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红楼之无情琏二爷 第十七章



    张喜成了望梅山庄的大管家,而李吉则成了二管家,张喜家的和李吉家的,还有张喜的女儿张燕,都成了伺候张馥毓的婆子和丫头,而张来则没事给山庄跑跑腿。

    张喜的动作很快,也许是有心要巴结些贾琏,让贾琏给他真正的主子当□□,所以把贾琏的话也奉为圣旨在执行,再加上贾琏下的命令也为实不多,这张喜还真是把贾琏当成了庄主一般。

    所以,现在的主子是张馥毓,在张喜等人心里排第一,而贾琏,是庄主,半个主子,排第二。

    不过月余,贾琏要求买的山地已经买好了,庄子里也多了二十多个下人和丫鬟,望梅山庄慢慢地也步入了正轨。

    贾琏收剑,看着站在一边,一直老老实实的张馥毓,点点头:“很好,以后我练剑,你就在一旁看着,不用看懂什么,只要认真看,不要分心就可以了。”

    张馥毓点点头,张开双手:“师爹,抱。”

    贾琏的动作顿了一下,还是弯腰抱住了小丫头,把小丫头抱出练剑的院子,院门口,张喜家的、张燕,还有新买来的两个小丫头翠红和粉绿,都在那里等着。

    张喜家的看到贾琏抱着小丫头出来,连忙上前行礼:“庄主。”

    “嗯,”贾琏点点头:“我带毓儿去用膳,下午我练完剑后,我带她到山里去骑骑马。”

    小丫头一听,立马兴奋地指挥胳膊:“毓儿要去骑马了,毓儿喜欢骑马。”

    “那好,今天我们可以多骑一会儿,”贾琏的眼眸柔软了一些,他单手紧了紧小丫头的身子:“毓儿以后一定可以成为一个武林高手的。”

    “那是那是,只要有师爹在,毓儿一定也可以很厉害很厉害的。”说完,也不知道小丫头是从哪里学的,竟然小嘴一撅,‘吧唧’一口,就亲在了贾琏的脸上,贾琏僵了一下。

    贾琏看了看像是在偷笑的几人,表情冷淡:“快去准备吧。”

    “是,庄主。”

    “所以说,毓儿会成为武林高手,会成为武林高手,”等贾琏下午练完剑后,依照约定,贾琏带着张来和新来的小厮剑宝,一起在山中骑马漫步,小丫头坐在贾琏是身前,高兴地不能自已。

    如今这望梅山庄所在的整座山,都被贾琏派张喜买了下来,自然,在自己的领地里散步,也就没有任何问题。

    “没错,想要成为武林高手不难,难在得道,万物皆有道,剑之一道,皆以无情为最佳,要想修的剑道,就要冷心冷情、无情无义,方可得道。”贾琏点点头,倒是解释了不少。他既然已经打算了要教小丫头剑法,就自然要对她灌输一些习剑的理论知识,因为他本就修习无情剑道,所以说起话来,也只会说的直白得不得了。

    剑宝是新买来的下人,为人机灵有不多话,所以被张喜放在了贾琏身边伺候,但是张来可是张喜的亲身儿子,如今贾琏的身份,这张喜一家和李吉一家都已知晓,凭着他们对张家的衷心和对贾琏的忌惮依仗,这望梅山庄的关系,倒是达成了一个诡异的平衡。

    张来听了贾琏的话,嘴角抽了抽,我的庄主啊,小小姐还小呢,哪里听得懂什么剑道无情之类的话啊,你这不是,这不是对牛弹琴吗。

    张馥毓确实听不懂,但是不妨碍她爱听,以前在荣国府的时候,她爹不疼娘不爱的,只有奶嬷嬷和下人,感到非常孤单,如今自己的爹爹天天都陪着自己,即使爹爹不再让她叫他爹爹而是要叫师爹,即使爹爹冷冰冰的总是拿着一把宝剑,但是,在小姑娘的心里,她还是觉得,自己是爹爹最疼爱的宝贝,因为,他爹爹已经开始教她道理了。嗯,虽然,她听不懂。

    几人也不骑快,即使慢行,在山林中散步,然后听着贾琏有关剑之一道的通篇道理:“就像是我们现在在这山中,山本无情,万物也无情,所以,才会有如今的景象,要是万物有了情,那这山石鸟兽,则都当成了精,也就不是现在这般的局面了。”贾琏继续道。

    这也是头一次,张来发现,原来他这个庄主,在某方面来说,还是个话唠。

    这张来的腹诽还没完,几人就听见了不远处传来的打斗声。

    张来大惊,连忙看向自家庄主:“庄主。”

