下觉得,这贾庄主剑法高超,这出剑、收剑的姿势,无论从角度、力度或是其他方面,每一剑都一模一样,一丝不差,如此高超的控剑本事,属下望尘莫及。”

    司徒煦挑眉,脸上的笑容又扩大了几分:“看来这贾琏还真是个人才啊。”

    司徒照即使再不喜欢贾琏的性格,这时候也不得不承认,贾琏是个高手,至少他认识的人里面,还没有谁,能打得过贾琏:“二哥说的不错,这贾琏确实有几分本事。”

    司徒煦笑得更加灿烂:“那要是这贾琏为孤所用,看来孤以后就会高枕无忧了。”

    司徒照摇摇头,眉头又皱了起来:“先不说这贾琏愿不愿意进入朝堂,就算是父皇,也不会同意的,毕竟,贾琏的名声并不好。”

    司徒煦这才无奈地叹了口气:“本来觉得让这贾琏欠孤一个人情,就可以让他为孤所用,如今看来,也没什么大用嘛,算了,总归说是一个人情,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用上了。”

    一旁的小丫头听了半天,虽然没有听懂几人到底说了些什么,这时还是转过头,把手指放在嘴上,对着几人:“嘘,小声点,你们打扰师爹练剑了。”

    “师爹?”司徒煦挑眉:“这倒有点意思。”正要问问小姑娘这师爹是何解,就看见小姑娘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他只好摸摸鼻子,不再多言。

    等到贾琏一个时辰的剑练完,几人又一起用过了膳,贾琏这才骑上马,带着司徒煦一行人等回宫。

    小丫头在后边哭闹着也想要去,只换来贾琏冷冷地一瞥:“等你什么时候有自保能力了,再来和我谈条件。”

    我的庄主啊,一旁看着的张喜心里又是一苦,想要让小小姐又你口中的自保能力,那要等多少年啊,要知道,小小姐如今才两岁啊两岁,然后,张喜撇了撇司徒煦一行人,心里还是点点头,这么危险的状况,小小姐还是留在庄子里安全一些,庄主你早去早回吧。

    贾琏翻身上马:“我们快点走吧,下午我还要回来练剑。”

    司徒煦的嘴角一抽,话说,你是有多爱练剑啊。

    贾琏带着司徒煦一行人下山,一路上,司徒煦等人倒是严正以待,害怕在回去的路上发生什么事情,但是没想到,一路平安,等他们一行人还没到城下,那守城的城门吏就老远看到了他们,连忙回禀了上级。

    那九门提督宋沐更是亲自带兵出来迎接:“臣宋沐,参见太子殿下、四皇子殿下。”

    贾琏侧头看了司徒煦一眼:“既然已经有人来接你了,还需要我送你回去吗?”那表情,就好像在说,你家里已经派人来接你了,你就不要再麻烦我了一样。

    司徒煦嘴角一抽,倒是没说话。

    反倒是司徒照脸色一沉,大喝一声:“放肆。”

    贾琏转头看着他,一双眼睛没有半分波动,就那么死死地看着司徒照,司徒照的身上一冷,轻咳了一声,转头避开了贾琏的视线。

    司徒煦看到自己一贯冷面的四弟吃瘪,就是一乐:“没事,既然已经有宋大人来护送孤了,贾庄主可以回去了。”

    “那,剑。”贾琏加了一句。

    “铸好后,孤自会送去。”

    贾琏点点头,也不含糊,调转马头就要回去:“你不用亲自来送,派个人就行了,你一来,我们庄子全部都要收拾一番,麻烦。”原来贾琏对于昨天两人的到来,害的那张喜坐立不安,把整个庄子都搞得人心惶惶的,心里还是有几分不悦的。

    司徒煦看着贾琏绝尘的背影,笑道:“真是个实诚人。”

    司徒照黑脸:“太不知礼数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