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红楼之无情琏二爷 第九章



    孙望嵋练剑,修无情剑道,所以即使重生到贾府,成为了这凡事缠身的贾琏,他依然坚持每日练剑。

    他撂下狠话,说是休了王熙凤,不管荣庆堂内多么的鸡飞狗跳,他依然会平心静气的去练武场练剑,因为他觉得,刚刚在对待王熙凤这件事情上,自己的情绪有些波动了,王熙凤并不是他真正的妻子,那个没了的孩子也不是他的孩子,他大可不必在这件事情上如此的动怒。

    没错,刚刚他动怒了,虽然不是很大,但是,却还是动怒了,也许,是看到一个母亲对自己的孩子不在意,才会让他的情绪有了波折。

    “哎,”贾琏叹气了一声,放下手里的剑:“看来,我的心,还不够诚啊。”刚才在练剑的时候,刺出的好几剑,他的手都抖了。

    “心不诚,所以才会输给那个男人,”贾琏自言自语的一番,反手把剑收了回来:“心不静,不宜练剑。”说着,他转身回了自己的小院。

    倒是一直候在练武场角落的宝儿和剑儿,疑惑地对视了一眼:“爷这是,怎么了?不到半个时辰,就停了。”

    贾琏心不静,所以便不练剑,心不静,就让心再静下来,他一路走回自己的书房,把门一关,要静心了。

    可是贾琏的心静了,别的地方可不平静啊,王熙凤在荣庆堂一昏倒,就吓坏了在场的所有人,史太君直接就让人叫了太医,把王熙凤放在了荣庆堂的外间软榻上,一群丫鬟婆子围着王熙凤弄了好久,王熙凤这才幽幽转醒。

    王熙凤先是愣愣地看了看四周,这才像想起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样,嚎啕大哭起来:“老祖宗,老祖宗,你可要替我做主啊,”她一边哭,一边拉着史太君的衣袖,身形狼狈,早就没了刚才的神仙妃子模样:“我知道,我知道这次是我不对,但是我会改的,我会改的,我错了,我错了,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啊,救救我啊。”这时候,王熙凤才算是急了,贾琏刚刚的表现,让她第一次真真切切的感觉到,贾琏是真的想要休了她,要是她真的被休了,哪里还能有活路啊。

    史太君也跟着抹泪,看着王熙凤没了一贯的伶俐样,大声道:“把那个混账东西和他老子都给我叫过来。”已是决定要维护王熙凤了。

    站在一旁的邢夫人、王夫人等人,也是一边低泣着,一边安慰史太君,而本来作为今天的主角的林黛玉,看着眼前的景象,一时被从心起,在心里也是对贾琏不认同几分。

    史太君这才看到还留在屋里的林黛玉几人,摆摆手,让人先把几个丫头带下去:“你们先下去吧,这件事,不适合你们几个丫头听。”

    几人连忙低头行礼,就跟着婆子出了屋子。

    可是林黛玉初来乍到,也只见了府里的女眷,并没有拜见过她的那两个舅舅贾赦和贾政,此时出来,却是不知道要到哪里去了。

    迎春看了,拉过林黛玉的说,微微笑道:“妹妹先去姐姐那里坐坐可好。”

    “那妹妹就谢过姐姐了。”林黛玉立马明白了贾迎春的意思,心里感激,对贾迎春也真心了许多。

    贾探春和贾惜春见了,也纷纷表示,要跟着去一起和这个新来的姐姐聊聊,几个丫头这就相约去了迎春的屋子。

    贾迎春速来是个绵软的性子,被下人尤其是她的奶妈起伏到都上都不敢说一声,所以她的屋子也很是平平,半点没有什么千金闺阁的样子。

    林黛玉转着头四处看了看,也就不再开口,而是顺着贾迎春的邀请,坐在了椅子上,自然有司棋给几人上了茶。

    贾探春这才开口道:“琏二哥哥也真是的,凤姐姐没了孩子,已经够伤心的了,前段时间一直都躺在床上哭,没想到,这才心情回复了几天,就被琏二哥哥这般欺负。”

    贾迎春听了,微微低头:“也许,是琏二哥哥气狠了。”

    “气狠了也不能这样啊,他还那样对母亲说话,要知道,母亲为了咱们府里,可是尽心尽力,凤姐姐没孩子这件事情,母亲可是内疚了好久,直说都是她的过错,琏二哥哥咱们还能这么对待母亲,”贾探春气不过,又开口:“琏二哥哥也不想想,他只是一个晚辈,怎么能这么对母亲没礼貌呢?再说了,他闹出事情也不是头一回了,几个月前,他不是就闹着要休了凤姐姐吗?我看着,他这一次肯定是借题发挥,想要羞辱母亲一番。”

    林黛玉闻言,有些疑惑:“那琏二哥哥,真的这么对凤姐姐吗?”

    “你是不知道,”这一次,贾探春没开口,倒是她身边的侍书开了口:“表小姐你是不知道,当时琏二爷没有把大老爷吩咐的事情办好,让大老爷请了家法,二奶奶硬是求着大老爷,才把琏二爷救了回来,可是琏二爷一醒,就吵着要休了二奶奶,当时的场面,可是混乱的很呐。”

    林黛玉微微张着嘴,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琏表哥,真的,真的是这样的人吗?”