    贾琏神色淡淡,拉着缰绳转了马头:“回庄。”

    张来连忙点头,他们现在的状况,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现在整天都在提心吊胆,生怕什么时候,那贾家或是王家就来找他们的麻烦,要知道,这贾琏虽然厉害,也只不过是平民百姓一枚,自古民不与官斗,这个道理,他还是懂的。

    可是这马头还没有转弯,张来就看见那一群人往他们的方向而来。

    贾琏停下了动作,看向那群人,只见为首的几人满身狼狈,其中两位公子衣着华贵、举止不凡,即使被人追赶,也有几分贵气在身上,而那两位公子身边,围着几个护卫,每个人身上都收了不同程度的伤,再看看追着几人的人,足有二三十人之多,各个凶神恶煞,显然是想要了前面几人的命啊。

    张来和剑宝看到这个场景,立马就吓软了腿,差点栽下马去。

    小丫头歪歪头,倒是疑惑地开口:“师爹,他们是在赛马吗?”

    贾琏低头看了看小丫头的表情,抬手在小丫头的后颈处一点,顺手就把小丫头放在了张来的怀里:“把你家主子看好了。”

    “是,是是。”张来连忙抱住自家主子,在这种情况下,还是只能信任庄主多一点了。

    贾琏拉着缰绳,直面对面那群人。

    只见其中一位公子,看到骑在马上的贾琏后,愣了一下,然后苦笑:“贾琏,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你,看来你真是不好运啊,这个时候,却是给孤连累了。”

    没错,那两个皇子,正是当今的太子司徒煦,和四皇子司徒照。

    贾琏看着司徒煦一群人的状况,点点头:“我已经买下了这整座山,你们这算是不请自来,很没礼貌。”

    司徒煦的表情僵了僵:“现在还想这个,你也不看看现在的状况,今天,你是要陪着孤死在这里了。”

    “我很不喜欢别人不经允许就到我的地盘来,即使山下立了牌子,也会有人当做没看见,”贾琏说着,慢慢地抽出宝剑,双眼凝上了寒冰:“事情结束后,还请太子速速下山。”

    说完,只见他整个人向前一跃,就像是飞起来一样,冲进了那群追兵之中。也没看他有什么大动作,不过就是简单地挥了几剑,就又飞回了马上,而那群追兵,各个脖颈一条血痕,瞬间就没了性命,一个个摔下了马。就连那些马,好像感到了从贾琏身上散发的杀气,也不管背上有人没有,一个个转头就跑,竟是自己跑下山去了。

    司徒煦等人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张来倒是把张大的嘴巴合了起来,毕竟他家庄主剑法高超世间罕见,这种状况,他可是已经遇到过一次了,所以这一次,他倒是反应良好。

    然后,就听到‘扑通’一声,众人这才回过神来,转头一看,竟是那小厮剑宝,被吓得昏了过去,跌下了马。

    贾琏皱眉,吩咐张来道:“等会把人带回去,”说着,倒是来到张来的马前,把昏睡过去的小丫头抱回了怀里:“回庄。”就率先回了庄子。

    张来下了马,无奈地踢了几下剑宝,剑宝才一脸惊慌失措地醒了过来,当看见那一地躺着的尸体时,吓得差点惊叫出声。

    “叫什么叫,庄主让回庄了,别磨蹭,赶快走。”张来没好气地呵斥道。

    剑宝吓得点点头,到是手脚麻利地翻身上了马。

    然后,两人谁也没有搭理司徒煦一群人,径直驾着马,追着贾琏而去。

    司徒照皱着眉,看着离开的几人,不悦道:“二哥,这人也太不把你我放在眼里了。”

    司徒煦倒是略有兴趣地笑了笑:“急什么,这种脾气的人,虽说没有把你我放在眼里,也不会生出谋害你我的心来,不是吗?”说着,司徒煦的脸拉了下来,看着还跟着自己的四五个好手:“把这些人处理了,”他看了看天色:“今天天色已经不早了,不如,我们就去贾琏那住一晚好了。”说着,率先策马跟着贾琏的方向去了。

    司徒照皱着的眉就没有松开过:“贾琏?贾家?贾家什么时候出现这种人物了,”因为贾家自从贾代善死后,就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人了,这一次看到贾琏这样的表现,倒是让他也奇怪不已,司徒照随即吩咐道:“留几个人下来,把尸体处理一下。”

    司徒煦独身骑马远远地跟在张来两人身后,看到两人进了一个庄子,这才下马抬头看着庄子上的牌匾。

    等到司徒照带着那几个护卫赶来的时候,就看见自己的太子二哥,正好整以暇地欣赏被人家的大门。

    司徒照的脸拉了下来:“二哥,这个贾琏还没礼貌,竟然把二哥关在门外。”

    司徒煦倒是不以为然:“刚才那个贾琏不是说了吗?事情结束后,让我下山的,可是,现在天色一晚,下了山也不知道那些人有没有后手等着我们,还不如今晚现在这里庄子的住下为好,”说着,他指了指那望梅山庄的牌匾:“字怎么样?”

