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红楼之无情琏二爷 第十三章



    贾琏的生母张氏,乃是前丞相张家唯一的嫡女,更甚者是唯一的子嗣,张家世代书香门第,到了张氏这一代却只剩下她一个女儿,自然是百般宠爱,要不是贾代善在年轻的时候救过张丞相一命,贾赦的奶奶也就是贾琏的曾奶奶傅氏也出身大家,并亲自登门为贾赦求得张氏为妻,凭贾赦的本事,是绝对不可能娶到老丞相家的嫡女的。

    可是贾赦天生喜色,在开始对着张氏稀罕了一阵以后,就放下了,然后,不久,那疼爱贾赦也对张氏疼爱有加的傅氏也跟着去了,这荣国府,彻底就成了史太君的天下。

    贾赦为人愚孝,又对张氏只有敬重无多喜爱,让张氏在贾府的日子更加困难。贾琏得知,自己本来一个有一个哥哥名叫贾瑚,三岁时掉进池塘淹死了,当时张氏正怀着贾琏,听到这一噩耗,当场就早产了,张氏拼了性命,生下贾琏后没两天,也跟着去了,所以贾琏一生下来,就是一个没娘的孩子,而他的爹,有也等于没有,也就让他长成了这般样子。

    孙望嵋从贾琏的记忆里得知了这些事情,也知道贾琏对自己的生母早就调查了一番,但是当年张氏之死让年迈的张丞相受不了打击,老两口还来不及给自己苦命的女儿讨回公道,就相继病卧在床,跟着去了,以至于,那张氏嫁入贾府所带的十里红妆,至今一直在贾家,却丝毫没有交到贾琏手中。

    贾琏抬起头,看着满场因为自己的话而呆滞的人,微微勾了勾嘴角:“怎么,不是吗?据我所知,我的生母,应该是前丞相张氏的嫡女,当日十里红妆可是轰动京城,按照律法,生母死后,应该把她的嫁妆留给她的子女,如今只剩我一个孩子,那么,我生母的嫁妆,不应该还给我吗?”

    “你,你……”贾赦这下是真的稳不住了,他一个趔趄差点栽在地上:“你怎么会知道这些?”

    “难道我不知道这些,你就打算让我净身出户吗?”贾琏摇摇头:“史太君不疼我,我可以理解,因为她孙子多,人有偏爱,可是我不能理解的是,我可是你唯一的嫡子,你竟然把我当做,”贾琏顿了一下,他也不知道要用什么形容词,说实在的,他真的不在乎贾赦对他是什么态度,因为他根本不是真正的贾琏,但是贾赦对真贾琏的态度,却让他想到了那个男人,那个冷心冷脸对他,仿佛他根本不存在的男人,这也是为什么,他可以对史太君无所谓,却会几次三番气昏贾赦的原因:“算了,多说无益,我生母的嫁妆,本该在我成亲之后就交到我的手里,但是现在,我什么都没有看到,如今我也要不是贾家人了,这生母的东西,贾家也没有权利用吧。”

    贾赦颤抖着嘴唇,一时接不上话来,对上贾琏冷清中带着嘲讽的目光,好半天,才喃喃道:“你,你母亲的嫁妆,都被,都被老祖宗保管着。”

    贾琏点点头,看着贾珍:“既然如此,请族长把这份财产也交接清楚吧。”

    贾珍本就是个优柔寡断之人,看到此时的情景,就觉得头疼,他东看看西看看,也没发现有人可以帮他,只好一咬牙,也不管什么族规不族规的了,忙叫人把史太君喊了过来。

    史太君也是一脸疑惑,要知道这祠堂,是有规定不允许女眷入内的,如今,却把她叫了进来,看来,是事态紧急了。

    “老祖宗,”贾珍等一众贾家人给史太君行了一礼,还特意给史太君搬了个椅子来,这才为难地开口,说出了贾琏的要求:“老祖宗,你看,这件事,要如何处理。”

