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红楼之无情琏二爷 第十四章



    “老祖宗啊,老祖宗啊,张氏的嫁妆不能给贾琏那个不孝子啊,不能给啊,”王夫人跪在地上,哭得不能自已:“那,那张氏的嫁妆,宫里,元春,这让我的元春在宫里怎么活的下去啊,我可怜的元春啊,她进宫可是为了整个贾家啊,她是再用命在博啊,要是,要是再没了钱财,”王夫人膝行两步,拉住史太君的衣服下摆:“老祖宗啊,不能给啊,不能给啊。”

    史太君一脸为难的看着这个自己速来偏爱的媳妇,也是无奈:“那如今你说怎么办?现在一大堆人都在祠堂里等着呢,贾琏可是说了,要是不给,不按原来的给,他立马就去敲登闻鼓,不但把我们私自用了张氏嫁妆这件事告上去,就连凤丫头放印子钱那件事,也一并告了,”史太君一拍大腿,气道:“凤丫头也真是的,胆子也太大了,被琏儿那个混账东西抓到了这么大的一个把柄,如今倒好,王子腾被逼的恨不得杀了那个混账东西,要是琏儿不被赶出去,我们贾家和王家的情分,也就断了啊。”

    王夫人愣了一下,嘴巴还微张着,看上去有些可笑:“印子钱?哥,哥哥,”她眨眨眼,眼泪又低落了不少,但是表情却没有悲伤,看上去有几分搞笑:“我哥他也在祠堂,他,他同意了?”

    “老二家的,”史太君拉起王夫人的手,为难而慎重地开口:“如今,我们是骑虎难下,不把钱给清楚,琏儿不出去,就要连累我整个贾家,为了荣国府,为了,为了宝玉,这笔钱,我们也得给啊,你就,你就去准备吧,差什么就从公库或是我从私库里拿,都可以,要是实在补不上,就折现先给了吧,今天这事,是必须弄清楚的。”

    原来那史太君急匆匆地从祠堂赶回荣国府,就找了王夫人前来,张氏的那笔嫁妆,如今已经过去二十几年,因为张家已经没人了,所以这婆媳俩自然也把这东西当做了自己的东西,着实用了不少,还给宫里的元春给了不少,因为这件事只有她们两人知道,其余的人,要么不知道张氏这笔嫁妆的底细,要么就不认我她们会贪了这笔钱,所以,她们反而不能生长。

    史太君虽然贵为贾家的老封君,又是超品国公夫人,自然更加爱惜羽毛,既然已经要把贾琏用不孝之名除名,就不能在这件事上给了贾琏翻身的机会,再加上贾琏已经把事情说得那么清楚,又有王子腾在一旁虎视眈眈,她们这时候要是退缩了,就真的是里外不是人了,而王家,这个现在在四大家族中最得力的家族,也会和他们决裂,说不定剩下的几家也会顺势和他们贾家划清界限,这事,可是万万不能发生的,所以这钱,必须给。

    史太君服下两粒护心丹,终是缓下了胸口不间断的钝痛,这才坐在了荣庆堂的椅子上,好好思考起这件事来,她越想越觉得自己是被贾琏给骗了,如今贾琏走不走,他们荣国府的面子都被丢了,只是如今贾琏不走,就会被王子腾恨上,可是贾琏要走,就得出几十万两银子,想来,就是不甘心啊,果然,果然,就是个冷心冷肺的不孝子,一点骨肉亲情都不留。

    大约过了一个多时辰,王夫人才满头大汗地进了屋:“老祖宗,都准备好了。”

    “可按着单子查清楚了?”

    王夫人点点头,不甘地咬咬牙:“总共六十三万五千五百二十两,还要算上没被变卖的古董字画、书籍首饰、地契房契,和剩下的几个没有被卖掉的张氏配房,都在这里了,少了的物件、房地和下人,也已经,已经按贾琏给的那张单子上的价钱,全给补上银子了。”

    史太君的身子趔趄的一下:“这,这么多?”

    王夫人点点头,抬手拿着帕子抹泪:“我可怜的元春啊,我可怜的宝玉啊。”

    “够了,够了,”史太君不耐地摆摆手:“难道你不会让你的哥哥把这些找回来吗?在这里哭什么?”

