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红楼之无情琏二爷 第八章



    由于这一次,贾琏是孤身一人到的扬州,所以走的时候,这回程的船只、一路上伺候的下人还有送去贾府的礼物,都是林如海准备的。

    直到回程,贾琏身边那两个在半路上生病的小厮宝儿和剑儿,也没有赶过来,想来,是回到贾府去了。至少,贾琏是这么想的。

    却不知道,其实是林如海在贾琏来了以后,特意休书一封,让下人送去了贾府,不止约定了林黛玉这几年在贾府又史太君照顾,也让贾家不用派人来了,到时候自己会派人料理好回程的一切,当然,这些林家的下人,只是在路上伺候林黛玉和贾琏,等到了京城,他们还是会跟着大船,再次回到林府的。

    要是贾琏知道了林如海的安排,一准会冷笑一声,真的,是太不把女儿当回事了。

    贾琏随修的是无情剑道,但是毕竟他现在还没有忘情,平时表现地再是冷漠,也会有一些人事物触动他的情绪,像林如海这般盲目信任贾府,连贾府究竟是什么模样都不调查一下就把唯一的女儿送过来,送过来也就算了,就配了两个下人,他就不怕这女儿在贾家吃苦,也许,他真的不怕,但是,贾琏就是看不起这种不负责任的父母,因为,他就有一对不负责任的父母。

    从扬州到京城,因为是逆水而上,所以贾琏和林黛玉在船上,一共花了近一个月的时间,在加上贾琏在扬州林家待了也近一个月,这再次回到京城,已经是两个月后的事了。

    贾琏走下船,脚踏实地地才在船上,看着熙熙攘攘的码头,竟又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在船上,下人是林府的,林黛玉又是个女孩子,所以贾琏几乎是成天都在屋里练功,没有和人说过什么话,一下子看到这么多人,都有了一种自己再次穿越了的感觉。

    待林黛玉也在雪雁的搀扶下下了船,就有贾府的婆子带着一大堆的下人,凑了上来。

    贾琏看看带头的那个婆子,是王夫人身边周瑞家两口子,贾琏微微皱眉,却也没说什么,转身看着林黛玉,指了指周瑞家特意命人抬过来的小轿:“你先上轿吧。”

    林黛玉抬眸看了贾琏一眼,对上贾琏那冷冰冰的表情,抿抿唇,手里绞紧了帕子,这是这么多日以来,自己这个表哥第一次主动对他说话,尽管父亲已经在来的时候,交代了自己要离这个表哥远一点,但是,林黛玉毕竟只是一个五岁的孩童,而且刚刚没了母亲,再被人这般对待,心里就更加彷徨不安了。

    林黛玉点点头,扶着雪雁的手上了轿子。

    背后传来贾琏冷清的声音:“你不用担心什么,你是老祖宗的嫡亲外孙女,你父亲还是个从三品的巡盐御史。”

    一番话下来,林黛玉还没有领会什么意思,倒是那跟着周瑞家来的贾府下人,看着林黛玉的眼神,倒是露出的隐隐的尊敬来。

    跟着一起来的林全算是林府的二管家,也算是有些见识,他自然明白贾琏这一番话其实说再给自家小姐抬身价,虽然心里疑惑自家老爷对这个表少爷的评价,也还是承了贾琏的这份情,打算回到扬州,就把这码头的事情说给自家老爷听听。

    想罢,林全迎上了周瑞家的,命林府下人把林如海特意吩咐送来的礼物一一抬了下来,而且一边抬还一边说明,不止把那些礼物的出处说了出来,更是把其价钱说了出来,听得周瑞家当家的两眼直冒光,看向林黛玉的眼神更是不同了。

    贾琏抬眸看了林全一眼,翻身上马,他可没有兴趣坐着周瑞家抬来的轿子回去,把缰绳一拉,道:“回府。”

    留下周瑞家当家的带着贾府的下人和林全等人交接,自己带着周瑞家的和一些小厮、婆子,同林黛玉一起先回了贾府。

    到了贾家门口,贾琏骑在马上,皱眉看着紧闭的大门,再看看周瑞家的指挥人把林黛玉抬走的方向,冷下脸来:“你这是要把人带去哪里啊?”