    史太君的心里一紧,那张氏的嫁妆,张氏的嫁妆,可是,可是被她用了不少,她原以为张家如今已经没人了,而贾琏从小就没有生母,对这件事自然是不知晓的,所以她就,而且那嫁妆,有很多都用到了宫里的元春身上,现在让她一下子拿出那张氏的嫁妆了,她也不是拿不出,但是,就是心疼啊。

    史太君转头看着贾琏,皱眉不悦:“这贾琏已经要被逐出贾家了,怎么还有资格要这些东西。”

    “那是贾琏生母的东西。”贾琏冷声道。

    “可你可不是贾家人。”史太君接道。

    “按照律法,这生母的嫁妆,在生母死后,是要分给起儿女的,如今我生母早亡,那些东西,本来就应该给我。”

    “你,”史太君抿抿唇,突然感觉心口有些发疼:“你这个不孝子,有什么资格口口声声说你的生身母亲,当年要不是你母亲拼命生下你,你怎么会来到这个世上,可是你倒好,不孝不悌、大逆不道,如今你还有脸说的出口。”

    “所以说,在老太太眼里,家法大过国法了,”贾琏点点头:“我明白了,既然如此,那我就把这件事,上告到衙门那里,由律法制裁吧。”

    “你,你。”史太君的身子晃了晃,大骂不孝子,但是却仍然不肯松口,那可是几十万两银子啊,她给了,心更痛。

    贾琏看着史太君在那里一边咒骂一边发病的样子,贾赦、贾政已经上去安抚了,心里也就明白了:“所以,你不给我,是因为,你把我母亲的嫁妆,都用掉了。”

    一句话,让本来混乱的场面安静了下来,这当婆婆的贪污媳妇的嫁妆,这可不止犯了七出,直接就是丑闻啊丑闻。

    众人一下子,都用有些怪异的眼神看向史太君。

    而史太君这个时候也不喊胸口疼了,愣在那里,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突然嚎哭起来:“国公爷啊,你带妾身走吧,妾身一辈子为了荣国府,可是到老却被这不孝子孙这般污蔑,妾身没脸活了啊,没脸活了。”说着,竟起身就要往柱子上撞去。

    贾赦和贾政等人大惊,连忙拦住要死要活的史太君。

    贾赦更是满脸怒火地向贾琏吼道:“你个不孝子,这些满意了,你非要把整个贾府弄得鸡犬不宁才可以吗?”

    “所以说,还是不给了。”贾琏点点头,表示明白了,转身就往外走去。

    一旁的王子腾看了,立马拦在了他的身前:“琏儿这是要去那里,今天可是你自请出族的日子,怎么,这凤丫头的休书,我接了,你倒是想要逃了,这个世上,可没有这么好的事情,”说着,从怀里拿出之前立好的那个字据,冷笑一声:“有字据为凭,你还想抵赖不成。”

    “当然不,”贾琏摇摇头:“只是,字据中也写得清楚,要把该交接的事情交接清楚,如今,也只交代了王熙凤一人的事情而已,这别的事情,可没交代清楚,而且,”他转过头,看着还在那里乱作一团的几人:“明显不是我不想交代清楚,而是有别人不想啊,看来,要让你失望了。”

    王子腾阴沉着脸,死死地盯着贾琏,然后再看向依然在那里纠缠的史太君母子三人,冷声道:“老太君,这种事情,律法早有公断,难道,还有什么说法不成。”

    史太君、贾赦等人的动作顿住了,愣愣的看着王子腾,终于明白,今日不让贾琏出族,王子腾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几人这才停止了折腾。

    “所以我说,还是报官好了,谁是谁非,律法裁决,不就行了,”贾琏看着几人,冷冷一笑:“当然,要是我去报官,就一趟把王熙凤的事情报了算了。”

    “贾恩侯。”王子腾大声喝道。

    贾赦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转头看向惊魂未定的史太君,喃喃道:“要不,要不,这凤丫头也不休了,琏儿,琏儿也不走了,总行了吧。”