    王夫人闻言抬头,惊疑地看着史太君,当看见史太君脸上显而易见的冷漠表情后,她倒是勾了勾嘴角:“还是老祖宗疼爱宝玉。”

    “快去把东西给那个混账东西送去,我先在床上歪一会儿,人老了,就是不中用了,被这种不孝子孙欺负,就病倒了,”说着,她把身子往一旁的鸳鸯身上一靠:“出门记得给我请个太医。”

    “是,老祖宗。”王夫人甩了甩帕子,转身出了门,带着人把贾琏要的东西送去了祠堂,那表情,看上去可一点都不生气,隐隐还有一些兴奋呢,也许,不久以后,这些东西,就有大半都到她的腰包里了也说不一定。

    王夫人带着东西到了祠堂,此时一屋子的人已经在祠堂等候多时了,王夫人恶狠狠地看着面无表情的贾琏,甩手道:“东西我都准备好了,你生母的嫁妆,全都没少,这些年不小心报损的,也用银子给你赔上了,你可点清楚了,不要到时候又出什么幺蛾子,死赖在我们荣国府里。”

    贾琏接过王夫人递来的银票和单子,转头看了看被抬进来的东西和那几个据说是张氏的配房,把目光放在了一脸惊慌地看着自己的小丫头身上。

    贾琏点点头,从配房婆子的手里接过小丫头:“不要怕,有爹在。”

    小丫头咬着嘴唇,点点头,把小脑袋埋在贾琏的怀里,默不作声了。贾琏伸手拍了拍小丫头的后背。

    贾琏这才看着那几个配房中的有一个:“就麻烦你了。”

    “好的,少爷。”从那几个配房中立马走出一个五六十岁的男人,看上去脸上有些沧桑老态,但是身形却看着精神得很,他得了贾琏的示意,立马挑选了两个配房,仔仔细细地清点起王夫人带来的东西。

    王子腾看到这一幕,眼神暗了暗:“既然事情都弄清楚了,那么,还不把正事办了,”说着,他警告性地瞥向一脸怂样的贾珍:“你说是吧,贾家族长。”

    “当然,当然,”贾珍点点头,清了清嗓子高声道:“既然事情都已经交接清楚了,那么,荣国府贾琏,不敬长辈、忤逆不孝,自觉无脸成为贾家人,特自请出族,在这里,让众位贾家族老做个见证,把贾琏及其名下子女除名,从此以后,贾琏再也不是贾家人,无论日后飞黄腾达还是穷困潦倒,都和贾家再无半点瓜葛。”说罢,贾珍看了看贾赦,看着贾赦一脸复杂地站在那里却没有吱声,点点头,清楚家谱,用笔把贾琏名字话去,同时也因为贾琏休了王熙凤,王熙凤的名字也被划了,而贾琮的名字,也被记在了邢夫人名下,从此以后,贾赦的嫡子,就只有贾琮一个人了。

    贾琏在心里舒了口气,看着已经清点完的下人对自己点点头,也算是完成了整个事情,他怀里抱着小丫头,看了看周围的人,把他们或愤恨或幸灾乐祸的表情看了个清楚:“既然已经结束了,那么,我就先走了。”

    贾赦看着自己养了这么大的儿子,二话不说转身就走,心里也是万般不是滋味,他不自觉地上前一步:“琏儿,事到如今,你还不知道错吗?”

    贾琏回身看了贾赦一眼:“事到如今,你还看不明白吗?”说完,倒是走了毫无留恋。

    王子腾看着贾琏带着那几个配房和那些已经搬上了马车的财物浩浩荡荡地离开了贾家祠堂,冷笑:“我倒要看看,您是否就看明白了。”

    “哥,你到底打算怎么做?”

    事情结束以后,不论大家都是什么心思,这件事也算是尘埃落定了,本来贾赦的复杂心情,在得知史太君被贾琏给气到请了太医以后,又对贾琏的作为怒火中烧,大骂‘孽畜’地奔向荣庆堂了。

    而王夫人,因为之前有了史太君的暗示,倒是随即就跟着王子腾回了王家,一在椅子上坐定,就急迫地开了口。

    “急什么?”王子腾慢条斯理地坐在主位上喝茶:“等着人回来禀报就是了。”

    “哥,”王夫人记得像什么似的,如今可如何等得了:“你就告诉妹妹吧。”

    王子腾得意地一笑:“贾琏他如今也就是个白身,还没来家族的庇佑,就那几个张氏留下来的陪房,能成什么事,”说到这里,王子腾停下了话头,看下来王夫人:“刚才贾琏可以那般自然地就点出那个陪房来,他们之前认识?”