    司徒照抬眼看去:“下笔有力果断,是个爽快之人。”

    “我倒是觉得他下笔太过果断了,是个无情之人,”司徒煦笑笑,也不理司徒照的疑惑,抬手就让护卫去敲门。

    等那大门打开,门内伸出个脑袋,是个他们之前没有见过的下人:“敢问这几位,到我望梅山庄来,所谓何事啊?”

    “借宿。”

    那下人愣了愣,抬头看了看天色,留下一句稍等,又把门关了起来。

    “这贾琏,简直是大逆不道。”司徒照气得整张脸都冷了下来。

    “这你就不知道了,贾琏大逆不道的名声,早就在京中传开了,说是他气昏了老太君、他父亲,休了结发妻子,强抢了母亲嫁妆,脱离宗族走了,”司徒煦摇头晃脑一番,脸上的表情却很是有趣:“只是没想到,他现在倒是好好的在这里隐居,也算是个能人。”

    司徒照冷哼一声:“不孝之人,怎会是能人。”

    “可是你我再孝,又会什么下场呢?”司徒煦苦笑一声,司徒照也沉默了起来。

    如今他们的父皇,到底对他们是个什么态度,他们也是心知肚明的。

    不一会儿,这大门又打开了,只见那个门房依旧探着个脑袋出来:“我家庄主说了,事情结束了,请两位下山,看这天色,两位还可以找到别的庄子借宿,这周围还是有别的庄子的。”

    “你……,好大的胆子。”司徒照被贾琏这么无视的态度气得忍无可忍,也不理会那门房下人又说了什么,抬手就让护卫上前,几人竟是硬闯了进去。

    “哎,哎,哎,你们是什么人,怎么能硬闯呢。”那门房吓得连忙在后面追着喊。

    司徒煦和司徒照可不理,抬脚就沿着庄子的路往里面走,不一会儿,就看见了正站在院子里,抬头看着天色的贾琏。

    “没想到就凭孤的身份,你倒是还敢不收留孤,”司徒煦冷笑一声,喝道:“你可知罪。”

    贾琏转头,看着进来的几人:“我以为,我刚才把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

    “那是你说的明白,也要问问孤同不同意,”司徒煦说着,也不客气,一屁股坐在了院中的石椅上,更是让手下给自己用石桌上的茶壶倒了杯水,拉着黑脸的司徒照坐下:“孤今晚就住这里了。”

    贾琏看了看司徒煦和司徒照,点点头:“你说的没错,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他看见匆匆赶来的张喜,吩咐道:“这一位是太子,这一位相比也是个达官显贵,他们今晚要在庄子里住下,你去安排一下。”

    张喜的腿一软,险些跪在地上,看着气定神闲的两位贵客,再看看完全是没有自知之明的庄主,心里就是一苦,我的庄主啊,你技高人胆大,不怕惹怒太子,但是,也要想想我的小小姐啊。

    “张喜,我的管家,他会帮你们安排,你们今晚就安心住下吧。”贾琏再次点头,算是交代过了,就打算转身回屋。

    司徒煦皱着眉从石椅上站起来,一脸的严肃:“孤遇到这种事情,山下自然也有人埋伏,孤怕今晚会出事,特命你贴身保护孤。”

    贾琏转过身子看着司徒煦:“为什么?”

    “为什么?”司徒煦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瞧瞧,瞧瞧,他都听到了什么,难道他亲口让贾琏保护自己,不是给贾琏脸面吗,这贾琏怎么还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什么为什么?我可是太子,你保护未来储君,不是应该的吗?”

    “就今天的局面来看,你可不一定会成为皇帝。”贾琏一句话,让在场的人齐齐变色,那四五个侍卫甚至把手到放在了剑柄上,那剑都已经拉出剑鞘几分。

    司徒煦沉着脸,看了贾琏半晌,开口道:“今日你护住孤,明天亲自送孤回宫,孤把那天山玄铁送给你。”

    贾琏的眼睛一亮,看着司徒煦的目光带上了几分欣赏:“很好,我明日会送你回去,但是时间我来定。”

    “好。”司徒煦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张喜左看看右看看,难道只有他一人觉得,自家庄主胆敢拒绝太子,就是为了太子手里的那个什么玄铁吗?庄主,你可胆子真大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