    “琏二爷速来喜好美色,没事就喜欢拉着屋里的丫鬟胡闹一番,要不是有二奶奶压在,指不定就惹出什么事情来了,这一次啊,肯定是琏二爷不满二奶奶了,在借题发挥呢。”

    “侍书,”贾探春喝道,看着林黛玉,脸上虽然愤恨但是也有些无奈:“我这丫头速来口直心快,林姐姐不要介意啊。”

    林黛玉点点头,有些为难:“琏表哥这样闹,祖母会同意吗?”

    “当然不会,”贾探春摇摇头,嗤笑一声:“老祖宗可不会让琏二哥哥做出这种事情来,你说是吧,迎春姐姐。”

    迎春顿了顿,看着几个同时看向自己的丫头,这才轻轻地点点头:“应该,应该不会吧。”

    应该吗?不一定吧。

    贾赦听到了史太君的传话,一路火急火燎地赶到荣庆堂,因为在路上,他已经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了,他在心里一边埋怨着贾琏没事找事,一边又有些惴惴不安,生怕史太君找他麻烦。

    “你教的好儿子。”贾赦一进屋,就被史太君甩过来一个茶杯,那茶杯砸在他的脚前,立马的茶水弄脏了他的长靴。

    贾赦咽咽口水,抬起脸来,看到一脸铁青的史太君,陪笑道:“老太太。”

    “什么老太太,我就没有你这么个不孝子,”史太君怒吼着,一脸恨铁不成钢地指着贾赦:“你看看你教的好儿子,这才过了几天太平日子,他就想着休妻,这凤丫头多好,他怎么能动不动就那休妻说事,我今天就把话撂这了,要是他敢休妻,我就没他这个孙子。”

    王熙凤立马边哭边扑倒史太君怀里:“老祖宗。”

    “你看看,你看看,”史太君拍拍王熙凤的后背,怒视着贾赦:“他竟然敢做出这种事情来。”

    贾赦一脸苦笑,嘴上赔着不是,转头就对着下人吼道:“还不把那个畜生给我带过来。”

    “带什么带,”史太君又是一阵训斥:“我特意派人去叫他,结果他倒好,把自己关在书房,说是要静心,谁敢烦他他就让谁好看,你说说看,到底是谁给的他这么大的胆子,”说着说着,史太君也跟着哭了起来:“国公爷啊,你带妾身走吧,妾身不想活了,这临老临老,被不孝子孙这样对待,妾身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

    贾赦急了,立马跪在地上:“老太太息怒,老太太息怒,儿子保证,要是那个臭小子敢做出什么对不起凤丫头的事来,儿子一定要他好看,”说着,他站起身,一脸的怒火:“儿子现在就亲自去找他,狠狠地教训他一顿。”说着,就直奔贾琏的书房。

    “砰”地一声,贾琏书房的门被人从外面踹开,贾琏抬起头,就看到一脸怒火的贾赦。

    “你这个畜生啊,什么事情不学好,竟然学会休妻了,还气坏了老太太,你知罪不知罪,”说着,贾赦四处瞅了瞅,就拿起书桌上的一个镇纸,向贾琏扔了过去。

    贾琏本事坐在书桌前闭目养神,想要让自己的心静下来,听到外面的声音也没有去管,却没想到贾赦直接叫人把门给踹开了,而且二话不说就把镇纸给扔了过来,贾琏轻轻抬手,把就把镇纸接住,反手放回书桌上,这才抬眼看向贾赦:“就因为我要休了一个王熙凤,就让你们这些人接二连三的来烦我,看了这荣国府里,还是王熙凤比较受欢迎啊。”

    “说得什么昏话,”贾赦气得几乎要跳起来:“那凤丫头可是出生王家,如今王子腾势头如日中天,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竟然敢干出这种事来。”

    “所以,你不是真心为了王熙凤,而是惧怕王子腾了。”贾琏的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但是这说出来的话就……

    “什么惧怕,什么惧怕,”贾赦的神色僵了一下:“我是为了凤丫头,她哪里对不住你,让你这般糟践与她。”

    “糟践吗?”贾琏淡淡地看着贾赦,与贾赦此时的气急败坏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味钻权夺利,不照顾受伤的相公,不保护腹中的胎儿,成亲六年,生不出儿子,也不许别的女人生,这般善妒好权,不该休吗?”

    “那你也不能这么做啊,”贾赦听了贾琏的话,心里对王熙凤生出了几丝不满,但是一想到史太君还有王家,他有跳了起来:“你和凤丫头还年轻,孩子以后还会有的,万不可在这时候搞出事情来,要是你实在不乐意,回头我悄悄给你几个女人便是。不然,可别怪我不认你这个儿子。”

    贾琏笑了,微微一笑,倒是看上去俊朗得不得了:“你几时,把我当过儿子,既然休了王熙凤,你就不认我,不如,就让我和王熙凤,一起被扫地出门吧,这王熙凤,我是休定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