    “这,这我也不知道啊,”王夫人也是一头雾水:“张氏的陪房我早就能放的放、能卖的卖了,如今留下的这几个,也是在荣府里,打扫荣府偏僻地方的洒扫而已,因为这二十几年都没冒过头,我都已经把这件事忘了。”

    “糊涂,”王子腾‘砰’地一声把茶杯放下:“斩草不除根,如今一看,贾琏能知道张氏的事情,还把事情调查的这么清楚,就和这几个陪房拖不了关系。”

    王夫人闻言,恍然大悟:“我可真是糊涂了,糊涂了。”说着,讨好地看着王子腾,想着让王子腾把事情交个底。

    王子腾又端起茶碗,老神在在:“急什么,说了等着就是了,斩草不除根,也可以让一个人,身无分文穷困潦倒,既然敢休我王家的女儿,他就要做好生不如死的准备。”

    张氏留下的那几个陪房,如今也不过五六人罢了,其中的张喜一家,也就是贾琏刚刚点出来的那个男人,有他的儿子张来和女儿张燕,还有一对也是夫妻,李吉两口子,都是聪明人,所以才逃过了王夫人对张氏陪房的清洗。

    其中,张喜算是个伶俐人,也是他偷偷地调查出了王熙凤放印子钱的事情,把证据给了贾琏,才让贾琏在祠堂上对战王子腾的时候,一路占了上峰,而那张嫁妆单子,则就真的要佩服那个死去了的慈母张氏了,张氏害怕自己死后,以贾赦的性格,贾琏会受委屈,但是又知道自己命不久矣,照顾不了贾琏,所以,特意派了人把自己的嫁妆去官媒那里留了份底,又把嫁妆单子誊抄几份,留在了不同的心腹手里,就是给自己唯一的儿子留条后路,而张喜家的,正好也是那几个心腹之一,于是,贾琏手里也就有了张喜递上来的,张氏的嫁妆单子。

    贾琏叹了口气,真是慈母之心,比他那个不着调的母亲强太多了。

    “爷,”张喜驾着马车坐在外头:“我们现在要去哪里?”

    这次张氏的嫁妆总共装了五辆马车,几个陪房,除了张燕以外,每人都驾了辆马车,别的东西都被换成了银票或是本就是房契地契而被贾琏保管着,如今离了贾家,这几个人还真不知道要到那里去。

    贾琏怀里抱着小丫头,此时小家伙已经在他的怀里睡过去了:“去城外,母亲有哪个庄子在城外还没有被卖掉。”

    “西北边有个庄子,在城郊,离皇家的围场距离不远,因为围场是皇室狩猎的地方,周围尽量不能有百姓出没,地形也不好,山多还有悬崖,就零零散散地建了一些庄子,赏给了一些皇室宗亲,算是一种象征罢了,其实并不值钱,平时也没什么人去,老爷当年也是因为贵为丞相,才会被赐了一座。想来是实在买不上什么价,又没人敢在那个地方买庄子,所以,才没有被卖出去吧。”张喜坐在车外,把自己知道的,全部说给贾琏。

    贾琏点点头,这史太君和王王夫人倒是心挺黑,那份嫁妆单子他也看过了,里面也有几处不错的庄子,看来都已经被卖掉了啊:“那就去那里吧。”

    “是的,少爷。”

    马车在偏僻之地行驶了许久,渐渐的路就荒凉了起来,突然,马车猛地一停,就听到车外的马匹嘶吼的声音。

    贾琏皱眉,低头看着已经要醒来的小丫头,抬手往小丫头的后颈一点,小丫头又歪着头睡了过去:“怎么回事?”

    “老爷。”

    张喜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恐怖,让贾琏的眉头皱得更紧,他轻轻地把小丫头放在马车里,掀开车帘探了出去。

    只见偏僻的小路上,蒙面拦着十几个黑衣人,看到贾琏的身影,领头的立马喊道:“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要想……”

    贾琏沉声道:“王子腾让你们来的?”

    那人哑言,眼睛露出杀气:“自然知道,就乖乖地受死吧。”说着,大喝一声,一群黑衣人立马举起刀,冲向了马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