    贾琏这时倒是耻笑一声:“父亲你应该先看看我们王大人的脸色再说,当然,还有老祖宗和二叔。”

    三人立马看向王子腾,只见王子腾铁青着脸站在那里,整个身子都在发抖,显然是被气得不轻。

    只听王子腾冷冰冰地看着几人,开口道:“要知道四王八公同系连枝,还请老太君想想清楚。”显然,王子腾现在已经被气得只想好好教训这个让他们整个王家女儿都受辱的混账东西,在他看来,一个人只有没了家族的庇佑,成为无根浮萍,才能由他揉扁搓圆、为所欲为。

    所以说,王大人,你真是神助攻啊。

    王子腾意外的强势,就连史太君都抵挡不了了,她咬牙看了贾琏一眼,终是无奈地点点头:“好,我给。”

    “既然如此,那就继续吧,”贾琏点点头,倒是没有受到丝毫影响:“不过,我要提醒老太太一句,我这里有一份我娘身前的嫁妆单子,也特意去官媒那里把以前的记录查阅对照过了,并请官媒验证了,所以说,老太太可不要到时候,忘了一些东西啊。”

    史太君沉着脸,满脸恨意地盯着贾琏,像是要把他咬死一样:“我知道了。”

    “那么,”贾琏再次看向贾珍,贾珍却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他直到今天才意识到,自己这个荣国府的表弟,真是不得了的人物,竟然可以堂而皇之的让王子腾和老太太吃瘪,心下就对贾琏怕了几分:“再说说我那个丫头的事吧。”

    “一个丫头,你想怎样?”贾珍没开口,倒是已经快要忍不住的王子腾先开了口:“你以为那个丫头我们王家会要,只要她有一个像你这样的父亲,她就不会有什么好下场。”说着,也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竟然哈哈大笑起来。

    “那么,你打算怎么处置,”贾琏不理会王子腾,依然看着贾珍:“你是族长,不是吗?”

    贾珍下意识地瞟了史太君和贾赦一眼,发现两人对于这个问题倒是没有什么表示,立马就明白了他们的意思,看来,这个丫头不受宠啊,于是,他清清嗓子,开口道:“既然贾琏你被逐出宗族,你的孩子自然也会跟着你,也离开贾家,以后贾家也不再有这个孩子了。”

    贾琏的表情呆了一下,他原本还以为贾赦他们,至少史太君会留下这个孩子,以求以后要挟他做些什么的,却没想到,这件事反而是最容易办妥的,难道说,在这些人看来,自己离开贾家,就真的完蛋了,即使拿到了生母的嫁妆也是如此吗?

    可是,孩子啊,他没有父亲,也没有一个好的母亲,如今,要有一个孩子了吗?他,能成为一个父亲?

    王子腾看着贾琏的表情,倒是得意得不行:“怎么,不想要了,不是说要按律法吗?那就一切都按律法来,这个孩子,也会跟着你被赶出贾家。”

    贾琏沉默了一下,不置可否,果然是一个不知道该怎么办的局面啊。

    “既然都说好了,那么,等什么时候,把嫁妆给我了,再什么时候把我的名字从族谱中划掉吧,”贾琏低头拍了拍衣摆:“那今天,就先这样吧。”

    “你休想,今天,你就要给我滚出去。”王子腾吼道。

    “我怎么不知道,这贾家什么时候要一个姓王的做主了。”贾琏冷声回道。

    王子腾狠狠地瞪着贾琏,然后猛地转头看向贾赦几人,那眼里的威胁之意溢于言表。

    贾赦吞吞口水,看了看史太君,史太君点点头:“我这就去。”说着,就向祠堂外走去。

    贾琏拿出那张嫁妆单子递给史太君:“要是那些古董字画都没有了,老祖宗可以换成银票给我,现在的市价我已经调查过了,写在后面,老祖宗也不必太过为难。”

    史太君的身子晃了晃,咬牙接过那张单子:“我等着看你的下场。”

    “那就请老祖宗长命百岁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