    周瑞家的对上贾琏的冷脸,双腿就是一抖,哆哆嗦嗦地开口:“琏,琏二爷,这,这表小姐身上戴孝,不能走大门。”

    “所以就走西角门吗?”贾琏身上隐隐散发出一股冷气,气势也更是逼人:“去把侧门打开。”

    “琏,琏二爷。”

    贾琏坐在马上,一把握住自己的乌鞘宝剑,直指周瑞家的,虽然这剑还没有出鞘,指着周瑞家的也只是那乌鞘,也把周瑞家的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然后,周瑞家的迅速从地上爬起来,颤颤巍巍地向侧门跑去,不一会儿,这侧门就开了。

    “琏,琏二爷。”周瑞家的苍白着脸,露出一抹谄媚的笑容。

    贾琏低头摸了摸已经挂在腰间的乌鞘宝剑,翻身下马,带着人从已经打开的侧门走了进去。

    门里,自然有小厮抬来软轿,把林黛玉抬到二仪门放下,这才扶着一婆子的手,进来荣庆堂。

    贾琏一直跟着后面,微微皱眉,深觉这大家的规矩太是烦人,对着荣国府更是不喜了几分。

    等贾琏和林黛玉进了房中,就看到几乎是整个荣国府的女眷,都到了,不说已经看着林黛玉泪眼朦胧的史太君,邢夫人、王夫人、李纨、贾迎春、贾探春、贾惜春,都在屋里。

    史太君不等林黛玉行完礼,就把林黛玉拉到怀里,口里只念:“我苦命的敏儿啊,苦命的玉儿啊。”两人抱在一起,就是哭了一场。

    在场的王夫人等人,也纷纷拿着帕子沾着眼角,露出伤心难过不已的表情。

    贾琏微微垂眸,找了个角落的椅子坐下,看着这些个女人哭了一场,终于劝住了史太君和林黛玉,这才冷冷地开口道:“为什么没见到二奶奶。”

    这二奶奶,自然是贾琏名义上的夫人王熙凤,此时这种场合,家里的女眷都到齐了,独独缺了她,就算是她现在怀有身孕,依着王熙凤速来喜欢争强好胜的性子,也不会缺席的,所以,贾琏问了出来。

    “这……”史太君的表情尴尬了一下,倒是有些不好开口。

    屋子里的气氛一时间变得怪异了起来,然后,就听到一个爽朗的笑声传来:“我来迟了,不曾迎接远客。”然后,就看见一个神仙妃子般的人物进来,看着一身的彩绣辉煌,脸上也是光彩熠熠。

    可是,贾琏的脸拉了下来,他几步上前,挡住了王熙凤的去路,盯着王熙凤的肚子,冷冷道:“孩子呢?”

    王熙凤本来灿烂的笑容僵在了脸上,看着贾琏这般模样,心里就是一突:“爷,爷,你回来了。”

    “我在问你,孩子呢?”贾琏还是盯着王熙凤的肚子,身上冒出阵阵冷气,此时王熙凤本来还有六个多月的肚子,已经是平坦一片。

    王熙凤被吓住了,泪水迅速溢满了眼眶,不断地滴下来,身子也在瑟瑟发抖。

    不止是王熙凤,就连在场的人,都被贾琏这一下给吓住了,这犹如实质般的冷气,真的是那个惯会耍滑偷懒的琏二爷吗?

    王夫人手里死死地捏着佛珠,心里默念了几声佛号,这才镇定了一点,开口道:“琏儿啊,这也不能怪凤丫头啊,孩子没了她也很难受,在床上足足养了一个多月,这几天才能下床啊。”

    贾琏却不听王夫人的回答,依然死死地盯着王熙凤:“说,孩子怎么没的。”

    王熙凤此时已经满脸泪痕,吓得脸色都发白了,只喃喃着:“爷。”

    贾琏看到她这般模样,冷笑一声,倒是把身上的冷气收了回来,转身看着在场的人,此时,屋子里,不要说林黛玉、贾迎春这些小孩已经被吓哭了,在那里低声抽泣,就连史太君、王夫人这些成年人,也被吓得脸色发白,邢夫人更是摊在了椅子上,大气都不敢出。

    贾琏对上王夫人苍白的脸:“既然你愿开口,就由你来告诉我,孩子怎么没了。”

    史太君一拍扶手,大喝一声:“放肆。”要是她的脸色不那么苍白、嘴唇不那么抖抖筛筛的,也许更有说服力。

    贾琏瞟了史太君一眼,继续盯着王夫人:“告诉我,孩子是怎么没的。”

    王夫人咽了口口水,呼吸也急促了起来:“都,都是我没能耐,一个人管不了这么大的荣国府,就让凤丫头来帮帮忙,本来太医也说胎很稳没关系的,那里知道凤丫头也不过几天,这孩子,孩子就掉了。”断断续续的,王夫人还是把这事给说了,但是说的还是及其有水平,即表达了自己的歉意,又把自己给摘了出去。

    贾琏又是一声冷笑,转头看着站在那里哆哆嗦嗦,低着头不敢看自己,只是一味低声哭泣的王熙凤,冷冷道:“我已经说过了,奈何你不听,算了,我也懒得再说,你滚回王家去吧,我,要休妻。”说完,就从王熙凤的身边而过,掀起帘笼就离开了。

    屋内静止了几秒,然后,然后就传来了大家的惊呼声,史太君更是急声道:“快,快去请太医啊。”

    王熙凤,昏过去了。

    贾琏微微勾起嘴角,听着屋后手忙脚乱的声音,冷哼一声,抬脚就往练武场走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